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德特里克堡,美国瞒得越久,病得越重

作者: 后沙 日期: 2021-01-22 来源: 后沙

  昨晚(1月19日),“外交部”登上微博热搜榜首,关注度达到了“爆”的程度,一度压下了“郑爽事件”。

1.jpg

  今天,“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登上热搜。下午,臭名昭著的日军“731”细菌部队话题也引起了广泛关注。

  在1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回应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务院网站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再次向中国泼污水一事。

2.jpg

  华春莹指出:“我想强调,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关于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及其它生物试验室,中国等国家已不止一次提出质疑,并要求美国接受WHO专家的溯源调查,美国国内也有不少质疑声音。

  但美国政府对涉及自身的溯源调查非但充耳不闻,反而更加歇斯底里地“甩锅”中国。蓬佩奥等政客炮制一个又一个谎言,试图逃避国际社会对德特里克堡的关注,转移视线。

  如果不是做贼心虚,美国为何一直在装死?别忘了,美国对“溯源调查”可是最积极的呼吁者,却对德特里克堡的一切讳莫如深。

  德特里克堡,位于空气香甜的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l5号国家公路旁,原先是国民警卫队的训练基地。1943年改建为美国生化武器研究基地。现驻有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和发展司令部、国家癌症研究所、以及其他30多个机构,450所建筑,占地面积约485万平方米。

  1968年在基地建立25周年之时,美国曾透露了一份数据,德特里克堡常驻科学家约为300名(微生物研究领域和植物病理学领域各占一半左右),基地每年繁殖老鼠90万只、猪50000头、兔子25000只、猴子4000只,还有一个大型“培养区”用为养殖马牛羊等动物,此外,基地还有专门繁殖跳蚤、蚊子等场所。

  当时,正处于“反越战”社会运动高峰期,德特里克堡的种种灭绝人性“科研”项目受到了各国科学家的谴责和民众的抗议,针对东南亚的“橙剂”(落叶剂)就是德特里克堡的“杰作”,几代越南人还在承受肢体残疾的痛苦。

  美国政府为德特里克堡举办的25周年学术研讨会,也遭到了各国科学家们的抵制。

  “想得病吗?那就去找德特里克堡的医生!”是当年抗议最流行的口号之一。

3.jpg

  1969年-1970年,生产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病毒的机构,也是在德特里克堡,后来在宾州的默克制药公司再设了一个研究机构。

  1969年11月,尼克松在与基辛格商议后,决定签署《日内瓦公约》,以平息国际社会对美国开发生化武器的批评声浪。

  同年,11月25日,尼克松签署行政命令,承诺销毁德特里克堡等地生物细菌武器,其研究将只限于防御范围。

  尼克松还进一步表示:无论其它国家的做法如何?美国决不再使用生物细菌武器。

  然而,尼克松的命令没有起到作用,美国军队仍然按计划进行研究和生产,但美国在国际舆论场却赢得了赞扬。

  1970-1971年,美国非但没有削减生化武器研究经费,五角大楼反而提高这类研究的预算。所谓销毁所有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承诺,只是将它们转移到了阿肯色州的松崖(Pine Bluff)……

  因为德特里克堡背后隐藏着一个极其庞大的利益网,国会、制药公司、游说公司、军方、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都在这张网上,无论尼克松有意还是无意,他都不可能打破这张利益网,而且CIA还给他送来了巨额选举经费。

  随着越南战争结束,美国对德特里克堡也进行舆论淡化处理,直到在这次疫情期间被中国拎出来示众。

  罪行罄竹难书

  上面说过,德特里克堡基地的建立,就是为了将生化武器投入到战争中,使用范围也不仅仅是在战场上伤害对方士兵,而是扩大到对方的村镇、城市、包括饮用水系统及农作物生产。

  1943年基地建立时,美国军方在生化武器方面的研发技术并不十分突出,它是通过与日本和纳粹德国的生化细菌战专家合作才得到了提高,尤其是人类活体试验方面的数据资料。

  日军731部队的主要战犯石井四郎、北野政次等人都在1945年之后得到了美国的“赦免”(起诉豁免权),以换取他们交出数据与美国配合。

  石井四郎住在千叶县,他家就成了731部队同事们的聚集地,以秘密交流方式为美军服务,直到1959年他死于鼻咽癌,卒年67岁。在此期间,由于得到美军关照,他一直以中将身份领取退休金,享有人身自由。

  1950年初,石井四郎曾在美军安排下秘密飞往德特里克堡作了一次关于“执行细菌战”的内部演讲,分享他“举世无双”的活体实验经历,而这些正是美国邪恶研究所需要的资料。

  除了美国占领军给石井四郎提供照顾后,美国国务院和五角大楼也给他颁发了保护证明。1951年英国路透社报道了这次演讲消息,美国没有回应。

  但到了1982年,石井四郎女儿石井春海却出来否认其父与德特里克堡的合作关系,这不是为石井四郎开脱,而是为德特里克堡洗地。

  实际上在1951年,石井四郎、北野政次、若松有次郎等731部队骨干曾在美国秘密安排下来到朝鲜战场,为美军使用生化武器出谋划策。

  根据1951-1952年,中国、苏联、朝鲜多份声明显示,美军在战场上多次使用了生物细菌武器。

4.jpg

  美军是用投掷传单的“炸弹”施放生物细菌武器,这种“炸弹”一落地,其枢纽就会被拉断,然后各种昆虫就从格子里密密麻麻地钻出来,有蜘蛛、跳蚤、田鼠等,它们身上都带来极强的传染源。德特里克堡到现在还在繁殖这些东西,如果WHO调查团去了,美国怎么舍得将这些小兄弟毁灭?

  英国剑桥大学教授、生物学家李约瑟团队曾到朝鲜战争就生化武器问题进行调查(中国、朝鲜向美国提出了赔偿要求)。

  诸多有力证据都证明,美国为了打赢战争公然践踏了人类文明的底线,使用了生物细菌武器,这些武器是冲着平民百姓去的。

  在1952年4月5日晚上11点30分左右,美军F-86飞机在中国东北甘南县投放了大量啮齿类动物,田鼠等小动物爬进甘南民众的院子、住宅、室内、床上,虽然都被打死烧掉,但从活捉的田鼠身上发现了传播瘟疫的细菌。

  调查结束后,1952年秋天,李约瑟领导的“国际科学委员会”发布了一份700多页报告:

  一、发现了美军投下的许多古怪的容器;

  二、朝鲜地区出现了带有鼠疫细菌的跳蚤,而冰天雪地的朝鲜冬季怎么可能出现如此多的跳蚤?

  三、有一些昆虫在朝鲜属于罕见品种,却在战争期间大量出现;

  四、在雪地上找到的一些“炸弹”里,还发现挤作一团的小蜘蛛,它们显然是在温室里繁殖起来的。

  ……

  李约瑟在报告中说:任何自然力量,都无法召集这样一场“女巫的狂欢”。

  另外,美军飞机还在中朝边境投下被炭疽污染过的飞禽羽毛,有一些老百姓在接触了这类羽毛,便纷纷死于一种罕见的呼吸道疾病。

  李约瑟向美国指名道姓询问石井四郎等人的战后去向?美国反咬一口说他在进行政治宣传。

  其实,不少731部队骨干都加入或创建了制药株式会社,并得到了美国的大量订单。像北野政次、内藤良一等人创建了“绿十字”制药株式会社,1982年资产就达到10亿美元。由于731部队名声太臭,1998年又改名为“绿”公司,1999年再改为“原吉富”公司,2001年改为“三菱制药”,成了三菱化学集团下的一个子公司。

  这些药企从诞生那一天起,就与美国的德特里克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魔鬼之间交易。

  在2020年突如其来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国的表现是最反常的。

  中国人民与新冠病毒打了一场艰巨的遭遇战,全国上下团结一心,经过两个多月努力,终于抑制住疫魔,不但为全球抗疫赢得了时间,还有能力向许多国家伸出援手。

  美国做什么?放着国内疫情完全失控不管,罗织各种罪名企图栽赃中国。这正常吗?

5.jpg

  它知道病毒溯源时,人们早晚会想到德特里克堡里的勾当,所以,蓬佩奥相信“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美国不去反思自己的过失(可能的实验室病毒泄露),反而全力动用舆论机器对中国泼脏水,用政治而非科学去下结论,企图给中国人“定罪”。

  如果中国人不反击,美国就会说你“默认”,那么中国人的子孙后代,还有生活全球华人华侨,这顶脏帽子还想拿下来吗?

  有的人看到中国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却替美国着急了,要我们大度,要我们宽容,他们怎么不想想,连CDC负责人去年都承认有些美国流感患者是新冠病毒感染者,为什么美国还要拒绝世界组织专家组去美国调查?

  调查包括起源、发展、重点地区情况、白宫对策、美国疫情时间轴……每一个环节调查,美国心里都在害怕,因为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死硬地拒绝WHO专家们实地调查。

  关上合作大门,只会加剧美国疫情,而白宫为了政治算计,连美国人民的安危都拿来当政治筹码。

  华春莹的质疑和呼吁,美国敢正面回答吗?

  美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难言之隐?说出来嘛,大家可以帮你,瞒得越久,只能病得越重。

6.jpg

  因为病毒最害怕的是光明正大,最喜欢的是瞒瞒骗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