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大鱼”浮出水面,他为何被困在亚速钢铁厂?

2022-05-07
作者: 后沙 来源: 红色文化网

  今天,俄罗斯军队和乌东武装重新对马里乌波尔的亚速钢铁厂发起进攻,飞机和重炮频频轰炸对方新建的阵地。

北约“大鱼”浮出水面,他为何被困在亚速钢铁厂?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大将今天表示:“我们多次向民族主义武装分子提出释放平民并根据国际法准则保证生命和体面待遇的提议,但被他们置之不理,我们将继续这些尝试(进攻)。”

  马里乌波尔已完全被俄军控制,瓦砾正在被清理,学校重新开放,十几万市民的生活物资供应也正在恢复正常。

  对于亚速钢铁厂,俄军还是用重型武器轰炸,但不派地面部队进入地道,继续执行普京在4月21日下达的命令--围困,一只苍蝇也不准飞出去。

  亚速钢铁厂最大悬念是,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大鱼?以至死守到今天,而另一个堡垒--伊里奇钢铁厂守军在4月15日就投降了。

北约“大鱼”浮出水面,他为何被困在亚速钢铁厂?

  目前浮出水面的大鱼就是加拿大前陆军司令特雷沃.卡迪尔(Trevor Cadieu)中将,除了他之外,应当就是那20多人的外国军官团(美英德法等)。

  关于卡迪尔,现在有人说他根本不算什么,一个退役的加拿大中将而已,俄罗斯抓去也没有什么用。

  其实卡迪尔一切正常的话,他将是加拿大军队最高指挥官--国防参谋长。

  卡迪尔身上有许多迷雾,再加上网媒及大V的渲染,像台湾省的一些名嘴也有很多自我猜测,包括邱毅,使得此事更是扑朔迷离。

  有种说法是卡迪尔前两天从下水道逃离时,被俄军逮捕,人已送到莫斯科审判。但这条消息没有根据,就是国内外自媒体在互传互炒。

  实际上,为了捞他和他的队友,美国及北约方面使出了浑身解数,但都没有成功,甚至请出了联合国秘书长。

北约“大鱼”浮出水面,他为何被困在亚速钢铁厂?

  古特雷斯在4月25-28日访问莫斯科和基辅后,唯一的成果就是在钢铁厂附近开辟了一条“撤离通道”,4月29-5月3日这几天停火,不断有平民离开钢铁厂,大概有500多人。

  但武装分子一个也没有出来,包括伤兵,地下还是有近2000人左右,平民据说还有200名以上。

  乌东武装对每一个坐上大巴离开的人都进行了十分严格的身份检查。换句话说,“大鱼”还困在里面。

  要说特雷沃.卡迪尔,先说说加拿大军队。

  加拿大军队总兵力只有7.2万人,加上预备役也就10几万,这与其辽阔的国土极不般配。它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陆军、海军、空军,因为在1968年2月1日通过《军队重组法》后,海陆军三军就合并在一起了。

  准确地说,加拿大只有地面部队、海上部队、空中部队,卡迪尔是地面部队指挥官(陆军司令)。

  加拿大不差钱,不缺人,为什么军队规模会越搞越小?原因很简单,如果加拿大拥有百万大军,请问你是准备要防范谁?它真正意义上的邻国只有美国。

  因此,加拿大要让美国“放心”,同时美国军力则可以不断扩张。这样发展下去,加拿大武装力量成了美国的一个军区,卡迪尔本质上是一名“美军高级将领”。

  “加拿大中将”只是一个障眼法,他的重要性就在于他与美军的特殊关系,这是加拿大军队性质所决定的。包括加拿大政府在内,谁会认为它们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

北约“大鱼”浮出水面,他为何被困在亚速钢铁厂?

  国防部长并不是加拿大军队的最高负责人,他必须是文职官员。这张照片是特鲁多的内阁合影,看到最左边那个印度裔了吗?他就是加拿大国防部长萨吉安(Harjit Sajjan),后来他因军队大规模性丑闻而辞职。

北约“大鱼”浮出水面,他为何被困在亚速钢铁厂?

  现在的加拿大国防部长是个女的--安妮塔·阿南德。

  加拿大军队最高负责人是国防参谋长,法律上的说法是协助国防部长工作,但国防参谋长才是军队日常事务的最高指挥官(仅次于总理)。

  现任国防参谋长叫韦恩·埃尔(Wayne Eyre),他在去年11月25日转正,代理了整整九个月。

  原本,特鲁多定于2021年9月7日任命特雷沃.卡迪尔为国防参谋长,但由于一名女军官指控他强奸,该任命被停止,临时工韦恩·埃尔转正。

  韦恩·埃尔为什么是临时的?

  2021年1月,原国防参谋长乔纳森.迈斯因被举报性侵三名女子,并与多名女下属有不正当关系,被停职调查。还有一名女军官在国会作证,称为他生过一个孩子。今年3月29日,迈斯仅仅被判12个月缓刑。

  迈斯停职期间,由海军上将麦克唐纳于2021年1月14日任国防参谋长,同时负责对迈斯的调查。结果上任不到一个月,麦克唐纳自己也被爆出性侵丑闻,2月24日宣布辞职。

  这样,韦恩·埃尔中将才被特鲁多任命为临时国防参谋长,升为上将。

  3月,海军中将埃德蒙森又陷入了性侵丑闻,他在90年代强奸了一名文职女军官,当时军舰停靠在珍珠港,他在房间里向女军官露出丁丁,被责骂后,他把对方脸朝下摁在床上,从后面拉下女方裤子……(加拿大媒体描述更细致)。

  5月,加拿大负责军队疫苗分配的少将福丁,也因性侵女下属被解职。

  9月,加拿大特种兵将军道维因与一名被判刑的男军官做性交易(提供品质证明)被解职。

  据调查,加拿大女兵被性侵比例为28%(这还是愿意出来举报的),去年4月,一名女飞行员塔洛克作证时表示:我今天在这里(国会)告诉你们,我在魁北克圣.让基地一个月就遭到多次强奸,我在安大略的博尔顿基地训练,也遭到了强奸……

  2016-2021年,加拿大军队纪录在案(调查和未调查的强奸事件)有581起。

  这是一支军队还是一群人渣?

  特鲁多不得不将那位印度裔国防部长拿来背锅,再换一名女国防部长。

  韦恩·埃尔与美国关系不深。而特雷沃.卡迪尔不仅是美国关系户,而且有北约背景,所以,美方建议由他出任国防参谋长。

  特鲁多只能照办,但特雷沃.卡迪尔也栽在了性侵案上。

  但卡迪尔被调查期间,并没有真正停职,因为他的北约将领身份没有受到影响,他被美国(北约)安排去了乌克兰。

  亚速钢铁厂被围后,4月22日,加拿大国防部发言人布希利尔发布声明称:卡迪尔将军在服役30多年后已于4月5日退休,他离开以来,加拿大军方没有为他提供任何支持,无论是物质上还是其它方面。

  加拿大为了划清界限,智商也就这样了。

  如果卡迪尔4月5日就应退休,那么去年9月,特鲁多又为何任命他为国防参谋长?而且性侵案还只是在调查,他说自己是清白的,那又何必退休。

  这里面最诡异的问题就是4月5日这个时间节点。

  卡迪尔与北约关系非常之深,1997年波黑战争时他去了南斯拉夫,2002-2007年又去了阿富汗和伊拉克。

  克里米亚事件后,2015年他又跑到乌克兰,当时美国陆军第173空降战斗旅在利沃夫州训练乌克兰武装部队,卡迪尔是外国教官之一。

  这次他去乌克是在2月份,乘坐加拿大空军C-177‘环球霸王’(Globemaster)运输机秘密入境(加拿大声称是运送援助物资),活动地点在利沃夫。

  军事冲突爆发后,卡迪尔身份就变成了亚速营的战场指挥官。

  他从乌西前往马里乌波尔的时间应当是在4月6日左右,外国军官团可能比他更早就在这里。

北约“大鱼”浮出水面,他为何被困在亚速钢铁厂?

  但没想到4月7日,俄军就合围了市区,战场转移到了港口和两个钢铁厂区域。

  卡迪尔卡在马里乌波尔出不来,进入了亚速钢铁厂躲避。不仅是他,连北约都失算了,如果卡迪尔这帮人被抓获,就意味着北约直接参与了对俄军的战争,这会带来严重的政治后果,拜登之前一直在避免这一点。

  因此,北约让乌克兰方面展开拼死营救。

  4月6日--8日,乌军先后出动五架武装直升机冒险进入马里乌波尔,有两架米-8被俄方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营救行动失败。

  这事许多人都知道,但海上的营救行动就不大为人所知。

  北京时间4月9日凌晨3点38分,俄军在马里乌波尔港口外30公里的海域,发现了一艘货船(悬挂马耳他国旗)。

  这艘货船原定路线是从从塔甘罗格湾开往刻赤海峡,但中途突然改变航向,高速冲向马里乌波尔港口。

  俄黑海舰队对其进行警示性开火,但船仍继续接近港口,接着,俄军击中了货船,燃起大火,最后货船被押送到叶伊斯克港。

  北约的营救计划很可能是用白天的空中行动掩护夜间的海上行动,而且是商船,相当隐蔽。

  但全部失败。俄军不仅生擒了飞行员,还有船员。因此,俄军对钢铁厂内藏着大鱼一事,早在4月9日就应当清楚了。

  4月17日,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明确表示,钢铁厂内这些人是欧洲公民,还有加拿大人。如果他们继续负隅顽抗,将被尽数消灭。

  俄方还透露,从无线电侦测结果得知,钢铁厂与外部通话中有6种语言在使用。俄语、乌克兰语,还有什么呢?英语、法语等。

  就在他们以为面临被消灭时(俄军进入地道作战),4月21日,普京下令改变作战计划,他说的“不让一只苍蝇飞出来”,应当指的就是卡迪尔等人。

  另外,4月24日是法国大选,马克龙肯定拜托了普京什么事。

  接下来几天就是古特雷斯来捞人,但没有成功。

  卡迪尔身份已经清楚,但他的任务仅仅是指挥作战吗?如果他真的与美国生物武器实验室有关,甚至是负责人,那么,俄方绝不会放过他。

  从这场抓“大鱼”的好戏可以看出,那些天天自称“民主、自由”的国家是什么货色,加拿大这个“人权卫士”小清鲜居然烂到这个地步。

  乌克兰悲剧从头到尾就是它们在策划、推动、引爆……

  池塘不干,没人敢说卡迪尔就是最大的那条鱼!

  作恶太多,早晚是要下地狱的,对魔鬼绝不能有仁慈之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