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避免的阵痛、彷徨与接下来的六步走

作者: 王岩林 日期: 2020-07-07 来源: 草根网 点击:

  常看本人文章的人都知道,我比大多数的乐观者,更加长期看好我们这个中华文明体国家的步步高发展趋势,甚至还根据合之道的大周期起伏规律,推论此番第三次中华大复兴(中央文明体国家千年周期的第一次大复兴是秦汉,第二次是隋唐)圣耀世界,将是一个相当于整个西方崛起而非之前某个西方霸主崛起等量级的、时长至少会达到超乎想象之500年至千年以上的、最终将实现中华之道统合整个世界的“长时段”兴盛周期。

  然而,作为依据分合之道交替规律做客观判断的冷静思考者,我也特别注意不让这种长期的乐观推论,影响和误导眼下的自己与他人。比如这一次,我就通过更小段的分合趋势,经过反复推导,得出了一个近几年、甚至一二十年内,整个国家与中国社会的大多数人,情况都不会那么好,且必然要经历一番难忍阵痛与彷徨选择的结论。今天,咱们专门讲讲这个问题,也算是给大家提个醒和打支预防针。

  其基本依据,固然有来自大家当下最为关注的美中“脱钩”与可能发生的大范围“去全球化”趋势——————这是一个必须重视的导火索;但却绝非仅仅在此,甚至起决定性作用的,更在于我国自身内在发展要求的强力牵拉。

  这其实等于告诉我们:即便不发生中美“脱钩”与“去全球化”逆流,我国经历近百年的马列与中国革命相“结合”、西方现代性与中国改开相“捏合”之后,在即将迈步第三个——————传统中华与现实中国及开创新文明时代未来——————“通合”的大台阶之前,也必然会有一个短则几年、长则一二十年的阵痛彷徨期。

  对此,我们可从以下几方面来看:

  首先,看整个国际世界的走势与中国所面临外部环境的改变。

  当今世界一切问题中的最大问题,都集中凸显在了中美关系所代表的、东西方对未来世界文明主导权的争夺上。虽然,我们国家以及今日里比我们更缺乏东方文明自觉自主意意识的大多数亚洲国家,并没有刻意与急切地显露出脱离、取代西方的意愿;但防范心理更强、权利领地意识更敏感的西方,尤其是自认为从“中美夫妻”大梦中恍然醒来后的美国,已经不由分说地将中国,拉进了“老二”觊觎“老大”霸权的生死“角斗场”。

  从两年前的贸易战,再到此次新冠疫情,大多数人都能看得出,美国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给中国“好果子”吃的。对此,妥协、投降的路,已经被宣告不再行得通。接来下的外部形势,不管是以“甩锅”、“脱钩”、架构排除中国的国际秩序、组建反华势力国际联盟等形式,还是诉诸于各式各样的“非战之战”、甚至“准冷战”、有限的“热战”,总体看,强势者是不会让中国的好日子过的。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之前常讲的“和平发展战略机遇期”,已经走到头了?甚至,一个为时四十余年的改革开放历史时期,也已到了不得不谢幕、离场的时刻呢?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一个四十年一大变的外部环境与外因条件,现在看,很可能是大概率会出现的。

  其次,看中国对外拓展过程中,必会遇到的一些瓶颈问题。

  即便有可能因美国迅速元气大伤,导致其行动力大降,从而令我国的外部环境最终坏不到哪去;但中国这个完全不同于之前一个个西方新老“霸主国家”的东方巨人,重返世界舞台中央后,要想有大的作为,也还有重重的羁绊和自身的不足,需要假以时日,进行一番认真系统地克服。

  仅就一个大国的国际成就与某些影响力的投射范围来说,今天的中国,与自己的古代前身相比,的确已有“重返世界舞台中央”之辉煌气象;可对我们这样一个一直多重内成、少求外功的文明体国家来说,今天的中国,却也相当缺乏“中华衍育文明圈”体系以外的“御外之道”历史经验,以及近现代以来全球统治国家那般主导世界治理体系的长期理论实践。

  这一切,不仅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积累,更需要摸索和练就一身的新功夫、硬本领的。虽说,近些年的一带一路、亚投行、上合组织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等,已让当代世界重新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但距离全面影响世界和整体替代现有的一套既定国际秩序,怎么看,都还得有一段较长的路要走。

  即便,排除掉美国在国际世界的阻挠、打压成分,我们在更深层问题上,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较大羁绊和重要瓶颈。比如,西方路径、观念、文化、势力经营世界数百年,中国即便向其最影响力控制力薄弱的非洲、东盟等区域拓展,也都会遭到种种长久积习与系列排异反应的限制;又如,建立在国与国基础上的当今国际世界,过度突显主权、利益、边界、民族等,也会给我们以和平与文明之方式所做的通合世界努力,带来各种碍手碍脚的羁绊;再如,由于对中华文明与中华之道缺乏认知、理解和信任,加上长期受西方的“污名化”抹黑,愿意追随真心追随和鼎力相助中国版世界新路径、新秩序的为数不多,等等。

  另外,或许更为关键的是:从为世界、特别是为开创一个更美好新世界所提供的思想理论、舆论话语、创新理路、公共产品、社会模式、领先科技等方面而言,我们自己可供给各国各阶层民众的、足以吸引人的一整套好方案与好东西,其实还极其地有限。

  我们必须承认:中国目前面对世界的一系列做法、甚至被有人誉为的“模式”与“道路”,其实,是不具有超越整个西方现代性文明和为人类开出“升级版”新境之等级位格的——————-尤其是,在我们还多以经济利益、实用技术、勤奋苦干、合作共赢较低层级的追求示人与吸引人时,文明大道本身天然具有的正当性、感召力、宽阔长远与高超非凡,便受到了遮掩与抑制,便难以系统发掘出来、全面推升起来。

  第三,再看中国发展的内在要求与渐次推进的大道逻辑。

  咱们不妨从三个角度来做简单地考察:

  一者,从对西方追随、赶超的角度看。

  这一百年以来的中国,痛定思痛、知耻而后勇地按此理路,进行了救亡、立国、图强、发展。即便当年毛主席领导下的革命中国时代,不管怎样横眉冷对和拔剑挑战西方,其背后也仍是为了达成“追英赶美”的自主图强发展目标。改革开放四十年,就更不用说了。

  可问题是,在眼下还没有全面地、全方位地追上最发达的某些西方国家之际,令我们不得不认真斟酌的两个方面情况,却已十分突显地横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方面的情况是,西方模式与体系本身的问题,已经确切无疑地越发暴露出来了;西方之道自身,都已失去了向前发展的动力和方向。西方在前面已经“撞了南墙”,我们跟在后面的,究竟是要随他们也去体验一下“撞南墙”的“找死”感觉呢?还是赶紧收住疾驰的脚步、好好辨明了方向再择道而行?

  另一个方面的情况是,随着我们逐渐地逼近和不断地靠拢后,发现了“学习”、“追赶”路上走得久和陷得深了,自己就会大大地丧失主体性、成为古代寓言里的那个可悲的东施效颦者。为了不使自己在“学习”、“追赶”别人的过程中出现过度,变为“黄皮白瓤”的西化“他人”,是不是就需要先按下个“暂停键”,让自己掂量掂量、想想明白呢?最近这些年来,中华本土的声音,分贝越来越高、势力越来越壮的一个最主要根源,其实就是对此进程的强烈排异与近乎本能的集体反弹。中国,在“活下来”以后,还有比“失掉自己”更可怕、必遭激烈反抗的其他事吗?所以,为不失自己,中国人迟早必定要“叫停”过度西化的一切进程。

  二者,从中华复兴由浅入深、由低到高的角度看。

  狭义或基础层级意义上的中华复兴,便是与“中国崛起”类似的一个民族觉醒、振兴或复兴概念。其参照点,是1840年之前的中国;其时间跨度,是近现代以来的这个从救亡到图强的起兴过程。所以我们只是锁定在“国家强大”、“民族复兴”实际关切上。现如今,进一步有了对“人民幸福”的追求,就已经从硬实力的变大变强、物质层面的丰富满足,开始进入到软实力和精神文化的更高层级了。

  所以,复兴之路走过几十年、甚至近百年后,今天已来到系统全面复兴整个文明及其中华所依循的文明大道之门槛前了。也就是说,更广义、更高级、更全面系统、更有些类似于秦汉与隋唐般创造整个中国历史最大辉煌的大复兴,只能是文明复兴与文明大道的复兴。不能登上此一层级,就不算是秦汉、隋唐一般更高成就的大复兴,也无法以最伟大的中华之道去引领人类。

  不过,这样一种看似只需一往无前继续升华的大复兴,其实暗藏着一个重大的转折或变轨在其中。简单地说就是,国家民族重新崛起意义上的“民族复兴”,有可能只靠学习、师法、追赶同一时代的领先者,就基本得以实现;可要达成更高一级的“文明复兴”,却是仅仅凭着学别人办不到的,因为不在自己的文明之道、文明大道上做出长期与根本性的努力,不取得全面整合与实质性超越的成就,那是支撑不起这样的大复兴来的。

  应该看到,当今西方主导下的一套世界秩序、乃至有悖文明宗旨与偏狭定义过的一个个现代国家,于现阶段来讲,反而是文明之道与大道努力的“绊脚石”。面对如此这般的内外现实,只能通过彻底变轨、全面重做系统、革命性改换观念理念,才能实现文明的大复兴。要想进一步实现这种更高层级的大复兴,中国与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是不是就需要停下脚步、甚至再来一次痛定思痛的自我革命,相当程度上清算和否定现在的自己,才能在重回文明大道、自我文明化与既有文明体“满血复活”的征程上,实现新的一次涅槃再生呢?

  三者,再从“四流汇聚”的大合进程来看。

  之前我在几篇文章中都讲曾过,现如今的中国,马列主义、现代西方、传统中华、当下现实已形成“四流汇聚”和各板块齐备的复杂壮观局面,在自身历史与整个世界范围内,都具备了极为罕见且难得的大合基础要素。若能有自觉的合之道意识,把接下来的路子走好了,其超越历史、创造人类新高,必会顺风顺水、一路凯歌。

  不过,大汇聚、大综合预示着的大合(或大复兴)高度及其无限美好前景,在此一基础性的初起阶段,反而会表现的异常驳杂混乱、多向冲突撕扯严重,像个无序混乱的“大杂烩”。想想看今天的精神思想、价值取向、学术生态、社会状况、文化样貌等,是不是统统都有着这种粗糙与混乱的特征?

  如此这般纷杂有加、质性迥异的多流汇聚与严重碰撞,哪一天才能够通过各种力量板块的自洽整合、达成最终的多元多样一体归统呢?任何理智的人都知道,其绝非一个领导党、某位英明领袖、或某个神人圣人给出一个思路或方案,就一下子指引中国短期内迅速实现的。这就必然决定了,必须通过一个看似暂时停下脚步、有些犹疑彷徨、甚至手足无措,却着眼重构开新的历史时期,才能像花费相当多时间在珠峰最后营地的那些登山队员一样,做足自己纵身一跃登上顶峰前的所有各项准备。

  简单地说就是,在自身尚没有找出一套好的立于大合基础上的文明大复兴方案之前,在自己尚不能呈现出足以超越现代世界秩序体系的清晰理念理路与大有启发的实际进展之前,什么实现前所未有的伟大复兴、什么走向世界引领人类,怎样进行?从何而来?若不是糊弄人的大空话,那也一定也是骗人害己的大假话!

  总而言之,复兴大业不是“一蹴”便可“而就”的,世界领导权移交也不是一个疫情打击就可轻而易举完成的。虽然前途光明,但道路将极其曲折与漫长。甚至,我们自身的自觉与行动,若迟迟不能上路;美西还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中心、而不断制造出各种新麻烦的话,世界丧失核心统治者与主导者的多极混乱期(或主导权交接过渡期),不是没有可能长达半个世纪以上的时间、直至近百年的。

  其中的道理不难理解:越是进入到思想、文化、体系、制度层面甚至整个中(东)西方文明之道的较量与变轨,变越是需要精耕细作、系统整合、反复撕扯、久久为功的。这不是修一条路、筑一座坝那么简单轻松和用时三两年的事。

  仅就重归中华自身主体性的文明之道、且为今后的中国与人类打造一套切实可行的新文明秩序体系来讲,咱们不妨倒着进行一番“沙盘推演”,看看我们跟真正得以实现,还有多远的距离:

  倒数第一步,应该是这套不同于西方、远高于西方现代性国际秩序体系的中华版新世界体系,已经在至少占比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国家,得到成功验证和形成了强大的示范感召力吧?

  ——————-这一步,对我们今天的大多数人来说,是不是想都不敢想呢?

  倒数第二步,应该是这套源于大道理路、呈现大道盛华气象的文明机制与秩序体系,先在本国、或原有“中华衍育文明圈”内全面付诸实施,并取得了令世界发出声声惊叹的辉煌成就吧?作为一个据本内生、中行超越、核心衍育、不断外化的文明,从来就没出现过尚未做好自己、便已先成就了中心以外“他人”的先例!

  今天,我们距离自身回归文明大道后的全盘整合与系统重建,是不是还远着呢?

  倒数第三步,要想做到后一步的全盘整合与系统重建(至少能将马列主义、现代西方、中华传统和中国现实“四大洪流”合理归置,并对国家社会体系进行本于大道的基础性重建),是不是先得有整合与重建的一套理论体系与规划方案?直至现在,有吗?

  至少,在整个哲学社科体系的学界与国家层面,我们还没有看到这套系统成型的一套东西吧?

  倒数第四步,要拿出这套东西来,不是谁提一个概念、或国家下一个判断、或高管层做一个决策、或找一帮专家学者研究个方案、或像编定某个“五年计划”那样利用现成资源、现有成果和现实视域,就能直接成事的。它必须要从托底的最基础层,找到一种足以整合统合这短则百年、长则数千年“四大洪流”的理路与方法。

  这套东西,遍观整个人类世界的数千年文明实践与思想理论体系,存在于何处呢?我们认为,这套东西,在做出各种各样分割、分设、专分、细分构建的分之道西方那里,想都不要去想,尽是些背此道而行的狭小体系。唯一的可能,就在我们这个道化大合的中华文明体国家这里。我们确信,这种能使人类一切多元路径和体系建构大合归一的统系,就是令中华文明得以延绵不断生存和发展的文明大道。只不过现如今,不要说文明大道的话语没有确立起来,就是中外学界和社会集体对它的认知,也是知之甚少、甚至是多有无视和蔑视的。所以,拿出这一套东西来的必要前提就是:文明大道,要被国家与全社会切实地重视起来;中华大合理路与话语,要能被中国自己的学界系统地发掘和彰显出来。

  现在,重视到了吗?有冲着这一整套东西去的大合理路与基础话语了吗?

  倒数第五步,今天,完全没有时代责任感、缺乏经世致用中学传承、不具备中华大道天命观和人类文明使命意识的中国哲学社科知识体系之学界,不仅自身偏离大道、文明道统之“大学问”的大道远矣,还屁股总是坐到“后娘”(也就是西方的理念化与分科制西学)怀里,不断制造着污名化中国的“毒素”。如此说来,要想回归中华自身主体性的文明大道,这个“拦路虎”、这个中国现时的话语垄断者,首先就不会答应。

  怎么办呢?这便是我等一再呼唤着的,要进行一次思想与学术领域内的革命!必须将西化的哲学社科体系,从高高在上、阻扰大道以明的思想界学界之殿堂宝座上,彻底地“拉下马”并扶正地地道道的中华大道之学上位。唯有如此,方有可能一步步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可即便这一步,现在也还没有正式地发动起来。不过,这次疫情中医药“打头阵”地对过度西化体系发起的挑战,是不是已让我们看到了即将告别严冬的第一缕春风呢?

  倒数第六步,也就是我们眼下最急需干的头一件事:借助全球疫情和美中脱钩带来的“西化”釜底抽薪之良机,以思想界学界变革的主要基础力量——————社会思想先驱与大道学士(民学、草根思想者学者等,不如社会思想者学士一类称呼好)和护民本、谋大局之国家意志的紧密结合,坚定地赢得对西方长达百年精神文化、思想理论、话语舆论、学术体系的革命性“破局”,从而让中国自己负责产出思想理论与学问话语的上层建筑教化阵地,重新回到中华主体文明大道学及有着“中华心”的自主学人手里。如此,才能长期和体制性地保证我们这个中央核心文明体国家,始终不偏离文明大道,行在引领人类发展的光明正道上,并根本性地使一段时间以来的失本、失心、失魂、偏离大道、践踏文明的现象不再有重演之机。

  这一步,不少有担当、有学识、有经世致用硕果的社会学士,已让今天的中国流传开了“三流学者在体制、二流学者在海外、一流学者在民间”的说法。可以说是万事已俱备,只欠内外形势之变的“东风”,便可踏上为大道中华立言、献力的“万里长征第一步”了。

  为国家民族、为中华大道文明、为人类世界更美好的新天地,未来时代的中坚们,做好自己吧,时刻准备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