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美国”到“帝国主义野心”,到底发生了什么?

作者: 子午 日期: 2020-08-13 来源: 子夜呐喊 点击:

  哈佛大学教授最近为彭博社撰文称:

  TikTok所带来的危害要比“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更严重,不仅是中国报复西方的“鸦片”,更彰显了中国的“帝国主义野心”。

  TikTok算不算“鸦片”,这个问题可以讨论。借助AI算法,短视频平台总是向用户推送其喜欢的内容,从而让用户沉迷其中无法自拔,这其实不过是在践行西方帝国主义战略大师提出的“奶头乐”(Tittytainment)战略。

  美国互联网调研机构今年3月的统计数据称TikTok用户每天花在APP上的时间超过8小时,而中国去年6月的统计数据显示,短视频用户花在APP上的时间也超过了六个小时。央视今天对短视频平台上网红直播“大胃王”浪费粮食的现象进行了批评,而这不过是短视频平台所传播的消极价值观的冰山一角。

  就算“鸦片”论成立,TikTok目前在美国的日活达到了5000万,这还是因为病毒逼得很多年轻人宅家;而在中国抖音的日活用户已经超4亿,快手超3亿。显然,“鸦片”首先和主要毒害的也不是美国网民。

  至于弗格森“中国‘帝国主义野心’”的指责似乎让某些网民特别受用,都在那里欢呼:“厉害了,我的国”。

  特朗普指责“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一直在敲诈中国”的内容,也被网民PS成了“强奸”:

  似乎要为“夫妻关系”正名。

  巧合的是,尼尔·弗格森也是中美联合体(Chimerica)概念的提出者,这个概念的提出是在世纪之交,在中国的出名则是在2008年的中美战略对话之后——这个概念在国内被翻译成一个更通俗的名字“中美国”。

  “中美国”概念的核心意思是:中国的储蓄和产能加上美国的超级消费能力和发行世界储备货币带来的资金供给能力,形成牢不可破的共生关系。简言之,就是中国生产(储蓄),美国消费。

  这一概念在2008年令许多中国精英倍感受用,他们对尼尔·弗格森也充满着好感,更感谢弗格森提出了这么一个石破天惊的概念。中美似乎真的是“如胶似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以至于,在美国深陷次贷危机的时刻,有人高喊“救美国就是救中国”。

  2009年2月,弗格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它(中美联合体概念)是理解全球经济系统如何运转真正的钥匙……如果它破裂了,那么各方都是输家,对美国如此,对亚洲而言更是。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关键之处。中美联合体(Chimerica)破裂双方将面临损失,这正是中美双方明确表示要致力于中美联合体的原因。……中国比美国更信任中美联合体。”

  (如果体系破裂)“将会有流血冲突,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程度的危机肯定会增加政治上的以及经济上的冲突。它肯定会使某些国家发生动荡。它将引起国内战争的爆发,这些冲突曾经处于休眠状态。它将推翻温和的政权并代之以极端的政权。”

  在这段表述中,弗格森其实已经向我们清晰地描述了中国被中美联合体绑架的状况,并赤裸裸地向中国发出了战争威胁。

  2009年9月,崔之元教授转述了弗格森的一个看法:“这是一个可以靠内需拉动的城市,至少在中国重庆,‘中美国’论的观点不复存在……”

  表面上看,这是一种“赞扬”,其实上,这段话则坦露出弗格森已经感受到了威胁。一个“内循环”的中国将彻底摆脱中美联合体的束缚。

  2019年9月,弗格森于林毅夫曾经在韩国有一场辩论,林毅夫在极力为中美联合体和全球化辩护,弗格森则极力为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辩护,弗格森称,特朗普的贸易战是一个非常必要的、以公平贸易为目的的调整。此时,他已经绝口不提中美联合体的“共赢”模式,反过头来指责中国使用了“不正当手段”,违背了贸易公平。

  在这场辩论中,弗格森的“鹰派”立场暴露无遗。如今,弗格森在TikTok问题上,对中国发出“帝国主义野心”的无端指责也就不奇怪了。

  从某些人眼中的“友好人士”到赤裸裸的“鹰派”,这中间的12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开启了海量增发的“债务经济”模式。从2008年-2014年,中国的货币总量从40万亿(人民币)猛增到123万亿,美国的货币总量从7.5万亿(美元)增加到11.5万亿,事实上,中国的货币增发超过了美日欧的总和。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GDP、全球贸易总量都在急剧增加。表面上看,货币增发是一种变相的货币贬值行为,有利于促进对外贸易。但实际上,货币增发的代价是债务规模的增加。以家庭债务为例,中国家庭负债总额从2007年1月的0.5万亿美元,猛增到2020年6月的8.3万亿美元。

  在债务刺激下,内需的确是拉动起来了。但国际贸易的产业链分部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跨国资本仍然占据了产业链的高端。中国制造所依赖的很多核心部件、精密加工设备仍然依赖进口,此外还有核心技术和专利的转让授权费用;中美两国企业相互直接投资规模目前相近(均在1100亿美元左右),美资企业在华年销售额高达7000亿美元,而中资企业在美年销售额仅数百亿美元。

  因而,说中国经济带动了整个世界经济的增长,说中国救了美、日、欧其实并不为过。但实际上,利润的大头流向了西方,特别是美国。中国表面上看是债务经济的受益方,实际上却承受了债务规模的剧增,阶层分化加剧,生产过剩的危机已经严重凸显。

  这一阶段才更加凸显出了所谓的“中美联合体”的本质,对中国来讲是极度不公平的。今天,某些人还在拼命为4万亿洗地,不是蠢就是坏!

  2015年股灾以及其后的第二轮房地产泡沫的背景,其实就是实体经济的大萧条,资本因而选择从实体经济流向股市、房市。

  也正是在2015年,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这是中资抢占产业链高端、突破“中美联合体”输血模式的一种尝试,能否成功且两说,但已经威胁到了美国垄断资本的利益。

  作为垄断资本代言的特朗普之所以在上台后,对中国动作频频,一则是因为感受到中国对突破“输血模式”的威胁;二则是因为美国本土的危机亦在深化和加剧中,美国已经不满足于原来的“输血速度”,开始“明抢”,其用意并非要脱钩,而是胁迫中国扩大开放。

  回望这个过程,变化的其实并不是尼尔·弗格森,他维护美国垄断资本利益的立场是一以贯之的。

  2008年,某些国内精英陶醉于“中美国”;今天,某些精英又陶醉于“帝国主义野心”,这是何等愚蠢,以至于林毅夫这样的人还以为中国捡了多么大的便宜,要拼命读为全球化和中美联合体辩护。

  “听话听音,锣鼓听声”,如果连美国鹰派的“吹捧”和“捧杀”都分不清,就只能落入别人的圈套。

  早点脱钩才是正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