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原则只是说给外国人听的?

作者: 雨夜桂花 日期: 2020-11-28 来源: 乌有之乡

  台湾省高雄市科技大学前校长吴建国,25日在中时电子报的言论栏目中发文《以反独重启对话》,文中声称其上周末(也就是11月21日或22日)“在大陆参加一个两岸文化交流活动的机会,与北京负责对台工作的高层官员谈到了如何在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前提下,重启两岸当局对话的可能。”

  吴建国描述,这位高官认为:“事实上,大陆当局在两岸关系发展的过程中,一直秉持审慎的态度,从来不会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避免刺激台湾人民,而都是以大陆、台湾彼此称呼。他也承认大陆是在国际上提到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可是这是说给外国人听的,不是说给台湾人民听的。只是民进党政府据此扩大解释,认为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就是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如此任意扭曲解释又何以累积善意呢?”

  据此,吴建国认定:“从以上的谈话可知,要重启两岸有意义的对话,有许多的方法与途径,只要民进党当局愿意,大可从可能的选择中有所取舍。尤其蔡英文多次强调要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规定,来执行两岸政策,如此承认‘一个中国原则’或‘反对台湾独立’,又有何困难呢?”“回想公元2000年时,……陈水扁总统为了舒缓紧张的两岸关系,……又组成跨党派小组,研拟出以宪法响应大陆的一中原则。时任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也以两岸在经济与文化的相近性,台湾未来前途只有一种选项,就是应与大陆建构有意义的政治关系。如今虽时移势易,然而当时他们两位的主张仍然是经得起考验,值得重视与实现的见解”——简言之,吴建国所谓“反独重启对话”的潜台词就出来了,那就是:在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承认败逃台湾省、早已在国内法和国际法上丧失合法性的国民党伪政权以及被台独政党民进党借壳上市后的伪政权同样是合法政府、甚至是具有所谓中央政府属性的基础上,以败亡的蒋记民国伪宪法和伪法统来平起平坐“响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一中原则,进而“建构”起让蒋家王朝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政体之外死灰复燃的“有意义的政治关系”。

  我们不清楚与吴建国交心谈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工作高官是否真有其人;是一个人的表述,还是几个人不同的表述被吴建国按自己的意图进行了排列组合。但从吴建国描述的其它内容来看,这个“对台高官”的言论基本上还能满足政治纪律与政治规矩要求。唯独这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是说给外国人听的,不是说给台湾人民听的”,逻辑令人喷饭。

  何为所谓“台湾人民”呢?我在2018年1月5日的文章《抽离阶级分析的“一家亲”,只能是亲痛仇快》中,依照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1952年版)的阶级立场和分析方法,曾经分析过当前台湾省的社会阶级,摘录如下:

  “——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今天的台湾岛上,以蔡英文为首的铁杆台独及其形形色色的外围分子,和以郝伯村、吴敦义为首的铁杆蒋遗民及其形形色色的外围果粉,就是这样的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他们毫无疑问地始终站在和变相站在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一边,死心塌地站在美日法西斯反共反华集团一边,都是极端的反革命派。

  ——中产阶级:……我们认为,包括郭台铭在内,大多数政治立场较为中立或者比较支持国民党的台湾省资本家,可以算作这个阶级。他们今天为了应对西方帝国主义和国际大资本家的打击压迫,可以跟大陆各地共产党的书记市长把酒言欢、入乡随俗,明天为了能进一步盘剥大陆的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以赚取超额剩余价值,可以对共产党的环保政策和治污工作破口大骂、撤资要挟。他们对共产党的革命建设史知之甚少或者基本无知,他们把世间的一切都当成了生意,用他们的话说,发展两岸关系进而促进国家统一的大业,可以被庸俗化为“联手赚世界的钱”。真可谓糟糕透顶!

  ——小资产阶级:……今天的台湾岛上,最典型的小资产阶级莫过于茶叶蛋教授、7分小清新大学生和谁也侵犯不得的龙应台了。龙应台属于有余钱剩米的第一类,她毕竟作过台北市的文化头子,还狂言要大陆称呼她为“文化部长”,表面上无比清高,其实发财观念极重,知道自己依附的国民党不过是共产党的手下败将,却仍旧对共产党颇为不服气;茶叶蛋教授属于经济上大体可以自给的,但由于民进党搞了小朝廷的军公教这些国民党的粉丝,“他们感觉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从前的世界。……必须增加劳动时间,每天起早散晚,对于职业加倍注意,方能维持生活”,所以一边上电视上广播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混点出场费糊口,一边做义愤填膺状上街游行情愿讨薪讨公道,经常会在体面与倒霉的双重压力下失态失言;7分小清新大学生属于生活下降的第三类小资产阶级,这一部分人数甚多,大概占小资产阶级的一半,以前他们或者他们的师兄师姐都是穿着流光溢彩的小虎队、忧欢派对式戏服,高级地出镜在对岸的穷阿灿和大陆妹面前,没想到只过了20年,每到年中结账他们就要吃惊一回:唉,又亏了!‘瞻念前途,不寒而栗’。这种人在精神上感觉的痛苦很大,因为他们有一个从前和现在相反的比较。

  ——半无产阶级:……今天的台湾岛,自称人均GDP2万多美金,民进党政客们梦呓要把最低工资提高到3万湾币,但却改变不了这五种被剥削的半无产阶级存在的现实,比如小手工业者,“他们虽然自有简单的生产手段,且系一种自由职业,但他们也常常被迫出卖一部分劳动力,其经济地位略与农村中的贫农相当。因其家庭负担之重,工资和生活费用之不相称,时有贫困的压迫和失业的恐慌,和贫农亦大致相同。”他们有改变窘迫经济状况的需求,但在岛内缺乏马列主义政党正确领导的情况下,他们的需求只能诉诸于卑微廉价的地摊选举,只能在选举地摊上讨个免费的低等盒饭混几餐,只能在政客们的诈骗和收买中一次次的希望和失望,却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被剥削、被压迫、被奴役的命运。

  ——无产阶级:在今天的台湾岛上,无论是真正的城市无产阶级还是真正的农村无产阶级,都处在一种无组织或被错误组织的四分五裂、对自身缺乏正确认识的流沙状态。其中,极少数支持共产党、赞成统一却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缺乏正确认识的统派,具有无产阶级的阶级雏形。

  ——游民无产者:……在今天的台湾岛,被地主和买办阶级、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粉饰包装的所谓“街友”——说白了就是流浪汉、流浪女,就属于这一类。‘如引导得法,可以变成一种革命力量。’”

  “对台高官”一张嘴就把所谓“台湾人民”搞成了跟新中国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其他爱国者一样的“先进分子”;忠贞蒋家王朝的蒋遗民吴建国前校长,也乐于“顺藤摸瓜”,就坡上驴说什么“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不等于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不等于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两个都是坏呢,还是一个傻一个坏?

  无论顽固坚持败亡蒋家王朝伪宪法伪法统的蒋遗民口中的那群“台湾人民”,还是顽固坚持“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台独分子口中的另一群“台湾人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体政体面前、在新中国14亿中国人民面前,无一不是反动的,其反动性体现在阶级立场、民族立场、政治立场、经济立场、文化立场和意识形态的方方面面。它们经常以大陆官方曾与之谈判、签约而妄图自证自身的“合法性”,并诘问大陆“若我们不合法你们为何要跟我们谈判、签约?”以致于我不得不一次次教育这些笨蛋:平津战役时,我们也跟傅作义、邓宝珊、陈长捷、邱宗鼎、杜建时们谈过啊;渡江战役前,我们也跟国民党代表团在北平和谈过啊,这就能反证伪“华北剿总”和南京蒋伪政权合法了?还不是照样必须被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彻底消灭么!

  至于一个中国原则的完整准确表述,我们来看看最近的、分别于2017年6月13日和2019年9月27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巴拿马共和国建交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基里巴斯共和国复交公报是怎么说的。两份公报一致表示:“巴拿马共和国政府(基里巴斯共和国政府)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巴拿马共和国政府(基里巴斯共和国政府)即日断绝同台湾的‘外交关系’,并承诺不再同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不进行任何官方往来。”

  这“三段论”、“三连击”说得还不够清楚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都已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了,你蒋遗民吴建国们在中国的台湾省里装君扮国的伪政权还能代表全国吗?还能代表中国的一部分吗?既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交、复交国都明确承诺与中国台湾省里的伪政权断交,一次次让蒋遗民和台独分子如丧考妣、丑态百出,“大陆对台高官”和吴建国前校长又有何必要自欺欺人说什么“不是说给台湾人民听的”、“民进党据此扩大解释……如何积累善意”呢?

  一个中国原则,就是由“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三句层层递进、互为条件的话完整构成。既然当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那么,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当然就是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更准确地说,就是承认台湾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这一点很难理解吗?什么“大陆对台高官”否认这一逻辑,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抽离了明晰谁是代表一个中国的合法非法之本质区别,难道是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向在台湾省装君扮国的蒋遗民伪政权投降不成?所谓的“大陆对台高官”天天在首都北京生活工作,难道忘了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碑文了么?吴建国等尚未被消灭、被改造的蒋遗民,以及利用蒋家王朝的白日旗、伪宪法、伪法统道具搞分裂的台独势力,正是三年来、三十年来并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在历次斗争、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所反对的其中两类敌人。若指望通过背叛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史和人民英雄来对敌人“累积善意”,那即便能实现所谓“和平统一”,也注定将是个自欺欺人表里不一的虚假统一。须知:革命人民与反革命帮凶之间若要实现“心灵契合”,必须也唯有建立在革命人民对反革命帮凶的坚决消灭、彻底改造的基础之上。除此之外,都是必将失败的歪门邪路。

  也因此,吴建国的所谓“反独”,只是在故意表演反民进党的独来给大陆看,蒋遗民心心念念的独——伪称蒋伪民国“在台湾至今事实存在”、蒋伪民国“建国百年”,则不但不该反、不能反,还要求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照单全收,这样才能“累积善意、和平发展”!

  最后,点一下刊登本文和类似文章的中时旺报报馆及其后台老板——铁杆反共蒋遗台商蔡衍明。蔡衍明是很多大陆名场面的座上宾,也善于玩弄两面手法在大陆说过很多漂亮话,但中时和旺报一贯以来的社论暴露了此人的政治立场,也就是马英九、郝柏村等蒋遗民心心念念的——坚决反共、死不认罪,两个中国、两个中央,和平分裂、永不统一。只要此反动立场不变,则无论蒋遗民的山歌唱得多好听,都改变不了它们与台独分子沆瀣一气、殊途同归的反动本质。

  —————————————————————————————

  吴建国原文:以反独重启对话

  时间:2020年11月25日,来源:台湾省中时电子报

  正当两岸关系空前低迷紧张之际,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在日前举办的台美智库研讨会中,重申蔡英文所提:「维持两岸稳定是两岸共同的责任,两岸应在对等尊严原则下,促成有意义的对话。」陈明通还呼吁大陆当局,应发挥弹性、智能与创意,让两岸善意持续累积,寻求沟通对话可能,以减少误判,共商和平相处之道。

  从陈明通以上的发言可以看出,民进党政府亟盼能在不承认「九二共识」的情形下,尽速重启两岸对话的机制,以缓和当前严峻的两岸对立。笔者上周末在大陆参加一个两岸文化交流活动的机会,与北京负责对台工作的高层官员谈到了如何在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前提下,重启两岸当局对话的可能。

  这位官员认为两岸关系的确微妙敏感,但是要舒缓也非难事。如果民进党不愿意承认「九二共识」,大可以「反对台湾独立」与废除「台独党纲」的鲜明立场,得到大陆当局的认同。两岸重启对话机制,乃是水到渠成,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他觉得民进党当局在两岸关系上是充满权谋,说变就变,毫无诚信可言,这才是两岸关系低迷紧张的根本原因。他举出经济部长王美花在立法院对台湾未能参加RCEP 自贸协议信口开河的说,就是因为台湾不承认「一国两制」的「九二共识」造成的后果。事实上,大陆当局在两岸关系发展的过程中,一直秉持审慎的态度,从来不会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避免刺激台湾人民,而都是以大陆、台湾彼此称呼。他也承认大陆是在国际上提到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可是这是说给外国人听的,不是说给台湾人民听的。只是民进党政府据此扩大解释,认为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就是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如此任意扭曲解释又何以累积善意呢?

  对于北京当局是否在拟定「顽固台独分子」清单一事,他表示其实台湾绝大多数都是「投机台独分子」,他们的政治立场与政治取向都是随时可以改变的,不足为惧。因此这个清单是很难产的,也很难得到定论的,只是期待台湾仍然主张台独的少数分子能早日觉醒,认知台独是绝不可行的绝路。

  从以上的谈话可知,要重启两岸有意义的对话,有许多的方法与途径,只要民进党当局愿意,大可从可能的选择中有所取舍。尤其蔡英文多次强调要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规定,来执行两岸政策,如此承认「一个中国原则」或「反对台湾独立」,又有何困难呢?

  回想公元2000年时,台湾首次政党轮替之际,陈水扁总统为了舒缓紧张的两岸关系,提到总统最大的职责不只是不求战、不畏战,而是要避战。又组成跨党派小组,研拟出以宪法响应大陆的一中原则。时任陆委会主委的蔡英文也以两岸在经济与文化的相近性,台湾未来前途只有一种选项,就是应与大陆建构有意义的政治关系。如今虽时移势易,然而当时他们两位的主张仍然是经得起考验,值得重视与实现的见解。

  因此,要重启两岸有意义的对话,主动权是在民进党当局手中,真正需要发挥弹性、智能与创意的是蔡英文,不是大陆当局。要想化解两岸低迷紧张的关系,实在不过是一句话而已,民进党政府何苦舍易求难、不求己而求人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