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将普京与列宁、十月革命与东正教、苏联与俄罗斯……完全切割


  俄军重型装甲部队隆隆行驶在乌克兰公路上,前导的坦克车竟然悬挂着苏联国旗——那个已死去的苏联???

  这是啥意思?俄乌正在激烈交战,军队和装备本该悬挂本国军旗或国旗,为啥悬挂早已不存在的、已经逝去了的历史上的符号?

  我猜多重含义,第一重含义是呼应开战前普京的讲话,那段讲话大意是当代乌克兰脱胎于“十月革命”苏联,悬挂前苏联国旗意在某种“合法性”; 第二重含义是呼应本次战争的目的。普京说这次战争要达到两个目的,去军事化,去纳粹化——苏联与纳粹不共戴天,高举苏联的旗帜就在表达这个意思;第三重含义是我把你看作“兄弟”,舍不得下狠手打,你也要懂得退让一步。

  我以为这第三重含义是比较浓的,为此我还在红坛写过一篇《枪膛上的鲜花——也评某些军事“专”家》赞成此说,当然也不必一重一重去剥开分辨了。这“兄弟”究竟俄罗斯兄弟?斯拉夫兄弟?还是共产主义兄弟?这还真难说,事实上那面国旗明明白白含义就是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在当下普京政权中是被否定了的,你要区别究竟谁是谁,这还真难办。

  同样的,普京在多个场合否定过列宁,此次俄乌冲突也怪罪到列宁,但切勿以为普京在与列宁作完全切割,事实上普京在许多方面仍在践行列宁主义信念,比如各民族平等——普京的“欧亚主义”不能说是“共产主义”的完全翻版,但确实抄袭了不少共产主义理念,“欧亚主义”、“民族平等观”就是来自“共产主义”而不是彼得大帝的“帝国”观,普京在国内一直在抑制“大俄罗斯主义”、“大斯拉夫主义”,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又比如寡头与劳动的关系,普京也主要是抑制寡头,维护“劳动神圣”信念,在寡头与劳动者仲裁中,普京大都站在了劳动者一边,他与俄共的关系其实非常微妙,我看主要在执政上的分途,在“劳动神圣”信念上与俄共分歧不大——有个象征性符号非常有趣,俄罗斯建筑乃至国家象征上仍尽可能保留“镰刀斧头”符号。

  确实,你要完全分割他们太难了!这个主题我写过许多,我的许多朋友总是将“十月革命”与东正教视同水火,作完全切割。这看似有理:“十月革命”镇压东正教教徒,剥夺教会财产,焚烧、轰平教堂——以至俄罗斯东正教会至今不肯饶恕列宁,事实上“十月革命”与东正教的关系非常密切,甚至可以用“继承”、“亲密”诸如术语去描述。

  有关这方面研究我是外行,绝对不会在班门弄斧的,好在此类研究文章汗牛充栋,我就从一个普通读者视角去感受一下十月革命与东正教的复杂神秘关系。

  我们这代人大都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小说,熟悉其中的主角“保尔·可察金”,其中有个情节大概过目不忘:保尔星期日去神甫家补习功课,结果恶作剧,保尔将烟丝洒在神甫家的面团里泄愤,神甫大怒追查——你们都给我站起来!把口袋往外翻……。

  这部小说中保尔与神甫的关系绝非“恶作剧”,而是你死我活的,神甫跳窗逃跑时保尔对他射击,可在中国人观念中,星期日为你补习功课,说明那是师生关系,是人世间最亲密的关系之一;其实在俄罗斯文化中何尝不也如此,因此这段小小情节的象征意义很大,我看就是小说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就是小说主人翁“保尔·可察金”自己——特意为之,他要为我们传递“十月革命与东正教有着非常复杂的关系”的意思

  俄罗斯早期文化就靠东正教传播,教堂就是学校,学校就是教堂,神甫就是老师,老师就是神甫,神甫也是孩子的“教父”——许多人一辈子与“教父”感情最深,灵魂只对神甫洞开,思想只对神甫言说,我们中国文化没法理解这个文化现象的,不能用中国人的“义父”去比附。事实上这在欧洲基督教文化中是普遍现象,教父与教子的关系比其他关系亲密的多,这种复杂关系既是宗教意义上的,也是世俗意义上的——事实上宗教神职人员不能结婚有家庭,那么某种程度上教父与教子的关系必定也会超越宗教落入世俗的。前苏联电影《牛虻》就刻画了这类教父教子关系,出自女作家伏尼契之手,虽然是写革命与宗教的关系,其实超越宗教,是普通世俗感情,事实上前苏联许多这类作品及其改编,不能不说前苏联寓意深刻。

  既使小说中这也是个小细节,可是以小见大,设身处地想一想,“十月革命”与东正教的关系要多复杂就有多复杂,绝非“视同水火”这么简单。我的看法:东正教旗帜上将会镌刻上“列宁之星”,正如基督教旗帜上镌刻有“马丁·路德之星”——想当初马丁·路德对天主教会的进攻和毁坏百倍、千倍、万倍于列宁对东正教。

  每每谈起这个主题,我的一些朋友总是以“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塞我,“十月革命”这么大一个历史事件,彻底改变人类文明走向的大事件,却绕道“哲学”——中国的哲学基本就是政治的同义语,可“十月革命”彻底改变人类文明走向,他并不仅仅政治,就以后漫长的历史轨迹可以证明,他更多的表现在文化和文明上,不能用“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割裂“十月革命”与东正教的关系。

  ×××××××××××××××××××××××××××××××××××××××

  论坛上一篇文章《银翼论道:普京崇拜谁?》,倒也直截了当:普京崇拜的是彼得大帝,中国左翼网民崇拜普京——这是拜错堂上错香。

  不必如此见识。中国的左翼网民存在于中国这个特殊环境——如果真的存在的话,那么他一定有其过人之处,整体智力一定高于其他团体,拜错堂的事情个别也许有,但作为一个整体现象,你倒也不妨研究一下,如此见识,倒是显得自个小格局了!一定要到中国这个特殊环境中去思考问题,不能简单的认为就是“拜错堂上错香”了。

  上面一大段是正面阐述我的看法,至于“左翼网民”为“崇拜彼得大帝”的普京站队,其实见怪不怪,球场上红队球迷为绿队鼓掌多的是,也许“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为双方鼓掌,也许“爱之深、恨之切”,怒其不争、鞭笞奋进,也许羞辱其带队,逼使其“下课”换将……,究竟哪儿是?这就需要辩证看,需要结合更多。

  “银翼论道”朋友不能辩证看待这类事情,恐怕自己格局小了点!哈哈哈!

  【文/道一人,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