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场失败的“深化改革”

作者: 惊蛰 日期: 2020-08-12 来源: 激流网 点击:

记一场失败的“深化改革”-激流网

  一个周三的下午,单位部门群里突然出现了一条消息—为了征求员工对食堂的意见,工会建了一个意见群,专门收集对食堂的建议意见。工会还公开了二维码,让我们自行加群。

  我对食堂倒没什么不满意的,因为我生活过得比较糙,在饮食上属于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的类型,对口味啥的比较迟钝。刚从学校出来时,确实觉得单位食堂口味不那么精致。但久而久之也习惯了,甚至发现了几个味道不错的“特色”菜。食堂菜价是不便宜吧,而且去年肉价上涨之后更涨得飞快,但好在每月单位发的餐费也涨了,基本吃饭不自己掏钱,所以也没啥实感。只是我觉得这么一个群里一定有好戏看,还是扫码进了群。

  为啥我这么想呢?其实去年食堂因为菜价涨得太快,已经闹得民怨沸腾,工会统一征求过一次意见了。我们食堂的涨价模式是和其他地方不同的,它直接加倍。一年前,食堂的价格比外面餐馆稍便宜,我们每月的餐费用了还能剩下点来。但外头猪肉价格一涨,食堂的烧肉排骨之类使用猪肉的菜品价格先翻了个倍。这时大家倒还能理解,毕竟成本上去了。只是后来呀,猪肉价格下去了,食堂非但没把那几个菜价格降回来,其他菜品的价格反而以这俩菜的价格为基准,纷纷开始了涨价之路。这回员工受不了了,因为每月餐费不够花了。然后就闹出了公开征求意见这回事。结果食堂价格没降,给我们每月多发了些餐费,让我们餐费终于又有了些结余。不过在那之后,食堂当然又开始涨价了。

  我进群第二天,所期待的好戏果然上演了。最开始是几条比较正常的建议,比方说把菜单放在显眼位置,木须肉要放肉啊什么的。随着有人在群里发了几张菜里的毛虫的图片,火药味开始浓了起来。涨价的问题被放上了台面,这一年翻倍上涨的菜价成为了大家挥之不去的痛。还有人说食堂涨价的同时把食材换成便宜的鸡肉鸭肉是不是太黑心了。

  我仔细一想,好像鸡鸭肉的比例确实上升了,甚至在去年作为涨价标杆的烧肉排骨,现在也已经很少见到,只是我心思迟钝,在剩下的口味偏弱的菜品里面又找到了新欢,才没有发现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

  过了一阵子,一位暴躁老哥登场了。他说工会代表向食堂提了很多员工意见,食堂前期虚心接受,坚决不改,后来干脆把工会代表给拉黑了。这位暴躁老哥爆出猛料之后大义凛然地表示不怕打击报复,大不了被开除,这种精神实在是令人万分佩服。

  在暴躁老哥之后,或许大家开始隐隐意识到其他人的想法了,言语也开始无忌了起来。句式不再是建议食堂干啥干啥,而是能不能之类的反问和万一领导知道之类的威胁。大家都开始对着菜品里面的额外蛋白质问题和菜价问题开始了一通输出。

  又过了一小会,在群里的食堂工作人员发了一条消息,让在群里的员工实名,否则踢出群聊。为了继续留在群里看戏,我很快把昵称改了。在群里的大多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时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群即将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随后几天,群里的讨论更加热闹了,但关注点已经不在具体问题层面。毕竟大家不满意最多的也就是价格和卫生问题。讨论里面有给食堂做成本核算,试图算出来食堂赚了多少钱的;有要求食堂公开财务状况,让员工进行监督的;有说要引进其他承包食堂进行竞争的,不一而足。有意见的人仿佛都在这热闹中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宣泄了情绪。

  只是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有点熟悉。仔细想了想发现,去年食堂涨价,工会统一征求意见时,好像讨论的也是这些老生长谈。大家提了一堆的方案,有时还互相否定,却从未涉及作为普通员工,我们有什么资格、什么力量让这些方案落到实处。

  这些讨论里面,有两个人的意见我算是记住了。一个是工会代表对自己日常给食堂提监督意见的遭遇,被忽视的情况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另一位隐晦地说了要让领导有解决食堂问题的动力,至于怎么有动力法,我听他的语气他应该是明白了,只是大多数人却并没有理睬他的意见。

  一天之后,食堂代表发了消息,该群将因为单位工作要求解散。只是至今,我也还未明白具体为啥工作要求会需要解散食堂的意见群。

  这场“深化改革”持续了一周,如今万籁俱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仿佛又想起了对象单位那带黑椒牛柳的午餐(包吃),和曾经去吃过的兄弟单位的工作餐。

  只是回头想想,我们单位的食堂似乎也还能接受,只是木须肉没有肉罢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