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金靴:清明雨纷纷,想念毛主席


  1919年,他26岁

  当年10月5日,母亲文氏病逝,四个月后50岁的父亲也追随母亲而去;几乎与此同时,恩师、也是准岳父的杨昌济在北京与世长辞……

  短短一年时间,生命中第一次写下了与亲人告别的文字。

  母亲去世当夜,他带着弟弟毛泽潭连夜从长沙徒步赶回韶山,推开家门时,只见棺材而已不见母亲。

  守灵的毛泽民对他说,母亲咽气之前一直在喊着自己的小名:“三伢子,我的三伢子回来了吗……”

  1929年,他36岁

  当年8月20日,从小被自己从做童养媳的悲惨命运中解救出来、又追随堂哥参加革命、曾发动南岳暴动的毛泽建,在衡山县城南门外马庙坪慷慨就义,年仅24岁。

  直到最后一次审讯,国民党反动派问她叫什么名字、逼她承认是自己的堂妹时,她的回答仍然是一句:“我叫共产党!”

  1930年,他37岁

  当年10月24日,这一天是岸英8岁的生日,却也是在这一天,杨开慧和岸英还没吃上一口长寿面,就被“铲共义勇队”逮捕。

  11月14日,死活不肯脱离夫妻关系、死活不肯放弃共产党员身份的杨开慧,在长沙城浏阳门外的识字岭,被国民党反动派枪决,年仅29岁。

  她在狱中留下的最响亮的一句话就是:“要杀就杀,死不足惜!但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

  1935年,他42岁

  在遵义会议上当选为领导核心、从此为红军和中国革命拨开迷雾,却在这一年失去了弟弟毛泽潭。

  当年4月,留守江西苏区的毛泽潭的部队在瑞金被国民党反动派包围,终因寡不敌众全部战死,毛泽潭同样壮烈牺牲,年仅29岁。

  1943年,他50岁

  9月27日,毛泽民在新疆被反动军阀、因苏德战争爆发而由亲苏亲共转为反苏反共的盛世才杀害,享年47岁。

  在狱中,反动派对毛泽民软硬兼施,严刑审讯,逼他招认中国共产党在新疆搞“暴动”,逼他脱离共产党,并交代党的一切组织秘密。

  而毛泽民坚贞不屈,视死如归,最终长眠于革命征途中。

  1950年,他57岁

  当年11月25日,时任志愿军司令部机要秘书兼俄语翻译的岸英,正在朝鲜北部大榆洞的志愿军司令部里紧张工作。

  突然,四架敌机向大榆洞袭来,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只有50平方米的作战室木屋瞬间烈焰冲天,来不及撤离的岸英和高瑞欣在一片火海中壮烈牺牲。

  据时为自己卫士的李家骥回忆:“主席当时听到消息后,很突然,又拿烟,又把烟丢那儿……回过头,他又点烟。本来那个火柴盒就在他前面,他不知道,还在口袋里找。他泪汪汪的啊……但是不明显地,让你看出来他在哭,可是我们心里明镜得很,他的泪水比我们还要多,还要疼,那是他最亲爱的儿子啊!”

  然而面对垂首的同志们,痛失爱子的他强忍着泪水:“打仗嘛,总是要死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岸英是一个普通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

  次年3月,他在与老友周世钊的谈话中又讲道:“我作为党中央的主席,我自己有儿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又派谁的儿子去呢?他也是共产党员呐!”

  1990年,中央警卫局的同志在清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一个柜子,里面竟然是他珍藏的岸英的衬衣、袜子、毛巾和军帽。

  这些遗物不是工作人员收拾的,甚至从没人见过。

  “我还是只有那句话: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不是还有千千万万志愿军烈士安葬在朝鲜吗?”

  从岸英牺牲到他逝世,间隔二十六年,期间五次搬家,但这些遗物,主席却瞒过所有人。

  二十六年间,一个个灯下的夜晚,他是怎么度过的?他也是一个父亲啊………

  2022年,他129岁

  2022年1月7日,苏联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党员、苏联红军攻克柏林战役功勋战士、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功勋战士、中国革命烈士、岸英同志的遗孀,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某部翻译,刘思齐同志,于北京逝世,享年92岁。

  晚年时,一直到去世前,他在都想念着自己的孩子,也曾不忘叮嘱思齐待日后有机会了一定去岸英牺牲的地方看一看……

  这一等就等到了2006年,他早已离开这个世界整整三十年,思齐终于随着岸英的烈士亲属团来到了朝鲜的大榆洞,也就是岸英当年牺牲的地方。

  当76岁的思齐见到28岁的岸英,泪目难忍,欲言又止,万语千言化作停不下的轻抚,久久不远离开冰冷的雕像…

  ……………………

  1915年6月,他对湖南一师的同学说:“为学之道,先博而后约,先中而后西”

  1927年6月,他对瞿秋白说:“我定上山下湖,在山湖之中跟绿林交朋友”

  1935年1月,他对李德说:“不考虑战士要走路、要吃饭、也要睡觉,也不问走的是山路、平原还是河道,只知道在地图上一画,限定时间打,当然打不好”

  1946年6月,他对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说:“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国民党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

  1949年3月,他对全体中央委员说:“如果国家,主要的就是人民解放军和我们的党腐化下去,无产阶级不能掌握住这个国家政权,那还是有问题的”

  1956年11月,他对邓小平说:“现在再搞大民主,我也赞成。你们怕群众上街,我不怕,来他几十万也不怕”

  1958年5月,他对丹东五一八拖拉机配件厂的工人们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1966年1月,他对陶铸、王任重、陈郁、张平化说:“我不怕你们造反,我自己也是造反的,造了多少次反,袁世凯当皇帝逼出了个蔡锷造反。如果中央出了军阀,出了修正主义,你们就可以造反………”

  ……………………

  “我这个人没有私心,我不想为我的子女谋求什么,我只想中国的老百姓不要受苦受难,他们是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众,不能让他们再走回头路。”

  “建立新中国死了多少人?有谁认真想过?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

  “我不怕累,我就是要想让更多的孩子见到我,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希望。将来我不在了,有人要搞修正主义,就是现在在广场上见到我的孩子们当中,会有人记着我对他们的希望,记着我说的要反对修正主义,要敢于实行对修正主义造反有理。我多见一群孩子,多站一会,就多一份希望,这是很有意义的。”

  “我今天见见孩子们,也是希望他们记着要继续革命,要把革命进行到底。所以,这是一件大事。”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王安石晚年曾经说过,霸主孤身取二江,子孙多以百城降,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我们是要认真汲取的,要防止被资产阶级思想和平演变了!否则,我们这么多革命烈士的鲜血不是白流了吗?”

  “为了保证我们的党和国家不改变颜色,我们不仅需要正确的路线和政策,而且需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使我们每个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牺牲,还有什么错误不能抛弃吗?”

  ………………………

  族谱之中,难寻半笔权贵;

  拂袖转身,留下一个中国。

  清明雨纷纷,想念毛主席。

     
【文/欧洲金靴,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金靴文化”,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19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