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的成果,正被外来宗教收割

作者: 超级学爸 日期: 2021-01-15 来源: 超级学妈

  昨天写到,河北省的疫情,揭开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那就是外来宗教,正在中国跑马圈地、疯狂蔓延。

  事实一:石家庄疫情最重的藁(gǎo)城区小果庄,一些信教的村民,每周三、周五、周日会聚集在一个家庭进行宗教活动,每周至少两天,大概有几十人,都是岁数偏大的老人。

  这个消息来源是《健康时报》采访小果庄村时,村里的某位路姓负责人说的。而《健康时报》是人民日报社主办,是国内医药卫生健康类媒体中最有公信力的媒体之一。

  我国法律规定,集体宗教活动应当在经过登记的宗教场所活动。而家庭教会,没有经过登记,理论上是非法的宗教组织。

  在住宅内,政府管理很困难。首先你不能不让人串门吧,哪怕每人都拿一本圣经,进门以后干什么也不好干涉吧。

  就算有人举报非法传教,你进去调查,他们说在斗地主,剩下的人在围观,你也没办法。也正因为隐蔽,家庭教会成为很多邪教的壳子。

  韩国很多邪教,借着基督(耶稣)教的名义,在中国疯狂传教,走的就是家庭教会的模式。有的已经被证实是邪教。

  家庭教会的发展,触目惊心。不只是在农村,城市也有。我上大学的时候,还被师妹拉去过教会,看电影《耶稣传》,一群人神神叨叨跪地祈祷。

  事实二:根据公众号河北共青团公布的行动轨迹,石家庄多位确诊病例,跟这种定期活动有关,规律十分吻合。

图片

图片

图片

  事实三:当地教堂林立,小小的藁城境内教堂有15座,分别是兴安教堂、小常安教堂、北营教堂、角中教堂、顺中教堂、北马村教堂、表灵教堂、北桥寨教堂……

  藁城总人口77万,公办初中只有9所,公办小学也只有28所。小果庄所在的增村镇,只有两所初中——藁城七中和增村镇中学。

  其中离小果庄最近的教堂是北桥寨教堂,距离只有五六百米,气势恢宏,这所教堂,可以容纳3000人参与弥撒,与周围低矮的平房形成强烈的对比。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北桥寨教堂在旧社会劣迹斑斑。

  解放前,比利时籍天主教神甫雷振远,利用天主教身份为掩护,从事反革命活动。

  正定教区神甫吴雅阁和北桥寨教堂神甫赵雅客,利用教徒深入解放区的优势,接近我领导机关,收买基层人员刺探情报,并从事暗杀活动。

  1948年秋,他们了解到我中央负责同志住地,迅速通知军统,派飞机前来轰炸西柏坡等中央负责同志和中央机关住地以及石家庄市。

  20世纪60年代中期,藁城的12座天主教堂全部被拆。可是改革开放后,宗教势力卷土重来,教堂不但比以前多了,还多次重建,规模一次比一次大。

  北桥寨教堂的确是经过登记注册的合法教堂。但是教堂合法,只是身份合法,不代表这里的一切活动都是合法。

  就好像很多传销公司也有营业执照,但是照样不妨碍这些公司超范围经营,干一些违法的勾当,很多宗教场所也是一个逻辑,利用合法身份做掩护,做不合法的事。

  我认为,这个教会有向未成年人传教的嫌疑。2018年3月,这里举行了盛大的节日活动,有1500人参加,其中有不少共产主义接班人。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个教堂是合法的,但是请这么多未成年人来参加活动,经过当地民宗委批准了吗?看到没,外来宗教也知道从娃娃抓起,开始跟我们争夺未来了。

  事实五:基督教在我国发展迅速。2018年《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中记录,天主教徒600万人,神职人员0. 8万,基督教徒3800万,神职人员5.7万。

图片

  而1997年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记录,有天主教徒约400万人,教职人员约4000人。基督教徒1000万,神职人员1.8万。

图片

  短短21年间,天主教徒增加了50%,神职人员翻了一番;基督教徒更是暴增2.8倍,神职人员增加了2.2倍,远远超过了人口增长速度。

  更可怕的是,这还不包括家庭教会和地下教会。家庭教会和地下教会的信众规模,要比合法登记的教众还要多。

  因此,国内外很多专家估计,信广义基督教(天主教和基督教)总人数有可能超过一亿,比党员还多。不少专家认为,未来15年内,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基督徒最多的国家。

  可以看出,外来宗教正在走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久而久之,会动摇社会主义中国的群众基础,动摇中华文化的根基,对民族精神是一种腐蚀。

图片

图片

图片

  为什么外来宗教值得警惕?因为宗教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表现形式。外来宗教的发展壮大,对我国现有意识形态是一种侵蚀,两者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图片

  基督教、伊斯兰教、天主教、犹太教、东正教等,都是一神教,他们都有一个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主宰世界、具有超自然能力的神。

  而且所有的问题,都可以用这个唯一的神来实现逻辑自洽。比如他们把别人的奉献归于神的安排。明明是党和政府千辛万苦在扶贫,扶到最后,人家感谢的是神。

  有一个新疆维吾尔族老太太的案例。有人问她说:你信真主,但你儿子又是共产党,那你是信共产党呢,还是信真主呢?

  老太太是这样回答的:安拉创造了世界,也创造了共产党。没有安拉,就没有世界,也就没有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所以一神教一旦推广开来,改变的是整个民族的脑回路。整个民族的思维,都有一个前置条件,那就是存在一个无所不能的神,现实中的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包括新冠。

  美国的疫情为啥控制不住?我认为跟宗教信仰有关。因为这是神的安排,所以抵抗也没有用,该得自然会得,不该死自然不会死,死了反正也是去见上帝,无所谓了。

  最荒诞无稽的,2020年4月,美国国内一家电视节目中,邀请到了一位知名牧师Kenneth,用所谓的“神谕”对新冠疫情危机进行驱赶,跟旧社会跳大神有啥区别?

  他这样装神弄鬼:我以耶稣的名义,以先知的身份,对“你”进行审判。你快出去!你的力量已经被我破坏!

  主持人大喊“哈利路亚”结束了祈祷,经过几分钟的大喊,Kenneth对摄像机表示:美国又恢复了原样。美国的确很快恢复了原样,只不是每天确诊二十万的原样。

  说实话,我真不希望我们国家变成这样。每每想到各种宗教夹杂着洋迷信,在中国跑马圈地我就心痛。

  很不幸,为啥农村宗教蔓延这么迅速?就是利用农村老人文化程度不高好忽悠,用魔鬼吓唬、用看病不用吃药来忽悠……

  当然,我相信共产党崇高品格,是施恩不望报的,但问题是扶贫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因为被教会收割了。

  河北一位送煤球的老人,风里来雨里去的,挣钱很辛苦,但他每周都要给教会捐100元,一年就是5200元。美其名曰,花钱买平安。但是医保一年才280元吧。

  这边党和政府想尽一切办法精准扶贫,那边马上就被教会精准收割。很多宗教内部的神职人员,嘴里都是信仰,心里其实都是生意。

  我国宪法虽然规定了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但是有人拿鸡毛当令箭,披着合法的外衣干着违法的勾当:第一,在非宗教场合传教;第二,散布洋封建迷信;第三,借机敛财。

  中国农村,外来宗教野蛮生长,也有一些社会原因。

  第一,城市化进程中,农村空心化了,很多空巢老人,没有人关爱。很多教会组织,让他们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但是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改变了敬天法租的传统信仰,丢掉了优秀的传统文化,甚至被收割了韭菜。

  第二,农村发展相对滞后,农民收入偏低,抗风险能力比较差。一旦遇上困难,容易走上求神拜佛之路,但求神拜佛又被列为封建迷信,基督教乘虚而入。

  第三,农村物质生活相对贫乏,精神生活更是真空。唱戏的少了,放电影的少了,图书馆文化馆更是没有。

  第四,基层组织在这方面投入不够(也许投入到其他方面了),农村意识形态和文化宣传工作几乎为零。

  最后我提几点建议。第一,加强对非法宗教活动和邪教的打击;第二,加强对不信教群众的保护;第三,全社会要关爱空巢老人;第四,农民业余文化生活搞起来。

  希望中华大地永远乾坤朗朗,希望中华文明永远独树一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