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刚:斯诺问毛泽东,中共是不是共产国际的一个代理人。毛泽东大声宣告,不是!——读毛选小感(20)

作者: 任志刚 日期: 2018-06-08 来源: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我们最近学习毛选的时候,强调了毛主席的主张更多的时候是注重民族和国家立场的,这让一些朋友感觉不妥。因为很多人认为马克思是为全世界无产阶级服务的。很多人的概念中认为,人类的世界的范畴要高于民族的、国家的范畴,可惜这是似是而非的。我们又不是人类学家,我们讨论的是历史,是中共的历史,是学习毛选。如果在这个领域也是这等认识,怕是不合适的。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任何脱离了民族国家土壤的主张都是浮萍。所以不是越大越好。类似的如果有人整天讨论的是宇宙问题,除了少数专业的科学家,如果有人嘴上整天要解决宇宙问题怕是没有人会有耐心听下去的。

  我们继续学习毛选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这篇文章真的很重要。这是毛主席很多主张的第一次宣示。有很多名句:“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中国的复兴是不符合欧洲人所谓的社会发展规律的,欧洲人的历史非常简单。一直以来,欧洲人都是非常落后的,大概情况比西藏要好上一点点。但是由于过于恶劣的生存环境导致欧洲一直是蛮族之间互相砍杀,所以一直在原地打转。直到成吉思汗的后代打通欧亚大陆,才给欧洲带去了先进的文明。

  之后欧洲人一直在努力追赶,形成了直线型进步进程。于是欧洲人就认为人类也是直线条的进程。他们不知道这世界还有中国这样的五千年螺旋式进步的文明。只有中国人"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和能力。毛主席是真的最有资格和信心说这样的话的人。

  所以中国的近代史的逆转和今日的复兴进程是欧洲人的理论解释不了的。这一点上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没有注意。毛主席专门解释了一下,就是世界已经变了,对国际形势,毛主席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虽然中国革命需要靠自己自力更生长期奋斗,但是也不能排斥外援,还是要争取外援。对中共而言最直接的外援是来自苏联的,所以毛主席一直不愿意公开对苏联的真正的态度。这样我们就能理解很多毛主席的作为了,从遵义会议上他并不争夺Z,shu'ji的职务开始,他一直处于一种小心翼翼的状态。可见中国革命有多难了。实在是以小博大啊。

  所以在谈到“国际援助”这个问题的时候,毛主席说:

  “最后,需要讲一点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的相互关系。”

  “我们的抗日战争需要国际人民的援助,首先是苏联人民的援助,他们也一定会援助我们,因为我们和他们是休戚相关的。”

  这就显示出毛主席对国家关系的把握,援助不是你想求援就能得到的,而是相互关联的。中国和苏联在抗日问题上是“休戚相关的”。因为日本人直接威胁到了苏联在远东的利益。事实上苏联一直支持的是国民党,不管是土地革命时期还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甚至到了解放战争时期都是如此。

  所以我们要说明一下,《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这篇文章真的很重要。这是毛主席掌舵之后对中国共产党政治路线的一次巨大的调整。从这时候起,中共有了自己的灵魂,成了为中华民族独立与解放而奋斗的团体。

  我以前真的没有注意过,毛选最初的文章之间的间隔是如此的大。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这篇文章是1935年底。下一篇“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九三六年十二月)整整差了一年。我们需要看看主席这一年里干了什么:

  1月25日,同周恩来、彭德怀等二十位红军将领联名发出《为红军愿意同东北军联合抗日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提出关于组织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的具体办法,建议互派代表共同协商。

  2月至5月,同彭德怀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渡黄河东征。

  3月,向南京当局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五点意见。

  6月1日,同朱德发布关于救国救民的主张二十条。

  6月12日,同朱德发布宣言,对“两广事变”表示支持,提出抗日救国的八项纲领。

  7月至10月,在陕北延安多次会见美国记者斯诺,回答他提出的有关中国革命和工农红军等多方面的问题,并介绍了自己的经历。

  8月10日,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作关于国共两党关系和统一战线问题的报告。

  8月25日,起草《中国共产党致中国国民党书》,呼吁一致抗日。

  12月7日,任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

  12月中旬,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实行“兵谏”,扣留蒋介石。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分析当时错综复杂的政治形势,确定了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并派周恩来等往西安参加谈判,促成事变和平解决。

  12月,撰写《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从上面列出的毛主席在1936年一年的作为中,我们能够看出,一到陕北,毛主席就致力于搞抗日统一战线,这就是毛主席的政治智慧。

  此时中共和共产国际失联了,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政治路线是毛主席的主张而不是来自共产国际的指示,其次是毛主席亲自带队,指挥了红军东征,就是进入山西,口号是抗日,其实是把阎锡山打了一通。因为陕北实在是太穷了,毛主席他们那个冬天真的是熬过来的,红军连过冬的棉衣都没有。

  红军收兵之后,再次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蒋介石不予理睬,依然惦记着要先剿除共产党和红军。但是中国很多人已经不再接受蒋介石的内战政策了。两广军阀以抗日的名义兵发湖南,主席表示支持。不过两广事变很快又被蒋介石给压下去了。蒋介石对付军阀无非就是威胁加收买,很有效。

  1936年7月,发生了一件有着重大意义的事情,就是一个叫斯诺的美国记者冒着巨大风险来陕北采访中共领袖。此时毛主席成为大家认可的领袖,所以斯诺主要是采访了毛泽东。其中最主要的话题是,斯诺问毛泽东:中共是不是共产国际的一个代理人?毛泽东大声宣告,不是!

  

 

  1936年12月7日,毛泽东担任了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毛主席这一职务。在此前后主席撰写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篇文章是毛主席在陕北的红军大学的演讲稿。本来还有其他章节,因为西安事变的缘故中断了。

  “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九三六年十二月)

  *毛泽东的这部著作,是为着总结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经验而写的,当时曾在建立在陕北的红军大学作过讲演。据著者说,这部著作只完成五章,尚有战略进攻、政治工作及其他问题,因为西安事变发生,没有工夫再写,就搁笔了。这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内在军事问题上的一场大争论的结果,是表示一个路线反对另一个路线的意见。对于这个路线上的争论,一九三五年一月中共中央召开的遵义会议作出了结论,肯定了毛泽东的意见,而否定了错误路线的意见。在一九三五年十月中共中央移到陕北以后,毛泽东随即在十二月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系统地解决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的政治路线上的问题。第二年,即一九三六年,毛泽东又写了这部著作,系统地说明了有关中国革命战争战略方面的诸问题。”

最新推荐

习近平:努力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还信美国?特朗普下令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 继续制裁朝鲜

何新:屈原竟然被教育部从中国历史中除名

环球时报:美国开始炒作“效忠中国”的“带路党”了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