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鹏飞:我代表我自己,谈打不打疫苗

作者: 吴鹏飞 日期: 2021-04-08 来源: 吴鹏飞观点

  这一段时间,关于要不要打疫苗,该不该打疫苗,众说纷纭,争议不小。国内外的专家意见也不是很统一,公众里面也有不同看法。我一直没吭声,主要原因是觉得打疫苗是一项重要的公共卫生举措,还是应该听国家的、听参与决策的专家们的指导意见。

  但是,作为每一个个人,都面临一个决定,打,还是不打。看到我一直没有谈及此事,有些心急的读者,一再问我,吴老师,你自己打不打呢?这个问题问得妙,关于公众应不应该打,我们不能轻易置喙,但是个人究竟选择打不打,却是可以说两句的。

  先说答案。如果我自己可以选择,我会选择不打。为什么呢?第一个原因是,我的年龄处在模棱两可的节点上。我们社区张贴的通知说,接种对象是60岁以下的符合条件的人。我今年是满五十八,进五十九,十月份过生日,如果把母亲怀胎十月算进来,我已经六十了。

  也就是説,就年龄而言,我可以选择不打。我们要知道,六十岁这个线,是一个人为规定的线,是统计概率的一个平均值。就比如五六十年代,全世界规定餐后血糖值达到11,为糖尿病判断标准,后来世界医生又在一起开会,把这个判断标准改成了11.5。

  所以,我们要知道,科学最重要的一条原理是,越是看上去很科学的东西,往往越不科学。比如张文宏教授曾经说,喝牛奶吃鸡蛋比喝稀饭吃油条更能增加抵抗力。他的说法似乎很科学,因为战胜病毒的抗体是蛋白体构成的,当然中国人的传统早餐是不利于提高免疫力的啦。

  然而事实证明,喝牛奶的美国、英国、法国,比喝稀饭的中国、韩国、日本等亚洲国家,感染的比例要高得多。张文宏和我多年前遇到的一位安利讲师,是一样的角色。那个老师说,你的身体是肉,是蛋白质,所以你必须多吃蛋白粉。就像砌墙你必须使用水泥和砖一样。

  我微笑着反问他,旧时候陕北地区的农民,从小到大几乎只吃火烧馍和油泼辣子,请问他们的肉是怎么长出来的呢?那位老师目瞪口呆,大约从来无人这样反驳过他。我接着说,其实,你的那个蛋白粉,甚至远不如人工养鸡场出产的几乎没有鸡蛋味的便宜的鸡蛋好。

  因为你的蛋白粉连虫子都不长,而最差的鸡蛋还能孵出小鸡,说明上帝在这种鸡蛋里,还保留着至少51%的控股权。这位虚怀若谷的老师后来曾经推荐我出任安利讲师,那正是我下海最艰难,不知道如何活下去的时候,但我还是拒绝了。我宁肯饿死也不愿去忽悠同胞。

  我选择不打疫苗的第二个原因,很奇葩,是因为我不喜欢张文宏。此人每有惊人之语,暴露了他的肤浅、卖弄和在不懂领域的胡侃。他就是一个临床医生,其实算不上什么正儿八经的科学家。我痛恨他在美国疫情爆发,感染人数激增时,还嘴硬地为美国人辩护。

  他认为这只能说明美国医学更发达,检测更充分,数据更透明。这完全是一个男版的方不圆。我无法掩饰对此公哗众取宠的厌恶。这两天,他又在呼吁全民跑步前进打疫苗,我出于对他的反感,决定不打疫苗。如果这个沽名钓誉的医生反对打疫苗,我倒是要考虑打一打。

  我个人不太想打疫苗的第三个原因,是觉得目前全世界所有的疫苗,都属于紧急型疫苗产品,换句话说,是用来救急的,尤其是安全性上,都还不够成熟。世卫组织批准的疫苗,只有美国辉瑞一家的一种产品,中国所有的疫苗都还没有得到批准,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这些疫苗多数还没有进行三期临床试验,就已经投入使用了。为什么一般不能省略三期临床试验呢?就是要保证绝对的安全。没有经过这样的程序,安全性就有疑问。世卫组织的谨慎,等于说,它并不鼓励大规模使用其中的某种疫苗,各国政府可自行决定。

  就算世卫组织为了缓和与美国的关系而批准的辉瑞疫苗,也出现了问题。一月份挪威通报,有29人接种该疫苗之后死亡。同样在一月份,西班牙一家养老院本来无人感染新冠病毒,结果打了疫苗之后全部感染,并且有7人死亡。多个国家注射阿斯利康疫苗诱发了血栓疾病。

  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几十个国家,都出现过打疫苗致死和严重不良反应的报告。所以我对打疫苗心怀疑虑,这是文雅的说法,说白一点,就是怕死。一些欧美国家的人本来是为了不死打疫苗,结果反而打死了。除非是在疫情紧急的环境,否则使用紧急疫苗确实应该慎重。

  我个人不太想打疫苗的第四个原因,是接种疫苗后对防止感染的保护性不明显。尽管所有的疫苗据说都有效,而有效率还不低,但是普通公众可能不明白,这里的有效率是指产生抗体,如果有效率是90%,那说明接种疫苗的一百个人,有九十个人体内产生了抗体。

  这说明,有十个人没有产生抗体,也就是无效。而另外产生了抗体的人,抗体的浓度够不够,能不能防止感染,还有抗体能在体内保留多久,一个月还是两个月?如果过了这两个月,那就可能仍然会感染。所以外国科学家发现,接种组和不接种组,在防止感染方面区别不大。

  但是科学家们发现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对照,感染后不转为重症、不导致死亡的情况要好一些。这等于说,疫苗在防止感染者病情加重方面很有帮助,接种疫苗并不能导致防护性增强,相反科学家担心,因为人们接种疫苗后麻痹大意放松警惕,反而增加了感染的可能。

  我个人不太想打疫苗的第五个原因,是我认为打疫苗并不能形成群体免疫。欧美国家盛行一时的群体免疫说,现在看不仅是好笑的,而且是诳语。因为事实证明,用以往关于病毒的任何结论推论新冠病毒都可能犯错误,所以有些人鼓吹的群体免疫,是舔西方人的表现。

  新冠病毒感染痊愈者可以复阳,是不是说明很多人不能终身免疫?打了疫苗有感染的是不是说明,很多人打疫苗也不能免疫?还有,打了疫苗,免疫力只能保持一段时间,这之后是不是免疫效能又不存在了,就算不停地加打疫苗,时间差是不是会造成很多人的免疫空挡?

  所有的疫苗计划,都只能打一部分人,打的人也有一部分无效,这两个一部分导致的空白,可以占到30%强,在我们国家,就等于有5亿人在人群中活动,而没有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这个人群的感染和死亡,仍然比任何一个国家的数字都要庞大。

  高叫打疫苗形成群体免疫力,是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张文宏这样的流量医生,是真蠢还是真坏?这样叫嚷会不会误国误民?欧美国家说群体免疫,自始至终都含有抛弃、放弃、牺牲一部分人的含义,我们是珍惜每一个生命的国家,跟着这个概念起什么哄呢?

  我个人不太想打的疫苗的第六个原因是这个病是自限性疾病。也就是説,30岁以下的年轻人,感染新冠就算全部喝白开水,也只有1%的人死亡。这个年龄以上的人的死亡率可能在4%左右。这样的死亡率,让全体公民都来打疫苗,不合算。

  我们国家尤其可以缓一缓,因为我们的疫情控制很好,而且已经有一亿人率先接种了,停下来观察一下,待更为完善、更为安全、更为有效、更为长效的疫苗出来后,再打不迟,或者经过一段时间,我们找到了中医药、西医药治疗的特效办法,那国家和人民要省很多事啊。

  说实话,全世界疯狂打疫苗,最高兴的当然是疫苗生产企业。但是,疫苗研发和疫苗生产企业,目的不能是赚钱。世界多国疫情爆发失控,政治领导人为安定局面,一个个率先接种疫苗作秀给人民看,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国家目前真的没必要像他们那样反应过激。

  我个人不太想打疫苗的第七个原因,是我认为不会出现外国人都打疫苗,实现群体免疫,而中国人没打造成洼地,世界人员来往一解禁,中国就会出大问题。这是张文宏之流的思维模式,对于我而言,这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会出现的局面。

  因为如前所述,就算欧美国家普遍接种疫苗,并不能实现所谓群体免疫,按照他们现在极不严格的管控,感染者、死亡者还会长期居高不下。未来几年国际人员交流必将长期处于严格受限的战时状态。欧美国家的这个抗疫,就好像做夹生了米饭,长期蒸不熟,而且不能倒掉重来。

  只有中国证明了抗疫最经济、最有效、最可靠的办法,就是严密监控疫情,严格实行隔离。欧美国家最终会发现,疫苗只是一个想象中的救命稻草,最终他们还是得老老实实补课,像中国一样,全国严格禁足一两个月,把感染者彻底隔绝起来,把病毒驱离人间。创造人间奇迹的中国,没必要跟着欧美国家学样。全民反复接种疫苗耗费太大、效果不明,值得深思。

  读者朋友们,我所说的只是个人意见,我不是权威,不是科学家,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而且属于可打可不打的年龄,所以才有以上想法。但是如果这是国家强制规定的法定义务,我一定勇敢伸出胳膊。如果不是这样,请允许我选择不打。因为我相信我们的国家,会严密监控国际疫情,会将病毒阻击在境外,不会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全面开启国门。我选择不打,是对国家的高度信任。你们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