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资荣:毛泽东与人民广播

作者: 冯资荣 日期: 2019-09-13 来源: 红歌会网


  1940年12月30日,在延安西北19公里的王皮湾一孔窑洞里,一个庄严的呼号,穿越黄土高原,在大江南北震响:“延安新华广播电台,XNCR,现在开始播音”。同一时刻,毛泽东在杨家岭高兴地对朱德说:“好!终于有了自己的广播电台。”

  早在“七七”事变前后,毛泽东就曾经打算创办口语广播电台,以对付国民党的新闻封锁,让人民听到延安的声音。国民党反动派对延安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围剿,无线电器材购买和运输十分困难。红军只能利用缴获的军事电台抄收和播发电讯新闻。

  1940年3月,周恩来从苏联回国,带回共产国际赠送的一台广播发射机。毛泽东见时机成熟,便主持成立了中央广播委员会,由周恩来任主任委员,领导筹建广播电台。中央军委三局专门组建了九分队,具体负责广播电台的建设。没有电,就用汽车引擎带动发电机发电;找不到汽油,就用烧木炭的煤气替代;没有铁塔,在山顶高大树枝上架起天线,保证了我党第一座口语广播电台如期开播。

  创立之初的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每天播音两小时,最初用《渔光曲》作开始曲,后来改用《兄妹开荒》的音乐。由于唱片资料少,插播音乐时,只好由播音员在麦克风前演唱一段歌曲来代替。毛泽东得知些事,把自己保存的20多张唱片送给新华广播电台作音乐资料,并勉励广播工作者热爱广播,齐心合力办好这张不分国界、不用纸张的“大报纸”。皖南事变发生后,毛泽东通过广播电台,发布了关于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还以中央军委发言人名义,发表关于皖南事变的谈话,揭穿皖南事变真相和国民党反动派破坏抗战的阴谋。这是毛泽东的文章首次在广播电台发表。

  毛泽东对广播电台非常重视,所有播出稿件,他都要亲自审阅、修改。他在《关于各抗日根据地对外宣传的指示》中要求各级党委、各部队都“应经常收听延安新华社的广播,没有收音机的应不惜代价设立之”,“各地报纸应经常发表新华社广播”。俄国十月革命二十四周年纪念日那天,他在广播中号召人民一致团结起来,奋勇抗日,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斗志。

  1943年春,由于无线电器材补充困难,延安新华广播电台被迫暂停播出,毛泽东要求千方百计忙恢复播出。1945年8月,在延安军民欢庆抗战胜利的腰鼓秧歌声中,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在清凉山恢复广播,由周恩来拟就、毛泽东修改、以朱德名义发布的勒令日伪军向驻地八路军新四军投降的延安总部第一号命令,成为恢复开播后的第一篇广播稿。此后,在欢庆抗战胜利持续一周的时间内,毛泽东亲自撰写了《蒋介石在挑动内战》、《评蒋介石发言人谈话》等三篇新闻述评,在广播电台播出后,《解放日报》、《新华日报》以及蒋管区进步报纸都先后予以刊载。毛泽东利用新闻广播与蒋介石展开论战,迫使蒋介石改变策略,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

  重庆谈判后,蒋介石撕毁墨迹未干的“双十协定”,悍然大举进攻解放区。毛泽东在给新华社社长余光生的信中,就广播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从现在起,凡各地蒋军向我进攻的消息,均请发表,并广播。因蒋口头说停战,实际在作战,我应发表新闻予以揭穿。本月参考消息《顽军侵占青州龙山两车站》、《文水阎军占我孝义镇》等项消息,请补发广播”。

  为了搞好广播宣传,毛泽东与刘少奇、任弼时还于同年11月上旬,亲临新华社看望编播人员,他详细听取了广播工作的汇报,察看了广播电台的机房,并通过广播电台与张家口进行通话,还与广播电台编播人员座谈。毛泽东“对怎样掌握党的政策,怎样写好新闻和评论,怎样纠正文字上的缺点,提高写作能力和词章修养,都作过不少重要的指示”(温济泽《回忆新华广播电台》),给广播电台编播人员极大的鼓励。“东方红,太阳升”这首新中国人人会唱的歌曲,是延安鲁艺的音乐工作者根据陕北民歌改编而成的,1945年10月6日,这首歌第一次在新华广播电台播出。由于没有录音设备,只好把鲁艺文工团的演员请到电台演唱,用直播的方法播出。这是利用广播第一次播出歌颂毛泽东的文艺作品,随着电波的传送,“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的歌声,从清凉山传遍全中国。

  毛泽东的名字,随着中国革命的进程,越来越为人们所熟识、所敬仰。为了让更多的人聆听毛泽东的声音,1949年6月15日和9月21日,北平新华广播电台两次播出了毛泽东在新政治协商筹备会议和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录音讲话。10月1日,又首次现场直播开国大典盛况,“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毛泽东庄严宏伟的声音,穿越千山万水,振奋了全中国四亿人民的心。

  在戎马倥偬的战斗岁月,毛泽东十分关心广播事业。中共中央从延安撤离,转战瓦窑堡涉县和西柏坡村,他要求广播电台随同他一同转战。电台每天播出的广播稿,毛泽东都反复斟酌,仔细修改。平津战役结束后,北平和平解放,胡乔木写了题为《北平解放》的广播新闻,播出前毛泽东作了18处改动。胡乔木的另一篇广播述评《国民党怎样看北平和平解放》,全文1607个字,毛泽东改动了1400多字,只留下原文203个字,标题也改成《北平问题和平解放的基本原因》。《胡乔木文集》第一卷中114篇新闻作品,大部分都是经毛泽东修改后定稿的。

  遇有重大事件,毛泽东还亲自撰写广播稿,当年的“老广播”还清楚地记得毛泽东利用广播稿巧设“空城计”的故事。1948年10月底,傅作义调动几个军的兵力,企图偷袭石家庄,侵扰西柏坡。当时我军在这两处兵力不足,毛泽东得此情报,一面电令杨得志、耿飚等率部驰援,一面连夜撰写了《华北各首长号召保石、沿线人民准备迎击蒋傅军进扰》、《评蒋傅军梦想偷袭石家庄》等广播稿,交陕北新华广播电台播出。遥控指挥偷袭石家庄的傅作义听到广播,以为我军早已严阵以待,担心偷鸡不成蚀把米,把北平丢失,只得放弃了偷袭计划。11月底,淮海战役进入攻坚阶段,毛泽东又以解放军总部的名义和刘伯承、陈毅的名义,写了两篇广播稿,敦促被我围困于宿县的黄维兵团官兵向解放军投诚。12月中旬,毛泽东又发表《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毛泽东撰写的这些广播稿,对于夺取平津、淮海战役的全面胜利,加速中国革命的进程,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据不完全统计,毛泽东在建国前亲笔撰写的广播稿,约在百篇左右,收入四卷本《毛泽东选集》的就有49篇。

  毛泽东还是一名“广播之友”,他坚持每天都要听广播、评广播。一次,他收听到关于蟠龙大捷和真武洞祝捷大会的报道,认为播音员感情充沛,爱憎分明,提出应予以表扬,还随口吟诵广播稿中的顺口溜:“胡蛮胡蛮不中用,延榆公路打不通。丢了蟠龙丢绥德,一趟游行两头空。官兵六千当俘虏,九个半旅象狗熊。害得榆林邓宝珊,不上不下半空中”。1949年4月25日,毛泽东起草并发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电台当天播出。毛泽东听完广播后,翌日便写信给新华社,信中说:“4月25日广播的人民解放军布告,有两个错字:一、第三条‘当承认其所有权’,‘当’字误为‘均’字;二、第七条‘农村中的封建的土地所有权制度是不合理的’,‘村’字误为‘民’字。以上两点,务请各广播电台各报纸予以更正。”

  对于广播的典型报道,毛泽东也十分重视并多次强调。1948年3月上旬,他收到谭政文关于山西崞县土地改革情况的汇报,对崞县两个区平分土地的经验很感兴趣,认为值得在解放区推广。他将报告批给新华总社社长胡乔木,要求胡乔木“用明码发给新华社转播全国”,“发出、广播及登报,时间愈快愈好。”随后,毛泽东又批示道:“应当注意收集和传播经过选择的典型性经验”,典型性经验“比我们领导机关发出的决议案和指示文件要生动丰富得多”。毛泽东不但自己重视广播,还要求中央各部委负责人重视广播宣传,自己动手,“每月供给广播新闻消息一件,写社论或专论一篇”。在毛泽东带动下,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以及各部委领导都亲自撰写广播稿。

  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在政治报告中指出:党的工作重心要从农村转向城市,广播工作,应“围绕着生产建设这个中心工作并为这个中心服务”,为新时期的广播工作指明了方向。为此,中共中央成立广播事业管理处,北平新华广播电台更名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中国成立后,他又在《征询对农业十七条的意见》中,要求广播工作者“在七年内建立有线广播网,使每个乡和每个合作社,都能收听到有线广播”,1965年9月5日,毛泽东为广播事业亲笔题词:“努力办好广播,为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服务”。

  毛泽东伴随着中国人民广播事业从无到有,发展壮大,中国人民的广播事业将永远铭记并回响“毛泽东”这个伟大不朽的英名。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座谈会习近平在河南考察彩色4K修复版开国大典首现大荧幕,这清晰度绝了80多名朝鲜公民因非法捕捞被俄方扣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