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纪念毛主席的活动中很少见到青年人?

作者: 子午 日期: 2020-09-15 来源: 子夜呐喊

  周末与几个朋友聚会,谈起了前几天全国各地纪念毛主席逝世44周年的活动。

  朋友感慨,今年的纪念活动相比往年有两个特点:一是纪念活动的规模似乎不如往年;二是与往年一样,参加纪念活动的依然主要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很少见到青年人。

2.webp.jpg

  今年5月份,有篇自媒体文章通过统计分析后得出结论:“知乎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这些年轻人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为什么没有参与到纪念毛主席的活动中去?

  针对朋友的感慨,笔者想谈一些自己的思考和感触。

  关于纪念规模“不如以往”的问题,笔者认为有两方面的因素。

  一是某些地方将纪念毛主席的群众活动视作不安定的因素,对纪念活动横加阻拦,对一些比较积极的人重点“盯防”。群众纪念共和国和党的缔造者,这是人民爱国、民心向党的体现。不知道一些蠢蛋是怎么考虑的,就像他们做幅宣传画还要把城楼上的毛主席像抹去一样愚蠢。

  二是一部分以前参加纪念活动的人,已经不满足于每年9·9,12·26这种单纯的纪念活动了,转而从事一些更加具体的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工作。具体的工作应该去做,但笔者认为这是中青年一代的责任和义务。这些年坚持参加纪念活动的,往往都是老工人、老农民以及真正不忘共产党人初心的老干部群体,他们在壮年时期已经为人民、为社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无论是体力因素还是话语交流上的“代沟”问题,都不应再苛责他们来做实际工作;他们顶着严寒、酷暑,拄着拐杖、坐着轮椅,继续坚持参加纪念活动,已经是很可贵的表现了。

  一年两次的纪念毛主席活动也不是单纯地为了寄托情感、为了纪念而纪念。这遍布祖国大江南北的群众自发纪念毛主席的风潮,既是一种宣示:向那些反动派宣示,人民没有忘记毛主席、人民不会忘记毛主席,谁背叛毛主席的道路,谁诋毁毛主席的英名,谁就是与人民为敌;也是一种宣传:向深受反毛教育误导的懵懂无知的年轻人宣传,当他们看到还有这么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纪念毛主席,就会促使他们去思考,进而可能去“走近毛泽东”、“了解毛泽东”、“学习毛泽东”。

  笔者大学时代虽然已经开始关注和思考社会问题,但很重要的一次价值观转变,还是缘于大学期间某年的9月9日那天去毛主席纪念堂(当时更多地还是抱着“旅游”的心态),在广场遇到了一位买不起票就徒步到北京看毛主席的山东老人。记得当时我们几个同学赶上餐点,在一个餐馆点了很丰盛的一桌菜,这位山东老人未动一筷,自顾自地掏出一个馒头,就着自带的水壶里水填肚子,这让我们这群自认为“胸怀大志”的青年人倍感羞愧。听了他的教诲,受了他的事迹的感染,笔者才开始真正地去了解毛主席,了解毛泽东时代真实的历史。

  后来,在很多场合特别是每年的纪念活动中,在各地接触到不少“老同志”。这些“老同志”是毛主席通过大风大浪的锻炼,留给我们后人的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能够在耄耄之年依然坚持纪念毛主席、宣传毛主席的,起码是一个正直的“好人”,他们不仅是“活的历史”,更是作为毛主席战士的“活的榜样”。“老同志”以身作则的言传身教,使笔者改掉了身上不少小资产阶级的臭毛病。所以,对于老同志们风雨无阻的纪念活动,笔者是由衷地钦佩,更愿意力所能及地给他们帮一些小忙。

  但不得不指出的是,这种仪式化的纪念活动,确实有点脱离社会现实,脱离现在的年轻人了。十年前的纪念活动中,人们往往还能拿着高音喇叭大声演讲,讲历史、讲现实,但现在这种行为早已不被允许,纪念活动能继续搞就“谢天谢地”了;在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大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其思维模式、话语体系与老同志们大多已相去甚远。有个别老同志,你在他面前称呼一声“毛泽东”而不是“毛主席”,他就火冒三丈,这类同志对毛主席的情感可以理解,但方式是不可取的。

  思维模式、话语体系的差异不见得是坏事情。在知乎、在B站,“图书管理员”、“教员”、“李德胜”、“喊人民万岁的那个人”、“张麻子”,等等这类别称使用的非常普遍,一方面是为了规避系统的自动屏蔽;另一方面,略带戏谑性的口吻,其实是以一种平等的心态看待毛主席,这对于自由主义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而言,其实是拉近了年轻人跟毛主席的距离,更有一种“不要指望我回来,我离开后你就是我”的自我鞭策,这种“舍我其谁”,要去完成毛主席未竟事业的斗志是值得钦佩和鼓励的,我们更没必要去强求这些年轻人都出现在纪念毛主席的活动现场。

  互联网一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有了更便利的手段、更广泛的渠道进行学习、研究和交流。笔者写文章有时需要到网络上检索一些资料,经常就转到知乎这类网站。有些很冷门的问题下面,常常能看到一些非常丰富的资料整理和分析。相比于十年前“左派明星”们滔滔不绝的富于激情、富于鼓动性的演讲,新一代的网络左派青年要低调很多,也显得更加地扎实和严谨。

  年轻人开始怀念毛主席,这是年轻人觉醒的一个重要标志。当然,也有人指出“7成年轻人说最伟大的中国人是毛主席”这个说法过于乐观了,真正觉醒过来的年轻人其实少之又少,大部分还是被主流反毛宣传误导。这个质疑一定程度上是成立的,现实情况也确实如此,但也完全不必悲观。

  就像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的:“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社会的发展、两极分化的加剧、特别是疫-情的到来,正在兑现马克思一百七十多年的预言。

  最近,在知乎看到这样一个问题:

3.webp.jpg

  提问的人显然认为,那些质疑马云的声音是被带节奏了,下面的回答都很精彩,这里就不搬运长篇大论了,只搬运两条:“大部分人不是针对他这个资本家个人,而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转身教育起我等韭菜的嘴脸”,“因为不敢骂或者故意装傻不去骂天龙人,只能骂骂代理人”。

  有两条高赞评论,则点名或不点名地引出了毛主席:

4.webp.jpg

5.webp.jpg

  随着网络左派的兴起,左派也越来越年轻化、知识化;与此同时,未成年人上网率大大提高。当学生们拿起政治教科书里哪怕是已经被修正过的内容,与马云的“996福报论”、“商业是最大公益论”,以及观网册封给马云的“人民富豪”封号相对照,就会发现后者是多么的荒谬。而那些大学毕业、甚至高中毕业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在遭受资本家“毒打”之后,很快也会开始思考,开始在网络上去寻求答案,思考的结果必然指向毛主席,重新记起他的思想,他的告诫。

  所以,在用户年龄24岁以下为主的B站以及用户年龄25-35岁为主的知乎,出现越来越多怀念毛主席的人是千真万确的,更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要相信他们在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在纪念毛主席,更要相信他们会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学习毛主席去解决问题。

  过去,有人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今天,笔者要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并创造了一个人类历史上最为璀璨的毛泽东时代,这是中国人民的幸运!这使得我们在遇到现实的困惑之后,有一个过去不远的时代作为对象,可以触摸,可以对照,可以从历史中去寻找答案;在感觉痛苦、灰心和绝望的时候,更有一个榜样,可以追随、可以学习。

  正是因为这样,青年人怎能忽视毛主席留下的那笔宝贵财富呢?期待老中青的大结合,期待更多的人走出网络、走出纪念活动现场,走进更广阔的现实社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