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如何看待“一月发生的事”

作者: 吴铭 日期: 2021-01-13 来源: 红歌会网

1.jpg

  2021年一开局,占据各大媒体头条的消息是,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多数为下层白人——,突破美国警察的封锁,占据了国会。美国警察悍然开枪,致至少四人死亡。而特朗普总统在关键时刻妥协了,宣布虽然不承认大选结果,但愿意于1月20日顺利交接。

  有同志称美国下层白人占领国会的行动,为“一月风暴”。

  占领国会的行动,算不算是革命?

  我觉得算是革命。

  算不算是无产阶级革命?

  恐怕还不能算。因为这些下层白人,其主张,还不是推翻美国的金融资本的反动统治,不是推翻资产阶级政权,不是建立无产阶级政权,而是认为自己作为上帝选民的白人的优越感,不能得到满足,甚至,其生活也无法继续。也就是说,是被逼革命,是为了追求小资产阶级优越感而革命。

  这样的革命,值不值中国人民支持?

  我觉得应该得到中国人民的支持。称这些人为暴民,是反动的。说这是美国的民主演砸了,也是肤浅的。把这起革命事件与中国南港的反叛相提并论,更是错误的。

  中国人民为什么支持这种并非无产阶级的革命?

  我觉得,不能对革命太刻薄。革命,哪有那么完美的?哪有一步到位的?哪有纯粹的无产阶级革命?包含一些小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分,有一些错误的内容,是可以包容的。

  中国近代以来的革命,目标、任务不也是从模糊到清晰,有一个过程的吗?

  先是以林则徐为代表的封建地主阶级的反帝反殖革命,失败了;再后是太平天国为代表的农民革命,反帝、反封建,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指导,也未能摆脱封建主义的影响,也失败了;接下来还有义和团农民革命运动,对封建主义的认识同样不深刻,在国内封建主义和国际帝国主义的联合绞杀下,也失败了。就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族资产阶级的革命,也同样存在对帝国主义的本质认识不清的问题,存在敌我友区分不准确的问题,所以,同样也失败了。

  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在前若干次革命失败的基础上,是吸取了前若干次革命的经验教育,才找到马列主义这条道路,也不是一步到位的。

  革命的发展,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不能要求每一步都那么完美。

  几年前的“占领华尔街”,去年的“黑命贵”,还有美国2021年1月6日的“一月风暴”,参加者多是小资产阶级,甚至是种族主义者,似乎也没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其内容、形式、诉求,很类似于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革命,所以,问题多多,恐怕也难免失败的命运。

  不要紧,只要开始革命,最终,总会找到正确的革命道路,总会找到正确的理论指导,总会产生革命领袖。

  怕就怕一潭死水,怕就怕没有革命,没有反抗。

  鲁迅先生讲,有缺点的战士,也还是战士,再完美的苍蝇,也还是苍蝇。

  革命,那怕是问题再多的革命,也比顺从剥削、安于现状强一万倍。

  特朗普是不是一个革命领袖?

  当然不是,特朗普也是个帝国主义者,还是个大资本家,也是美国金融资本控制下的一枚棋子。特朗普也甘于接受这种控制,并为美国华尔街金融资本努力服务,扩大、巩固、维护其在本国和全世界的金融殖民。不说别的,就是对中国的贸易战、金融战,就让中国通过了实体清单22条、金融开放11条,取消了在华外资金融机构的业务范围限制、取消了外资对中国实体的投资金融限制和持股比例限制,优化营商环境,让中国对外资、内资企业一视同仁,还有《外商投资法》、保护外资知识产权等法律法规。可以说,在对华经济战方面,他让美国华尔街金融资本,兵不血刃,从中国获取了巨大的殖民利益,甚至比自里根总统到奥巴马总统所取得的所有成绩之和还要大,进一步控制了中国金融、经济、市场主权,让美元霸权得以苟延残喘。华尔街金融寡头难道不是最大的受益者吗?当然是。特朗普不是居功甚伟吗?当然是。

  但是,众口难调,美国资本内部的矛盾也并不那么容易调和。特朗普,还是得罪了一些政治势力。虽然他在从金融上侵略中国上,取得重大突破,让华尔街金融寡头进一步控制了人民币发行权、更大限度、更加全面地控制了中国经济,让中国经济进一步资本化、外资化、附庸化、市场化,但是,这仍然不足以挽回美国霸权衰败的趋势。这个颓势,实际上也是根本无法挽回的,这是帝国主义的宿命。最终,他被身后的金融寡头推下了总统宝座。

  但请注意,“一月风暴”只是特朗普失败,并不是美帝国主义失败了,也不是美国金融寡头丧失了对美国人民的统治权。

  说美国总统是美国权力最大的人,这是根本不了解美国政治的阶级本质。

  美国总统,其实就是大资本手里的傀儡,如果不出色地服务美国资本特别是华尔街金融资本,则根本没有什么权力。相反,还很可怜。特朗普还不是最可怜的,最可怜的是林肯、肯尼迪之类,直接被暗杀了。什么民主、人权、法治、自由之类,对内对外,都完全是一种包装、一种欺骗。特朗普被推特永久封号了,甚至,连其他人替特朗普发声都不行。

  哪里有什么人权?

  哪里有什么言论自由?

  哪里有什么民主?

  “可是,特朗普得到美国下层民众的支持呀?难道还不说明他是个革命的领袖吗?”

  不能这么说。

  所谓“鸟无头不飞”。革命当然需要人带着,非常需要领袖,需要有人号召。美国的下层白人,不管是自视上帝选民的种族主义者,还是别的什么小资产阶级,他们不满足于受压迫的现状,他们需要找一个人作为他们的领袖,而由于金融资本无孔不入的压榨、愚弄、控制、麻醉、打击,他们自己中间不容易产生这样的领袖,他们又急需一个领袖。于是,他们便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这样的人身上。

  也就是说,特朗普只不过是他们幻想的一个领袖,至于特朗普是不是愿意、是不是适合做这样的领袖,由于改变自身处境的急需,这个问题,那些下层白人就来不及深思了。

  就是这么个人,特朗普,作为革命领袖,你们要还是不要?没有选择。

  所以,特朗普,作为备选的革命领袖,也只能将就着用了。

  所以,美国的民众,恐怕也并不是为了支持特朗普,而是为了支持自己,为了改变现状。把改变现状的希望,无奈地寄托在特朗普身上而已。

  自己无力改变现状,于是,便把改变现状的希望寄托在总统或者别的什么大人物身上,这也是小资产阶级常有的思维,是其阶级局限性的表现。

  特朗普是个懦夫,他只是利用一下民众急于改变现状的情绪,满足自己的政治野心,他们并不打算和民众一起革美国金融资本的命,甚至也根本没有认真考虑过如何实现这些下层支持者的追求。实际上,在美国社会被金融资本铁一般的控制之下,特朗普即使想满足这些下层白人的追求,也无从做起。他只是口头上要“美国重新伟大”,要提供就业机会。这种就业机会,即便有,恐怕也和中国的富士康、拼多多等大资本雇用的员工差不多,当牛做马、流血流汗,当个奴隶而已。

  美国,需要的是彻底打破金融寡头的统治,而不是小修小补。美国需要的是法国大革命那样的革命!美国需要的是工人阶级的真正的革命。不过,这样的革命阶段,不是一步就能走到的。

  特朗普,注定会让其支持者失望,这也是革命和革命者不成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也是因革命任务艰巨而由须由革命支付的必不可少的成本。

  据说美国金融资本政权,正在全国清算特朗普的支持者,当然不限于下层白人,也包括高等的议员,资本家之类。看来,如“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那样的屠杀,似乎也无法避免。这样的镇压,客观上只会加速更加深刻的革命,而不是阻止之。镇压越激烈,则反抗也必越激烈,革命的风暴来得越猛烈。

  革命,有其自身的逻辑,无论是革命者,还是反革命者,都跳不出这个逻辑。革命者的逻辑是,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直到胜利;而反革命的逻辑,是镇压,失败,再镇压,再失败,直到彻底失败。

  特朗普,其历史地位,大约相当于中国辛亥革命中的黎元洪。黎元洪,其人反动、投机、无耻、懦弱、虚伪,毫无革命性可言,根本不是什么革命家,当然也不适合作为革命领袖。但是,革命党人,由于历史局限性,只能强迫此人成为自己的领袖。这样的革命,这样的革命领袖,当然有些儿戏,当然要失败。但是,革命,与其说是由胜利来推动的,不如说由失败来推动的。失败,对于革命的成功,是必不可少的,如同婴儿初生的哭泣、痛楚。

  我们当然想设法减少这种痛楚,但是,历史的逻辑,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不论特朗普如何对待其支持者,不论美国统治集团如何屠杀这些造反者,但都是美国人民革命的助燃剂而已。

  我对美国民众抱有深深的同情,但我并不同情特朗普,这也不意味着支持拜登。我们总的革命任务是打倒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及其走狗,彻底消灭资本,消灭一切剥削和压迫,劳动人民当家作主,最大范围地实现公有制,实现共产主义。他们都是帝国主义的傀儡、走狗,为什么要支持他们呢?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