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毛泽东的五大追求:以“大本大源”的真理,动天下(上)

作者: 老报人 日期: 2020-02-08 来源: 红歌会网

  学生时代的毛泽东在《湘江评论》上大声疾呼:“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他呼吁全国人民联合起来动天下。1917年8月23日,毛泽东在给老师黎锦熙的信中说:欲动天下者,当动天下之心。动其心者,当有大本大源。今吾以大本大源为号召,天下之事可为,国家有不富强幸福者乎?

  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在没有成为共产党人之前的24岁的毛泽东,就有了“以大本大源为号召”打天下,为人民谋幸福的大志向了。什么是“大本大源”呢?毛泽东认为:“夫大本源者,宇宙之真理。”什么才是“宇宙之真理”?但此时的毛泽东,还不明确“大本大源”这个宇宙真理究竟是什么。为此,他对“大本大源”有过多方寻求。

  毛泽东最先以为佛学就是大本大源之宇宙真理。因为他在《新民丛报》上读到了梁启超的《论佛教与群治之关系》。梁启超说:佛教之信仰乃智信而非迷信;佛教之信仰乃兼善而非独善;佛教之信仰乃入世而非厌世;佛教之信仰乃无量而非有限;佛教之信仰乃平等而非差别;佛教之信仰乃自力而非他力。认为“若夫以宗教学言,则横尽虚空,竖尽来劫,取一切众生而度尽之者,佛其至矣!佛其至矣!”梁启超号召有为青年用佛教理论指导政治斗争,提出了“应用佛学”的政治口号。

  当时,梁启超和康有为都是毛泽东所崇拜的名人,毛泽东积极响应梁启超“应用佛学”的号召,用心研究佛学。但最终发现,佛学与政治是两码事,佛学是教诲众生行善做好人的,不是用来打天下的。因此毛泽东得出了“宗教可无,信仰不可少”的结论,只取其“普度众生”的信仰。后来他升华为“为人民服务”——这是后话。

  为了寻求动天下的“大本大源”,毛泽东一度把无政府主义当做了宇宙之真理。1918年8月,25岁的毛泽东北漂到北平,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当管理员。在这里,他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的新思潮。见到了李大钊、陈独秀等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他后来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我对政治的兴趣继续增长,我的思想越来越激进。可是就在这时,我的思想还是混乱的,用我们的话来说,我正在寻找出路。我读了一些关于无政府主义的小册子,很受影响。”

  他说的小册子,是当时的《进化》杂志,上面有介绍 “无政府共产主义”的文章,这是他从未听说过的新名词。文章说:“无政府共产主义者何?主张废除资本制度,且不用政府统治者也。”文章认为:无政府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世人理想的无地主、无资本家、无寄生者、无首领、无官吏、无代表、无家长、无军队、无监狱、无警察、无裁判所、无法律、无宗教、无婚姻制度的社会。到那个时候,“社会上惟有自由,惟有互助之大义,惟有工作之幸乐”。毛泽东赞同这种观点的主要原因是,与他当时提倡的“呼吁革命”、“温和革命”、“无血革命”等天真幼稚的想法,不谋而合。

  随后,毛泽东又把“新村计划”当做“根本理想”。

  20世纪,欧洲的圣西门创立了“人人平等”的“空想社会主义”学说。这种思潮传播到亚洲之后,日本的自然主义作家小路笃实受其影响,提出了“新村主义”思想,即开辟一块小天地,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剥削、没有权贵压迫、人人平等、个个幸福的团结友爱的新社会。为此,他办了一个研究“新村”的刊物,并在日本九州发起了推行这种空想主义的“新村运动”。毛泽东看到这条消息后,极为振奋。一心想实践佛家“普度众生”大愿的毛泽东,决定由建立公有制的“新村”入手,逐步实现建立一个美好幸福的“新国家”的宏伟蓝图。

  毛泽东当时所设想的新村,是以新学校、新教育为中心,以新家庭、新学校以及别的新社会连成一块。学校教授的时间,宜力求减少,使学生独立自主地做学问。对一天24小时的作息,他主张睡眠8小时,游戏4小时,自习4小时,教授4小时,工作4小时。他说,工作4小时,乃实行工读主义所必具之一个要素。对于工作之事项,在农村可从事种园、种田、种林、畜牧、种桑、养鸡等。毛泽东认为,“新村”就是财产公有、共同劳动、平均分配、人人平等、互助友爱的“共产主义”细胞。

  具体做法是:创办新学校,实行新教育,学生们在农村半工半读,再由这些新学生创办新家庭,把若干新家庭合在一起,就可以创造一种新社会。在这个社会里,设立公共育儿院,公共豢养院,公共学校,公共图书馆,公共银行,公共农场,公共工厂,公共剧院,公共医院、公园、博物馆等等。以后,把这些一个个的小新社会连成一片,国家就可以从根本上改造成一个大的理想的新村。当时年仅25岁的只有中专学历的毛泽东,想的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建立新中国,实现普度劳苦大众的愿望。

  为了引起社会反响,得到有识之士的支持,他把新村计划中的《学生之工作》这一章,送到《湖南教育月刊》上发表,时间是1919年12月1日。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数年来梦想新社会生活,而没有办法。七年春季,想邀数朋友在省城对岸岳麓山设工读同志会,从事半耕半读,因他们多不能久在湖南,我亦有北京之游,事无成议。今春回湘,再发生这种想象,乃有在岳麓山建设新村的计划,而先从办一实行社会说本位教育说的学校入手。此新村以新家庭新学校及旁的新社会连成一块为根本理想。”

  如今回首毛泽东的这些举动,真是太天真太幼稚太可笑了!不过,在四亿五千万炎黄子孙中,能出现这样一个有如此大善之心的年轻人,又是多么的难得!毛泽东成为新中国的领袖之后,实行的“合作社”、“人民公社”,似乎还有“新村”的理想。

  毛泽东不停地探索“大本大源”,他接触到了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这是19世纪流行于西方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政治思潮,他们认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利益是一致的,可以在不触动资本主义制度的条件下,进行一些社会改良,阶级矛盾便可以调和。毛泽东17岁时读到了一些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著作,尤其是郑观应的《盛世危言》,对他产生了极大影响,作者的爱国言词深深打动了他。他激动地对表兄说:我们贫穷多难的中国,只要按书中所写的办法去做,就可以兴旺起来。这种激动毛泽东只保持了一年,因为当他接触到资产阶级革命派的主张后,逐步认识到,君主立宪的改良主义在中国是行不通的。

  再后来,毛泽东又对社会达尔文主义产生了兴趣,试图用它来动天下。这是一种将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和达尔文的生物进化理论相结合的学说,这种主义认为,人类社会同样要服从于生存竞争和自然选择的规律。人类社会中,群体与群体之间,个体与个体之间,都存在着生存竞争。这种主义认为,生存竞争是社会进化的基本动因,强者是适应能力强的人,弱者是适应能力差的人,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甚至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赫胥黎传播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的《天演论》,被严复翻译和评述到了中国,书中提出的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论思想,来救亡图存,济世安民的观点,对中国当时的思想界影响很大。但毛泽东研究了这种理论之后,没有把它当做可以动天下的宇宙之真理。

  尚未接触到马克思列宁主义之前的毛泽东,为了动天下,为民谋幸福,还寻求过“工读主义”,也叫“工学主义”、“半工半读主义”。这是“五四运动”前后,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广为流行的一种空想社会主义思潮。这种主义主张,青年知识分子按照自愿的原則结在一起,实行半工半读的集体生活,这样就可以消灭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之间的差别,这样的组织就能成为理想社会的雏型,通过广泛的发展和联合,就可以达到改造整个社会之目的。当时北京大学的一部分学生组成了工读互助团,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成立了工学会,还出版了《工学》、《工读》等刊物。上海、天津、湖南、浙江、广东、南京、扬州、武昌、等地的青年学生,也先后建立了类似组织,宣传“人人作工,人人读书,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工读主义思想。对此毛泽东是积极的响应者,他致信蔡和森,谈了自己关于组建半工半读、自由研究学术的“工读同志会”的理想。1919年底他还赴京参观、考察了“北京工读互助团”的情况。1920年3月还到上海去参与发起成立“上海工读互助团”。但全国各地的爱国青年实践数月后,就进行不下去了,因为这还是一种空想社会主义。

随着工读主义在实践上的失败,毛泽东逐渐抛弃了包括工读主义在内的各种空想社会主义思想,继续寻找济国救民的“大本大源”。他在《新青年》上看到了“德先生”和“赛先生”英文民主(democracy)与科学(science)译音的缩写)。这是新文化运动时期,中国进步知识分子的共同呼声和追求。陈独秀主办的《新青年》杂志是全国第一个呐喊者,他号召全国人民反对孔教、反对封建礼法、反对旧伦理、反对旧政治,都来拥护“德先生”;反对旧艺术、旧宗教,追求民主与科学的思潮,都来拥护“赛先生”。青年毛泽东是《新青年》的热心读者,杂志里那些打倒封建社会的一切纲常名教、实行个性解放、主张思想自由的许多激进派文章,正合他的胃口,所以他非常拥护“德先生”和“赛先生”。

  毛泽东最终找到的可以用来动天下的宇宙之真理是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全世界被压迫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实现人类解放的理论,是关于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是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学说。主要观点有:人类历史的发展是规律的;物质生产的状况是人类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基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阶级斗争在社会历史中的作用和它产生、发展、消灭的条件。马克思主义在全世界发现并揭露了资本剥削劳动的秘密——剩余价值规律,得出了资本主义社会必然会被共产主义所取代的惊天结论。马克思主义认为,现代各国的无产阶级是推推翻旧制度和建立新制度的基本动力,是彻底革命的和最有前途的伟大阶级,无产阶级只有通过建立自己的政党,武装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建成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断言,人类社会最终实现共产主义是必然趋势。列宁主义是列宁在领导俄国无产阶级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过程中,被列宁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列宁揭示了马克思没有论述到的资本主义最高阶段——帝国主义阶段的基本特征和发展规律,论证了马克思没有论证到的无产阶级革命能够在帝国主义最薄弱的一个国家内取得胜利并建成社会主义。列宁主义在唯物辩证法、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政党建设和社会主义建设等多个方面,丰富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25岁才接触到马克思列宁主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