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道人:不能等到万山红遍!

作者: 邋遢道人 日期: 2020-09-24 来源: 邋遢道人

  天台山风景如画,自古是文人游客流连忘返的地方。驴祖徐霞客遍游中国,第一站就是天台。到山上朋友家小住,郁郁葱葱的山峰一直云遮雾罩,偶尔露点脸就是幅大师级的水墨山水。有的人说中国山水画不写实,那是他没上过天台!

  今天雨霁雾散,山野露出真容,站在原位置上(上图在右上角)拍了张照片,翠绿的山林点缀着斑斑红色。贫道对几个朋友说:秋分已过,到了层林尽染的季节,再过几天万山红遍,会更好看。

  不料同住在朋友家的“大表哥”笑贫道外行,指着近处的几棵红叶树说:“这是马尾松,树叶红不红与季节无关,针叶树到冬天都不泛红,这是害了松材线虫枯死了!”,指着远处成片的山林说:“明年我们这一片树林也会像远处那片的样子,三五年内整个天台山的马尾松都会都会枯死,那时候才真你说的‘万山红遍’呢!”

  贫道很吃惊,因为天台山从山脚到华顶主要树种就是针叶松,大多已经成材。我们住的房子旁边一人搂不住的就有很多,还有两三个人合围不住的呢。几年内都会死,天台人这方圆几百里的金山银山说没就没了?于是表示怀疑。

  大表哥说:“我家衢山岛以前也是满山马尾松。大跃进时种的,也都这么粗。十年前也只有零零星星的松树发红,两三年后满山都是枯死的红树的,现在整个舟山群岛马尾松找都找不到!几年前从天台到宁波高速路两边山上也都是马尾松,现在还有没有?”几个山民也附和说是这样。有说国清寺那么漂亮的大树还不是说死就死了;有说白鹤护国寺的山去年还都是绿的,今年基本都红了。

  大表哥是老木匠,年轻时是大队船厂里造木船,后来承包了船厂,从黑龙江到江西的林场跑遍了,对树木不外行。贫道于是问:“现在科学这么发达,非典都治没了,新冠一年疫苗快出来了,松材线虫病流行病这么多年还没办法治?”大表哥说,到现在确实还没有效治疗的办法,日本韩国也还发愁着呢。松材线虫与别的树木流行病不一样,又叫树木癌症,染病就死。传播快死亡也快。目前只有砍伐、销毁病树和消杀媒介昆虫等手段延缓传播,而且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成本很高。“危害这么大的流行病要是有办法治,林业部门会不管?”,大表哥总结说。有山民举例:“国清寺有钱,给病树上挂满药瓶打点滴,也没救活一棵。”

  贫道还是不甘心,因为这不是件小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横幅就挂在进山的路口,难道是说说而已!问他们:“林业局就没点措施?”

  一山民说:“有,现在砍一棵病树拉到城里林业局给三五百块。”

  大表哥说:“这样做不行的!一片树林开始病树只几棵,让农民在密林里砍掉再拉出来、运到山下,一棵成本也要上百。关键是,病树的树枝和树桩只要没清理干净就不影响病虫传播。松线虫自己不会爬到其他松树上,要靠一种叫褐天牛的媒介昆虫传播。褐天牛的卵产在在枯死的松树里。而挖出棵病树树桩再销毁,够两个人折腾一天,成本很高,所以到现在病树没砍几棵。另外,就算拉到山下,线虫和天牛卵都还在死树里面,国外一般要切片烧毁。死树要解成板材,要高温熏蒸过才行。有人用不处理的木头做家具,油漆都漆过了,还有虫子拱出来!”

  “那就等成片死了集中砍伐,成本就低了”,贫道问。老木匠笑了:“死了的树在山上一年木质就发黑,没人要的!”

  说到这里贫道无语。按现在的情况,少则三四年,多则六七年,这些松树死完是不可避免的。就算不惜成本再延缓几年,最终还会“层林尽染”。大表哥告诉贫道,遍布浙江东北部的松树都是大跃进种的(也许浙江其他山区也是)。他们舟山是社员们一棵棵栽的,天台山是社员们清理干净杂树后飞机撒播的。马尾松生长迅速且树形高大,原本满山的杂草灌木被压制,到八十年代初就形成方圆数百里茂密高大的松树林,绿水青山成了金山银山。如果不想办法,绿水青山就要变成秃岭赤山,金山银山一分钱花还要倒找钱整治!

  想到这里,问大表哥:“难道真没办法了吗?”

  大表哥说:“办法不能说没有,做起来也不难,但关键让上面想通道理下定决心,基本没希望。”

  他认为林业部门清楚按现在的手段就算全力救治,三五年后天台山大部分马尾松会死掉。他们也知道,到了那一步并不会有人怪罪,因为全世界几乎没有成功控制松材线虫病的例子,国内眼看着十几万平方公里松林被感染,灭绝的事例就在临近县市。所以,林业部门现在不这样做才不正常。

  大表哥认为政府还是没想通:既然在没有有效防治办法前这批马尾松终归要死,那么为什么不尽早砍伐所有马尾松,尽快换种阔叶树等松线虫不危害的树种呢?

  他的建议:马上制定政策,把疫情已经无法控制的山林承包给机构或个人,由承包人负责把马尾松全部砍伐并对病害树做无害处理,砍伐下的松树归承包人;同时由林业部门提供新树苗,由承包人负责栽种包活。

  他认为,要做必须今冬就做试点,明年全面铺开,再晚就没机会了——死树太多时间太长,承包人无利可图。

  他认为这个办法最经济可行。成片砍伐运输和集中处理病树(高温熏蒸)成本低。同时,由于是彻底换树种,即使病树桩和枯枝没处理干净也无所谓。只要每年清理残留马尾松新苗,这一地区的松线虫和褐天牛会很快绝种。这样政府花最少的钱(提供树苗),老百姓保留了最多的财富(木材)。

  他估计,组织得好,两三年内天台山全部换上新树种,十年后又会郁郁葱葱。即使有几年树形不够高大,但比“万山红遍”总好看得多!再拖两年,三分之一的树会枯死,三年后就“万山红遍层林尽染”。这时政府和林业部门一要花钱组织砍伐和销毁树木,二要花钱种植新树。还有一点,现在农村组织程度差劳动力少,而政府会面临财力能否支持问题。因此,砍树和恢复植被可能会拖很多年,满山灌木荒草丛生。钱也花了,脸也丢了!

  贫道认为,这个老木匠的分析还真用上了辩证法:

  松线虫-墨天牛-马尾松,少一个就形不成持续传染。林业部门防治病虫害,正常思路肯定是保护最后一个,消灭前面两个。大部分病虫害只是危害树木生长,病亡率有限。就算消灭不了病虫和媒介,只要把传染速度和感染比例控制到可忍受范围就算成功。因此,只有疯子才会建议“把树消灭了传染链就断了”。

  问题在于,松材线虫病不一样!褐天牛只在死了马尾松上产卵,循环才能持续,于是松材线虫病就有了百分之百的病亡率!

  对传染病来讲,病亡率高低不同,防治策略可能有天壤之别。

  美国流感病亡率0.03-0.06%,一个流行季数千万人得病,死亡数万人,政府对流感不防疫。特朗普说“新冠是大号流感”,意思是“不用防疫”。但为什么其他国家那么紧张呢?因为新冠病亡率比流感高得太多。中国三月新冠控制时病亡率是5-6%,西欧各国达到10%,是流感的数百倍。虽然现在全球新冠病亡率降到3%左右,也是流感的50多倍。

  这样高的病亡率是不可忍受的。上个流行季美国3600万人感染流感,死亡2万人。如果特朗普真把新冠按“大号流感”对待也感染了3600万(新冠传染率还高于流感!),会有100万人死亡。美国流感最严重一年9000万人感染,按这个病亡率要死250万人。英国新冠病亡率目前为11.8%,如果真用“群体免疫”,就算60%感染就能实现,6700万英国人第一轮就要死475万!腺鼠疫病亡率20-70%,没人敢对腺鼠疫“群体免疫”。对病亡率几乎百分之百的肺鼠疫和败血性鼠疫来说,人类只能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人不能死光光,但马尾松不见得不能!马尾松可以用别的高大树种替代。绿水青山的关键是绿和青,哪种绿哪种青都行,但黄和红都不行。

  不能等到“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真金白银都付之东流后,才想起还要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国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