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大传》第三卷 战地黄花 第55章

作者: 东方直心 日期: 2020-06-27 来源: 红歌会网 点击:

  第55章

  “计划改变的频繁,是我们家常便饭,打得赢就打,打

  不赢就走。战争环境嘛,不得不如此。何况又是敌大我

  小、敌强我弱的情况,何足怪哉。”

  话说1935年2月15日,军委纵队到达古蔺的白沙。张闻天在白沙召开政治局会议,重提在扎西会议上关于李德指挥权问题的议论。会议决定,正式通知李德,停止他的军事指挥权。

  在白沙的红军总司令部驻地,政治局的几位成员和军事指挥人员已经到齐,由周恩来主持研究作战问题。他说:

  “人到齐了,咱们开会吧,今天主要研究东渡赤水河的行动部署,请大家说说意见。”

  毛泽东说:

  “突围出来,两三个月,大家都很疲乏,想尽快找个落脚的地方,好好喘一口气。既然与贺龙、萧克的部队会合不成,咱们到了遵义,自然离张国焘的距离近了,于是又有了北上入川渡江作战的计划。谁知川军实力雄厚,不同黔军,我们对形势估计不足。土城一仗,未能获胜,幸亏及时改变了计划。我们从土城迅速西渡赤水,完全是主动的,可以说是有计划的。这种有计划地战略退却,从形式上看,是被逼出来的,但在内容上却是保存军力,待机破敌,不知在座的诸位是否如此认识?”

  朱德说:

  “老毛讲得对。土城真是一场恶仗,部队有一些损失,下面的指战员有一些怨气,我们要加强政治思想工作。”

  毛泽东说:

  “总司令说得好,当前我们要加强政治思想工作。我们要说服教育下面的指战员,不为敌人的气势汹汹所吓到,不为尚能忍耐的困难而沮丧,不为某些挫折而心灰意冷,为了夺取革命的胜利,保持一定的耐心和持久,是完全必要的!”

  说到这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慢慢地划着一根火柴,点上烟,咂了一口,吮吮嘴唇,继续说道:

  “我们无论处于怎样复杂、严重、残酷的环境,都需要热烈而镇静的情绪,紧张而有秩序地工作。军事指挥员,需要的是独立自主的组织和使用自己的力量。被逼迫到被动地位的事,是常有的,重要的是,我们应恢复主动地位,如果不能恢复,下次还是失败,别无选择。刚才有人说,下面的同志不理解当前战略方针的改变,我们同样要做解释工作,让大家心里明白。今天请大家来,就是研究这个。不过,计划改变得频繁,是我们家常便饭,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战争环境嘛,不得不如此。何况又是敌大我小、敌强我弱的情况,何足怪哉。”

  周恩来点点头说:

  “战争就是这样,无论何方失败,都直接地迅速地引起失败者做新的努力,就是企图挽救危局的努力,改变不利于自己的局面。我们今天研究东渡赤水的计划,就是力求摆脱这种被动局面,重新创造出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的条件和情势来。”

  刘伯承说:

  “从土城西渡赤水,我们进到云南扎西地区,实际上起到调动敌人的作用,这完全是一次主动的军事行动。”

  毛泽东说:

  “是的,我们暂时放弃北渡长江,折而向西,把敌人的目光引向滇东北去,造成黔中空虚,仅有王家烈的一点部队。这时我们再趁此机会迅速向东渡过赤水,回师贵州,以孤立无援的王家烈为作战对象,打他一个回马枪。孙武子说得好,‘避其锐气,击其惰归’。”

  周恩来总结说:

  “泽东同志刚才讲的,实际上已为我们制定了东渡赤水的战略方针,根据他的意见,请刘总参谋长赶快拟出具体的行动计划,最后请朱总司令审阅。”

  2月15日晚8时,中革军委以朱德、周恩来的名义发布了中央红军《二渡赤水河的行动计划》,计划中说:

  “1、我野战军以东渡赤水河消灭黔敌王家烈军为主要的作战目标,决先由淋滩经太平渡至顺江场地段渡过赤水河,然后分由桐梓地域前进,准备消灭由桐梓来土城的黔敌,或直达桐梓进攻而消灭之。2、基于上述作战目标,决定分3个纵队向桐梓地域前进:其一,第3军团为右纵队,由回龙场经亚铁厂到太平渡上游的顺江场地段过河,准备取道回龙场、江场(赤水河右岸的)直往桐梓。其二,军委、第5、第9军团为中央纵队,由白沙经丫叉、鱼岔到太平渡,渡河以后,东岸的取道看情况决定。其三,第1军团为左路纵队,由松林经白沙、锅厂坝、镇龙山、石夹口到悦来场、淋滩地段渡河,并相机占领土城以后,则取道东皇殿、温水、新站迂回往桐梓。3、明16日各军团行动。”

  2月16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出由毛泽东起草的《告全体红色指战员书》:

  “由于党和中革军委不愿因为地区问题牺牲我们红军的有生力量,所以决计停止向川北发展,而最后决定在云贵川地区创立根据地。”“为了有把握地求得胜利,我们必须寻求有利的时机与地区去消灭敌人,在不利的条件下,我们应该拒绝那种冒险的没有胜利把握的战斗。因此,红军必须经常地转移作战地区,有时向东,有时向西,有时走大路,有时走小路,有时走老路,有时走新路,而唯一的目的是为了在有利的条件下求得作战的胜利。”

  2月18日下午2时,红1军团红2师占领了赤水河西岸的太平渡渡口,抢得强渡过河的先机。

  太平渡是位于古蔺县赤水河边的一个小镇,依山傍水,一条蜿蜒的青石板路,从河谷一直铺到半山腰,店铺、人家点缀其间,房屋层叠,错落有致。

  镇上的穷苦老百姓在红2师指战员们的宣传下,立即开仓分盐,打土豪分财物。红2师也开始搜索渡河器材。老百姓听说红军要过河去打贵州的“双枪兵”,有的就把自家的门板送给红军搭浮桥。工兵部队在群众的支援下,很快在太平渡的手扒岩、老鹰岩等处搭起了几座浮桥,接着在九口也搭起了几座浮桥。

  2月19日晚上八九点钟,毛泽东随干部团到了太平渡渡口。他和陈赓、宋任穷等十几个人乘着一条木船渡过了赤水河。

  这一天,红1、红5、红9军团及军委纵队,从太平渡渡过赤水河,红3军团从二郎滩过了赤水河,从容进入国民党军力量最薄弱的黔北地区。

  此时,中央红军的主要进军目标是桐梓和遵义,一些指战员不理解为什么又要打回遵义去,发了牢骚。就是在军队高层领导人之中,也有人对中革军委的部署持不同看法。刘少奇向彭德怀谈了他对红军行动的意见,他主张中央红军应该按照遵义会议的决议,在湘鄂川黔边建立根据地。彭德怀也颇有同感,他说:

  “现在,部队的情绪是不怕打仗阵亡,就怕负伤害病掉队,没有根据地不行。”

  刘少奇把他自己的看法和彭德怀的意见,综合在一起,起草了一个给中央的电报稿,送给彭德怀和杨尚昆签字。彭德怀觉得电报中有些看法与他自己的看法不完全相同,就没有签字。于是,刘少奇就以他和杨尚昆的名义,把电报发给了中央。

  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人看到刘少奇、杨尚昆的电报后,很不满意。无独有偶,不久,林彪也给中央写了一封内容相似的信,一场历史的误会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

  且说此时在中央红军回师东进后,蒋介石、薛岳以为中央红军是要东去与红2、红6军团会合,或绕道黔东空隙地带南下迂回攻击贵阳,所以经蒋介石同意,薛岳把主力配备在贵阳及乌江南岸地区,确保贵阳,相机出击;以周浑元、吴奇伟所部由黔西、贵阳地区向遵义开进。而滇军发觉中央红军东进后,本想追击,但因他们与川军发生了矛盾,无法前进。川军虽然派出了3个旅,由扎西附近慌忙向东追击,但也已经落在红军后面3至4天的路程了。贵州军阀王家烈见红军主力重返黔北,急忙抽调遵义及其附近部队自娄山关、桐梓增援。

  毛泽东和中革军委及时抓住国民党军内部利益不一致、指挥不统一、兵力分散,便于各个击破的有利时机,决定迅速击破黔军的阻拦,占领娄山关及其以南地区,再取遵义,以争取主动。毛泽东为了打好这一仗,亲自做动员报告,他说:

  “敌人就像手上的5个指头,我们要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把它割掉。”

  毛泽东发出了消灭周浑元、吴奇伟纵队的号召,大大提高了红军指战员的士气和斗志。

  2月24日,红1军团先头团在杨得志率领下突然攻击桐梓,号称“双枪兵”的黔军第4团两个连弃城向娄山关溃逃。

  杨得志,1911年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1928年1月参加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同年4月参加井冈山会师,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春,杨得志担任红1军团红1师第1团团长,此后,他率领红1团参加了第5次反“围剿”和长征。

  娄山关位于遵义、桐梓两县交界处,雄踞大娄山脉的最高峰,是川、黔交通的要道,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国民党第20军军长、贵州省主席王家烈亲自到遵义坐镇指挥,令其精锐杜肇华旅把守娄山关,凭山据险,以待援军。

  彭德怀奉命率领红3军团主攻娄山关。他命令所部第10、11、12、13团共4个团全部投入战斗。其部署是:第12、13团担任正面主攻,力求迅速突破守军阵地。第10、11团从东面迂回到板桥,截断守军后路,并阻其增援。

  2月25日,红3军团第12、13两个主攻团夺得点金山后,已经是傍晚时分。黔军杜肇华和刘鹤鸣退守关南黑神庙,因为有柏辉章的命令在,他们不敢再往南撤,检点人马,节节抵抗。红3军团两个主攻团与黔军在娄山关关口上下一线,形成了相对峙的局面。

  彭德怀和邓萍正在前线指挥所研究战况,电话铃突然响了,邓萍拿起电话,一听是毛泽东打来的,赶快将话筒交给彭德怀,说:

  “军团长,毛主席找你。”

  彭德怀接过听筒,只听毛泽东在电话那一端大声说:

  “老彭,今天的仗,你们打得好!恩来、玉阶、洛甫、稼祥、博古看了你们报来的材料,都非常高兴,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做好充分准备,迎击敌人的反扑。估计明天还有一场大战。”

  彭德怀在这一端“嗯,嗯”地回应着,问道:

  “主席,你还有什么指示?”

  毛泽东说:

  “我和恩来作了研究,命令你们明天一早除以1个团正面攻击外,1个团从右翼迂回打击关口至黑神庙一线的敌人,另外1个团从左面迂回板桥之敌,断敌退路,剩下的1个团做预备队。为了策应你们,军委已命令林彪的1个团配合你们从侧翼迂回包抄,打击从侧翼增援关口的黔军,这是运用太平天国打曾国藩的战术,叫做‘五瓣莲花抄尾阵’,这里正好用得上。你们在攻克关口之后,要乘胜直追,猛打猛冲,一气拿下遵义城。”

  彭德怀说:

  “主席,请你转告军委,3军团竭尽全力完成任务。明天一定拿下娄山关!”

  彭德怀放下电话,立即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和邓萍作了研究,命令传令兵迅速飞告各团。

  红12团接到从中路突破娄山关的任务后,团政委鈡赤兵问2营营长邓克明:

  “怎么样,邓老虎?”

  邓克明说:

  “打不下来,你们叫我邓老狗!”

  2月26日拂晓,大雾弥漫。红1、红3军团向娄山关及其附近地区发起了总攻。

  黔军在王家烈和柏辉章的命令下,从黑神庙方向反扑过来,采取集团冲锋,气势凶猛。

  担任正面攻击的红3军团由团长耿光、政委鈡赤兵率领的红12团的指战员们,冒着早春的烈烈西风,抢占战略要地娄山关。战斗打响后,由周猛指挥的主攻营受阻,团政委鈡赤兵和2营营长邓克明、教导员谢振华率领2营迅速占领了左侧高地,侧击黔军主阵地。鈡赤兵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他的右小腿上被枪弹撕开了一大块肉,还没等卫生员为他包扎好伤口,就拖着伤腿坚持指挥战斗,直到流血过多昏了过去。红12团一举拿下了娄山关。

  此时,1军团主力从娄山关东西两侧向板桥地区迂回,攻占黑神庙、板桥、观音阁等地,残敌退往遵义。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相继策马走上娄山关关口。毛泽东下了马,手里捏着军帽,缓步朝镌刻着“娄山关”3个阴文大字的石碑走去。他用手摩擦着冰凉的石碑对来到身边的周恩来说:

  “好一座铁关啊,终于被我们敲开了。”

  周恩来笑着对彭德怀说:

  “功劳应该记在3军团身上。”

  彭德怀也笑着说:

  “还不是执行军委指示的结果。”

  朱德指着四周险峻的峰峦说:

  “真是易守难攻哇,3军团有功。”

  毛泽东拨开丛木杂草,登上关口旁边的一座小涯,立在岩石上,放眼山外,百感交集。他对周恩来说:

  “恩来,革命要成功,真不易啊!娄山关被我们攻下来了,咱们前面不知还有几多险关,难关,铁关!”

  周恩来细细咀嚼着毛泽东的话,频频点头,没有说话。

  毛泽东在颠簸的马背上,心情依然很不平静。一个月的时间,两次登临娄山关,使他感慨良多,慢慢地吟出了一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忆秦娥·娄山关》,其词云: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再说中央红军占领了娄山关之后,吴奇伟率领的两个师增援部队尚未赶到遵义。红军各部按照毛泽东的部署,向遵义方向猛追黔军残部,要迅速解决遵义守军,然后再歼灭其援军。

  此时坐镇遵义的王家烈,见红军主力来取遵义,自知不敌,本想走为上计,保存实力,可蒋介石派来的两名监督专员路邦道、潘壮飞朝夕不离监视着他,不打一下,两位专员就不答应。于是王家烈只好硬着头皮,收集兵力守城。他的部署是:第8团开赴遵义城北5公里处的董公祠一带构筑阵地,迎击红军,并掩护由娄山关退下来的刘鹤鸣的第6团;以江荣华的第1团在董公祠以西飞来石一带构筑阵地,抗击红军;由金沙开来的第5团在遵义城垣集结,作为预备队。

  2月27日拂晓,中央红军红1、红3军团在遵义以北的董公祠与黔军3个团展开激战。王家烈要蒋介石派来的两位督察专员陪他去前线视察阵地,路邦道、潘壮飞害怕当俘虏,借故推脱了。王家烈只好拉上副军长犹国财,来到凤朝门郊外观察阵地。

  王家烈得知杜肇华旅长和1团团长江荣华负伤,8团伤亡也很大,防线已经动摇,即令1、5、6团残部退入遵义城,由万式炯率8团残部退守南门关高地。

  2月28日上午,蒋军嫡系第1纵队司令员吴奇伟率领韩汉英的59师、唐云山的93师从乌江南岸驰援遵义,向遵义南门外老鸭山发动猛烈进攻。

  中央红军经过英勇战斗,再次占领了遵义城。王家烈与犹国财带着手枪排逃往位于忠庄铺的吴奇伟的指挥所。

  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在攻城战斗中中弹牺牲,时年27岁。中革军委任命叶剑英为红3军团参谋长。

  红3军团主力在老鸭山红花岗与吴奇伟部展开了激烈争夺战。坚守红花岗主阵地的红10团伤亡很大,团长张宗逊负伤,参谋长钟伟剑牺牲,只剩下团政委黄克诚在指挥战斗。

  干部团在团长陈赓、政委宋任穷的率领下,从侧翼出击,配合红10团打退了敌军,歼灭国民党军59师大部,其残部向鸭溪方向撤退。

  2月28日下午,红1军团在林彪、聂荣臻率领下追击国民党军残部。此时,整个乌江北岸战火纷飞。

  黄昏时分,红1军团追到了乌江岸边。吴奇伟只带着他的补充团过了桥到达乌江南岸,因害怕当俘虏,立即下令斩断了乌江上的浮桥保险索,把1000多名国民党官兵留在乌江北岸,当了红军的俘虏。

  1935年3月1日,整个遵义战役胜利结束。红1、红3军团在干部团配合下,将国民党军两个师大部消灭。

  在毛泽东指挥下,中央红军自2月11日由扎西挥戈东进以来,在18天的时间里,发挥运动战的特长,由西向东,从北到南,长达550余公里。红军以3万之众,神出鬼没,巧妙周旋,避敌之长,击敌之短,穿插迂回,相机歼敌,在蒋介石调兵遣将之际,形成合围之前,胜利转移。在5天之内,在国民党军60个团的尾追堵截中,迅速回头,避实击虚,连克桐梓、娄山关,重占遵义,击溃和歼灭国民党军嫡系两个师大部又黔军8个团,毙伤其2400余人,俘虏3000余人,缴获各种枪20000余枝。这是长征以来取得的最大的一次胜利,使红军获得了大批武器弹药和其它军用物资的补充,极大地鼓舞了全军的士气,打击了国民党军、特别是蒋介石嫡系部队的气焰。

  遵义战役结束后,红1军团集结在南白镇,红3军团集结在鸭溪,红5、红9军团集结在娄山关、桐梓一带,军委纵队驻守遵义。各部都开了祝捷大会,做短期休整和总结。

  就在这期间,红军中发生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鈡赤兵。

  钟赤兵,1914年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时为红3军团红12团政委。前边已经说过,钟赤兵在指挥攻打娄山关战斗中受了腿伤,卫生员只是为他做了简单包扎。遵义战役结束后,医生立即为他治伤,但由于拖延时间过长,他的伤势已经非常严重了,必须从小腿下部截肢。此时红军中手术条件极其简陋,既没有医疗器械,也没有麻药,医生只好从老百姓家里找来了一把砍柴刀和一条半截木工锯。鈡赤兵躺在床上,让医生做手术。医生上下拉动木锯,嘶嘶作响,鈡赤兵紧紧咬着牙关,闭着眼睛,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身上直往下流,衣裤都浸透了,他依旧不吭一声。医生说:

  “钟政委,如果疼痛难忍,你可以喊,可以叫,这样兴许会好受些。”

  鈡赤兵摇摇头,没有说话。他几次昏死了过去,又几次苏醒过来。在场的医生和护士们都流了泪。一位年轻的小护士一边协助医生做手术,一边抽泣。她说: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合,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坚强的汉子。”

  1个小时又1个小时过去了,鈡赤兵的手术一直做了3个半小时。当他再一次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整个右腿已经失去了知觉。他感到轻松,又感到痛苦。这时候,他才22岁。

  此时的鈡赤兵万万没有想到,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等着他。第1次手术后,伤口感染了,医生为了把他从死神那里拉回来,决定给他做第2次手术,将右腿膝盖以下剩余的部分截去。鈡赤兵又一次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可命运总是跟鈡赤兵做对,第2次手术同样因为医疗条件差,消毒条件不好,伤口不能愈合,继续感染,危及生命。医生无奈,狠狠心,将他的整个右腿从股骨根部截去。可怜的鈡赤兵,竟在半个月内3次截肢。但鈡赤兵这个红军指挥员不愧是钢铁汉,他的生命力就是极强,竟然奇迹般活了下来,单腿依然驰骋于疆场之上。后来在1955年,他被授予中将军衔。

  这正是:刮骨疗毒成美谈,木锯截肢历三番。

  铮铮铁汉上封台,敢与关公媲美传。

  欲知中央红军在遵义能否立得住脚,请看下一章内容。

  东方翁曰:中央红军二渡赤水、重占遵义,击溃和歼灭国民党军嫡系两个师大部又黔军8个团,毙伤其2400余人,俘虏3000余人,缴获各种枪20000余枝,这一重大胜利是在不少指挥员发牢骚的情况下,是在刘少奇、杨尚昆、彭德怀、林彪等为数不少的军团负责人不理解毛泽东战略意图的情况下取得的。由此可见,毛泽东非凡的胆略和气魄,以及他那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是他人所不具备的。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全10卷共6册成本价包邮,购书请联系微信号:qunfeiyang2014, 13937776295 。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