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百胜:完整理解毛泽东与陈毅对话中的四个问题

作者: 杨百胜等 日期: 2019-08-02 来源: 红歌会网

  在电视剧《寻路》第二十六集中有关于陈毅与毛泽东的精彩对话(激烈争吵),其中有四个问题(陈毅对毛泽东的四条意见)需要加以解释和说明,笔者试着分析他们对话的意思,提出了自己的粗浅看法,正确与否仅供读者朋友批评指正,以便今后加以改进、加深认识。

  陈毅叹了口气:“可子珍嫂夫人哪里知道哟,我陈毅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了!”

  毛泽东:“有那么严重吗?”

  陈毅边吃边说:“有!我给朱军长提了三条意见,他笑着就把我给打发了。”

  毛泽东:“你准备给我提几条意见?”

  陈毅边吃边说:“四条!”

  毛泽东笑了:“好哇,比朱军长还多一条。”他看着陈毅吃得如此开心的样子,“陈毅,我愿出这一篮子水果收买你这四条意见,说完了,连篮子都送给你。”

  陈毅:“好!君子出口,驷马难追。”他擦了擦嘴,说道,“第一条,你经常讲马列主义规定了世界革命、中国革命的原则,但是,一说到中国革命的基本做法,你就说还要在实际革命中间来创造。我就不同意你这个说法!”

  毛泽东:“为什么呢?”

  陈毅:“这说明你对马列主义的信仰是不够的!刘安恭说,要是在苏联,你就会被打成反马列主义分子!”

  毛泽东腾地站起来:“这叫岂有此理!当年,释迦牟尼创造了佛教,可印度在十三世纪以后佛教就逐渐消亡了,而我们中国却又成了佛教的第二个发祥地,是为什么呢?任何宗教和思想,都必须和当地的实际相结合才有生命力!”

  陈毅:“我说不过你!你再说啊,我又开始吃水果了。”

  毛泽东:“好!好……你接着讲第二条意见。”

  陈毅:“你经常说,如果没有党来领导,中国革命一定会失败的。这是因为党的领导体现无产阶级领导。”

  毛泽东:“这并没有错啊!”

  陈毅:“你知道吗?我——还包括不少的人认为你这个话,实际上是没有你来领导革命就要失败。你这是个人英雄主义!”

  毛泽东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真是秀才碰上兵,有理说不清啊!”

  陈毅:“听!这是你真实情感的流露哟。”

  毛泽东:“咳!用孔夫子的话说,我只能大辩非辩也!”

  陈毅:“第三条,你的领导方式是家长式的。你知道吗?你一旦和朱军长发生矛盾,我就要受夹板气!”

  毛泽东:“为什么?”

  陈毅:“你们二人就好比是晋、楚两个大国,我这个小小的郑国夹在中间不好办啊,这就叫两大之间难为小。为了党不分裂,为了红四军不分裂,我经常是夹在中间和稀泥!”

  毛泽东笑了:“我还没看出来,陈毅同志受夹板气,还会和稀泥。接着讲第四条!”

  陈毅:“近来,你经常对我们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毛泽东:“对!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陈毅:“什么真理?我——还有不少的指战员不赞同你的这个提法。”

  毛泽东一怔:“为什么呢?”

  陈毅:“共产党员都有发言权,为什么一定要调查不调查呢?他错了就可以纠正嘛!”

  毛泽东:“不对,不对!”

  陈毅:“对!”

  毛泽东:“陈毅,你真的不对!”

  陈毅突然站起来:“我陈毅就是对!我可以告诉你,我在‘七大’作报告的时候还要批评你这个看法!”

  毛泽东也火了:“你可以批评,但真理还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陈毅:“你说的是真理,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反对你呢?”

  毛泽东:“我告诉你,真理往往在少数人一边。”

  陈毅:“好!你就当你的少数人吧。”他说罢转身大步走去。

  以上四个问题,我认为毛委员都是对的,远远走在了一般人的前面,是那个时代的人们认识水平所难以企及的,即使放到现在,又有多少人能够明白毛主席那永远深邃而富有哲理的意思呢?

  陈毅所说的第一条,“你经常讲马列主义规定了世界革命、中国革命的原则,但是,一说到中国革命的基本做法,你就说还要在实际革命中间来创造。”,认为毛泽东是反马列的,毛泽东腾地站起来说:“这叫岂有此理!当年,释迦牟尼创造了佛教,可印度在十三世纪以后佛教就逐渐消亡了,而我们中国却又成了佛教的第二个发祥地,是为什么呢?任何宗教和思想,都必须和当地的实际相结合才有生命力!”,这说明陈毅是洋教条主义者,不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一切以时间、地点和条件为转移,结合本国具体情况,灵活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是生搬硬套、生吞活剥西方(马克思也是西方的)的东西(理论),教条主义的理解马克思主义,这在哲学上叫做客观唯心主义。抱着教条主义(客观唯心主义)的态度去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理论,来解决自己国家纷繁复杂的具体实践问题,没有一个是不碰壁的,没有一个是不失败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而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则是灵活的、超前的,他就提出过“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就是实事求是”这个观点,他始终认为共产党人和中国革命不能机械地、教条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生吞活剥、生搬硬套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陈毅所说的第二条,“你经常说,如果没有党来领导,中国革命一定会失败的。这是因为党的领导体现无产阶级领导。”“你知道吗?我——还包括不少的人认为你这个话,实际上是没有你来领导革命就要失败。你这是个人英雄主义!”毛泽东说:“这并没有错啊!”。在这里陈毅把党的领导体现为无产阶级领导,和毛泽东(实践证明毛泽东的领导代表了正确的领导)的领导,三者割裂来看,而不是联系起来看,错误地认为军队就是打仗的,没有别的什么任务,特别是政治任务(如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和斗争等等),军队应由军队首长来指挥、领导,根本不需要什么看不见的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来领导,更不能是毛泽东这个没有进过军校,读过兵法,没有打过多少硬仗的农家子弟和白面书生来领导。认为所谓党的领导的实质就是毛泽东个人来领导,是个人英雄主义。这种理解实际上是误解了毛泽东的思想和能力,是一种传统的看待党、军队与领袖人物相互关系与作用的观点。毛泽东对此也无可奈何,他短时间内(那是战争期间,没有多少时间来辩论这些高深的政治和哲学问题)也难以说服陈毅,最后只能说一句“大辩非辩也”,让时间和后来的事实来证明我老毛究竟说的对不对吧。

  陈毅所说的第三条,“你的领导方式是家长式的。你知道吗?你一旦和朱军长发生矛盾,我就要受夹板气!”“你们二人就好比是晋、楚两个大国,我这个小小的郑国夹在中间不好办啊,这就叫两大之间难为小。为了党不分裂,为了红四军不分裂,我经常是夹在中间和稀泥!”陈毅所说的确实是实际情况,由于毛泽东与朱德都是坚持原则而且很有主见的人,所以每当毛泽东与朱德意见发生分歧,争论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时,陈毅就要受夹板气,不知道谁的意见是对的,不知道究竟该支持谁,只能和稀泥。其实从这里,我们也很容易看出,红军队伍里是很讲民主自由的,谁都可以发表不同意见,没有上级压制下级的情况,军队内部非常的民主(当然,过于民主导致极端民主化的现象,使红军的军事行动丧失了灵活性,往往归于低效甚至于失败,前四次反围剿虽然胜利了,也是经过毛泽东的尽力争取和正确指挥,才好不容易取得的,其中过于民主化的因子和博古、李德等人的错误指挥也埋下了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祸根)。只不过实践证明只有毛泽东的意见多数(几乎全部)是对的,别人的意见远没有毛泽东的意见成熟、有效,起作用,以致后来人们已经习惯于听从毛泽东的意见,很少加以反对。所以才导致陈毅说出“你的领导方式是家长式的。”这样的话。

  陈毅所说的第四条,“近来,你经常对我们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毛泽东:“对!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陈毅:“什么真理?我——还有不少的指战员不赞同你的这个提法。”毛泽东一怔:“为什么呢?”陈毅:“共产党员都有发言权,为什么一定要调查不调查呢?他错了就可以纠正嘛!”毛泽东:“不对,不对!”陈毅:“对!”毛泽东:“陈毅,你真的不对!”陈毅突然站起来:“我陈毅就是对!我可以告诉你,我在‘七大’作报告的时候还要批评你这个看法!”毛泽东也火了:“你可以批评,但真理还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关于这一条的问题我已经有专文加以解说,现抄录如下:

  革命战争年代,革命前辈陈毅同志曾经与毛泽东委员为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句话争论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他们究竟为什么争论,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其实,两位革命老前辈对于同一句话存在非常不同的理解和认识。争论中陈毅强调的是法律上的权利或资格,而毛泽东则是在哲学和军事学意义上高屋建瓴,强调凡事(写文章也好,做工作也好,打仗也好)都要调查了解清楚,争取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有这样,最终才能战胜强大的敌人或者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文章写好,不然的话就是瞎指挥,必然会打败仗或把事情做坏了。毛泽东提出这个论断是从个人长期生涯和反复的战争实践中得出的结论,是经得起历史和实践检验的。而陈毅强调凡是共产党员都有发言权,这是从法律上的资格来谈问题。但是共产党员虽然有资格发表意见,你也不能没有调查了解清楚具体状况、毫无根据地胡乱发言或指挥呀!没有经过调查了解,把事情彻底搞清楚之前,就去瞎指挥,不就坏事了么?在战争年代那可是会坏大事的,就会葬送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一切前途和命运。如果所有共产党员都可以不经调查了解,就胡乱发言,甚至胡乱指挥,那中国革命还能成功吗?还会诞生后来的新中国吗?

  中国革命不能成功,你还会有资格说话吗?还有资格发言吗?就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做任何事情,没有调查了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能够胡乱发言和胡乱指挥吗?那不同样会把事情搞坏吗?从哲学上讲,没有调查就胡乱发言,那是主观唯心主义。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是成立的,可以说是一句千真万确的真理。孙子兵法就非常强调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也就是毛泽东主席这句话的意思。毛泽东主席只不过是用一句平实的话语进行了一下翻译和改造,就有很多留过洋的人搞不明白了(真是白学习了洋文)。

  不注重调查了解,不联系根本实际,不与本国国情相结合,崇洋媚外,照搬照抄西方的东西,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解决不了任何本国的实际问题。调查是最接地气的实践,是一切工作的前提和根本方法。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只有调查研究才有发言权。

最新推荐

习近平:确保部队安全稳定习近平:团结一心开创富民兴陇新局面习近平在敦煌研究院同专家学者座谈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