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山广场大雪中腊梅怒放,那香将年年不绝

2022-02-04
作者: 付欣宇1 来源: 红歌会网

  大年初二,一场鹅毛般的大雪汹涌而至。滴水成冰,雪落成练,银装素裹,点缀着光耀天际的毛主席铜像广场。

  冬日里出生的毛主席偏就喜欢冬日洁白的品格,“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即便在春夏中无比妩媚的西子湖畔,毛主席偏偏留下了一张洁白雪景中亲切的笑颜。还不知是否巧合,腊梅的花瓣将要挣出花蕾前的时段出生的毛主席,偏也喜欢梅花的傲对冬寒的风骨,“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在大雪中,无数的人们前往毛主席铜像前拜年。

  梅花,是我国历代诗人所爱吟诵的物象。特别是一些品格正直的诗人,往往借梅花以抒发内心未伸之志,喻节操之高洁,表决不与浊世同流合污之骨气。

  陆游、毛主席曾先后写有同一词牌、同一主题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兼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作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词)

  陆游的一生,满腔的爱国抗金热忱,却屡遭南宋小朝廷苟且偷安冷水的浇泼,以致长期受冷落、遭倾轧,政治上被严重边缘化。与仕途失意相伴随,个人生活尤其不幸。曾经有过的美满婚姻,亦被封建家庭的无情棒打得粉碎。如此遭际,表现于诗词,难免抑郁、愤懑、忧伤、凄楚。在《卜算子·咏梅》中,诗人以梅自况、自艾自怜、孤芳自赏,表达的是“寂寞开无主”的无奈、“黄昏独自愁”的凄凉,以及“只有香如故”的孤傲清高。尽管“无意苦争春”,但由于她的高洁、她的不阿世媚俗,结果还是“一任群芳妒”,以至“零落作泥碾作尘”。

  面对梅花的陆游:“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在“群芳”们的谗言中苦怀一颗报国杀敌之心,虽一再表白“无意苦争”,但“群芳”们对梅花的领先开放、梅花的一枝独秀,还是无法释怀,陆游在最后的时刻,只有寄情于未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

  毛主席也“得罪”过一批“群芳”,以至于“妒”了四十余年,那延续的“妒”却依然强烈而无法自拔,以至绵绵无绝期。然如今的“群芳”们早已不在春夏秋的大地上与山花小草们经风历雨,更不会在严冬的大地上与山花小草们共度苦寒。“群芳”们早已经躲入舒适的温室暖棚内娇艳欲滴、四季滋润着。“群芳”们切齿而铭心的是毛主席倡导的“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群芳”们对被置于山花小草中间具有强烈的被“亵渎”感,山花小草的朴实和草野之躯,贬低了“群芳”们的娇贵,于是,“牛棚”呀、“倒挂”呀、“浩劫”呀……层出不穷的污蔑之辞,但这不丝毫不影响毛主席越来越高大的伟岸形象。

  毛主席的《卜算子·咏梅》,则又是不同于陆游的气象和境界: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雪本是严寒的象征,在毛主席看来,它是迎接新的春天到来的使者。尽管冰凌垂挂于危崖,朔风怒号于幽谷,气象森然,望而股栗,但梅花偏偏于此时此地坚枝奋挺,而且花朵繁茂,置寒风于不顾,视冰凌为温床,俏色夺目,使人为之一振,这是一幅何等瑰伟壮阔的图景,又是何等超拔不凡的气魄!!

  韶山广场上怒放的腊梅

  毛主席写作此词时,中国革命已取得胜利,人民共和国也已走过了十几年的历程,毛主席早已成为举国拥戴的人民领袖。然而,写作该词的一九六一年,全国人民却面临着极其严峻的局面:国内正经历着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三年困难;国际上,由于中苏关系的破裂,我们面对的是反华势力大合唱。而这一切,却丝毫没有挫损毛词通篇洋溢的超拔、豪迈的乐观主义气概和坚强不屈、昂扬奋发的斗志。毛词巧妙地反陆词之意而用之,拓展境界、别开生面。

  一个“俏”字提挈全篇,传神写照,以少许胜多许。“俏”不只是一般的美,它美得俊逸,美得机智,美得妙趣横生,美得使仇视者妒恨者也无可奈何。这诸般情味来自读者感觉,它并非主观唯心,也并非神秘不可知,而是出于共鸣,达到主客观的感应。归根结底,正是作品本身潜移默化的给予。

  起句“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通过对时空圉限的突破,营造了季节更替、自然生息的大背景、大气候,展现了超迈、壮观的磅礴大气。“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由“百丈冰”与“花枝俏”的对比,凸显诗人笔下的梅花,不是陆词中那种托非其所、生不逢时的受倾轧的“苦梅”!然而,如此俏梅,却并不自矜自大、不可一世。而是谦逊自持、不事张扬——“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她恰到好处地摆正自己的位置:不是争春的英雄,不是操持造化神工的救世主,而只是报春的信使,只是站在自然变化最前端的先驱者。更重要的是,她并不孤独,绝不会孤芳自赏。在她身后,是春天里的群芳争艳、无限风光。

  当她完成了报春信使后,便功成身退,带着结子的硕果,消隐到百花丛中。所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是成功者会心的笑,是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时代升华,表现了与人民息息相通、血肉相融的领袖情怀。“笑到最后,笑得最好”。诗人用最后的笑,赋予梅的全新品格、全新风骨、全新节操,把咏梅诗词拔升到古往今来乐观壮美的最高境界,并从中寄寓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人类历史的根本动力”这一历史唯物主义信条。毛词的境界,突破了陆词的“小我”樊篱,是一种博大无私、气势恢宏的“超我之境”。

  腊梅是先行的,因其高居于万花对春的滋润、夏的热烈、秋的果实的平常境界之上,毛主席总结说“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腊梅不乐于“争”,却乐道于“报春”,更乐见于“山花烂漫”,最甘于在“丛中笑”。

  毛主席说过“鲁迅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都应该学习鲁迅的榜样,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也是腊梅的座右铭,领先者、报春者的座右铭。以毛主席对腊梅的钟情,以毛主席坚持那座右铭的不懈的实践,有山花的烂漫、小草的茂盛,也就肯定伴有“群芳”们的“妒”。

  毛主席预言过“我是准备跌得粉身碎骨的”。可见他对“群芳”们得意的时代被“碾作尘”有充分的前瞻和根本的不屑,陆游道出的“只有香如故”也许是一种无奈,但却也是一种永恒。腊梅的香,山花小草们是不会遗忘的,毛主席的博大与崇高,毛泽东时代的伟大成就,是永远“香如故”的,同时也是“群芳”们内心无法抹掉的梦魇。

  有山花小草们的铭记,腊梅花并不孤独,腊梅花在奇寒中却指出了温暖的方向,在阴霾下却预演了万紫千红,“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腊梅没有婀娜的腰肢,没有婆娑的叶片,只有硬硬的傲骨般的枝干,直直地向着天穹,其花在那枝顶怒放。

  “卜算子”以马列毛武装头脑的战士们不是占卜者,也不相信什么算命先生,但由于他们具有真正科学的头脑和敏锐的目光,能够比较正确地认识社会发展规律,预见未来的风雨阴晴,这也可以说是他们优于敌人的得天独厚之处。

  毛主席,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毛主席,腊梅花要开了,那香将年年不绝,永世长存!

     【文/付欣宇,本文原载于“窗前一盏灯”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