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洪涛以死抗争 |是长夜难明,还是沉默的真相?

作者: 东方白 日期: 2020-10-17 来源: 疫观全球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落魄的中年男子在地铁中紧张的逆行。沉重的行李箱、脖子上的抓痕、滴落的汗珠、闪烁的眼神,这所有的一切,暗示着这个人身上有故事。

  果不其然,中年男子一味躲避行李安检,在安保人员的一再追问和逼近下,走投无路的他突然拿出遥控,声称行李箱内有炸弹。很快,落魄中年男子被控制,在审讯中,他对杀人抛尸的罪行供认不讳。

  中年男子叫张超,曾经是某大学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法学教师,后来离开高校创办律所,短短时间就成为江潭市知名刑辩律师,其代理的一百七十余起案件,只有一次失败。死者叫江阳,平康县前检察官,曾因贪污入狱,出狱后以维修手机为生,是张超以前的学生,也是他的朋友。

  一切都那么的严丝合缝,谁曾想,在公开审理的法庭上,张超突然当庭翻供,并拿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于是,一场寻求真相的侦破开始了。原来一切都是张超、江阳等人的预先设计,江阳以生命为代价,张超自毁前途,为的是造成社会轰动效应,引发公众和更高层面的关注。他们希望这两股力量的参与,能让真相背后的真相浮出水面。

  这是走投无路之后的不得不为,是一个被污名化的前检察官的最终坚持,江阳以身作烛、燃烧自己,只为了划破黑暗,给黑暗中的人们看到一丝光明。

  这是不久前上映的电视剧《沉默的真相》,在动辄七八十集,无论什么职业和场景都是情情爱爱、消费主义的电视剧大行其道的今天,这部短剧无疑是个异类。但就是这么个异类,让人一秒都不忍错过,心绪更随着剧情跌宕起伏,之后,还能让人久久回味不已。

  这部剧之所以能打动人心,抛开演员的用心及剪辑的精妙不谈,关键有两点:一是真实,真实得仿佛就是发生在你我身边一样;二是江阳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理想之光,让人热血难凉。

  故事是这样的:

  名校法律系大学生侯贵平到偏远山区支教,最后却“强奸妇女,畏罪跳水自杀”。两年后,侯贵平前女友李静找到已经到平康县检查院任职的老同学江阳,希望他能查明真相,还老同学一个公道。这时的江阳是犹豫的,他隐约感觉到这背后的水有多深,后来在女朋友的撺掇下,他答应接手这个案子。

  江阳找到法医陈明章,在一番试探之后,陈明章告诉他,尸检结果显示,侯贵平不是溺水死亡的,他是被害的。于是,江阳、陈明章及刑警大队副队长朱伟聚在一起,决定要找出真相。

  在苦苦追寻中,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但证据、证人却一次次与他们失之交臂,对方总是先他们一步毁灭一切。

  卡恩集团,在国企改制过程中,将当地的造纸厂收购,并由此获得了第一桶金。之后,脚踩黑白两道,不断拓展业务,成为涵盖造纸、地产等领域的大企业,也是当地第一家上市的企业(这不就是近二三十年来大多数富豪诞生的秘密吗?比如上个月全员核酸检测的某西南边境小城,已经将业务拓展到民航的当地某集团就被本地群众戏称为景半城)。当朱伟利用漏洞违规传唤卡恩集团一二把手后,迎来的是上级的斥责及对自己的调查——这是刚上市的公司,给本地创造了多少就业岗位,交了多少税,大局你懂不懂(现实中不就是近来多省在搞的做好XX企业家的“店小二”,及“能不捕就不捕,能不抓就不抓”么)。

  卡恩集团背后的关联交易自然也少不了,侯贵平调查发现的就是他们逼迫自己的多名女学生进行性贿赂,对象是县里主要工作的主持者。他们的丧心病狂逼得女学生翁美香自杀,其他女学生瑟瑟发抖。正是因为侯贵平发现了重要的证据,才会被灭口。但似乎又不仅仅限于县里,市里的副检察长直言不讳地告诉江阳,这潭水很深,还是放手吧。

  调查的代价是惨重的,侯贵平死了、朱伟被调警校学习三年、江阳则被构陷后“锒铛入狱”,丢掉公职。十年时间,江阳由平康县最有前途的年轻人变成了令人不齿的罪犯,付出的是青春、热血、前途、名声、家庭乃至生命。曾经意气风发的他身行枯槁,因着钱包的意外丢失痛哭不已——这锥心刺骨的痛是对妻儿的歉疚,是对自己过往历史的审判,但这依然未能毁灭他心中的信念。

  长期的心理压力及狱中的折磨,出狱的江阳患上了癌症,发现时已是晚期,于是他决意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进行最后一搏。

  这才有了文章开始的情节。

  这是难明的长夜,也是沉默的真相。

  在小说《长夜难明》中,团队中的智囊、原法医陈明章跟江阳、朱伟解释,为什么他们不敢直接动你们,只敢在程序内找你们麻烦,或去找你们家人的麻烦,因为你们有公职,再有县市两级公检法的许多人都知道这个案子,也知道你们在做的事,他们有心无力,保持沉默,但如果对方动用极端手段,黑白平衡被打破,这沉默的大多数保不齐会有人异动,撕开一个什么口子。

  横直大多数知道事情真相的人也仅仅是事不关己的看客。

  因此,孤独、绝望常伴他们左右。如果就此放弃,他们会一辈子寝食难安;如果继续追查,除了对手的构陷,还得直面一次次希望破灭之后的绝望。

  有的人一看见黑暗就大声说要打倒黑暗,然而他渐渐就不吭声了。有的人知道黑暗的可怕之处,他曾经犹豫过,动摇过,但他一头扎进黑暗,再也没有出来。

  长夜难明,但总算有江阳这样的人,划破漫漫长夜,给渴望光明的人以希望。

  谁都没想到,电视剧《沉默的真相》播完还没半个月,现实版的“江阳”就出现了——昨天晚上成X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在朋友圈发完“绝笔”举报书之后失联。今天,毛洪涛先生的遗体在住家附近的江安河畔被找到。

  有人说这是“狗咬狗”、官场内斗;也有人感叹工作是为了更好地活着,而不是活着为了工作,实在不行退出公职,做个自由人不行吗。

  有些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市侩、圆滑了,遇黑则躲,有些人甚至同流合污,并将这自诩为“成熟”。他们理解不了江阳这样的人,是如何在现实的重压之下,不但不退,反倒由一个普通的、有点虚荣心、最初犹豫的年轻人淬炼成一个坚强的战士、一个理想主义者的。

  从毛先生的绝命书及笔者对高校环境的了解来看,他的举报应该是真实的,重重黑幕也仅仅被照亮了一角。

  天眼查显示,该校实际控制企业23家,其中有10家成立于2014年之后(绝笔信中提到的连续挤压三任书记的校长正是这一年走马上任的),另该校2020年的招投标信息达490余条。

  近几十年来,西化精英一直在鼓吹教授治校、专家治校,抵制党对高校的领导,再加上教育产业化的实行,外界以为是象牙塔的高校已经到处是污泥浊水,并形成了一个个封闭的利益圈子,结党私营、党同伐异、腐败横行。学校管理层利用产学研结合、发展远景规划、后勤集团等合法合规地中饱私囊;教授博导直接成了老板,研究生博士生成了生死均被BOSS掌控的免费劳动力;某校某学院基本成了某某的自留地,其管理层及资源倾斜完全看是否是其门生——如此种种,在如今的高校,已经见怪不怪。

  坚持原则的毛洪涛先生不愿与这黑暗和腐朽同流合污,最终弄得自己伤痕累累、身心俱疲,最终走上了以死抗争之路。

  只是,毛先生的死柬能引来更高级别调查组的介入,解决成X大学积弊丛生的问题吗?或许可以。

  更进一步,能成为系统性解决高校问题的引子吗?笔者不甚乐观。

  江阳、毛洪涛的以死抗争、以身作烛,让漫漫长夜中绝望的人看到希望的烛光,他们是殉道者,他们的精神是可贵的,他们是可敬的。但长夜难明,又岂是微弱的烛光所能撼动的?

  但正是因为他们来过,所以希望仍在。地火在燃烧、奔突,终有一天,熔岩喷涌而出,烧尽野草以及乔木,并无可腐朽,看客也会成为能动的参与者,将那朝霞点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