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 元/亩收购青小麦秸秆当饲料?那是祖师爷管仲玩剩下的

2022-05-12
作者: 任易 来源: 任易微信公众号

  今年因为俄乌冲突,欧洲粮仓乌克兰今年小麦必然减产,而且乌克兰也禁止小麦出口,全球小麦市场暴涨。

  但吊诡的是,就在我国夏粮小麦还有 20 天成熟的时候,主流短视频网站上出现了多个农民卖青小麦(未成熟)当做饲料的视频,号称每亩收购价 1500 元;视频拍摄地在我国粮食主产区之一的河南。

  如果说在某些年份小麦价格低于玉米,把未成熟的小麦当做青贮饲料,经济上也说得过去;但是在今年,小麦全球供应量减少、价格暴涨的情况下,收购青小麦当饲料,这完全不是正常的经济行为

  刚刚去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看了看小麦价格,2022 年 7 月的小麦期货价格已经涨到了 11 美元每蒲式耳(一蒲式耳小麦大约为 54.4 斤,价格是 1102 美分,也就是 11.02 美元),等于在大宗交易、机械收割的情况下,小麦的价格是 1.355 元/斤。

  河南目前小麦平均亩产 891 斤,按国际市场价格,每亩小麦的平均卖价为 1207 元;一亩小麦还能产半吨秸秆,按照秸秆价格 250 元/吨计算,每亩小麦的全部收入约为 1357 元。

  而青贮饲料能卖到多少钱呢?我上 1688.com 上查了一下1688 青贮 小麦 饲料[1],发现每吨价格在 700-850 元左右,一亩小麦大约能出产 2.5 吨左右的青秸秆产量,但是青贮小麦需要晾晒半天,然后打捆、发酵,同样会失去一部分重量——?

  完全想不通又是哪位大善人在发善心啊?

  因为同样是青贮饲料,青贮玉米明显比青贮小麦更划算。在中等地力条件下,专用青贮玉米品种,亩产鲜秸秆可达 4.5~6.3 吨,加工成饲料以后,每吨哪怕卖 500 块钱,也比用每亩 1500 元的价格收购青小麦,制造青贮饲料的利润更高。

  比如央视在 2021 年 8 月的报道 《啥叫“青贮玉米”?来看看这 600 万亩喜迎丰收的青贮玉米田[2]》,这个新疆的农民种了 500 亩青贮玉米,每亩收获 4 吨多青贮料,就能证明这一点。

  根据上游新闻《小麦未熟就收割做青贮饲料引关注,农业农村部发通知坚决禁止毁麦[3]》的报道,对于养殖场来说,安徽省阜阳市某养殖公司,购买一亩地的小麦需要支付 1500 元,购买一亩地玉米需要支付 1200 元,可 1500 元只能买 1 吨多,1200 元可以买 4 吨多。

  上游新闻的这个报道里,还给出了一个解释:受河南去年水灾影响,他(养殖场)没有准备好充足饲料。现在购买未成熟的灌浆期小麦用作青贮饲料是为应急,「现在就可以去收小麦了,玉米要等到 8 月,仓库里没存的饲料了」。

  这个解释说得通,毕竟现在全国物流因为疫情原因流通性不强,外地的饲料可能运不过来,只能就地解决;但是按照两亩青贮玉米的产量可以养一头牛估算,每头牛一年要消耗 1.5 吨干草和 6 吨青储饲料,就算这个养殖场有 1000 头牛,也不过只需要 3 个月的青贮饲料——!

  这点非正常情况下的饲料需求,随便找一个镇子就解决了,有啥值得在抖音上向广大农民宣传的

  更有意思的是,上游新闻采访了河南一个小麦种植户,该种植户说,2021 年底,养殖场和他达成协议:“五一”期间带收割机来收麦,每亩 1500 元。种植户想着与其再花一个月等着小麦成熟,还要请人收割、处理秸秆,最后只能卖 1200 的话,那还不如提前一个月 1500 卖掉呢。(但这个种植户发现小麦价格涨到 1.6/斤的时候,就后悔卖给养殖场了)。

  而养殖场的行为是否经济,我就不得而知了。毕竟 4、5 月青黄不接的时候,用青小麦充当 3 个月饲料,等到玉米上市后再改成青贮玉米,这样可以减少资金占用,减少饲料储存场地,也勉强可以说是无奈之举——毕竟青贮玉米更便宜,养殖场为啥要无奈地买亩产少、价格贵的青小麦?是 1688 不好用么?

  我担心的,是某些人用 1500/亩的高价忽悠着大批农民把灌浆期的小麦收割了,然后到收购又跑路了,结果这些小麦就只能烂在地里,农民颗粒无收。

  我担心的,是某些人用 3000/亩的高价忽悠农民把灌浆期的小麦制作成干花,但只是跟农民签一个协议,等到农民收完麦子、制成干花再收购,然后到收购期又跑路了,又害得农民颗粒无收,变相造成减产。

  这种事儿又不是没发生过,2007 年在辽宁,本山大叔代言的蚁力神,就是跟农民签了代养蚂蚁协议,最后到成熟期就是不来收购,导致 11 月 20 日辽宁各地上万养殖户在沈阳 SF,大喊蚁力神还钱,捅的惊天大窟窿,最后锅还不是政府背?

  在 Youtube 上搜索 wheat silage(青贮小麦),视频也不多(十几个),基本上都是养殖农场主自己种了小麦自己收的[4],评论里面,外国朋友也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青贮小麦作为饲料。

  很好的解释,因为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小麦作为青贮饲料。你是否允许小麦枯萎,就像青贮草料那样?因为那一排看起来很绿。顺便说一句,最初来自北爱尔兰。

  外国朋友中,除了财大气粗、地广人稀的美国人,还真没多少人舍得用灌浆期的小麦做青贮饲料的,毕竟根据《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估计,2020 年全球大约十分之一的人口(8.11 亿人)面临食物不足的困境,2022 年只会多不会少

  所以,高价收购灌浆期的小麦当做饲料,还有高价收购小麦干花这个事,如果是正常的市场行为,而且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比如养殖场真的买不到饲料了,只能无奈购买 1500 元/亩的青小麦,那属于偶发情况,也不应该在短视频平台上向全国宣传。

  但如果全是空头支票,采购方没有真实需求却大肆收购未成熟的小麦,最后也没有资金实力兑现协议,那就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某些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了。

  但是玩这种经济战,管仲可是祖师爷啊,别忘了「_齐纨鲁缟_」这个成语典故。春秋时期,管仲要求齐国官员的衣服由齐国纨布改为鲁国缟布,导致鲁国缟布涨价,而管仲却禁止齐国百姓织缟布,却对鲁国开放齐国的纺织品市场。

  表面上看,鲁国从齐国获得了大量贸易顺差,但是鲁国因此全国大织缟布,放弃农业生产,失去了粮食自主权。一年后,齐国市场开始拒绝鲁国的缟布,而鲁国缺粮,齐国不卖,鲁国直接被齐国拿捏着肚子,签订了不平等条约。

  所以我国农业部直接在 5 月 10 号下文,《》。但对于各乡镇农业部门来说,在执行政策的时候,不如给个体农户算一笔账,让他们知道这种收购青小麦的市场很小,如果有人大规模高价收购青小麦当饲料,。

  另外,基层在执行政策的时候,只要告诉农民今年小麦收购价一路看涨,已经涨到 1.6/斤了,农民自然不会毁了粮食。

  正常人不会亏本做生意的,除非他的目标,压根就不是生意。所以,真正需要注意的,不是毁麦的农民,而是高价收购灌浆期青小麦的企业有没有真实需求,以及大肆宣传 1500 元/亩收购青小麦秸秆视频的自媒体的生意模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