苟晶案中,那个八旬老人让我背脊发凉

作者: 不墨 日期: 2020-07-02 来源: 不墨大叔 点击:

 

 1

  在最近众多高考顶替案中,苟晶的遭遇,最让人恐惧。

  这个恐惧源头,便是在新闻中反复出现,却从未露出真容的老师:邱老师。

  1997年,苟晶第一次参加高考,真实的高考成绩被邱老师夺走,学籍被邱老师女儿顶替。

  被蒙在鼓里的苟晶疑惑了很长时间:为什么高考最终分数,比她预计的少了200多分?

  苟晶的平时成绩没有掉出过班级前五,高考前的模拟考试,任城区几万名学生参加,她考了第四名。

  6年后,邱老师托苟晶的三妹送信,信是这么写的:

  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但是请你原谅我。

  苟晶的内心独白大概是:拿什么原谅你?我的老师。

  被偷走的人生无法重来,苟晶靠着自己的努力过上了体面的生活。她曾说,自己早已认命。

  但20多年后,“农家女陈春秀高考被顶替”的新闻却像石子投入池塘,引起苟晶心中阵阵涟漪:山东高考冒名顶替查出242人。6月22日,苟晶在微博上公开举报,三言两语引发广泛关注,有人在她微博下发问:请问后来你念上大学了吗?你现在的生活还好吗?

  苟晶说,自己上了一个湖北野鸡中专,读了不到两年就去工作了。她赶上了淘宝电商浪潮,日子过得不错。她还说现在自己的孩子都已经考上211学校了。

  那她图个什么?

  姜文曾在电影里说过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隐喻:

  我来鹅城只办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2

  苟晶以为自己即将等来真相大白,即将等来迟来的正义,却没想到自己等来的是邱老师的穷追不舍和如影随形。

  微博控诉当晚,邱老师给她打了7个电话,这应该是苟晶20多年来第一次听到邱老师的声音,她没有应答。

  第二天傍晚,邱老师带着人跑到苟晶老家,手上还提着几斤桃子和一万块钱,要求和解。

  和解?被偷走的20多年,就值几斤桃子和一万块钱?

  老家只有苟晶的老母亲在。苟晶母亲断然拒绝邱老师的请求和钱。言语间,邱老师反复询问苟晶在杭州的住处,苟晶母亲说自己也不清楚。

  哪有不清楚女儿住址的妈妈?苟晶的母亲是农民,大字不识一个,但她心里却很明白,来者不善。

  话不投机,邱老师便留下一句话:你是不是还有个孙女要考高中了。

  从头到尾,没有一句道歉,只有一句警告和一个微笑。

  这话当然是说给苟晶听的,苟晶明白,这是一种威胁。

  苟晶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但威胁还在不断升级。

  她万万没想到,邱老师虽然八十高龄,却能如年轻人那般日行千里。苟晶发文的第三天,邱老师带着几名大汉堵在苟晶任职的公司门口,从中午12点一直到晚上7点多。

  如果不是有监控为证,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邱老师带人寻苟晶,逢人就问苟晶在哪。他还拿东西“贿赂”苟晶同事,说他是苟晶老家亲戚,来这里只为处理矛盾。

  这哪里像是来“处理矛盾”,更像是专门替人讨债的打手。邱老师比起那些打手更狠,他年事已高,一旦和苟晶见面,他有无数手段让苟晶放弃,无论是下跪、拼命还是要死要活,随便拿出一招,苟晶都无法接招。

  在这件事上,苟晶处理的很聪明,无论是邱老师用侄女中考威胁,还是带人在她公司门口蹲点,不见就是不见。

  她不想给邱老师胡搅蛮缠的机会。至今,她还在等待属于她的公平和真相。

  3

  是什么让邱老师如此着急?

  是什么让一个八旬老人,带着几名大汉日行千里堵苟晶的门?

  如果想要道歉,大可以公开道歉。如果想要私了,苟晶明确表示了不想要私了。

  这个八旬老人的行为,处处透着诡异。

  或许其他人的反应,能说明问题。

  打电话给苟晶的不仅有邱老师,还有很多来自山东济宁方面的电话,电话总以“当局十分重视”开头,又以要求苟晶删帖结尾。

  苟晶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些电话总会拿“在全国网友面前破坏济宁的正面形象”为理由,要求她删帖。

  到底是谁在破坏济宁正面形象?是被欺负的人,还是欺负人的人?

  苟晶老家的亲戚朋友也被游说,纷纷打电话劝她删帖,有的还在电话里向她发脾气:事情闹得这么大,我们还要不要在这里混。

  好在苟晶看得清楚,她等这个真相等的太久,这种执念让她足够强大,来抵御谗言。

  但如果将这一切联系到她的第二次高考落榜,一切就通能说的通。

  97年高考落榜后,苟晶参加了98年高考,却再次落榜。

  诡异的是,那年8月,在没有填写任何志愿的情况下,苟晶莫名其妙收到了一封来自湖北黄冈某中专院校的通知书。这所学校学费高昂,却地处荒凉,连个大门都没有。苟晶也是去了才知道,这是一所野鸡大学。

  更诡异的是,苟晶发现大部分同学都来自山东各地,一个班40多个同学,一个是来自福建南平,三个来自陕西铜川,其他全都是山东的学生。

  细问之下,毛骨悚然:所有同学都没填过这个学校的志愿。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群学生齐聚一所野鸡大学?这背后是否牵涉大规模修改学籍?大规模冒名顶替?这所学校学费如此昂贵,这些穷苦农村孩子是否成了某些人获利的工具?

  就在今天,媒体采访到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专家,专家表示冒名顶替操作负责,至少需要顶替方、高中、当地招生办和报考大学四方合力才能完成。

  邱老师的信息,也在网友的不懈努力下浮出水面,他本人是高级教师,党员,曾经荣获多次荣誉,就在苟晶落榜的第二年,他还获得济宁市五一劳动奖章。

  这个年过八旬的邱老师,到底是自己着急,还是为身后可能存在的利益链着急?邱老师现在半截身子入土,在乎的不太可能是自己,只可能是为当年的获益者忙前忙后,获益者是否只有他女儿一人?他又获利几何?从济宁打给苟晶的删帖电话,又是受哪一方利益驱使?

  这个八旬老人,让我背脊发凉。

  4

  在通往正义的道路上,总会出现宵小阻挠。他们乍看只是愚蠢,细看却都心怀鬼胎。

  冠县陈春秀在追究真相时,当地机关要求她“证明自己是自己”;聊城王丽丽在顶替者犯罪事实明确的情况下,要求其工作单位出具书面结果,对方断然拒绝。

  而陈春秀、苟晶、王丽丽这些受害者的共性,就是他们都出身农村,都家境贫寒,都“好欺负”。

  苟晶2003年第一次收到老师的“道歉信”时,明明知道自己被顶替,却无力维权。

  陈春秀父亲说,对方就是知道他是个怂人,“我要是有能力,他们也不敢”。

  王丽丽的顶替者,家族势力在当地盘根错节,甚至嚣张到上门要求她父母“配合调查”。

  难道老实人就活该被欺负?

  多年后,在她们追究真相时,还会有人跳出来说:你做的太绝。

  到底是谁做的太绝?

  不指责顶替者盗走他们的人生,反倒对受害者维权百般阻拦?不给弱者撑腰,反倒给权贵站台...难道他们的良心不会痛?

  这些高考顶替案中,所有当事人在乎的都不是什么赔偿,什么道歉,不在乎一纸迟到的大学文凭。

  她们在乎只有三件事:

  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听说:读书是唯一的出路。寒门再难出贵子,如果这条出路都被堵死,还谈什么个人奋斗?谈什么远大理想?

  苟晶们的遭遇看似再难重演,但如果顶替者、作恶者不受惩罚,这会传达一个怎样的信息?

  正如苟晶在自述中所说:

  我希望正义可以早日到来,让那些渎职的人得到应有的处罚,也希望这样的遭遇不要再发生在任何一个年轻人身上。

  我多希望有人能笃定地对她说:你所希望的,一定会来。

  但还要多久?没人知道。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