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率部队在桂东南边村的亲民佳话

作者: 郭谦贵 日期: 2018-03-12 来源: 红歌会网

timg (39).jpg

  一九二八年三月底和四月初,毛委员带领工农革命军进军沙田,曾经三过南边村。

  这南边村地处沙田北面,本是个青山环抱、碧水长流的秀丽山村。可是,由于官府暴敛,财主盘剥,匪盗横行,好端端的一个秀丽山村,却早已是满目疮痍,民不聊生了。工农革命军到达南边村之前,挨户团到处放风,把工农革命军说成是青面獠牙的“毒蛇猛兽”。俗话说:“一怕过兵,二怕抓丁”,老百姓都吓得到山上去“躲兵”了,南边村更加死气沉沉。

  一、秋毫无犯河边鹅

  就在南边村劳苦大众目送红军渐渐远去的当儿,郭老六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他一来就放开嗓子:

  “郭大洪,这水桶里好多铜板啊!都是红军留下的?”

  “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郭大洪听出郭老六的声音,像是惋惜,又像是责备地对他说:“你看,红军真是自己的军队,待我们多好啊!”

  郭老六不好意里地抓抓脑壳,说:“常言道:农民一怕过兵,二怕抓壮丁,三怕担农民担啊!前不久,地主豪绅不是还说红军一到就杀人,放火……”

  原来这郭老六,年纪七十多少,改朝换代看过好几代,饱经了兵害之苦。听了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豪绅的欺骗宣传,虽不全信,却也不能不信,心相:出外遇到兵,有冤伸不清啊!这一天,他本来在田洞里放鹅,看到红军一进村,就有点害怕起来,见郭大洪率领乡亲们到南边桥头迎红军,他们急着把一群鹅赶往山上跑。鹅哪里懂得他的心事,加上又赶得急,一个东,一个西,死不肯走,越乱越急,越急越乱。郭老六没办法,只好人上了山,鹅仍丢在田洞里。他一则躲“兵”,二则在山上守鹅。那行军的队伍刚好由田洞经过,他恨自己“背时”,不该那么早把鹅放出来。但看着看着一颗吊起的心放下了,只见队伍整整齐齐过去,鹅子走到战士身边,却没有一个兵去动一下,全身都轻松了。他自言自语地骂道:“国民党反动派说的话全是假的。”后来他就索性跑下山来,同大家一道欢迎红军来了。

  听了郭老六这一番自我介绍,郭大洪和众乡亲都会心地笑了,非常感慨地说:“真是盘古开天地,从没见过这样好的兵啊!”

  二、部队三进南边村

  红军一进南边村。1928年3月底,毛泽东率领红军第一次路过桂东南边村。当时老百姓都被土豪劣绅和挨户团吓得躲到山上去了,但也有胆大的几个人,留在村子里看个究竟。他们看到的红军队伍整齐,纪律严明,待人和气,进入到南边村后,部队在一个大坪里稍作休息,他们没有像国民党的兵一样,随便到老百姓家中抢东西,而是全部在外面休息,没有一个人到老百姓屋里,丝毫无犯,老百姓回来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哪像过了兵啊,从此,红军在人们心目中留下了一个好的印象。甚至不少人暗暗后悔,那天不该躲到山上去,没有亲眼看一看红军。哎,谁晓得工农革命军还会不会来呢?

  红军二进南边村。没过多久,四月初的一个下午,工农革命军一师一团九连二排战士,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又来到了南边村。穷苦百姓欢天喜地,笑脸相迎,村子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战士们有的打着三角小红旗,到村头、屋场写标语、画漫画,宣讲革命道理;有的打扫场院,挑水劈柴,忙个不停。夜晚,他们挨家挨户与穷苦百姓促膝谈心,商量打土豪、闹翻身的大事,革命风暴很快就在南边村掀起。当时正是春荒时候,听说要打土豪,穷苦百姓谁不高兴!他们高举梭标扁担,肩挑箩筐背篓,一齐向欺压人民,鱼肉乡里的土豪劣绅郭庆云的家门涌去。

  没两天,工农革命军与南边村穷苦百姓结下了深情厚谊。穷苦百姓看到战士们睡在没遮没拦的厅堂里屋屋檐下,既不挡风,也难避雨,心疼地腾出住房,要子弟兵住进去。战士们却一再婉言谢绝,仍然睡在铺了一点稻草的地上或借来的门板上。天明起来,又忙着捆铺草,上门板。穷苦百姓实在有点过意不去,可战士们都微笑着回答说:“上门板,捆铺草,是毛委员颁布的纪律。我们要听毛委员的话!”而那些战士们呢,更把穷苦百姓的冷暖时刻放在心上,看到谁家没衣服穿,没被子盖,战士们把自己的送给乡亲们。从此,红军夜送棉絮、毯子的事就在南边村众口相传,家喻户晓了。

  红军三进南边村。四月六日,工农革命军跟随毛委员即将离开沙田开赴汝城,毛泽潭率领又一支工农革命军队伍第三次路过了南边村。毛泽潭曾经率领一个连的部队,去耒阳、安仁寻找朱德陈毅所部。急忙从耒阳赶回桂东沙田,向毛泽东汇报寻找朱德等部的情况。穷苦百姓敲锣打鼓,扶老携幼。在村旁夹道欢送。他们把一担担沁人心脾的云雾茶,一桶桶醇香扑鼻的甜米酒摆在路旁,为亲人钱行。

  可是,战士们严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杯杯香茶,一碗碗甜酒,递过去又送回来。战士们说:“我们是革命战士,不能随便吃老百姓的东西。”

  战士们挨个儿走过去,队伍过完了,那些酒和茶就还是原封不动地摆在那里!乡亲们出神地望着渐渐远去的工农革命军,忍不住发出心中的感叹:天底下谁见过这样的好兵啊!

  三、赠送军毯暖人心

  家住桂东的郭大洪,祖祖辈辈以来都靠给地主做长工,打短工度日,家里穷得叮铛响,一家老小仅有一床破烂的薄棉被,老人小孩盖上后,其余的人只能靠蓑衣稻草取暖,红军来到后,看到他们家的情况,便送给他们家一床军毯和一床军被,而送军毯和棉被的战士就只能几个人挤在一起睡了。有多少个寒风刺骨的冬天,又有多少个长夜难眠的夜晚,郭大洪一家人都是依靠这亲人送给的棉毯和军被取暖。一家人盖在身上,暖在心里,他经常叮嘱全家老小:“这床毯子和军被是亲人——工农红军送给我们的,看到它我们就好象看到了亲人,一定要好好保存下来!”从此,这棉毯和军被成了他们的革命儒家宝。解放后,郭大洪忍痛割爱,把它献给了政府,如今,这床军毯和军被还保存在县文物所。

  四、损坏饭碗作赔偿

  一九二八年三月,毛委员率领红军路过南边村,劳苦大众喜出望外,奔走相告,村子里顿时沸腾起来,大家泡茶暖酒等候着自己的军队的到来,世世代代作牛马的郭大洪领着受苦人把几担茶和酒挑到南边村头,准备给亲人红军解渴。

  红军一到南边村,老百姓赶忙把一碗碗茶、一杯杯酒向战士们递送过去。红军哪里肯渴,只是说:“我们是革命的队伍,不能随便吃喝老百姓的东西啊!”战士们一个个把老百姓递送过来的茶酒又递还了过去。

  南边的老百姓都望着郭大洪,希望他把大家的心意向红军表达。郭大洪会意后对着红军说:“你们行军作战,流血流汗为穷人,这点茶酒是我们老百姓送给红军的一片心意呀!”

  说句话打开了张猛子的话匣子,他非常亲切地说:“老大伯,天下的受苦人心连心,你们的心意完全理解,我们部队有行军纪律啊!”

  在群众的再三递送下,根据师团首长的指示,战士们才喝了一些茶,但谁也不肯喝酒。郭大洪不理解红军为什么不喝酒,顺手满满地舀了一碗米酒,双手捧到红军战士面前,激动地说:“你们不喝就是有怪意。”张班长委婉地解释说:“部队行军,酒——可不能喝啊!”

  郭大洪执意不从,硬把酒往战士手里送,战士急忙推让,不料推来推去,碗掉落地下“拍嗒”一声打破了。战士马上掏出四个铜板赔偿,诚挚地说:“这碗是我打破的,请收下吧。”

  郭大洪哪里肯收,恳求地说:“打掉碗全怪我老头子不小心,一只碗值几文钱!就算是你打掉的,也不能叫你赔呀!”

  “革命军人一点一滴也不能损害群众的利益,损坏东西要赔是毛委员的教导,红军战士要自觉遵守。”红军战士说罢把铜板放进了将碗的箩筐里,一个箭步赶上队伍继续前进了。

  “同志,这钱……”郭大洪正不知如何是好,迎面又传来了农民自卫队负责人郭振东的话音:“大伯,红军付给你的茶水钱,全放在那水桶里了。首长特地叫我转告,感谢你们啦!”

  郭大洪和众乡亲望着远去的红军,想起国民党匪军所到之处,劫掠一空,人民妻离子散,子弟兵处处爱人民,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个个激动的热泪夺眶而出。

  (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