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伊评论】如何看待莫言写给青年的信《不被大风吹倒》?

2022-05-13
作者: 佐伊23 来源: 微信公众号“佐伊23”

  大风至少有两种,一种是由阶级压迫造成的大风,一种是由偶然原因造成大风。阶级社会中,这两种大风是同时存在的。

  莫言说,“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生中不会遇到困难,甚至是艰难时刻。”这句话是对的,但这句话也是肤浅的。

  统一的社会分成对立的阶级,这是我们讨论阶级社会中一切问题的最大的前提。

  当前的社会,人们主要分为两大对立的阶级。一个是占有生产资料、雇佣他人劳动、并占有雇佣劳动者剩余价值的资产阶级;另一个是“自由得一无所有”、因此不得不出卖自己劳动力给“老板”的“打工人”,即无产者。

  资产阶级包括各种私企老板、大型股份制公司的高管或“领导”,等等;无产阶级包括各种体力无产者(工厂工人、外卖小哥、环卫阿姨,等等)和脑力无产者(办公室办事员、码农、技术员,等等)。毫无疑问,不论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 “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生中不会遇到困难”。但是,他们的困难有质的区别。

  从进入社会关系的那一刻起,无产阶级时时处处遇到困难,或者说,他的一生都处在困难之中,他们遇到的“风”是由阶级压迫造成的系统性大风。他们工作的时候被迫自愿加班,但是每个月的薪水仍然只有那么一点;他们下班之后栖居在狭小的出租房,高额的房价让他们望楼兴叹;他们结婚的时候困扰于高额的彩礼和婚房;而当他们咬紧牙关买了一套婚房,幻想着安安稳稳“打拼事业”,一次突如其来的裁员就能让他怀疑人生。“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生中不会遇到困难”,但无产阶级敢保证自己一生都在遇到困难,这个困难在本质上是由一个压迫他的阶级造成的,是必然会发生的,是系统性发生着的。因此,只要压迫阶级仍占统治地位,这种困难是无法从根本上克服的。

  资产阶级也有烦恼,也会遇到困难。他们会失恋,会生病,会亏损,会破产,但他们的困难不是由阶级压迫造成的,并没有一个阶级在压迫他们(虽然他们之间仍有阶层压迫),他们的困难多数是偶发性的(排除经济危机时期),而不是系统性的,也就是说,他们的困难在多数时候是由于某些偶然因素造成的(经营不善、遇人不淑,等等),而不是由一个压迫他们的阶级造成的,因此,他们遇到的困难是可以克服的。

  进一步讲,无产阶级承受的风,恰好是资产阶级刮出来的。资产阶级失恋的时候压迫着无产阶级,生病的时候压迫着无产阶级,盈利的时候压迫着无产阶级,亏损的时候更是压迫着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无时无刻不在压迫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无时无刻不感受着那股由资产阶级刮出来的风。“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生中不会遇到困难”,但资产阶级敢保证自己一生都在让无产阶级遇到困难。

  “我有一种偏见,我认为文学作品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文学艺术就是应该暴露黑暗,揭示社会的不公正,也包括揭示人类心灵深处的阴暗面,揭示恶的成分。”这句话是莫言在香港演讲时说的,但是很明显,莫言没有这样做。

  莫言并没有去揭露,反而是在掩盖。他用抽象的人代替具体的人,用抽象的风代替具体的风。他不敢承认阶级的人和风。

  莫言问候青年人,“亲爱的年轻朋友,节日快乐”。但是被他问候的大多数朋友(即无产阶级青年朋友)并不快乐。一部分青年人已经失业了,整天无所事事坐吃山空;另一部分被迫加班加点,一旦他们有所抱怨,老板的皮鞭就呼啸而来,“想干就好好干,不干就滚,有的是人干!”

  莫言说,“想起几天前,你们在我的公众号后留言问我,如果人生中遇到艰难时刻该怎么办?这确实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莫言还在掩盖。我看了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到5月4日为止,莫言公众号后面的所有留言,没有一句话问到“人生中遇到艰难时刻该怎么办”,连类似意思的留言都很少。如果真有人在后台给莫言留言,询问类似问题,那么他们也不会如此抽象的提问。也有很多朋友给我留言,他们不会抽象的说“人生中遇到艰难时刻该怎么办”,他们会很具体地告诉我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比如失业了,比如想考研,比如老板克扣工资,等等。因此,如果是无产阶级问莫言遇到困难怎么办,他们会问“老板不给我交公积金怎么办”,“公司裁员不按法律补偿怎么办”,“老板让我无偿加班我不干,他就给我小鞋穿,我该怎么办”,“疫情期间失业了,但是房东催房租,我该怎么办”,等等。如果莫言真心想帮助这些青年人,他就应该具体地告诉青年人,“去投诉老板让他缴纳公积金”,“大家团结起来让老板遵守法律”,等等。

  “我的故事是老生常谈,不一定能让你们感兴趣”。莫言这句话是对的,他的故事的确是老生常谈。任何一个人,当他试图掩盖社会的剥削本质、因而也试图美化剥削者的时候,他总要把被压迫者遇到的“困难”抽象化,因而也要把解决这些困难的办法抽象化。他不敢指出我们遇到的“困难”根源于阶级压迫(也根源于客观的社会经济条件),因此他解决“困难”的方法就不能从改变压迫阶级的统治入手,甚至不能从改变客观的经济条件入手。于是,解决困难的方法就只能落脚于寻找强大的内心。胡编滥造的关于《新华字典》的故事,以及那个不怕大风的爷爷,就成了“强大内心”的具象体现。当青年人指望他给出具体办法的时候,他却给我们熬了两碗廉价的鸡汤——《新华字典》和他爷爷。

  “年轻朋友们,当我们遇到艰难时刻,不要灰心,不要沮丧,只要努力总是会有收获。”这句话是对的,也是错的。统一物分为对立的两个方面,是我们观察分析的基本出发点,这一点在这里再次得到体现。这句话是对的,因为,“年轻的资本家朋友们,当我们遇到艰难时刻(工人罢工,融资困难,销路不畅,等等),不要灰心,不要沮丧,只要努力剥削、努力压迫、努力勾结、努力啥啥啥,总是会有收获。”这句话是错的,因为“年轻的无产者朋友们,当我们遇到艰难时刻(工作难找,工资太低,五险一金不按法律缴纳,等等),你越努力工作,你的老板就会从你身上榨取越多的剩余价值,只要你努力,他总是会有收获。”

  “一个人可以被生活打败,但是不能被它打倒。”莫言想模仿海明威,但海明威笔下的人都是具体的劳动者,是士兵、是拳击手、是水手、是渔夫,他们在资本的主宰下挣扎求生的劳动者,他们是奋起反抗资本压迫的硬汉。而莫言口中的人又是谁呢?是反抗资本的人,是顺从资本的人,亦或是代表资本的人?莫言没有说,莫言也不敢说。在这里,莫言一如既往地通过抽象的人替换阶级的人,试图蒙蔽青年人的视听。

  然而,青年无产者在被压迫的时候会逐步地反抗,在反抗的时候会逐步地觉醒。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莫言这句话是对的(虽然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这个意思),“希望总是在失望甚至是绝望时产生的,并召唤着我们重整旗鼓,奋勇前进。”

  不要随随便便在五四青年节对青年人讲话,现在的青年人,是饱受资本压迫的青年人,是眼睁睁的看着996被纵容的青年人,是要么失过业、要么降过薪、要么挤在狭小的出租屋、要么背负高昂的房贷的青年人。而这些人,还曾经受过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知道“剥削”、“资本家”、“阶级”这一类的名词。当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这些名词还只是抽象的名词,当他们进入社会(资本统治的社会)的时候,这些名词就变得那么的具体。

  这一届青年人不好骗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7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