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精神与爬行主义

作者: 博索 日期: 2020-10-30 来源: “博索”公众号文章

  读懂历史的人都知道,历史表述是现实权力的变现。

  比如鹿变马,比如稻万斤,比如让多数人等几年再富。

  戴帽子的老虎成功地让观影的孩子认为,如果不是美国人放过了我们,中国人是打不赢那场战争的。

  在很多人痛恨出笼的老虎歪曲历史,违背事实的时候,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见证的,也是一种历史:老虎们创作的历史,歪曲真相的历史,黑白易位的历史,把野兽霸权强加于公众的历史。

  人民希望看到的历史,是英雄先烈书写的历史,是弘扬正义的历史,是承载民族精神的历史,是扬眉吐气的历史。

  人民书写的打虎历史,自然是豢虎之人不愿意看到的。

  因为新中国的历史,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历史,是自立自强的历史,是把贵族买办打翻在地的历史,是把帝国列强及其走狗打得举手投降的历史。

  如果任由这种强烈的民族意识主导了社会风气,谁还能凭海外关系高人一等,谁还迷恋欧美商品文化,谁还会相信西方的先进、强大,谁还想着西方的民主自由?一切都中兴华为了,谁还会浪漫的联想欧美风情?如果大众都勤俭节约了,理性消费了,谁还会白条花呗?一把草药都能解决的病痛,谁还去看药代们的卖力表演?

  所以从洋奴买办的立场出发,由人民书写的新中国的历史,万万不能让他们眼中的乌合之众们学习与传承。

  不但不能让他们看到历史真相,而且还要让英雄的后代忘记英雄伟人亲手创造的历史文化,忘记他们的伟人英雄,让他们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他们的灵魂,忘记自己的使命。

  怎么才能做到这些呢?

  中国人之所以可怕,在于他们在新中国解放与建设过程中,以及他们在朝鲜展现出来的精神力量,在于他们的团结,在于他们的勤劳勇敢。

  中国人的打虎精神源于他们的领袖,源于他们的圣王先贤,源于他们的英雄,源于他们的文化。那么就必须丑化与抹黑他们的领袖与英雄,制造话题,引导中国人怀疑他们的领袖与英雄 。

  于是这个民族最伟大的领袖成为禁忌,他的著作与一手资料难见天日,污蔑诽谤他的地摊文学登堂入室,铺天盖地,于是1999年出版的《辞海》对他极尽消解之能事。

  于是岳飞被剥夺民族英雄,狼牙山五壮士被请出了教材,张衡的地动仪不科学、邱少云不可能、罗盛教不值得,于是有了作业本的烤肉,有了经济日报的蛋炒饭……与之相反,坚持尊严的美国商人,聪明的爱迪生,诚实的华盛顿纷纷成为中国小学生们学习的榜样。

  只有掩埋了中国的打虎英雄,清除了中国人的打虎精神,让中国人退回到卑贱与奴伏的暗夜,野兽和它们的主子才能继续回来作威作福。

  于是《丑陋的中国人》之后,扭曲变态的不言和跪舔西方艺术的沐心成了流行的文化宝贝。

  中国人的团结在于他们的组织,在于他们的政府,在于他们的民族团结,在于他们的执正党,那么就把他们的政府描述为阻碍社会发展的障碍,那么就破坏他们的民族团结,抹黑他们的正党,于是小政府成了潮流,反监管成了口号。

  于是NGO来了,“大社会,小政府”来了,新疆西藏问题来了,留学生来了,现代传教士王福重也来了……英雄伟人以国为正,以民为正,以传统为正,以团结为正。老虎苍蝇就以无国为正,以自由为正,以偏为正,以邪为正……

  新中国70年的发展,让这个国家摆脱了贫穷落后的现状。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他们希望改变这一切,希望中国退回到满清的文明黑洞中去,退回到民国列强殖民地的状态中去。

  他们要用物欲去粉碎这个民族的精神,他们要把这个民族变成只会劳动,没有思想,没有文化,随西方指挥棒劳作的奴隶;他们要用消费主义让这个民族的年轻人变成一个个债务缠身的杨白劳;于是GDP来了,上海名媛们来了,侏儒导演的小时代来了;于是花呗来了,白条来了,小额贷也来了。

  他们要用奶头乐,让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沉迷于腐化堕落的生活方式里去。即然英国人用鸦片战争打败了那个腐朽帝国,那么就可以用新型鸦片再一次打败现在的中国。于是欧美日韩的流行文化,无问西东的影视作品,无孔不入的在这个国家传播新型精神鸦片。但是还不够,还要在他们中间培养自由英雄与民主斗士,于是战狼为黑人而战 ,花木兰变身成女权英雄,留学回来的姜子牙为个体的自由与组织为敌……

  历史的车轮真的可以阻挡么?

  德克里克堡病毒,贸易战,对台军售,一直以来,是谁把我们逼向战争?

  面对一次次疯狂的挑衅与进攻,我们不得不应战。能战方能止战,胜战方能言和。

  在“英雄儿女驱虎豹”的战歌声中,战争的序幕已悄然拉开。

  在历史的车轮之下,几只豢养的老虎苍蝇又能起什么作用?

  而每一次反侵略反霸凌的人民战争,都是对鬼魅魍魉的总清算,都是对国家肌体的疗救与重塑,都是对民族精神的净化与升华。

  老一辈说,旧中国把人变成鬼,新中国把鬼变成人。

  那些终生挣扎在贫困与死亡线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是如何从鬼变成人的呢?是因为他们被代表中国人自己利益的政党组织起来,打倒了所有的敌人,推翻了所有压在头上的大山,从被任人欺凌奴役的奴隶,变成了自己的主人,变成了国家的主人。

  因为深知做鬼的痛苦,没有谁想重蹈几百年深受奴役的悲惨命运。战争,是为了活着,和平,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昔日沦陷区的黑眼睛们唱起《君之代》与《天佑女王》的时候,他们的歌声是没有灵魂的。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这段痛苦的记忆,已深深的刻入民族的生命之中,写在国歌之中,染在旗帜之中。当人们唱起国歌,凝视在风中飘扬的殷红之时,历史会跨越时空,升华成挺拔的精神与信念。

  当洋山港的巨轮在《我的祖国》旋律中驶向远方的时候,没有谁会留恋旧时代《夜上海》的模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