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视察人民海军:三天四夜随水兵航行 深入基层做调研

作者: 静春 日期: 2018-04-14 来源: 微信“文革那些事儿”

  毛主席视察人民海军,实际上就是深入基层、深入群众中作调查研究,那是一种真正共产党人的优良作风,远胜过蜻蜓点水的“视察”。毛主席通过这次与水兵三天四夜的航行,又经过半年多的深思熟虑,使海军建设方针更加明确、更加完善。 1953 年12 月4 日,毛主席在政治局会议上,就海军建设作了这样的表述:“为了肃清海匪的骚扰,保卫海上安全;为了准备力量,于适当时机收复台湾,最后统一全国;为了准备力量,反对帝国主义从海上来的侵略,我们必须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根据工业的发展情况和财政情况,有计划地逐步地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

  1

  水兵的心愿

  1953年2月17日,凌晨。中南重镇武汉,被覆盖的瑞雪,映射成了银色世界。“长江”和“洛阳”两舰,依次靠上了江汉关4号码头,融进了这银色的世界。

  

  “同志们,我们的任务是迎送首长。”长江舰政委刘松激动地在军人大会上宣布:“为了祖国,为了亿万人民的愿望,大家必须百倍警惕,保卫首长的安全。”顿时,指战员们热烈议论开了:迎送哪位首长?这种议论,在三天前,即2月14日,两舰由上海吴淞码头紧急起航时就开始了。当时,指战员见是紧急起航,就对哪位中央首长前来视察的可能性进行了逐个分析,但是,他们的内心深处更盼望毛泽东主席能来视察!现在,指战员发现刘松在宣布时情绪是那样激动,更感到这次来视察的有可能是毛主席!

  可是,19日上午的一些情况又否定了指战员们的猜测。这天早饭后,有几个穿便衣的人搬来一些卧具以及其它生活用品,并在政委住舱室摆设起来。这些卧具是:两条长凳子上铺一张长约6尺、宽约4尺的木板;木板很简陋,很粗糙,没有打油漆;床上放着一条薄垫子,一条白细布床单,一条白色里子、深绿色缎面的被子,一条白底兰花的毛毯,卧具上面印有“铁路专用车”的字样。其它用品只有木架帆布椅子及一些普普通通的箱子。看了这些摆设,指战员一下凉了半截:肯定不是毛主席来视察!毛主席是党和国家主席,又六十高龄了,怎么睡这样简陋的床铺呢?

  江汉关楼顶的大钟刚敲过第十一下,三辆小汽车向码头开来。从第二辆汽车里下来一个人。这人头戴一顶黄绿色的旧解放帽,身穿一件已经退了色的草绿色大衣,脚着一双旧黄皮鞋。他身材魁梧。开始,这人背朝码头,面向大道。当他转过身来,突然有人惊喜地喊了一声:“毛主席!”水兵们像列队报数似的,轻声地传递着这个振奋人心的喜讯。长哨响起,全体立正。副舰长王内修跑步迎上前去向毛主席报告:“报告主席:‘长江舰干部21名,战士93名,共114名,请主席检阅!华东军区海军淤沪基地‘长江’舰副长王内修。”毛主席微笑着向站坡的指战员挥手答礼。毛主席从右舷登上长江舰,走到前甲板,再次挥手致意。

  11时30分,长江舰在前,洛阳舰殿后,开始了难忘的航行。

  静春按语:1953年7月27日,战争双方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至此,历时2年零9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告结束。这天清晨,毛主席视察海军,有着特殊的意义。毛主席生活的检朴,使战士和领袖的心贴的更近了,毛主席登上了新中国的军舰,新中国的新海军、新中国的年青战士怎么不激动万分。这次难忘的航行留下了一首很优美的歌:《毛主席来到军舰上》,少年时,我们这些戴着红领巾的孩子们一听到这支吕文科演唱的高亢歌声,心情便激动起来,渴望将来也能作一名海军战士,参加到解放台湾的战斗中去。因为那个时代,“一定要解放台湾!”始终是一个响亮的口号。

  2

  毛泽东说:现在太平洋还不太平

  毛主席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来视察海军?航行中,指战员们热烈地猜测起来。慢慢地,指战员从陪同人员的口中,终于找到了答案。

  

  今年,是中国结束战后的恢复时期,开始进入第一个建设五年计划的第一年。全国人民正斗志昂扬地建设社会主义。可是,帝国主义及国内反动派不甘心失败。它们妄想从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扼杀年轻的人民共和国。美国侵略朝鲜的战争正在进行,它的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掀风作浪;国民党军队经常骚扰东南沿海,它控制的岛屿人民仍在水深火热之中煎熬。毛主席正是在这种国内外形势下,出于种种考虑而巡视长江下游各省的。毛主席时刻关注着海军建设。他虽然经常从报纸电台和文件电报中看到和听到人民海军建设的情况:垃圾尾海战、头门山海战,以及林文虎、赵孝庵、陈立富、王维福等英雄名字也在脑海里留下了印象。但是,人民海军建设得究竟怎么样了,他决定在这次视察长江下游各省期间,亲自对海军进行一次考察。毛主席登舰后就到各个战位、各个舱室去看望战士,与战士亲切谈话。从驾驶台到厨房,从炮位到轮机舱,每一寸甲板都留下了毛主席的脚印。毛主席在枪炮长贾荣轩陪同下,先是看了主炮,然后又看了副炮。毛主席得知这些炮都是日本造的,满怀信心地说:“五年后,就可以装我们自己造的炮了。”这时,“长江”舰政委刘松从指挥台下来,毛主席叫住了他。毛主席询问了刘松的姓名、职务以及从何处调来的情况。毛主席问:“技术学得怎么样?”刘松答:“现在仅仅是初步学到一些舰艇知识,真正的技术还不行。”毛主席指指旁边的战士:“他们都学得怎么样?”“他们技术学得都很好。”“那你应该好好地向他们学习啊!”“是的,我一定好好地向他们学习。”毛主席登上指挥台,向大队长王德祥询问了一些情况,又走到驾驶台左侧门口的王内修跟前。刘松向毛主席作了介绍。“这是副长王内修,是原海军人员,起义过来的;现在舰上没有舰长,军舰航行都由他负责。”噢,你是老海军,下面的徒弟们都听话吗?”“都很听话。”“他们都肯学习吧?”“都学得很好。”毛主席嘱咐说:“要好好带徒弟啊!”此刻,毛主席像想到了什么,走到刘松跟前,问道:“们舰上的人员都是从哪里来的?”“有的是陆军调来的,有的是青年知识分子参干的,还有一部分是原海军人员。”“从陆军来的有多少人?”毛主席问。“40多人。”刘松答。“青年知识分子有多少人?”“也是40多人”“原海军人员有多少人?”“30多人。”“那差不多各占三分之一了。”“是的。”“他们吵不吵嘴?”“不吵嘴,很团结。”“这就好!”毛主席看到一个干部正在观察航标,向前走去。“这是我们的航海长刘兴文。”刘松介绍说。“航海长是干什么的”毛主席问。刘松向毛主席介绍了航海长的职责。“你是从哪里调来的。”毛主席问刘兴文。“是从第四野战军调来的。”“在海军学校学习过吗?”“刚从大连海军学校毕业,来舰不久。”毛主席接着说:“我听你们肖司令员说,你们陆军来的有些同志,不安心干海军。你乐意干海军吗?”刘兴文十分干脆地回答:“我们都愿意干海军!”毛主席高兴了,点点头,笑着说:是啊,应该安心干海军。过去帝国主义侵略我们都是从海上来的,现在太平洋还不太平。毛主席下了指挥台,又来到前甲板。休更的水兵见到毛主席,既激动,又拘束。毛主席看到王恩全的身材比较小,就走过去。“你这么瘦,是不是饭没有吃饱?”毛主席关切地问。“报告主席,我吃饱了!”枪炮兵王恩全憋了好一会,才作了这样的回答。“我看没有吃饱。”“不!我是吃饱的!”“你为什么这么瘦啊?”“生来就这么瘦,吃不胖了。”大家哄然大笑起来。顿时,气氛活跃起来,大家也活泼多了,说话也流利了。阵阵江风把水兵们的披肩吹得飞摆。毛主席伸手摸摸枪炮兵抗长富的衣服。“你们穿得这么少,冷不冷?”“不冷,外面是呢衣,里面是绒衣,”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还有呢大衣呢!”又有人作了补充。毛主席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大衣,笑着说:“我穿这么多,你们到底是年轻啊,身体好,不怕冷。”毛主席说着,用右手指了指,问:“你是干什么的?”“报告主席,我是书记。义姚恩煜立正回答道。毛主席听了,问身旁的马冠三:“书记是干什么的?”没等马冠三回答,姚恩煜立即报告:“是协助舰首长承办文件的。”毛主席点了点头,笑着说:“哦,是拿笔杆子的,我也是拿笔杆子的,我们是同行。”毛主席说话时,还做了一个拿笔写字的手势,引得大家笑了起来。“你读过书吗?”毛主席又问。“读过师范。”姚恩煜答。“教过书没有?”“教过三个月。”毛主席又笑着点头:“哦,和我一样,我也读过师范教过书。”姚恩煜的脸一下子胀得通红,不知如何回答好。这时,毛主席把目光转向大家,又问:“你们到过北京吗?”电工班长陈树香等几个人高兴地齐声回答:“到北京参加过国庆检阅。”毛主席高兴了:“那我们早就见过面了,是熟人了。”“在天安门检阅时,我们没有看清楚主席!”毛主席向前走了一步,笑问道:“那现在看清楚了吧?”大家又哄然地笑起来。毛主席的话,使水兵们感到格外亲切,温暖。毛主席的目光又转向周围的战士,询问大家都是什么地方人。“山东!”“浙江!”“江苏!”“河北.!”水兵们像报数似地回答。毛主席向前走了两步,又指着一个水兵询问:“你是从哪里调来的?”问到谁,谁都大声回答。问了六七个水兵之后,毛主席扳着手指头,“哦,有陆军来的,有原海军人员,有参加军事干校的。”“你们团结不团结?”“很团结!”大家齐声回答。“闹不闹别扭?”“不闹别扭!我们都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毛主席满意地点点头:“团结就好。”接着毛主席又语重心长他说:帝国主义如此欺侮我们,我们要争气!我们的海岸线这么长,一定要建设人民的海军。毛主席略为停顿了一下,又说:过去我们只有陆军、炮兵;现在我们坦克也有了,还有空军、海军。我们的国防力量,一天比一天强大。毛主席说:现在我们海军还不够强大,我们要一齐努力干!锅炉兵徐浦紧接着说:靠毛主席领导!毛主席立即说:“靠大家一齐努力干。”毛主席接着又问大家:“我们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了,你们知道吗?”“知道了,我们都很高兴!”锅炉兵袁水清也说。毛主席又问了大家的年龄,水兵又像报数似地回答:”20岁!”“22岁!”“19岁!”毛主席笑着点点头说:“你们都很年轻!”接着就扳着手指头说:“第一个五年计划,第二个五年计划,不行,再来一个五年计划,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大的军舰,你们还只有30多岁。”这时,前甲板已经站满了人。毛主席稳健地穿过海图室和前往舱口之间的甲板通道水兵们也紧跟其后。

  毛主席走到枪炮兵李勇洲前面,关心地问:“你们一个月有多少津贴?”轮机兵刘冰抢着回答道:“三万多元(旧币)!”“够不够用?”“基本上够用。”“能不能寄点回家?”“基本上能寄一点。”同志们都结婚没有?”“基本上都没有结婚。”大家被刘冰答话时的口头语三个“基本上”引得笑了起来。毛主席又关切地问:“家里有困难怎么办?”大家抢着说,“家里有人劳动生产,有了困难,政府会照顾,生活都很好。”毛主席听了点点头,又来到厨房门口。水兵们正在打饭打菜。水兵们见毛主席来了,马上让开一条道。毛主席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汤,看了看,问道:“这汤好吃吗?”枪炮兵毛月臣抢着回答:“好吃!”毛主席又问副长王内修:“你们吃一个菜吗?”“以前吃三菜一汤,现在因为人多,临时改为两菜一汤。”毛主席关心地问:“你们都吃一样的吗?”“干部、战士都吃一样的。”“经常是这样吗?”“天天是这样。”毛主席满意地点点头。毛主席离开伙房,走到后甲板,下了机舱,王内修向毛主席介绍了机电长丁永才。毛主席说:“你们辛苦了!”激动得丁永才不知如何回答好,只是说:“同志们都很好。”“你家里有几个人?”“家有岳母,一个孩子两岁多了。”“你一个月拿多少薪水,生活困难吧?”“没有困难,很好。”“不久生活都会好起来的,”毛主席又亲切地嘱咐说:“对孩子要好好培养,长大了给他读书,为革命打下基础。成为革命的后代。”丁永才连连点头。“你是管机器的,这是什么机器?”“这是轮机。”舱内机器声音太大,毛主席用手放在耳边听着丁永才介绍。毛主席又问:“下面技术学习得怎么样?”“现在学习三个月,顶过去学三年。”毛主席最后关照丁永才说:“你要很好地带徒弟啊!”丁永才连连回答:“是!是!”毛主席和丁永才说完话就伸出手去。丁永才急忙用棉纱擦了几下,但手上的油腻和汗水怎么也擦不干净。丁永才正着急,毛主席的手已经伸过来了。

  下午6点钟,军舰来到黄石港,靠上了码头。毛主席带着一行人,登上岸,穿过街道,会见地委书记去了。大约两个多小时,毛主席才回到军舰上。军舰开始夜航。毛主席劳累了一天,该休息了。可是,水兵们发现,已经是深夜了,毛主席还面朝右舷,坐在床上,腿盖被子,在思考着什么。

  20日凌晨3点,军舰又靠上了九江码头。舰上一片寂静。这时候,只要有一点微小的声音,都会打扰人。水兵为了让毛主席安静地休息,想尽办法不发出一点声音。锅炉班长徐一宏和值更同志研究了四条操作方法:炉门轻轻开,用手来加煤,汽压不高不低,炉舱门紧闭。他们的手被煤块擦破了,指甲塞满了煤屑,煤舱温度已经升到40度以上,热得满头大汗,但是,他们的心情比谁都愉快。

  7点左右,毛主席的管理员正要上街,碰到了刚从街上回来的司务长刘桂田。

  刘桂田问:“上哪里去?”毛主席的管理员答:“上街买米,主席没有米吃了。”“那不用买,我们舰上有的是上等白粳,要多少有多少,走,你跟我去拿。”“那不行!”“为什么?”“主席对自己的生活要求很严格,一向只吃普通米。”军需朱松知道了,也来劝说,毛主席的管理员说什么也不同意。朱松和刘桂田只好陪着管理员上街买了30斤米。

  回到舰上,几个水兵把毛主席的管理员围住了,提开了意见。“主席的伙食费只有我们的一半!应该给毛主席改善伙食。”原来,水兵们发现,毛主席每顿饭只两菜一汤,菜还是两小碟,一荤一素,有时一点小辣椒也算一碟菜,吃得太差了,看不过去,就来给毛主席的管理员提意见。“不行啊,主席每月伙食只24万元(旧币),稍微吃好一点,主席就要查问,多花一分钱,我也要挨批评的。”毛主席的管理员还说:“主席在家里也是一样,只有到了星期天,家里人多了,才增加一个菜。”水兵们听了,无比激动,也无可奈何。

  上午9点多钟。地方政府的两位负责同志先后来到舰上,毛主席和他们谈了许久。两个地方政府的负责人走后,大约是10点多种,政治助理员于学斌来到

  前住舱。同志们!大家都要求同毛主席合影,请毛主席题词,我起草了一个报

  告,请大家通过一下。”大家听了都高兴得跳起来。此刻,停泊在江中的“洛阳”舰发来信号,要求毛主席到他们舰上去。毛主席欣然同意,并要“长江”舰发信号通知“洛阳”舰。“洛阳”舰接到信号后,立即起锚,靠在了“长江”舰的右舷。毛主席走出住舱,高兴地说:“哪家要我哪家去。”说完,就从右舷登上了“洛阳”舰。

  静春按语:毛主席和蔼亲切,关心水兵的生活,从穿衣到士兵的伙食用餐,可谓无微不至。跟水兵拉家常话时又不失诙谐幽默,让水兵们感到了伟大领袖的温暖。毛主席教导这些共和国年轻的水兵说:过去帝国主义侵略我们都是从海上来的,百年的中华受侮,列强都是从海上入侵,而各个不平等的条约无不与海有关,门户开放,帝国主义从海上涌入中国,使中华民族陷入半封建、半殖民的黑暗社会。直到最后抗日战争的胜利,人民解放军将蒋介石赶到了台湾那个海岛上,中国才有了海岸线,才有了海关,才有了人民的海军。但那是一个婴儿般的军队,今天,他应该长大成人,可是,这个成人是一个肥大的人还是一个强大的人?也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改革开放已三十年的今天,太平洋仍不太平。中国还没有一支强大的海军在太平洋上游弋,正因为如此,才发生了令人痛心的“银河号事件”,今又传来“安岳江”已返航的报道,韬光养晦的国策应该值得人们深思,没有一支强大的海军,中国不可能成为一个富强的大国。

  3

  毛泽东说:要把中国海岸线筑成海上长城

(未完:阅读全文,请点击这里进入,谢谢!)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习近平致信祝贺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开幕习近平:自主创新推进网络强国建设朝鲜宣布:停止核试验和导弹试射

热门文章

戴旭: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郭松民:建议重启《惩治汉奸言论法》立法程序

郭松民:特朗普上钩之快令人吃惊

夏小林|金融开放:“中兴休克”启示录

中国在“海南自贸港”下,掩盖了什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