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毛泽东时代中国是真正的少年中国

作者: 郭松民 日期: 2018-07-04 来源: 红歌会网

  这些天来,我经常想一个问题。

  人的一生,会经历一个从出生、婴幼儿、少年、青年、老年直至死亡的过程,一个民族会吗?

  判断一个人的年龄,我们会有很多生理指标来衡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人从外貌上看也会有很多变化,比如他会皱纹增多、生白发、身材逐渐伛偻等等;

  如果一个民族衰老了,我们拿什么来衡量它的“年龄”呢?

  文化!包括核心价值观。

  一个民族的文化,往往能够标定它的年龄。

  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往往重然诺,轻生死,意气风发。但到了中年,就开始患得患失,顾虑重重,甚至油滑了。而到了老年,则往往胆小怕事,畏首畏尾。

  一个民族也是这样。

  春秋战国是华夏民族的少年时代,“意气相尚,一意孤行,能为人所不敢为”的荆轲、豫让、聂政、侯嬴等都出现在这个时期。今天读起来仍然令人荡气回肠的《赵氏孤儿》,也发生在战国时代。

  秦汉时代是华夏民族的青年时代,所以有卫青、霍去病,有“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豪迈。华夏民族做为一个农耕民族,能够组织起强大的骑兵军团,远征漠北,这在世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故事,也发生在汉朝,今天仍然带给我们无尽的自豪感。

  以后,华夏民族就由青年而中年,由中年而老年。

  表现在文化上,就是越来越精致,越来越繁复,喝一口茶都要经过几十道程序,吃一个茄子,都要——

  “用鸡油炸了,再用鸡铺子肉,并用香菌,蘑菇,五香豆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丁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在瓷罐里封严,要吃时拿炒的鸡瓜子一拌就是。”(《红楼梦》第九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表现在生死观上,就是活着最重要了——既然活着是如此的享受、惬意,那就无论如何都不能死。

  荆轲、卫青、霍去病之类的人物,隋唐以后就很少了。虽然也有岳飞、文天祥,但他们太过孤独,所以命运都是悲剧性的。

  不绝于书的是冯道、宋徽宗、秦桧、魏忠贤、吴三桂、李鸿章一类人物。

  甲午战争时,淮军统领卫汝贵带军向朝鲜开拔。出师之前,卫汝贵把朝廷拨付的24万两饷银的三分之一汇往自己家中,其妻与夫修书一封说:

  “君起家戎行,致位统帅,家既饶于财,宜自颐养,且春秋高,望善自为计,勿当前敌……”

  战争打响后,卫汝贵果然不负妻望,平壤之战一开,他和叶志超弃城逃跑,狂奔三百里,一度逃得不知去向,七八天后才找回清军大队。

  日本人缴获了卫汝贵家书,视为奇闻、笑话,因为这和他们秉持的“武士道”价值观大异其趣。卫汝贵的家书被刊登在东京的报纸上,甚至被放入教科书里。

  日本从此举国瞧不起中国人,直到在全面抗战爆发后遇到八路军。

  从卫汝贵的家书看,他的妻子有深厚的文化修养,用词儒雅,可谓家学渊源。但大战之前给阵中丈夫写信,不是鼓励他杀敌报国,而是劝他保命要紧,可见这种文化已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

  甲午战争中清军的溃败,抗日战争中优势国军往往被人数远少于自己的日军“赶鸭子”,表面上看起来是军事的失败,根本上则是文化的失败——

  一个世故、圆滑、笃信“好死不如赖活”的文化,遇到了一个原始、野蛮、笃信“赖活不如好死”的武士道文化,结果是溃不成军。

  当时日本人称中国为“老大帝国”(意为古老的大国),梁启超很不服气,写了《少年中国说》作为回应,“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梁启超写的激情澎湃,感染了很多人,但在他生活的年代(从晚清到北洋),中国还真是一副“老大帝国”的模样,几乎所有的帝国主义国家都欺负过我们,中国被列强打翻在地,被踩在脚下,受尽凌辱。

  中华文明涅槃重生的能力是惊人的。

  从井冈山到延安,从延安到北京,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涌现出的最优秀人物代表的毛泽东,重塑了中华文化,使中华文化返老还童!

  毛泽东确认:活着不是最重要的,“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是比泰山还重!”

  毛主席说: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毛主席说: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毛主席说: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毛主席说:我们正在从事我们的前人所从来没有做过地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力量也攻不破的!

  毛主席说:美帝国主义愿意打多久,我们就陪他打多久,一直打到最后胜利!(没有什么“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问题)

  毛主席说: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

  毛泽东时代,是真正的少年中国!标志就在于文化上再次表现出了朝气蓬勃,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特征!

  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就是现代的荆轲、豫让、聂政、侯嬴——当然,前者远比后者伟大,刘胡兰们是为人民利益而牺牲的,荆轲只是为君王、为朋友而慷慨赴死的。

  当范跑跑们开始招摇过市,并受到主流媒体的追捧时,表明文化又开始腐烂了,卫汝贵的幽灵又开始四处游荡了。

  中国的希望,在于保持文化的年轻!

  要保持文化的年轻,就需要不断的文化革命——尤其是对中国这样一个曾经是“老大帝国”的国家,我们必须不断地清理那些使我们窒息的腐朽价值观。

  今后的国际竞争、民族竞争,既是经济竞争、军事竞争、政治竞争,更是文化竞争;中国胜出的希望,不在《论语》,不在二十四孝,不在《弟子规》,更不在于精致的吃茄子,而在于毛泽东思想!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中秋抒怀——月圆天涯人共照,离散何止千万家

中国精英编造贬低中国人的谣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打脸!

毛主席的话真管用!

家长“晒官职”全网疯传背后,是一件大事已发生质变

辽宁王忠新:私企抓党建300多万“书记”从哪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