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的我,选择出海就业

2022-05-16
作者: 郑鹏飞 来源: 微信公众号“远川出海研究”

  2019年夏天,Cindy和同学们在青岛的五四广场拍照留念之后,第二天登上飞机踏上了漫漫长途。

  Cindy的最终目的地,是非洲的赞比亚——她接受了一家基建企业的海外岗位,将在那里开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而在早前,她拒绝了另一家建筑行业公司在国内的工作机会。

  Cindy之所以在毕业后选择去海外就业,除了自身热爱冒险的性格使然之外,也有着现实因素的考量。出海岗位的到手收入,通常是国内同类岗位的2到3倍,这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待遇。

  在这背后,则是中国企业出海催生的人才需求。

  伴随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连续四年稳居全球前三,中贸国际智库平台与领英中国共同调研发现,仅在2019年,领英平台海外职位的发布数,就比前一年翻了近5倍。

  虽然目前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有4%~5%的出海企业有意裁员,但同时仍有23%的企业表示,将会在疫情期间继续扩大招聘。

  而与此同时,国内却在迎来新一轮“最难毕业季”。一方面,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达到了1076万,首次突破千万大关;另一方面,房地产、互联网、教培这些就业“蓄水池”的收缩,也进一步加剧了应届毕业生的求职难度。

  那么就在国内求职、考研和考编竞争压力与日俱增的背景下,我们邀请到了3位在毕业之后选择出海就业的青年人,一起来聊聊——

  出海就业究竟是不是一条值得选择的道路?出海就业,又会是怎样的一番经历?

  01 | 到广阔天地中去

  林琳在2016年本科毕业时,选择了一份在西非国家安哥拉的政府公关工作。

  用人单位是一家基建行业的国企。而林琳在接下这份offer之后,就没再考虑过其他的选择。

  一方面,她就读的是葡萄牙语国际新闻方向,其中绝大多数同学都走向了两条就业道路:一是老师,二是翻译;但这并不是林琳所想要的。

  或许是受到家庭从商氛围的影响,她更期待的是市场开发类的工作。彼时正值“一带一路”计划正式推出的第三年,大量的海外基建项目带来了一系列的新岗位,政府关系维护就在其列。

  这份能够参与公司在安哥拉业务从无到有,并且还可以和安哥拉国家部门直接对接的工作,自然对刚毕业的林琳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每个月可以到手2万元左右的薪酬,也成为了她选择这份工作的另一个理由。在2016年,即便是已经站上风口的互联网大厂应届程序员,也未必拿得到这个数字。

  ▲2017年中企在安哥拉承接的某公路项目

  在3年之后,土木专业毕业生Cindy也踏上了非洲的土地。

  作为造价工程师,她前往的是地处东南非洲的赞比亚,参与在当地水务项目的建设。

  其实在海外,中企招募的多数毕业生,都是像Cindy一样的工程技术人才。根据领英提供的数据,在海外有87%左右的海外中企,都对技术类人才有需求。

  在毕业之前,Cindy一早就想好了自己的职业规划:一条路是可以留在格子间工作,那就是去造价所或者是设计院;另一条路则是下工地——当一名造价员。

  不过在一轮轮面试过后,她收到的两个offer最终都是需要下工地的造价工作,只不过一份在国内,另一份则在赞比亚。

  「那时我心想,留国内要去工地,去国外也是要去工地,那我还不如去体验更新鲜的生活。」再加上外派工资确实比在国内高得不止一星半点,于是Cindy果断选择了出海。

  ▲赞比亚工地旁的本地儿童

  实际上,在出海发展的中国企业中,基建企业只是一部分;随着中国在产业链条上的攀升,以手机品牌为首的不少科技企业,同样开始在海外布局。

  我们的另外一位主人公小D,就乘上了这一波国产手机出海的东风。

  2020年本科毕业的他,在2021年被外派到了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参与负责海外营销和广告投放业务。

  小D最开始的职业规划,其实并不是市场营销。他校园时期的两份实习,都属于媒体行业。只不过亲身的经历让他意识到:自己不喜欢传统媒体的工作氛围,但也不能接受自媒体厂牌前景的不确定性。

  于是他将视线拉回了自己就读的市场营销专业,并在毕业时收获了3份offer。在排除了对营销并不看重的一个家化企业和一家稍显僵化的家电公司之后,小D最后选择进入了这家手机厂商。

  而公司的外派计划,则是在入职前就已经说明了的,只不过具体抽中哪个国家进行外派,具有一定的随机性。最终,公司选择将小D外派到了拉美地区的墨西哥城。

  他认为这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安排。因为在拉美,各个手机厂商之间的竞争还没有完全充分,无论是对于公司业务还是员工自身,都还有着很大的成长空间。

  在完成了退租和行李打包之后,小D戴着防护面罩和口罩,登上了飞往地球另一边的航班。虽然小D一度有些心神不定,但是距离墨西哥越近,他却也对于各种未知越来越坦然。

  ▲地处高原的墨西哥城

  02 | 出海,痛并快乐着

  如果用“痛并快乐着”来概括出海工作的状态,虽然有些老套,但却也不失为一句精准的注脚。

  在6年之前,林琳第一次降落在安哥拉时,就被眼前的落后惊呆了,心中默喊了一句,「这也太破了!」

  ▲飞机俯瞰安哥拉南部

  不过,当预期被大大压低之后,好处就是现实总是要比想象中更好一些。由于林琳他们要接触当地政府比较多,结果她发现公司不管是住的地方还是办公环境,其实总体都不错。

  ▲安哥拉城市街景(来源:公众号“故乡与世界”)

  再加上安哥拉是一个石油资源型国家,出口创汇也带动了一定的消费。以至于进入部分餐厅时,林琳会一度忘记自己还在非洲,反而以为会是在欧洲或是什么地方。

  而在工作上,林琳一开始进展的并不顺利,因为她不仅要参与政府关系维护,有时候也得帮忙处理市场招投标,这就超出了她最初的能力范围。

  不过好在有领导的传帮带,林琳也逐渐能够从做一些基础会议记录工作起步,摸到了政府关系搭建的门道,最后自己就可以跑下政府部门。

  在踏上非洲大陆之前,造价员Cindy对于赞比亚的印象,大多是类似短视频里流传的落后画面。

  但到了当地之后,她才发现这里不算缺水,也不会少吃少穿。像餐馆、超市、商场这些日常的基本需求,也都能一应满足。

  伴随着中非贸易和交流的蓬勃发展,Cindy在赞比亚甚至还能找到中国人开的KTV。除此之外,在西方传统的影响下,这里还有不少的西餐厅。

  一些国内社交媒体上的“打卡拔草”的生活方式,在赞比亚也能完成所谓的“平替”。

  ▲赞比亚当地“网红”餐厅

  但是在非洲,始终难以摆脱的就是当地的治安问题。

  Cindy在赞比亚期间,基本没有在夜间出过门。而安哥拉的问题更甚,林琳从来不敢一个人上街走,因为很容易被抢,出门也都是坐的防弹车。

  ▲安哥拉当地安保公司(来源:公众号“故乡与世界”)

  但即便防范严密,林琳还是在安哥拉遭遇了一次抢劫。在一次组织去海滩钓鱼的活动中,她就被抢走了手机。但通过手机的报失定位,以及小费加持下的警察协助,最终她居然顺藤摸瓜把手机找了回来。

  面对如此罕见的失而复得,林琳的领导也直言说,自己在安哥拉这么多年,已经目睹了无数次手机被抢,但是能找回来的仅此一次。

  除了安全问题之外,在海外的医疗问题也是另一个隐患。

  林琳就曾在安哥拉本地的牙科诊所出过岔子。当时她找了当地一位热情的女牙医做根管治疗,结果在第三次诊疗的时候,这位女牙医突然开口说:

  「很不好意思林琳,管子好像掉在你牙隙里拔不出来了,可能是因为非洲人和中国人的牙管粗细有区别」。「不过,在里面应该也没有关系」。

  林琳只能无奈地说「OK,OK」。

  但即便在经济社会更加发达的墨西哥,那里的小D同样也会为如何看病而焦虑。

  「这里的医疗能力很多时候是不到位的。即使有时候能获得这里的医疗支持了,但也会出现和医生沟通不畅的问题。因为有很多医院,是不接受说英文的。

  所以对于小D而言,出海最糟糕的时刻,莫过于疫情大流行时期,很多同事都感染新冠的阶段。在那段时间,很多同事都只能居家隔离,但是小D却爱莫能助。

  一直伴随着小D的,还有高强度工作带来的压力。

  因为在海外市场需要向本地和国内双向沟通,这已经加大了工作量;再加上时差的因素,就导致小D除了睡觉之外,都处于对接工作或者回复消息的状态。

  而时差还带走了小D的几乎每一个周日下午,因为这个时间对应的正是国内的周一早晨。所以小D的周日晚上,基本上都是在和国内对接开会中度过,「这一点还是蛮痛苦的」。

  但是异域的生活,也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散发出浪漫的瞬间。

  墨西哥城让小D着迷的一个点,就是她的夜景。「你知道墨西哥是一个高原,城市周围就是连绵不绝的山。很多平民会选择住在山上,灯火也会因此而密集。」

  「所以每到晚上,尤其我们开车出去的时候,就会看到远处山上的万家灯火编织成了一个灯带,山上就像围绕了一圈星河,搭建出了一个璀璨的舞台,真的非常漂亮。」

  ▲墨西哥城远处山上的“灯带”

  还有一天,小D突然在脑海中冒出了想去看海的想法,但是墨西哥城本身离海比较远。于是他就打了个车,花了3000多人民币从市中心一路赶到了海边。

  他独自在海边住了两晚,然后周一又如同往常一般,继续照常工作。这次突然之间决定的旅行,是小D觉得在海外做过最有趣的一件事情。

  「我觉得出海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出海就业这个过程本身」,林琳是这么说的。

  03 | 拒绝“温水煮青蛙”

  但是新鲜感总有消逝的那天。出海就业的毕业生们,最终都要面临同样现实的问题:

  那就是,要不要跳出海外按部就班的舒适圈,以及是否选择回国?

  在墨西哥做营销的小D,眼下就在担心在海外工作,会让自己和国内的营销产生脱节。他认为国内的营销手段更加先进多样,而自己在海外市场却必须带着本地员工,从最基础的4P分析开始做起。

  不过,小D也觉得这未必是坏事。因为这样的流程也意味着,他需要把每个项目都要从头拎一遍才会着手去做,而这实际上也有利于提升自己的逻辑思考能力以及沟通能力。

  对于是否回国的问题,小D的答案是肯定的。只不过在回国之前,他也希望去到其他海外市场,交叉验证自己对于海外市场的洞察。

  「如果每个市场待的时间都比较短的话,说实话沉淀不下什么东西。所以未来希望能在两到三个市场里面,都能有一定的时间让自己去沉淀,最后才会对海外市场得到一个比较全面的体悟或者认识。」

  在安哥拉的林琳则在海外的第三年,感受到自己已经在按部就班的日子里遭遇了瓶颈期,最终决定回国考研究生。

  「那里的工农业毕竟还是比较落后的,如果在那个地方待太久了,很可能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再也跳不出来了。所以我决定用一个新的生活来刺激自己继续往前走。」

  而在安哥拉少有娱乐的环境,也为林琳备考提供了充分的空间,最终她成功考取了复旦大学的MBA学位。目前她已经完成学业,就职于在了一家咨询公司。

  往日在安哥拉的经历,已然成为了林琳介绍自己时,一段精彩的“story”。

  毕业后前往赞比亚做项目造价的Cindy,也是在第三个年头离开了赞比亚,过于艰苦的工地环境最终让她萌生了退意。

  ▲Cindy所在工地环境

  不过Cindy没有选择回国,而是出于对中东的好奇,前往了卡塔尔的一家制造业企业从事销售工作。

  不过,这并不是一次成功的选择。中东的沙漠气候和人文环境让Cindy感受到有些压抑,再加上克扣工资情况的发生,让Cindy决定再次跳槽。

  这一次,在做足了对新工作的筛选工作之后,她最终还是决定回到非洲,选择前往一个新国家坦桑尼亚,并转行到了物流行业。

  她同时也做好了在新的行业从头开始的心理建设。「我告诉自己可以从零开始,从基层开始,从螺丝钉开始;这样我转行的话,才不会有很大的挫败感和心理落差。」

  所幸这一次的选择是符合预期的,无论是充足的假期、还是紧靠海滨的环境,亦或是因中非商贸激增而堪称朝阳赛道的物流行业,都让Cindy决定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几年。

  ▲Cindy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

  而Cindy还有一个隐藏身份,那就是一名拥有十几万粉丝的微博博主。

  因此也会时常有人向她请教,自己应不应该出海求职?经历了海外三份工作的Cindy,总结了自己的海外求职心得:

  第一,不要意气用事、草草就作出决定,应该广开言路,多听听周围人的意见。

  第二,就是需要对潜在的机会进行充分的调研,以避免风险。

  04 | 后记

  总的来说,受访者们都很难用一句话来定义出海就业,究竟是好还是坏。但没有疑问的是,所有的人都认为出海就业,让自己收获了迅速的成长以及面对世界更广阔的视野。

  而在眼下,过去被认为是竞争低洼地带的海外岗位,逐渐迎来了更充分的竞争。有受访者就观察到,他们身边外派员工们的学历水平,近些年正在不断地水涨船高。

  在工作类型上,领英数据也显示,在海外角色更为初阶的语言类人才,在2020年需求开始下降;更高阶的管理类人才,则在同比上升。

  不过,或许“内卷”在未来终有一天会“卷”到海外,但是机会总是会留给更有勇气的开拓者。就像笔者感叹于Cindy斑斓多彩的海外经历时,她所说的:

  「其实我也只是海外的一个小透明,只不过给了自己试错的机会,和一些及时止损的勇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