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评论:21世纪帝国主义的危机、小资产阶级的“反战”幻想和无产阶级的挑战

2022-02-26
作者: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来源: clqn2022

  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战争问题的基本原理,似乎已经是一种“不证自明”的东西,似乎已经是某种众所周知的常识了。

  然而,有迹象表明:并非如此。

  正在亚欧大陆另一端进行的俄乌战争,所引起的一个奇特效应,就是中国舆论场上突然涌现了一批“反战”人,口口声声“为战争叫好的都是sb”……

  实际上,从他们的言论特点看,这些人的魔怔程度,跟他们看不起的一昧“为战争叫好”的人,是不相上下。

  说实话,我一开始震惊于这年头还有人玩这种垃圾话术,还有人信。实在太蠢,太low。可见,小资产阶级的基于狭隘眼界的意识形态天然就抵触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精神。

  马克思主义者并不笼统反对一切战争。

  马克思主义者虽然承认一切战争都有牺牲,但并不因此将一切战争视为一种仿佛从天上掉下来的莫名其妙的、罪恶的、不必要的东西,并不因此就否定一切战争。

  马克思主义者揭示出:①战争在私有制和阶级存在的历史时代里,是根本无法避免的,要消灭战争就必须先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

  ②战争有革命与反革命、正义与非正义之分,人们面对战争的首要任务是弄清楚战争的性质,然后再决定自己对于战争所应采取的态度;

  ③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以及被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一方面必须坚决揭露帝国主义战争的反动性质并加以反对,一方面又必须欢迎革命的求解放的战争,并力促其胜利。

  如何理解我国社会当前存在的这股笼统反对一切战争的“反战”思潮呢?

  是不是仅仅把它解释为自媒体恰烂钱,或者干脆说成是因为“收了外部势力的钱”呢?

  不,显然不能。

  我们不妨问问自己:他们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即宣扬“反战”的方式恰烂钱?假如有人“发钱”,那么,为什么发钱的人要他们发表这样一种言论呢?

  当前这股看起来“突然”而又“莫名其妙”的“反战”思潮,实际上是一种小资产阶级性质的和平主义,即一种不加分析的、空洞无脑的、具空想性和反动性的“反战”思潮。

  说它“空想”,是因为在私有制阶级社会、在帝国主义时代,取消一切战争根本是个幻想;

  说它“反动”,是因为笼统反对一切战争,就必然导致对革命战争的否定,就必然在可能的实践环境中阻碍被压迫阶级和民族把自己武装起来。

  所以,你明白为什么有人死活都要否定抗美援朝了吧?

  这样一股思潮最深刻的根源,就在于近半个世纪来资本主义发展所造就的一个空前广泛的小资产阶级社会。这样一个社会的存在,不仅使小资产阶级的价值观、审美、行为风尚等流行起来,并俘虏一部分无产阶级群众;而且也使小资产阶级对于社会、政治和国际问题的观点得以流行。

  在帝国主义时代,小资产阶级无法像大资产阶级一样通过战争和海外冒险而取得惊人利润,甚至可能因为战争、动荡的环境而面临破产风险;这样就滋生了一种小资产阶级的在当前时代就取消一切战争、笼统反对一切战争的和平幻想,这种幻想又不能不扩散到工人阶级中来。

  在当前,小资产阶级思潮是马列主义意识形态扩展的主要阻碍之一,它一点也不逊色于大资产阶级宣扬的民族主义或自由主义;可以说,小资产阶级的不少观念,实际上是附属于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或者说是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部分、分支。

  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天然就抵触真正的无产阶级意识形态。

  不要忘记:马克思主义在它的第一个50年中,正是战胜了形形色色的小资产阶级思潮的影响,才成为国际工人运动的指导思想的。

  ******

  当前这场战争虽然从表面上看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用国际法一般原则的语言描述是一个主权国家对另一个主权国家的军事侵犯——然而,马克思主义者如果止于此,如果以此宣扬某种“战争无罪”论或简单谴责采取进攻的一方,那么,这样的“马克思主义者”与最庸俗的资产阶级人士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俄乌战争的本质和它的形式是冲突的,这里也形成一种奇妙的对立统一关系:它在本质上是美西方“自由派”帝国主义集团和俄罗斯等“民族派”帝国主义集团之间的一次局部的、也是有限的冲突;而基辅当局由于在战前就采取了亲近美西方、甘愿做美西方帝国主义力量向东扩张的工具的政策,所以不可避免地成为这次战争中俄罗斯的直接打击对象。

  在这里,乌克兰的命运再一次表现了帝国主义时代小国命运的某种必然性:帝国主义的大国竞争迫使中小国家在两个或几个主要强国之间承受选边站队的压力,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帝国主义大国竞争的牺牲品。

  俄乌战争不但表现了一般帝国主义时代战争的不可避免性,从而证明了列宁在大概100年前就制定了的有关原理的无可辩驳的真理性;它更是表明:在21世纪的,特别是10年代中后期以来的这个最近的帝国主义时代里,比起前一个时期即80、90年代以后的自由主义全球化时期,战争和冲突的风险正在上升,帝国主义主要集团之间的竞争正在加剧,世界历史正在进入一个动荡不安的新时代。

  这一时代,固然是由此前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中美贸易战等等事件所开启的,也是由当前的俄乌战争——被帝国主义政治家所承认的俄罗斯采取的“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最大的攻势”,所鲜明标识着的。

  俄乌战争是在再一次表明:这个动荡的新时代根本不可逆转,不管特朗普还是不是美国总统。

  战争也是一段时期以来,俄罗斯和美西方两个资本主义集团战略竞争的结果;俄罗斯方面就称,战争已经进行了8年。

  美俄竞争的这个暂时结局,表明俄罗斯有意愿有能力反制西方,俄罗斯这次的攻势行动正是为了反制北约的东扩和基辅当局亲美政策的推进。

  从美西方角度来看,这次战争是战前就已经奉行的东扩政策、限制“冷战”后俄国复兴的政策推行的一个挫折;从俄罗斯方面看,这是战前已奉行多年的“普京主义”政策,即带有大俄罗斯扩张主义色彩的、向美西方主导的既定秩序发起挑战的政策的一次胜利。

  战争将鼓舞与美西方对立的另一资本阵营的国家,它们从中看到美帝在经过新世纪几场战争后不再轻易耀兵海外、卷入冲突的这样一种相对虚弱,鼓舞它们与美西方竞争的霸权野心,从而也就是要进一步加剧当前的大国竞争与冲突。

  战争也继阿富汗撤军之后,使美帝的盟友国家和亲美分子看到美帝“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一面,这一面并没有也不可能因拜登的上台而改变。

  战争可能鼓舞一些西方国家内部的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使他们更加坚决地鼓吹与美国相背而行的政策,从而在第二世界国家中引起某些政治变动,即使某些不那么亲近美国的资产阶级政客赢得竞选、获得权力,然后再推行跟美国闹独立性、半独立性的政策,从而加剧西方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的混乱动荡。

  战争是美帝霸权衰落时代暴露美帝虚弱的战争,是又一个帝国主义大国竞争和冲突时代反映美国以外某些帝国主义大国勃勃野心和竞争力的战争。

  战争不能不使得上世纪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变修、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后所形成的,自80、90年代以来的资本主义相对“和平”和“稳定”的时期的结束。

  这样一种时期在历史上决不是没有过,有长有短,如巴黎公社失败后直到1905年俄国革命的时期、俄国革命当中的斯托雷平反动时期、“一战”结束后到大危机爆发的时期等等。

  不错,这样的时期也往往就是政治上的反动时期,是革命思潮衰退、保守和反动思潮增长的时期。现在,最近的这样一个时期,由于帝国主义秩序本身的动荡和危机,正在结束中。

  战争更加明显地暴露了这样一点,即帝国主义世界,或说世界资本主义,或说世界上的资本家们,愈加深刻地分裂为两个集团:一个是以美西方为代表的自由主义,一个是以俄罗斯为代表的保守主义;一个是“自由民主”派,一个是威权主义派;一个是80、90年代以来的既得利益者,一个是新世纪以来成长了的秩序挑战者……所谓“大国竞争”,主要地也就是这两个派别之间的竞争;当然也包括派别之内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这种资本家内部的分裂和对立,本身就是帝国主义危机的体现。

  ******

  当前这种深刻的危机,自然就为无产阶级的活动提供了新的条件。

  一个显而易见的挑战,就是如何对待各国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如何不被俘虏并沦为列宁在“一战”期间所批判的“社会沙文主义者”,即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沙文主义者?

  我们看到,俄共似乎正因此走向分裂。

  久加诺夫先生自然是不愧为“御用反对派”的,俄共中央以他签署的声明和俄当局在出兵乌克兰问题上达成了基本一致……然而,此举在俄共中央和州、市一级党组织方面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和不满。

  俄共莫斯科市委书记处书记、俄莫斯科市杜马俄共党团代表斯图平宣布不能赞同俄共中央发表的声明,组织串联了俄共莫斯科市委、州委书记处、执行局成员和俄共几个群团组织的部分领导成员,发表声明指出:“与乌克兰的战争是晴天霹雳,是为了寡头而不是工人的利益而进行的”。

  他们并表示,将在近期提出召开俄共莫斯科市委全会,以对“首都共产党员是否继续信任中央委员会”的问题进行表决。俄共中央对此反应迅速,但却呈现出立场歧异:俄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奥布霍夫发表的声明说,“俄共中央声明的本质是乌克兰人民不应该成为世界资本主义和寡头的受害者!而俄执政当局所执行的是一种侵略性的政治路线,需要区别对待”。然而,久加诺夫先生坚称:“伟大的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的特别行动的实施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我充分理解总统的难处……”

  久加诺夫这种症状比较像“一战”期间的社会沙文主义者,普列汉诺夫之流,列宁还在的话绝对锤爆他的头。

  另一方面,看了西班牙共产党的一个声明,感觉症状反了过来:“左”了点,即有笼统反对一切战争的倾向。

  “不要战争”这种口号不是共产党的口号,“不要帝国主义战争”才是。难道革命战争也不要吗?这恐怕不能不解释为受了资产阶级反战主义的某种影响。

  仔细看,这西共还有一种温和体系派的倾向,这跟国际关系上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有何大区别呢?……

  正在到来的时代,必将使一切都得到检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