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国家垄断,还是资本垄断? 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

作者: 王一膑 日期: 2021-01-22 来源: 红歌会网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第十四届亚洲金融论坛上发表了题为《中国经济的新阶段与香港特区的新机遇》的主旨演讲。郭树清表示,近些年国际上一些负面舆论指责中国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这显然是一个极大的误解。

  郭树清说,首先,中国的民营经济目前占到全部经济的60%。上世纪70年代末启动改革前,中国几乎没有什么非公有经济。如果存在着所谓的“国家垄断和国有保护”,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发生呢?

  其次,中国的产业政策总体上与市场导向改革保持一致。70年代末,鼓励在国内发展轻工业,同时也迅速放开消费品进口,从电视机、洗衣机到小汽车、大卡车,中国成为“万国品牌博览园”。80年代后期开始,主要的政策目的是防止过度竞争导致的重复建设。最近10年来,淘汰了大量的高耗能、高污染、高负债的企业。正是由于有公开、公平和充分竞争,中国才成为产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

  第三,国有企业总体上从政府得到的是负补贴。平均而言,国有企业的税负大约是民营企业的2倍。国有企业实际上还承担更广泛的社会责任。私有工厂和外资公司长期高速增长,一个重要原因是税费优惠。各级政府安排国企相关预算,主要用于分流安置富余职工、补助职工社会保障和公共事业支出。

  第四,银行与国有企业之间财务完全独立。中国的银行体系在世界上赢利能力最强,如果其长期向企业提供补助,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在信贷市场竞争十分激烈,而且银行的股东早已多元化的背景下,即使是国有股份占比较大的银行,也不可能向国有企业输送利益。

  第五,中国产品竞争力较强并非由于劳工权益受损。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工人和农民都是国家主人。宪法和法律保障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且职工群众被授予了民主管理企业、参加工会活动的权利。职工代表大会制度是很少有国家可以比拟的。过去10年,中国工人收入快速增长,其中农民工收入水平提高近2倍。

  郭主席的讲话,看起来也算入情循理,言之有据。但草民心里总是感到有个问题萦绕不去。那就是:是国家垄断,还是资本垄断?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

  垄断,是一个经济学术语,作为一种经济现象,在资本主义社会发达阶段的表现较为明显。列宁曾指出,集中发展到一定阶段,可以说自然而然地走向垄断。中国自古称垄断为“榷”。古代中国的盐、铁、茶长期属于官营之垄断事业。在资本主义经济里,垄断指少数资本主义大企业,为了获得高额利润,通过相互协议或联合,对一个或几个部门商品的生产、销售和价格进行操纵和控制。

  国家垄断是指国家运用政权的力量,并通过国营经济组织对某些重要产业部门或产品的生产及市场实行一定程度的独占或统管,其目的在于发展重要的、有关国计民生的产业,稳定社会经济生活,其手段是合法的,其存在是必要和合理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实质则是通过国家参与和调节社会经济活动,更好地维护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充分体现了当代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它不过是垄断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理想的总资本家”。

  实践中,就国家层面来看,诚如郭主席所枚举的,中国的民营经济目前占到全部经济的60%、中国的产业政策总体上与市场导向改革保持一致、国有企业总体上从政府得到的是负补贴等等。确实戴不上“国家垄断主义”的帽子。不过从资本方面来看,经过30多年来的改开,当今资本集团庞大而活跃,大多具有跨国资本的背景,广泛而粗暴地深入国家各个经济层面乃至一些本应由国家控制的国计民生部门,而且毫不遮掩地向垄而断之的道路迈进。当然,这种状况并不奇怪,列宁早就指出过,资本既然存在,也就统治着全社会;资产阶级在全世界追求垄断;资本主义必然要发展到垄断。这些论述时至今日不但没有过时,反而一再为实践所证明。所以,当前的关键问题是,不是要退出对重要的国计民生部门的管控,不是要放松政府的适度干预,不是要削弱国家统的功能,而是要坚决反对资本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而实现这一点的根本,在于必须坚决果断地脱离资本主义的泥潭,坚定不移地迈向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因此,居于庙堂之上的郭主席们,与其温情脉脉地“澄清”资本主义世界的所谓“误解”,倒不如认认真真地反思社会主义的建设路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