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大传》之 第四卷 风流人物 第110章

作者: 东方直心 日期: 2018-02-09 来源: 红歌会网

  110

  “战争初期日本将打赢所有的重大战役,占领主要城市的

  交通线,还将摧毁国民党的精锐部队,继而会出现持久斗

  争的局面。那时红军游击队将起主要作用,并在国民党的

  力量衰落的同时,迅速的壮大。”

  话说1936年7月10日,国民党召开五届二中全会,蒋介石在讲话中表示不签订承认“满洲国”的协定。会议显示了国民党内求团结、外御侵略的意向。

  7月11日,毛泽东率领机关工作人员经过桑树、凉水湾、安塞等地,终于到达了保安。

  在瓦窑堡担任苏维埃国家银行发行科科长和监督、印刷苏维埃纸币的贺子珍,已经先期到达这里。

  保安又称赤安县,地处陕西省北部,东邻安塞、甘泉县,西靠吴起,南界鄜县和甘肃省合水、华池县,北接靖边县。原赤安县志曾记载:“赤安,延安之瘠地也。”

  保安县城在小石山、太平山、瓦窑山的环抱之中,人称“斗城”,小而雅,城垣、垛口完好无缺。城外东北角,有座支离破碎的旧城,南面钟楼山上,也有座故城。三城连珠,沿诸山而立。这一带因北靠长城,在古代是边陲要塞。

  保安全城人口不足4百,房屋不过百间,而大大小小的庙宇却有十几座,什么龙王庙、娘娘庙、财神庙、土地庙、山神庙等等。人们传说,保安城是“庙比房多,神比人多”,可见其经济文化之落后。因此,在保安想找一孔好的窑洞居住,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

  毛泽东与贺子珍被安排在保安县城内小石山烽火台下炮楼山中类似溶洞又似人工开凿的石洞里。这种石洞俗称石窑,一排5孔。毛泽东夫妇住了一孔,其它几孔里住着警卫班、担架班、特务班等人员。

  毛泽东住的这孔石窑与其它几孔石窑一样,既无门框,也无门板,所不同的只是大石窑里还套了个小石窑。大石窑里有一张没有油漆的木桌子,3个粗制的木凳,一个火盆,一盏马灯。小石窑里有一个盘石炕,高个子坐上去,一不小心就会碰头。石窑里边黑洞洞的,下雨时,洞顶还时不时的往下渗水,朝夕都能听到积水盆里发出的“铜壶滴漏”声。因此,石洞内就格外潮湿。后来,毛泽东就是在这个石洞里,接待过苏联专家阿尔洛夫、德国的李德、美国记者斯诺、名医海德姆、印度名医柯棣华和奥地利名医罗生特。

  刘志丹的遗孀同桂荣,被安排在离毛泽东不远的北山坡上。

  红军大学迁到了保安城外那些蜂窝似的山洞里。这些山洞不知荒废了多少年代,积了厚厚一层羊粪、腐草和兽骨,人一进去,一群群的蝙蝠扑面而飞。学员们全成了清洁工,他们动手清理了卫生以后,又动手制造了石黑板、石粉笔、石桌、石凳、石床、石枕,甚至连油灯都是石头的。有人说:“嗬!我们又回到石器时代啦!”

  毛泽东来了,表扬他们是自力更生,因陋就简建立“最高学府”。毛泽东又说:

  “古人云:‘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你们可成了神仙了。好好‘修炼’吧!天下无事,你们就在这里‘参禅悟道’;天下大乱,你们就出洞下山,救苦救难。”

  毛泽东总算在保安安下家了,可在立灶做饭的时候连个灶台都没有,工作人员只好在地上用3块石头架着锅做饭。没有专职炊事员,就由4个警卫员凑合着做。毛泽东的伙食标准跟大家一样,只是除了3顿饭外,每天晚上给他准备一两个烤山药蛋或者老玉米当夜餐。此时最困难的是吃菜,警卫员经常要跑很远的路,才能买回一点儿干豆角和山药蛋。警卫员们听说几十里以外的永宁山一带可以买到鸡,大伙一商量,就瞒着毛泽东派贺清华跑一趟。贺清华把鸡买回来了,还捎了一些毛泽东最爱吃的辣椒。大伙高兴极了,杀鸡的杀鸡,生火的生火。班长挽起袖子,做了一道大家闻所未闻的南方名菜“白斩鸡”。开饭了,贺清华端着这道名菜和几个烧好的辣椒,高高兴兴的送到毛泽东面前。毛泽东还在办公,抬头看了看,说:

  “呵,哪儿来的鸡呀?”

  “跟老乡买的。”

  于是,贺清华便说起了事情的原委。毛泽东一直听着,没有做声,等他讲完了,才摇摇头说:

  “你们这件事没做好啊。”

  贺清华莫名其妙的望着毛泽东,只听毛泽东接着说:

  “大家的生活都很苦嘛,我应该和大家一样,不能搞特殊。”

  “不,主席……”

  毛泽东知道贺清华要解释什么,不等他说下去,就转了个话题说:

  “我这个湖南人爱吃辣的,有点辣椒,我就可以多吃点饭了。”

  说着就拿起一个辣椒,咬了一口,看着贺清华笑了。

  7月12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说:

  “我昨天到保安,周恩来尚在安塞,28军恐7月底或8月初才好南下,目前仍在原地执行任务,待命。”

  7月13日清晨,毛泽东在石窑里工作了一夜,他搁下笔走出窑洞,迎着晨曦伸伸双臂,呼吸着新鲜空气。军委机要科科长叶子龙疾步走来,将一份电报递给他,说:

  “主席,这是东线指挥部周恩来同志刚发来的电报。”

  毛泽东浏览了一下电文,笑着说:

  “好啊!那两个美国人已经到了安塞县恩来同志的指挥部了。”

  毛泽东在院子里走了几步,略一思索,对叶子龙说:

  “子龙,你去通知一下接待的同志,这是第一次到我们根据地的外国记者和医生,一定要安排好他们的吃住和采访活动。”

  毛泽东所说的那两个美国人,一个是记者埃德加.斯诺,一个是医生乔治.海德姆。

  埃德加.斯诺,1905年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他的祖父曾是美国驻中国广州的第一位领事。斯诺年轻时曾当过农民、铁路工人和印刷学徒,后来毕业于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开始从事新闻工作。自1929年始,斯诺曾遍访中国主要城市和东三省、内蒙古,以及两广、云南、台湾等地,对中国社会有一定的了解。“九.一八”事变后,斯诺以战地记者身份前往采访。返沪后,又经历了上海“一.二八”抗战。他根据所见所闻,于1932年底完成了第一部著作《远东前线》,颂扬东北和上海军民的英勇抗战。他还根据第二手资料,在此书中对江西苏区也进行了报道。斯诺在上海期间,同宋庆龄建立了友谊,经宋庆龄介绍,又结识了鲁迅。1933年秋,斯诺执教于北平燕京大学新闻系。他同青年学生中的共产党地下党员和进步分子来往密切。斯诺从学生那里了解到了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消息,渴望知道共产党的领袖人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想,在这些年国共的内战中,已经有千千万万的人牺牲了生命,为了探明事实的真相,难道不值得拿一个外国人的脑袋去冒一下险吗?于是,斯诺萌发了访问苏区的愿望。斯诺请求宋庆龄为他牵线搭桥,以便进入苏区后起码受到一个中立者的待遇,而不至于被当做间谍杀头;与此同时,还有一位在上海的美国进步医生乔治.海德姆也要求到苏区考察。宋庆龄对他们的要求热情支持,为他们安排了联络地点和接头人,宋庆龄还用药水给毛泽东写了一封秘密的介绍信。这样,斯诺就与华北地下党取得了联系。1936年6月,斯诺带着北方局负责人刘少奇委托柯庆施用隐色墨水写给毛泽东的介绍信,从北平启程,在郑州与从上海来的海德姆会合,一起前往西安,开始了他的首次西北苏区之旅。张学良为他们进入苏区提供了方便,斯诺和海德姆乘坐东北军的卡车,由西安到达延安,然后步行前往红军前沿司令部的所在地安塞。7月12日,斯诺和海德姆到达安塞前线,接待他们的是一个长着一脸浓密的大胡子、温文尔雅的军人,这位军人用英语和斯诺谈话,使斯诺大为吃惊。在交谈中,斯诺才知道,他面前的这位军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周恩来。周恩来对斯诺说:

  “我接到报告,说你是一位可信赖的记者,对中国人民友好,能够讲真话。我们知道这些就够了,你不是共产党员,对我们来说,这是没有关系的。我们欢迎到苏区来访问的任何一位记者。阻止到苏区来的,不是我们,而是国民党。你可以把看到的都写出来,我们将从各方面帮助你去了解苏区的情况。”

  “我要见毛泽东先生。”

  斯诺提出了要求。他和后来到延安的那些形形色色的美国人一样,都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很想见一见那个有着时价25万大洋、不论死活都要缉拿到的毛泽东,要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周恩来告诉斯诺说:

  “我可以安排你们去见毛泽东主席。毛泽东主席在保安,我现在就将你们的要求电告毛泽东主席,马上派人护送你们去保安。”

  斯诺闻言,喜出望外。周恩来给斯诺拟定了一个92天的采访计划,说:

  “这是我的意见,你是否愿意照办,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想你将发现这是一次有意义的旅行。”

  斯诺接受了周恩来为他拟定的采访计划。第二天一大早,他和海德姆便随着一个由近40人组成的护送物资的交通队出发了。

  7月13日,毛泽东以他和周恩来、彭德怀的名义致电朱德、张国焘、任弼时等人说:红2、红4方面军北出草地后应迅速攻占岷州。这样,打马步芳、毛炳文、王均十分有利,可使红军“战略上大占优势”。

  毛泽东还在电报中向他们通报了“两广事变”的情况。

  7月14日,毛泽东电示西方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说:

  “在对敌两团以上兵力作战时,似宜集结更优势之兵力,期于一举消灭之。在作战条件不具备时,不妨再引退些,把敌诱至有利条件下,以便一举消灭,这里须要更多的忍耐性。要扩大和训练部队,使红军生息强大,造成将来战略上大举反攻之主要的条件。”

  电令中还说:对西北“剿匪”总司令部骑兵军军长何柱国指挥“进剿”之东北军,“宜决定消灭其一部,这样并不会妨碍大局,反有利于大局。”

  7月15日,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和美国医生乔治.海德姆一起,抵达中华苏维埃政府临时首都、中共中央所在地保安县城。

  斯诺是第一个来到陕北采访的外国记者,海德姆是第一个来苏区考察的美国医生,毛泽东非常重视。斯诺和海德姆受到了隆重的接待,半数以上的中央委员和几乎所有在保安的政治局委员都出面迎接,毛泽东也出席了欢迎斯诺和海德姆的仪式。欢迎群众打出的横幅标语用中英文写着:“欢迎美国记者来苏区调查”,“欢迎美国医生来苏区考察”。

  斯诺被安排在距毛泽东住处很近的一间朝阳通风的房间里。

  7月15日晚上,毛泽东正式会见来自大洋彼岸的斯诺和海德姆。当斯诺和海德姆来到毛泽东住的院子门口时,毛泽东身穿一套和普通战士一样的粗布军装,佩带着两个红布做的领章,微笑着在院子里迎候客人。他和斯诺、海德姆紧紧握手,连声说:

  “欢迎,欢迎我们的贵客!”

  毛泽东伟岸的身躯,坚毅的表情,睿智的目光,和蔼可亲的态度,瞬间征服了两位客人。斯诺仔细的端详着毛泽东。他是这样描绘第一次见到的毛泽东:

  “他是个面容瘦削看上去很像林肯的人物,个子高出一般的中国人,背有点驼,一头浓密的黑发留得很长,双目炯炯有神,鼻梁很高,颧骨突出,我在一瞬间所得的印象,是一个非常精明的知识分子的面孔。”“而国民党宣传的那个卤莽、无知、凶暴的匪首形象,和眼前这位温文尔雅的毛泽东,无论如何也联系不起来。”

  毛泽东将客人让进窑洞里,坐在没有靠背的木凳子上,警卫员端上开水。斯诺打量着这间简陋空旷的石窑,四壁毫无装饰,只挂着一些地图,木板床上铺着简朴的被褥,挂着一顶蚊帐。毛泽东请客人喝茶,他笑着说:

  “蒋介石对我们造谣污蔑,封锁得很厉害,你们能到我们这里来,真不容易啊!”

  担任翻译的中央宣传部长吴亮平把毛泽东的话翻译给斯诺二人,两位客人都很激动。斯诺说:

  “我们一进入红区,就发现这是一个崭新的天地,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喜悦!使我们忘记了旅途的疲劳。红区的新气象,已经证明了蒋介石的宣传是骗人的,是荒谬的。”

  毛泽东点燃了烟,吸了一口,对斯诺说:

  “周恩来同志在电报中说,你是一位对中国人民友好的记者,相信你会如实报道我们的情况。任何一个新闻记者到我们根据地采访,我们都欢迎。你可以到根据地任何一个地方去采访,你所看到的,都可以报道,不限制你们的采访活动。而且,要尽可能给你们方便和帮助。”

  斯诺听了毛泽东的一番话,非常兴奋。他没有想到共产党能给他采访自由,于是站起身高兴地说:

  “我会公正的如实的向全世界报道你们的情况。”

  “好的,希望你能如实报道。”毛泽东也很高兴,随即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对斯诺说:“不过,你的报道蒋委员长看到了,要大发脾气的。”

  说罢,他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感染了屋里所有的人,他们也跟着笑起来。毛泽东又对海德姆说:

  “请您——海德姆博士,特别到我们每一个医院去看看,希望你能对苏区医疗条件的改善、医生素质的提高等方面提出具体的意见。另外,我们计划创办一所医科大学,也请你结合考察,提出一个筹建方案。”

  海德姆愉快地接受了。毛泽东又突然问斯诺:

  “你为什么要漂洋过海到中国来?”

  斯诺坦诚地说:

  “我开始是盲目的到中国来撞大运的,想写一本畅销世界的书,成为一个作家。”

  毛泽东笑着说:

  “我看你这次到我们红区里来,是撞上大运啦,保准能写出一本畅销世界的书。”

  斯诺听毛泽东如此说,很高兴,他说:

  “当我目睹了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蹂躏,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腐败,劳苦大众的悲惨,使我受到了很大震动,产生了深刻的同情心。后来,我为了寻找中国的希望之火,结识了鲁迅先生,他帮助我找到了一把了解中国的钥匙。我花了5年时间,翻译一本《活的中国》。这本书收录了鲁迅、郭沫若、茅盾等左翼作家的小说,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中国的未来和希望,这本书马上就要在美国出版了。”

  毛泽东赞扬说:

  “你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

  到了子夜,警卫员为他们送来了简单的夜餐。斯诺看到有西红柿炒辣椒,惊奇地问:

  “保安还有西红柿?”

  警卫员解释说:

  “这是周副主席从东线指挥部给毛主席捎回来的,今晚为了招待您,主席特意让炒了一点。”

  毛泽东告诉斯诺说:

  “这是延安天主教堂的神甫送给东北军的,东北军又送给周恩来同志几个,他舍不得吃,又给我送了回来。”

  他一边说一边为斯诺、海德姆夹了几块西红柿,亲切让客,他说:

  “西红柿在这里是非常新鲜的蔬菜,是不容易买到的东西,你们要多吃一点。”

  斯诺表示感谢,说是在北平倒是容易买到。毛泽东说:

  “西红柿从欧洲传入中国才几十年时间,民间还没有大量栽种。传入你们美国可能要比中国还要晚一些吧?”

  斯诺说:

  “传入美国的时间,我想不比中国晚多少,因为西红柿的老家在南美洲秘鲁的森林里,它是16世纪被一个英国公爵从南美洲带到欧洲的。”

  毛泽东接过话头说:

  “听说西红柿原来有个很可怕的名字,叫‘狼桃’。由于它的枝叶分泌出来的汁液,气味难闻,一直被人们视为有毒之果。直到18世纪末,法国的一个画家在为西红柿写生时,被它艳丽的色泽和鲜美的浆果所吸引,产生了品尝的念头。他在品尝之前,穿好了入殓的衣服,就吃了一个。他觉得很好,并无难受之感。然而这可口的滋味,使他更加恐惧,就干脆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召唤。可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并没有死。于是,西红柿食用之谜揭开了,立即风靡世界,成为人们争相食用的最佳蔬菜,这个名气不大的画家,也就因此成了传奇式的人物。”

  斯诺听了毛泽东这番话,立刻明白了他的巧妙的寓意,更加佩服毛泽东的才智。他说:

  “我准备到红区来的时候,也是下了和那位品尝西红柿的法国画家一样的决心!”

  毛泽东诙谐地说:

  “你也是下定了死的决心来我们红区,准备‘品尝’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喽。”

  斯诺说:

  “我准备来红区的时候,白区流传着许多谣言,说红区一片焦土,草木不生。红军杀人放火,共产共妻。说你是青面獠牙的吃人魔王。红区内流行着天花、伤寒、霍乱、斑疹、鼠疫等等疾病。我来的时候,身上注射了许多种预防针。”

  毛泽东哈哈大笑,风趣地说:

  “蒋介石老兄把我们说得比‘狼桃’还可怕呀!”

  斯诺也笑了,他说:

  “我那时确实是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来红区的。因为没有一个非共产党观察家,能够准确而真实的讲清红区的情况。红区是一块‘未知之地’,是一个最大的谜。为了探明这一切,值得我冒一次生命危险。”

  毛泽东肯定地说:

  “你这个险冒得好!你将会和那个法国画家一样,成为世界上传奇式的人物。”

  斯诺也兴奋地说:

  “红区的一切都是新闻,都是世界上的头号新闻。这些新闻报道出去以后,一定会和西红柿一样,风靡世界。”

  毛泽东似乎是在做总结,他说:

  “你来中国不是为了‘撞大运’么?我看你已经撞上大运了。你将我们红区的一切,向世界如实报道出去,就是一本世界上最畅销的书。”

  毛泽东是一个不愿受束缚的人,为了在炎热的夏天长时间聊天更舒服一些,他当着斯诺、海德姆的面就脱去了长裤。他回答了斯诺提出的一些问题。他在谈话时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这次谈话持续到第二天凌晨3点。在谈话临近结束时,毛泽东说:

  “我这个人阴阳颠倒,夜晚工作,上午睡觉,只好邀请我们的客人晚上听我介绍喽。白天你们可以进行其它参观访问。”

  斯诺问:

  “主席先生,听说你每天都要工作十三四个小时,经常工作到深夜,有时到天明才休息。难道你的身体是铁打的,就不知道疲倦么?”

  毛泽东说:

  “这是少年时代经常参加田间劳动,学生时代坚持长跑、爬山、游泳等活动锻炼出来的,不过不是铁打的。”

  他把客人送到门口,用英语说:

  “祝你们晚安!”

  7月16日晚,毛泽东与斯诺谈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问题。

  斯诺曾经这样记述:“我第二次看见他是傍晚的时候。毛泽东光着头在街上走,一边和两个年轻的农民谈着话,一边认真地在做手势。我起先认不出是他,后来等到别人指出才知道。南京虽然悬赏25万元要他的首级,可是他却毫不介意地和旁的行人一起在走。”

  在这天晚上的访谈中,毛泽东回答了斯诺提出的许多问题。斯诺问:

  “在什么条件下,中国能战胜并消灭日本帝国主义的实力呢?”

  毛泽东回答说:

  “要有3个条件:第一是中国抗日统一战线的完成;第二是国际抗日统一阵线的完成;第三是日本国内人民和日本殖民地人民的革命运动的兴起。就中国人民的立场来说,3个条件中,中国人民的大联合是主要的。”

  斯诺问:

  “你想,这个战争要延长多久呢?”

  毛泽东说:

  “要看中国抗日统一战线的实力和中日两国其它许多决定的因素如何而定。即是说,除了主要的看中国自己的力量之外,国际间所给中国的援助和日本国内革命的援助也很有关系。如果中国抗日统一战线有力地发展起来,横的方面和纵的方面都有效的组织起来,如果认清日本帝国主义威胁他们自己利益的各国政府和各国人民能给中国以必要的援助,如果日本的革命起来得快,则这次战争将迅速结束,中国将迅速胜利。如果这些条件不能很快实现,战争就要延长。但结果还是一样,日本必败,中国必胜。只是牺牲会大,要经过一个很痛苦的时期。”

  7月17日,西方野战军在曲子成立了陕甘独立师,下属3个团,其中两个团是由曲子、华池、庆阳、合水4支游击队组建的;由姚喆任师长,黎林任政委,尹国赤任参谋长。

  同时,还成立了以马青年为师长的回民独立师。

  7月17日这一天,何柱国以骑6师向西方野战军作试探性进攻。红1军团一举将其击溃。

  7月18日晚,毛泽东与斯诺、海德姆谈中国内政问题。

  7月19日晚,毛泽东与斯诺、海德姆继续谈中国内政问题。

  毛泽东一连在两个晚上分析了中国社会的状况,说明中国革命的原因和目的,介绍了红军和陕北根据地的情况。

  7月21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萧劲光并告彭德怀说:

  红78、红81师调预旺,红28军调定边、盐池。“现安边、靖边之线防御力量甚少,感吴起镇、保安之线颇受威胁。”请周恩来令红30军迅速开往新城堡;“萧劲光、赖传珠将吴起镇以北部署情况电告。”

  7月22日,毛泽东、林育英、张闻天以他们和周恩来、彭德怀的名义致电朱德、张国焘、任弼时等人说:

  “目前汤恩伯、杨虎城、高桂滋、高双成、张学良、何柱国、于学忠、马鸿逵各部共150余团,在蒋介石命令压迫下,向陕甘宁进攻,毛炳文全部、马步芳一部已被我吸引到甘北附近,我们正动员全部红军并苏区人民粉碎敌人的进攻,迎接你们北上。2、4方面军以迅速出至甘南为有利。待你们进至甘南适当地点时,即令1方面军与你们配合,南北夹击,消灭何柱国、毛炳文等部,取得3个方面军的完全会合,开展西北伟大的局面。”

  7月23日,毛泽东在给彭德怀的电报中指示说:

  “西方野战军集中之后,宜作10天训练计划,准备对何柱国部作战。10天后如果还没有良好作战机会,则再训练10天。目前休息、训练是主要要求。”

  此时,何柱国鉴于西方野战军已有充分准备,加之张学良已经从南京回到西安,遂停止了进攻。

  这一天,毛泽东在给彭德怀的另一封电报中提出了“地方武装集中与分散并用的原则”,他在电文中写道:

  “分散以到班为止,集中以到独立师为止,中间有排、连、团的各种形式,依照敌情及苏区巩固的程度而适宜配置之。在敌情严重及苏区尚未巩固之时,应偏重于分散配置。”

  他在电报中还谈到了过去中央苏区及今春陕北苏区地方武装配置过于集中的教训,并对陕甘宁苏区地方武装的配置作了部署。

  7月23日晚,毛泽东同斯诺、海德姆谈中国共产党同共产国际及苏联的关系问题,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政策和主张,谈话的主题是中国共产党人现阶段的外交政策和抗日主张、以及统一战线政策,并驳斥了所谓“中国共产党是莫斯科的工具”的说法。他说:

  “共产国际是一个汇集全世界无产阶级前卫的经验以贡献全世界革命群众的组织,它不是那种行政机关,除顾问作用之外,它并未有任何政治力量。虽然它的本质与第二国际大不相同,组织上却没有多大的分别。正如有人说,某国的内阁由社会民主党组成,因此,第二国际就是独裁者,这是极端可笑的。中国共产党仅仅是中国的一个政党,在它的胜利中,它必须对全民族负责。决不是为了俄国人民或共产国际的统治。为的仅只是中国大众的利益,只有与中国大众的利益完全共同的方案,方可以说是‘服从’莫斯科的‘意志’。当然,一旦中国大众像他们的俄国兄弟一样,获得了民主权及社会的经济解放以后,这种共同利益的基础将惊人的扩大了。”“还有最后一点显然是最重要的,即这全世界联盟要成功的话,必须各国依其民众意志有加入或退出的权利,必须各国主权完整,绝非‘听命’于莫斯科,共产主义者从未有别的想头,‘莫斯科统治世界’的神话,只是法西斯和反革命者的发明罢了。”

  毛泽东还说:

  “今天中国人民的根本问题,是抵抗日本帝国主义。这是在分析苏维埃政策时,必须记住的主要任务。日本帝国主义不仅是中国的敌人,而且也是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人民的敌人,它特别是那些与太平洋有利害关系的各国,即美、英、法和苏俄各国人民的敌人。日本的大陆政策,不仅针对着中国,而且也是针对以上那些国家的。至于我国希望的是什么?我们希望友好的国家至少不要帮助日本帝国主义,而采取中立的立场。我们希望他们能够积极帮助中国抵抗侵略和征服。”

  “关于帝国主义问题,我们认为在大国中间,有些表示不愿参加新的世界大战,有些不愿意坐看日本占领中国,如美、法、荷兰和比利时等国,我们都把他们当做朋友,请他们合作。因此,除了日本和那些帮助日本的国家意大利、德国以外,上述范围中的各国,可以组成反战、反侵略、反法西斯的世界联盟。反帝、反法西斯的联盟,性质上就是共同防御好战国家的和平联盟。中国与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缔结反法西斯条约,是完全可能而且需要的。这种国家为了自卫加入反法西斯阵线,是对他们自己有利的。”

  当斯诺问及如何看待不平等条约问题时,毛泽东说:

  “那些援助中国或者并不反对中国独立和解放战争的国家,应该请他们同中国保持密切的友好关系。那些积极援助日本的国家,自然不能给予同样的待遇。对友邦,中国愿意和平谈判互利的条约。对于其它国家,中国准备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同他们保持合作。至于日本,中国必须以解放战争的行动,来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废除日本在我国的特权、租界和势力。”

  毛泽东在谈到外援问题时说:

  “在过去,南京曾从美、英和其它各国接受了许多援助。这些款项和供应品,大部分用于内战。这样的‘援助’不能说是给中国人民的。只有当南京决定停止内战,对日本帝国主义发动抗战,并且与革命的人民联合起来,组成一个民主的国防政府的时候——只有到了那个时候,这样的援助对于中华民族才有真正的利益。”

  他还强调说:

  “要抗日成功,中国需要得到其它国家的援助。但这不是说,没有外国的援助,中国就不能抗日!中国共产党、苏维埃政府、红军和中国人民,准备同任何国家联合起来,以缩短这次战争的时间。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国家加入我们,我们也决心单独进行下去!”“抗日战争要延长多长时间,要看中国抗日统一战线的实力和中日两国其他许多决定的因素如何而定。”

  毛泽东预言,抗日战争将是长期的、艰苦的。他说:

  “战争初期日本将打赢所有的重大战役,占领主要城市的交通线,还将摧毁国民党的精锐部队,继而会出现持久斗争的局面。那时红军游击队将起主要作用,并在国民党的力量衰落的同时,迅速壮大。”“日本在中国抗战的长期消耗下,它的经济行将崩溃;在无数战争的消磨中,它的士气行将颓靡。中国方面,则抗战的潜伏力一天一天的高涨,大批的民众不断的倾注到前线去,为自由而战。驱逐日本侵略军出中国。”

  毛泽东预料抗日战争将持续10年,战争结束时,中国的革命队伍人数将会大大增加,装备更精良,战斗更有经验,更得民心,将成为亚洲东部的主要力量。他毫不讳言地说:

  “共产党不最终夺取政权决不罢休,抗日战争是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前奏。”

  欲知毛泽东和斯诺、海德姆的谈话还有什么惊人之语,请看下一章。

  东方翁曰:毛泽东第一次会见斯诺的时间,距离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尚有一年时间,可他对中国未来的抗日战争的进程和结果的预料,后来的历史是全部的印证了是完全正确的。中国人津津乐道的是《封神演义》中的姜子牙如何预知祸福,《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如何神机妙算,明朝的刘伯温那更是前知500年、后知500年,殊不知那些都是小说家们的无稽之谈。请诸君翻一翻正史,包括世界史在内,能够预知未来、料事如神者,可有出毛泽东其右者?毛泽东说:“要抗日成功,中国需要得到其它国家的援助。”这是何等的坦诚!在说到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时他说:“如果没有一个国家加入我们,我们也决心单独进行下去!”这是何等的豪迈!毛泽东还毫不讳言地说:“共产党不最终夺取政权决不罢休,抗日战争是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前奏。”这又是何等的光明磊落!这才是真正的历史,这才是我们应该称道的伟大的人民领袖!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这位80后对世界洞若观火,妙招频出,人们刮目相看韩毓海: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说说“大胡子”的那些事儿习近平和母亲

热门文章

郭松民:朝鲜“午夜惊奇”是对美国蛮横立场的一次反击

老田:柳传志的“冲天一怒”引人深思

篝火:毛泽东是1,其它都是0

顽石:揭露黑暗与讴歌光明

有必要颠倒黑白贬低毛泽东么?谈谈毛泽东为何这样解决西安事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