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时代为什么不会出“小学食堂喂猪食事件”

作者: 壬岷 日期: 2019-03-16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

  最近,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堂事件传得沸沸扬扬,全国人民都在关注这所学校里的上千儿童,他们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对他们的伤害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痛。

  然而,这种对儿童的侵害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光是食堂的卫生问题就层出不穷,更何况还有虐童、性侵犯等其他更加恶劣的侵害儿童的事件在不停发生。

  

侵害儿童 层出不穷

 

  2018年9月3日,江西万安县多所中小学被爆出“营养餐食材发霉腐烂”的传闻。家长们拍摄的视频里,送餐车上的“土豆发霉,猪肉发臭,酿豆腐一碰就烂”。

  

  出现腹泻呕吐等症状的学生正在输液

  2018年9月19日,有网友爆料称,位于芜湖鸠江区湖滨馨居里的童馨幼儿园,给孩子吃的大米里长满了黑色小虫,食堂存放的镇江白醋也已经过期一年多。

  

  网络图片(五香粉的原包装上标注的有效期是2017年11月2日,但包装被贴标后,拆封日期写上了2018年6月4日,有效期变成了2019年5月3日)

  2018年9月25日,安徽芜湖弋江区一家幼儿园被曝光存在食品过期等问题。此时,距离9月19日、20日有家长反映芜湖鸠江区两所幼儿园食堂存在食品安全问题还不到一周。

  2018年10月19日,上海市民办中芯学校出现一起学校食品安全问题。家长们查看学校食堂后发现:食材的出厂日期有被改过的痕迹;木耳提前泡发,有中毒隐患;部分餐具有洗洁精残留......

  中芯学校是一所国际学校,涵盖了幼儿园、初中、高中多个教学阶段,每年每人所收学费可达10万元。家长们交付着高昂的学费,学校却以这样的方式回应家长的信任,令人寒心。

  

  2019年3月13日,很多人的朋友圈,被成都七中实验学校的食堂问题刷屏,现在事情还在发酵,家长在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待遇之后还在坚持讨要说法。

  

  ……

  ……

  ……

  还有没报道的、报道过后没有引起舆论关注的更多事件,仔细想想,后背发凉。

  除了学校食堂卫生问题之外,侵害儿童的其他事情更是层出不穷。

  我们还记得2018年7月吗?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风波还未平息之际,公司子公司长春长生又因“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简称“百白破”)检验不符合规定。

  我们还记得2017年11月底吗?十余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被老师用针扎、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并提供了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我们还记得2017年11月初吗?携程托管亲子园教师打孩子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教师除了殴打孩子,还强喂幼儿疑似芥末的物品。

  我们还记得2008年吗?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事件……

  救救孩子!

  短短十余年,儿童的安全问题在各个方面都出现了重大事故。我们不禁要问,这个年代是否还有一片儿童健康成长的绿色天地?

  说实话,这个年代的绿色天地有没有我还真不确定,我确定的是毛泽东时代真的有适合儿童成长的安全环境,不仅可以让孩子们健康快乐地长大,还能让孩子们成为优秀的社会主义劳动者。

  

追忆往昔 心情复杂

 

  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就给延安保育院小学的同学题词:“又学习,又玩耍”。50年代初,针对学生课业负担过重,身体素质下降,毛泽东更是提出了“健康第一”的思想。1950年6月19日,毛泽东同志给当时任教育部长的马叙伦先生写信:“要各校注意健康第一,学习第二”。

  1951年1月15日,毛泽东就学生健康问题再次写信给教育部长马叙伦,信中说:

  “关于学生健康问题,前与先生谈过,此问题深值注意,提议采取行政步骤,具体地解决此问题……提出健康第一,学习第二的方针,我以为是正确的”。

  除了细致地关心问候学生的健康问题之外,1951年7月13日,政务院第九十三次政务会议通过了《政务院关于改善各级学校学生健康状况的决定》,从此将学生的卫生健康问题提上日程。其中,《决定》对“改进学校卫生工作 ”和“改善学生伙食管理办法 ”都做出了详细的规定:

  “各级学校行政方面对学生伙食管理工作应切实负责,不得完全推给学生自己管理;应注意对管理人员的教育,防止贪污、浪费的现象及改正不注意卫生的习惯;应根据营养必需的条件和当地食物状况,研究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改善学生的伙食和饮水;并与学生家庭建立联系,协助家长注意子女的营养”。

  如此细致的规定反映的是毛泽东时代对孩子健康成长的重视和关心。只有在这样的教育氛围下,才有可能避免当下的成都小学食堂卫生安全问题。

  如果说谈话、来信表现了毛泽东对于健康教育的重视,那么后来在党的会议中的相关决定和教育方针的明确则是在全党、全国范围内贯彻落实以人为本的教育工作。至于落实的情况如何,我们从几组数字中就可以看出来。

  那时国家没有私营企业,教育、医疗作为社会主义的福利措施存在。单位基本都有自己的幼儿园,基层农村有些公社或大队农民的孩子也如此。据全国妇联1960年的统计,全国农村入托儿童约占需要入托儿童总数的70%。

  1983年在校学生数与解放前最高年相比,普通高等学校增长了6.8倍,普通中等学校增长了23.7倍,小学增长4.7倍,学龄儿童人学率达到94%,幼儿教育和各级成人教育也有很大发展。

  

  毛泽东时代的教育是一心一意为学生着想的,教育是国家的事,学校基本都是公有制。而这正是教育事业可以如此健康、快速发展的大前提。

  被作为社会福利对待、实行公有制的教育环境下,国家为教育问题全面负责和买单,学校、老师、职工等人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而这为他们全心全意投入教育工作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可以说,只有在这个大前提下,社会主义才能发挥其优越性,动员起各个部门相互配合完成这么大的工作进步。也只有在这个前提下,孩子们才能健康快乐地成长。

  回想起那个年代,再看看现在的情形,不禁感慨万分。

  

缘起缘何 一目了然

 

  1953年6月,毛泽东同志在接见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时,充满热情和希望地对青年们说:

  “我给青年们讲几句话:一、祝贺他们身体好;二、祝贺他们学习好;三、祝贺他们工作好”。

  此后,毛泽东同志在多个场合都是祝愿青年“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始终把“身体好”放在首位。所谓“三好学生”即来源于此。

  但是现在似乎忘记了“身体好”应放在第一位,甚至说,这“三好”都被现在的学校抛在了脑后,否则,怎么可能出现如此恶劣的卫生安全问题?

  究其原因,笔者发现一个网友说的很到位:当一切事业都“市场化”运作,当所有人的一切行为都以“营利”为目的,一切事业就只不过是获取利润的手段和工具。他的话应该引起我们的思考。面对这些一再发生的侵害儿童事件,我们不能只有愤怒,我们要找出原因,找到解决办法。

  原因是什么?资本逐利!

  是啊,如果学校都一心想着赚钱了,哪里还有心思关心祖国花朵的成长?

  产业化后的教育,变得面目狰狞唯利是图。学生家庭成为被压榨的对象,学生成为教育相关者敛财的筹码,如此恶劣的食堂卫生健康安全事件,不过是“教育”敛财的副产品而已。

  从学前教育到义务教育、高等教育,私立学校不在少数。这次出事的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就是一个一年收费三四万的高级私立学校,更别提之前出事的那些幼儿园了,要知道,2016年,幼儿园的民办比例就已经达到60%以上了。

  

  说到底,资本办教育,就一个目的:利润。据网友爆料,“目前学校年收入约2个亿,净利润8千多万,他们要进一步打造这个学校,2021年实现上市。作为资本市场上市的条件,这几年应该收入和利润都必须稳步增长吧”。

  教育和医疗同属社会公益事业,道理大同小异。私人资本办的“莆田系”医院,就是把医院当成企业,把服务当成经营的典型,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其运营的关注点,首先不是如何给病人提供最好的诊疗服务,而是如何从病人那里收取到最多的医疗费,变成医院最多的利润和医生最多的提成。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我们一目了然。

  不管某些人如何极尽所能地攻击毛泽东时代、攻击公有制、大推私有化、大推民办教育和医疗,在出了无数侵害到自己切身权益的事件之后,更多的人会彻底看清资本的本质,更多的人会想起毛泽东时代的好。

  最后,我想到很多普通百姓在这次食堂事件爆发后,在朋友圈里自发转的马克思的话:

  “如果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

  昨天,是马克思逝世136周年纪念日,匆匆百年,资本吃人的本性依旧没有改变。

扫码关注我们

最新推荐

习近平视察陆军步兵学院台湾一高人精辟分析中美博弈:美国大局已定!包钢白云铁矿建设与草原英雄小姐妹礼赞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收复主权、工业化、世界一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