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暂时尘埃落定,但世界运行的逻辑已发生本质变化,真正的暴风雨将至!

作者: 夏斐君 日期: 2021-01-22 来源: 斐君思享汇

  斐君按:

  眼花缭乱的全球政经形势下,到底掩藏着怎样的斗争真相和底层逻辑?全球大萧条、疫情危机、美国的政治闹剧等等,都只是表象。看清这个世界,必须透过现象看本质。最近一两个月,美国的闹剧让吃瓜群众们看得很爽,现在暂时尘埃落定,短期内没有大戏看了,那就不妨思考一些深层次、本质性的问题。今天这篇近万字的长文,是我对当前世界本质问题的一些思考。

  主要内容:

  1、为什么说世界处于大历史周期的尾部

  2、世界是怎样进入周期尾部的

  3、金融帝国主义走向末路

  4、国际金融资本及其宿主美国会如何出招

  5、中国怎样应对,杀手锏是什么

  6、如何带领全世界破局,终结美国版全球化

  相信很多人都有一种感觉,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越来越闹哄哄、乱糟糟,突发事件层出不穷,往常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断地上演。

  一句话,这个世界越来越看不懂了,让人如坠云雾。

  欲看清大势,必先参透当前世界的大本大源和底层逻辑。

  今天的世界究竟正在发生什么事情?绝不仅仅是疫情肆虐和经济低迷,或是美国闹剧,这些都是表象。新冠病毒就像小说《三体》里的水滴,打破一切神话和幻想,把真实的世界赤裸裸、血淋淋的暴露在人们面前。

  世界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真相就是,我们正处于航海大发现500年来大历史周期的尾部。其突出表现是科技底层发现接近枯竭、金融资本主义步入癌症晚期和美国版全球化难以为继。

  斐君认为,决定人类进步有三大要素或者说三个维度:

  科技进步;

  经济可持续增长;

  全球主流政经制度的生命力。

  三个维度的现状是怎样的呢?

  科技处于停滞状态,科技底层发现接近枯竭。经济则处于严重的病态,经济的核心和底层是金融,而金融资本主义则凌驾了、绑架了一切,金融资本正在吞噬全球财富,同时也在反噬自己,走向了末路。制度层面,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政治上的华盛顿共识、以及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越来越难以为继。国际金融资本的贪婪嗜血短视、市场的扭曲和失灵、资本的无序扩张等等,无一不让全球陷入困境。

  当前是新旧秩序转换关键期的剧烈磨合,是大治前的大乱。

  大变局时代是非线性的,不能以常规思维去分析和预测。列宁说:有的时候,几十年什么也没发生;有的时候,几个星期顶几十年。这句话非常适用于今天。

  我们看前人的历史,可以很容易的总结出非常清晰的规律,但是处于当下历史阶段的人,往往很难跳脱出来。

  今天这篇文章,是我对当前世界本质问题的一些浅显的思考,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一、为什么说人类处于大历史周期的尾部?周期尾部的表现有哪些?

  表现之一:

  全世界的科技底层发现接近枯竭,尤其是基础物理学

  物理学决定整个科技的高度,基础物理学停滞不前,则科技不可能有突破。

  基础物理学的突破,是人类科技实质性发展的前提条件,就像如果人类不知道物质是由分子原子组成的,就永远不可能发射卫星一样。基础物理学的理论突破,才会有核心科技的真正提升。很遗憾的是,目前人类所谓的科技进步,大多数源自于技术的进步而不是理论的突破,仅仅是对已知理论不断的实用化和工具化。

  可能有人会说量子通讯技术很牛啊,是最前沿的,实际上量子纠缠理论在1935年就已提出。也就是说,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波尔的量子力学之后近百年,基础物理学陷入停滞状态。目前物理学家们所做的,只是在原有基础框架上修修补补、做做延伸。

  德国法兰克福高等研究所理论物理学家萨拜因·霍森菲尔德概括的非常好:

  “如今的物理学基础研究是一潭死水。一个又一个实验返回的是毫无意义的结果:没有新的粒子;没有新的维度;没有新的对称性。物理学家们只是在黑暗中摸索,只能提出各种还不能自洽的假说。”

  二战后,物理学就停滞不前,相对论是最后一个划时代定理,化学也发展到了极限再也无法突破,生物学也进展缓慢。从1970年以来,全世界就没有一样原创性发明,有人说科技发展需要时间,也不符事实。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第二次工业革命不过60多年,第二次到第三次也是60多年,这还包括中间一战二战几十年,当中真正发展也就30多年。二战结束70多年了,理论上新工业革命也该到来了,结果却还是迟迟没来。科技发明枯竭,是导致各种危机的根本原因之一。

  目前,不断有人提出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概念,但更多是噱头和宣传,而非事实。一面有人提出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另一面也有更多人发出疑问——“第四次工业革命真的开始了吗?”

  如此的缺乏共识,本身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所谓的战后科学技术迅猛发展,根本就无视事实,事实真相是科技进步越来越慢,除了医学几乎所有行业都枯竭。要是真的迅猛发展,西方国家找个突破点就科技革命产业升级了,一次新工业革命带来的增长是几何级数的。

  为什么世界进入残酷的存量博弈,西方非要和中国过不去,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科技底层发现接近枯竭了。

  科学底层发现枯竭,只能在技术上折腾,信息技术爆发、IT革命就是这么来的,固然信息技术给人类生产和生活带来了巨大便利、提高了效率,但是其副作用已经越来越明显。人类被IT惨烈地“异化”,日益成为“单向度的人”。

  表现之二:

  美元债务链条濒临断裂、全球债务崩盘在即

  美国虽然衰落,但作为霸权国家和当前全球化的主要设计者,不可否认,美国的命运就是世界的命运。分析世界,必先分析美国。

  美国当前最大的风险不是疫情,也不是政治乱战,而是逼近悬崖的债务风险和已然发生的美元信用危机。

  美元霸权已经危如累卵,只差最后一根稻草!

  从2000年到2020年,美国的总国债,从6万亿疯狂的膨胀到27万亿。截至2020年10月,美国国债达27.11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138%,而2000年时这一比例为56%,1980年时则仅为35%。美国国债已经处于失控状态,而根据相关研究数据,一国债务与GDP的比率超过90%时,将阻碍经济增长大约30%。

  现在,美国赖以生存的债务链条,和它自己一手创建、却早已无法管控的金融市场,已经是“命运共同体”了。30万亿的美国股市、和至少500万亿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它们脆弱的“地基”,都是美国国债。

  而随着美国经济和产业的空心化难以逆转、疫情迟迟无法控制导致经济无法重启、以及全球大萧条下没有哪个国家愿意、且有能力继续输血美国、接盘美元,美债和美元的信用危机已经在路上。

  (注:可能有人会说美联储可以印钞还债,这又是一个神话,之前文章已经有过分析,可以读一下这篇文章:美国最后的杀手锏美元霸权,已经摇摇欲坠!该文第二部分专门论述了美联储为什么不能印钞还债。感慨一下,关于美国的神话太多、太深入人心了,不打破这些神话,斗争将异常艰难!)

  一旦美债发生信用危机、市场对美元形成一致的贬值预期,灯塔国所有的债权人都会在第一时间集体抛售美债和美元资产。整个西方的金融市场,不是熔断,而是坍塌。有序的市场交易会戛然而止,而金融市场的洪水猛兽一旦冲出来,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综上所述,关于美国经济的前景已经不必讨论是否会破产,而是何时破产?决定性的因素是美元信用。

  当市场一致预判美元跌,将成为压垮美元的最后一根稻草。美元崩了,美国经济就垮了,全球金融体系也将随之崩溃,世界经济将遭受无法承受的损失。

  荒谬的美元体系本来就坐在火山口上,疫情冲击下,崩盘只是时间问题。全球大萧条已经无法逆转。寒冬将至,做好准备。

  2008年,是东方大国救了美国和西方世界,这次,且不说不会去救,即使想救,也救不起,因为根本填不起美国那个黑洞窟窿。

  2021年以及未来,比美债风险更严重的,是国际金融秩序的崩溃和全球经济硬着陆。中东、近东、拉美、南亚、非洲等“火药桶区域的”的社会矛盾、民族矛盾、宗教矛盾有可能全面爆发。

  当全球债务总崩盘的时候,一切秩序将荡然无存。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冷静地直面他们生活的真实状况和他们的相互关系。”——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如是说。

  当年大英帝国“光荣撤退”,埋了无数的雷;现在美国的战略撤退更急、更没有章法,为了埋雷可能更简单粗暴,还要拉上全世界给他垫背。

  发展中国家因为疫情几乎都千疮百孔了,如果美元债务再出问题,那真是底层民众没法活,中产阶级破产,直接推向社会革命。

  当维持一定经济增长的时候,很多国家表面上会很平静,一旦经济出问题,无论外因内因,由于大多数国家无法形成完整内循环,在疫情造成的全球性危机中都难以自保,那么就会发生政治危机,严重的会发生战争与革命,比如2020年白俄罗斯政治危机,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战争。

  世界秩序的转换,将迎来至暗时刻。

  表现之三:

  欧美资本市场严重脱离其经济基本面,全球金融赌场氛围、末日氛围越来越重

  金融赌场自我空转的现象,值得高度关注。

  金融赌场的自我循环,通俗来说,即:一个人在干活,10到20个人围绕干活的人玩金融、赌博、吹泡沫;一个人干活的结算量,自然不能和10个赌徒和投机客的交易量相比。

  量变引起质变。世界经济的赌场氛围越来越重,投机客和交易员们已经减少吃饭睡觉的时间泡在赌场——“资本市场”里了。

  连最具代表的大型工业企业和跨国制造业企业的CEO、高管们,都热衷炒股,尤其是通过发企业债回购股票,实现自己期权激励的利益最大化。“我走之后,哪管他企业死翘翘。”

  据统计,美国金融衍生品交易量已经是美国GDP的50倍,是全世界GDP的10倍。这还仅仅是美国的资本市场。全球资本市场呢?

  同时还有各国央行货币超发、“大发洪水”。2021年,全球货币洪水大泛滥已经不可避免的到来。

  金融衍生品呈指数增长,形象的比喻就是不断用更大的赌博、更高的赌注,用借来的高利贷甚至是预期能借到的高利贷来转移风险,如此一来,总体赌博规模就像病毒繁殖一样无节制的疯涨,债务规模则如同疯狂借了无数高利贷、还在豪赌的赌徒一样,直到不可收拾。只要其中一个高利贷突然要这个欠了一身债的赌徒还钱,08年次贷危机乃至更严重的危机分分钟就会上演。

  2020年,英国政府已经下令,要求各地各级学校在教学活动中不得使用反资本主义及宣扬资本主义社会将走向终结的教材,包括课外书籍、影视作品等作为辅助教学资料等。同年,美国开始禁止一些国家的共产党员和其他反资本主义政党党员移民美国。

  一叶知秋,资本主义国家已经空前不自信,应该是感受到了《共产党宣言》的预言即将成真。

  小结:

  寒冬将至,春天也不远了。

  旧版全球化和赌博资本主义给世界带来的污泥浊水和腌臜脏物都要去掉,世界才能重启。世界进入了重大清理进程。

  逼格高一点来说,就是“减熵”:积累的负能量太大了,一定会出清;积累的负熵越多,清理的越彻底,国内国际都是如此。

  二、世界如何进入大历史周期尾部,金融帝国主义如何走向末路?

  这里引用一下朋友李德群的精彩论断:

  二战摧毁了欧洲,通过暴力减熵,资本主义世界得已延续30年;

  七十年代,眼见着资本主义世界又挺不过去,东方大国转向对接西方体系,又延寿20年;

  苏联解体,西方分食苏联庞大尸体,加上信息革命,资本主义世界又挺了20年;

  零八危机,西方马上又要断气,东方大国给西方续了10年命;

  现在,西方可以放心死了,能救的办法已经用尽,你不死全世界都活不下去了。

  一句话概括,资本主义系统本身无法稳定自身的熵,它是一个熵增系统,必须到处寻觅负熵。当负熵在空间与时间范围都找不到的时候,或者说,负熵的获取无法维持其系统熵增平衡所需时,其末日就为时不远了。

  《21世纪资本论》反复论述了一件事:r>g;r是资本回报率,g是平均收入增长率。这个不等式,决定了资本主义是一个无解的死局,决定了财富不平等会无节制的加剧。

  在各国内部来说,r>g意味着少数人的希望VS绝大多数人的绝望,从全世界来看,是极少数国家的养尊处优VS绝大多数国家的悲惨境地。而且,英美等国这套金融庞氏骗局自己也玩不下去了。

  怎么办?产业资本主导的时代,诉诸战争,搞暴力减熵。金融资本主导的时代,则消灭全球储蓄,让人人负债就成了资本增值的必须。犹太资本为什么要致力于人类清除计划,就是因为人口按比例消失,本身就是减熵的行为。然后,人类继续繁衍,继续创造购买力。资本主义运转重启的终极模式,也是最反人类的模式。

  今日西方或者说资本主义的末日,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80年代之前,面临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强有力竞争,欧美等国贫富差距大大缩小,开始推动民权、社保、福利等等社会进步。但是,好了没几天,到了80年代,苏联稍稍处于下风时,西方就迫不及待地给资本松绑。美国走到今天这个困局是从里根时代开始的,而里根却被塑造成为美国赢得冷战的“大英雄”。

  美国是被冷战的巨大红利撑死的。金融资本彻底放飞自我了,才几年就走向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风暴。当时如果不是东方大国出手相救,美国根本撑不下去。东方大国那次不仅救了美国,也救了世界经济。

  里根和撒切尔,号称是为西方赢得了冷战,其实他们也是西方的掘墓人。现在一个神话就是,他们倡导的新自由主义缓解了西方的所谓滞胀。其实是加速了资本主义的崩溃。新自由主义是饮鸩止渴,资本主义从来都是饮鸩止渴,就是美国这个套路,把自己的储蓄和产业都掏空了,就像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暴发户。

  殖民时代的资本主义靠“抢”,现在的资本主义靠“借”,借到最后,泡沫就是大爆炸,没有别的出路,庞氏骗局还有什么结局?最后只能爆炸。

  三、国际金融资本及其宿主美国会如何出招

  处于末路、濒临死亡的金融奴隶主们会如何出招?

  对于国际金融资本来说,收割中国、瓜分中国的财富,重复当年分食苏联的故事,是他们渡过此轮危机的唯一办法。

  战争形态多元化了,决战岂止在疆场。战争是全方位的,各种形态的战争早就开始了。军备竞赛、经济战、金融战、科技战、文化战、舆论战、网络战、生物战等等,早已打响。

  敌人会设下很多的陷阱和诡计,以及各种形态的战争,试图颠覆灭亡中国。要清醒识别其用心和策略,并在各个领域勇敢机智地进行斗争和破解,避免成为狼的美餐。

  2021年以及未来,金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中美角力,以及中国与国际金融资本的较量,本质上是在金融市场掰手腕,要么我们刺破美元泡沫、把美国推上南美的境地,要么美国把我们推入美元陷阱之中。

  西方的一些顶级精英一直在做局,目的就是让我们掉入美元陷阱,而且是一整套的操作,无处不在的布局。

  斐君多次说过,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核心的是金融大变局。中国的短板是金融,风险在金融,对手最有可能的突破口也是金融。

  美国金融“创新”带来的恶果说明,当一个国家最聪明的脑袋争相投奔资本,并设计各种收割韭菜、危害国家长远经济安全的金融游戏时,最终大众和国家经济都要受到严重威胁。

  跨国资本集团,对于向目标国输送、复制华尔街的这一套、培养徒子徒孙,是不遗余力的。

  金融战术是衰落霸权仅剩的“利器”之一,东方大国必须筑牢金融防火墙,不能被忽悠,金融领域一旦犯重大错误,就是洪水滔天。

  国际金融资本寄生中国?开玩笑!

  现在一个流行观点,说美国不过是国际金融资本的宿主,美国不行了,他们就会寻找新的宿主,这个观点浮在表面,没有看到更深层的问题。

  美国是金融资本的宿主不假,但是美国这个权力壳子很好用。资本不会轻易放弃美国这个强大的国家机器,而会全力以赴保美国。

  索罗斯是国际金融资本的代表,他说,“我对打败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关注。”这个话很值得玩味。

  至于说美国如果真垮了,他们跑到中国来当宿主,哪有那么容易?中国的国体、政体,决定了我们是要控制改造资本的,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国际金融资本给他们100个胆子,也不敢寄生中国。这就是为什么索罗斯怕成那个样子。中国阻断了他们建立千年资本帝国的美梦。这是结构性的根本冲突,没有调和的余地。他们必然拼死保住美国这个壳子,但是保不住,徒劳而已。

  四、中国如何应对,我们的杀手锏是什么?

  真正的问题可能是,什么时候真正脱离现有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什么时候使用我们的金融核弹,去美元,去美债。

  2021年,必须要让灯塔国和国际金融资本集团吸不到血!美国和金融奴隶主们不过是吸血鬼,吸不到血立马就死。

  事实上,他赖以生存的债务链条要断了。美元霸权其实就是美元无底线借债,保持资金链不断裂,就要给金融资本和债权国有利可图。无利可图的美元,资金链很难不断裂。为什么无利可图了,因为美联储无底线印钞,又没有外汇储备作为支撑,经济基本面又那么差,美元贬值大势所趋。

  美国都这个鸟样子了,为什么还那么穷横呢?因为存在一个隐秘的链条。

  真相就是“双重喂养+一个忽悠”(马霞女士语):

  美元乃至美国整个国家的生存,依赖以东亚国家为龙头的“供养”和美联储的忽悠,即:以东方大国为首的亚洲经济强国供养美国债务,并供应低价生活品;而美联储则利用利率工具和忽悠,来驱动国际金融资本为美元服务,并通过加息减息的周期来剪新兴国家的羊毛。

  因此,最重要的是切断那个链条,只要做到这个,美国不管谁上来,都没用。只要吸不到血,美国经济社会必然爆发严重危机,然后崩盘、分裂。对此,斐君坚信不疑。

  只要继续输血,美国维持霸权不会有问题,但是,输血有极限域值,无底洞是填不满的。如果到了域值,就是蝴蝶效应。只需扇动下翅膀,脆弱的、建立在债务基础上的美国经济便可能一泻千里。

  所以击败美国的关键,是联合已经清醒的、苦美久矣的国家,不买美债、不投资美股,打断美元霸权这个脊骨,彻底推倒邪恶利益集团搞出来的金融骗局,截断支撑美国科技和军事的吸血管道,也就让美国的军事和科技这两个拳头很快残废。

  五、中国的短板和风险

  一些留洋回来的精英,把人家有意给我们的东西拿回来,自以为取得了真经,经济上的华盛顿共识和新自由主义、政治上的“普世价值”、科技上的转基因……哪一样都可以将中华民族置于死地。

  “学人之长,‘长’究竟是什么,你得弄清。国与国之间和人与人之间一样,好人愿意授以真长,小人则故意以短相诱。西方连科技都以专利、知识产权、禁售的屏障阻止你接近,其他领域人家会把真长告诉你?不但不让你知道,人家兵不厌诈,还把表面迷惑人的花招力荐给你,让你拿着假方子吃错药。”一位旅法女作家曾犀利的说道。

  当年日本经济崩盘的教训,尤其值得记取。

  当初,日本先是逐步放弃独立自主的金融政策,开放金融自由,慢慢进入自由主义陷阱;然后接连发布政策刺激经济,货币宽松,泡沫膨胀,然后各种昏了头的操作下,泡沫瞬间被刺破。头孢配酒,说走就走。

  而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也佐证了这个观点。在《日本汇率政策失败所带来的教训》中,他的原话是:“造成严重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的并不是日元升值本身,而是政府采取了错误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

  日本经济的兴衰史是一面很好的镜子,日本金融市场崩盘的根本原因是推行金融自由化。

  前两年,中美贸易战,美国试图压中国开放金融,当时很多日本学者就警告中国不要上美国的当。因为他们有切肤之痛!

  可以说,我们唯一的风险、最大的风险就是这个,只要不被忽悠、不上贼船、不犯重大金融错误,我们稳赢!

  感慨一下,美国虽然快不行了,但我们依然任重道远。我们体内、思想上也有美国病和资本主义病症,但是很多人不认为自己有病,讳疾忌医;把人家的毒药当成良方。

  斐君之前说过,中国并不惧怕对手的战争叫嚣,也无视他们的围堵制裁,中国最担忧的是那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的西方意识形态体系。一旦迸进火星,就会有人抱薪助燃,形成熊熊之势,难以扑灭。

  新自由主义神学和市场万能论根深蒂固,融入很多人的血液,精神控制是最厉害的,让你不知不觉为它服务。这是最让人担忧的,就像被种了蛊。

  究其根源,美国的力量、国际金融资本的力量,不仅仅体现在它国内,还体现在它培养的人才遍布全球,掌握了政治、经济、传媒等各种要害权力。这是它最大的王牌。

  很多被动局面,究其根源,就是这套西方、美式的东西。很多人跪下了,跪得心甘情愿,跪得心安理得,跪得太久,站不起来了。为什么提四个自信,就是这个原因。

  现在的局面,是工业国对消费国,债权国对债务国,除了少数人精神上不自立,话语权弱势,道德上太善良,我们的硬实力全面占据优势。美国的优势,仅仅剩下美元信仰和不可战胜的神话了。

  几十年来的灌输和洗脑,以及美国虚幻的“强大”榜样,一些中国人发自内心的相信美国所谓全方位的优势、永远不会衰落,比美国人自己还信。有位朋友走遍了很多国家,发现世界上最崇拜美国这套体系的就是中国人,甚至一些欠发达国家,对美国弊病看得都比我们透。这是值得警惕的!反洗脑任重道远!

  很多问题和一些人恐美的根源,是没看清美国经济的虚弱本质,没看清金融帝国主义处于癌症晚期,没看清美国衰落的真正原因,没看清世界处于大历史周期的尾部,于是认为美国还能恢复、赌博资本主义还能苟延残喘。

  六、如何走出周期尾部,出路在哪里?

  如何破局?答案是,守住内循环,慢慢重塑全球化。

  今天的“扩大开放”,跟前几十年的开放,已经全然不同。未来是主动发起的开放,是反向渗透的开放。一句话,重塑外部世界。

  现在这个趋势已经开始,在疫情影响下,整个世界正在与美元一起走向毁灭。中国就像一战以后的苏联,埋头搞自己的建设,整个大萧条跟苏联没有一点关系。这次疫情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会造成整个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大衰退,只有中国和紧紧依靠中国的国家可以胜出。

  美国疯狂印钞、美元逐渐疲软,很多人担心我们的外储。其实,不用太计较外汇储备的贬值或保值,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除中国以外的世界,都要跟美元一起毁灭。只有中国的双循环能生存下来,积极加入中国外循环的国家,能跟着中国活下来,关系跟中国越远的死得越惨。

  俄裔美国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去世前曾说,中国是世界的希望,是对冲西方世界唯一的选择,是世界的唯一救星。他的认知是正确的。

  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唯一有强大实力的社会主义国家,是资本主义和国际金融资本天然的克星。

  前些年,有人在中国鼓吹资本主义,散布一种只要搞资本主义即能富民强国的幻想。但是,眼前的国际现实却冷酷而无情。人们可以看到,凡接受了西方建议和“制度设计”的国家,不是动乱,就是分裂,甚至内战,好好的国家土崩瓦解,经济崩溃,人民遭殃。一旦放弃社会主义道路,就成为西方和那一小撮的俎上鱼肉,任人摆布。

  历史昭示人们:对中国来说,走社会主义道路则兴,弃社会主义道路必亡。

  社会主义的命运就是中华民族的命运;

  中华民族的命运也是社会主义的命运。

  好友风铃认为,中国已经成为挽救人类的最后希望了,中国的社会主义能成,人类就有希望,中国如果垮落,社会主义也垮了,人类将走向彻底的黑暗。届时,这些金融奴隶主将会建立一个全球性的金融帝国,把全世界人民都变成自己的金融奴隶。

  对分头找食的国际资本来说,听号令的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是他们的死敌,对三权分立轮流坐庄的来说,上下一盘棋的共产党是他们的死敌。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各种攻击,我们都中枪的原因。

  索罗斯为什么那么仇恨中国?他就是看到共产党是资本主义的粉碎机。所以他们现在制定的战略就是挑拨党群关系,将中国人民与党割裂开来,虽然阴险,却是无用功。

  西方利用话语权优势,组织学术上的“论证”和舆论上的攻击,解构、攻击我们的制度优势成了其“本能”选择。他知道你哪里强,就企图从哪里瓦解你,妄想将我们拉低到它的维度,用它的经验打败你。金融市场就是一个例子,如果都按照它的剧本和套路玩,迟早会被它的“经验”给坑死。

  一句话,它就是想把你的最强项给毁了,千方百计让你自废武功。

  西方对中国的评价一般应该反着听,骂我们越凶,越证明我们做对了;夸我们,就得警惕了。还是主席说得好: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大道至简,就是这么回事!

  结语:

  以上,就是眼花缭乱的全球政经形势下,掩藏着的斗争真相和底层逻辑。

  当前是新旧秩序转换关键期的剧烈磨合。世界秩序不可能和平转换,要么是战乱纷争,要么是经济大萧条,也有可能两者兼而有之。时代主题早已从和平与发展,切换到斗争与生存,打破与重建。

  埋葬旧世界、重建新世界的重任,历史性的落到了中国的身上。我们这一代人将有幸见证这个伟大的历史进程。

  毫无疑问,各种斗争将更加激烈,但胜利必将属于中国和中国人民!

  壮士愤,雄风生。

  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