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青山:毛主席的“中医论”是真理,丢不得!

作者: 岳青山 日期: 2020-02-26 来源: 红歌会网

  中医药学是我国劳动人民与自然灾害和疾病二千多年斗争经验的结晶,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之瑰宝。毛主席历来高度重视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无论是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建国后的革命和建设时期,总是立足中国国情的客观实际,高度评价中医药的历史地位和现实意义。

  正当我国人民热热闹闹过春节时,一场罕见的“新冠”瘟神从天而降。从武汉开始,迅速传播湖北全省,直到禍及全国各省,连西藏也未能幸免。我国人民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打响了一场抗击和围歼“新冠”瘟神的人民战争。面对这种凶恶的高危病毒,西药没有特效药,主要是靠增强患者的免役能力,理应坚持中西医结,让中医中药大显身手,而有人却喊中医靠边,不要介入,引发了中医应不应介入的争论。此时此刻重温和学习毛主席有关中医药的重要论述,是很有裨益的。

  (一)“用中西两法治疗”

  早在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时期,毛主席就提出,建设较好的红军医院,用中西两法治病,是巩固革命根据地的重要条件。他在《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里说:

  “巩固此根据地的方法:第一,修筑完备的工事;第二,储备充足的粮食;第三,建设较好的红军医院。”(《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53页)

  1928年11月25日,毛主席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指出:

  “作战一次,就有一批伤兵。由于营养不足、受冻和其他原因,官兵生病的很多”,“现在医院中共八百多人”,医生医药奇缺。靠什么治病?他提出:“用中西两法治疗”,而“两法”之中,自然是中医为主。西医西药,远水难救近火。“湖南省委答应办药,至今不见送到。仍祁中央和两省送几个西医和一些碘片来。”(《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65页))

  在“敌军围困万千重”的残酷环境下,主要地靠中医中药医治红军乃至老百姓的伤病,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65页))

  1933年11月,毛主席在《长岗乡调查》中说:

  “疾病是苏区中一大仇敌,因它减弱了我们的力量。如长岗乡一样,发动广大群众的卫生运动,减少疾病以至消灭疾病,是每个乡苏维埃的责任。”(《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310页))

  (二)“中西医合作,开展群众卫生运动”

  随后到了延安时期,毛主席1944年4月明确提出:

  “中西医合作,开展群众卫生运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文献汇辑》第221页)。

  这就把井冈山时期“用中西两法治疗”,上升为“中西医合作”。 他提倡中医文化和西医文化,应当结成文化之统一战线。因之,还批评和纠正陕甘宁边的“新医”看不起“一千多个旧医和旧式兽医”,说“那就是实际上帮助巫神。”(《毛泽东 选集》第3卷,第1012页)

  1945年4月24日,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中提出:

  中国三亿六千万农民既是现阶段中国军队的来源,又是中国民主政治的主要力量,因而“所谓国民卫生,离开了三亿六千万农民,岂非大半成了空话?”(《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3卷,第1078页)指明了人民卫生、“国民卫生”重点是农村,是农民,并提倡讲究卫生,“要使边区一千多个乡每个乡有一个小医务所。”

  建国伊始,我国的卫生医疗工作状况相当严峻,人民疾病丛生,缺医少药。全国西医只有二万多人,而中医却有几十万人。毛主席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把解决我国数亿劳动人民防病治病当作共产党不忘“初心”的应尽之责,因而,“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中西医结合”就成了新中国卫生工作方针的三个基本原则。

  这样,毛主席就从“用中西两法治疗”,提升至“中西医合作,开展群众卫生运动”,直至建国后把“团结新老中西各部分医药卫生人员,组成巩固的统一战线,为开展伟大的人民卫生工作而奋斗”,作为新中国坚定不移的卫生工作的方针。

  (三)我们中国如果说有东西贡献全世界,我看中医是一项。

  毛主席高度肯定中医药的历史地位。1953年12月,他在听取卫生部副部长贺诚汇报工作时就响亮地提出,中国对全世界的贡献,“中医是一项”。这就是他所说的:

  “我们中国如果说有东西贡献全世界,我看中医是一项。我们的西医少,广大人民迫切需要,在目前是依靠中医。对中医的团结要加强,对中西医要有正确的认识。”(《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205页》

  1954年6月5日,毛主席在与时任北京医院院长周泽昭谈话时着重指出:

  “对中医问题,不只是给几个人看好病的问题,而是文化遗产的问题。要把中医提高到对全世界有贡献的问题。”(《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册,第245页)

  1954年7月9日,毛主席专门发出关于中医工作的指示,强调重视发展中国中医学,不仅是为了中国,同时也是为了世界。他说:

  “必须把中医重视起来。把中医提得过高也是不正确的。团结中医的目的,是为了发展中国医药科学。首先要弄清楚,这不仅是为了中国的问题,同时是为了世界。”(《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258-259页》

  (四)中医药学是祖国伟大的宝库,关系我国几亿劳动人民的疾病医疗和几千年的民族文化遗产的尊严

  1955年4月15日下午,毛主席在杭州同汪东兴谈及中医时指出,中医学是中国劳动人民几千年经验的结晶。他说:

  “中国医学的经验是很丰富的,它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要有同志去整理它”。“在医学上,我们是有条件创造自己的新医学的。中国人口能达到六亿,这里面中医就有一部分功劳嘛。西医到中国来,也不过百把年。” (《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258-259、365页》

  1958年10月11日,毛主席在《致杨尚昆》的信中,直截了当地指明:

  “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毛泽东书信选集》,第545页)

  1954年4月21日,毛主席审阅和修改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中医工作的指示(草案),强调中医关系到我国亿万人民的疾病医疗问题。他说:

  “对待中医的问题,实际上是关系四万万七千万农民及一部分城市居民的疾病医疗问题,我们应该有批判地接受这一部分文化遗产,去其糟粕,存其精华,把它的合理部分增加到医学科学中去,更好地为预防疾病和治疗疾病,增进人民健康服务”(《毛泽东选集》1949-1976第2卷,第236页)

  1954年7月9日,毛主席委托刘少奇召集会议,专门传达了他关于中医工作的指示,进一步指出,中医问题,既关系到中华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又关系到几亿劳动人民的防病治病问题。他说:

  “中医问题,关系到几亿劳动人民防治疾病的问题,是关系到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独立和提高民族自信心的一部分工作。我们中国的医学,历史是最久的,有丰富的内容,当然也有糟粕。在医学上,我们是有条件创造自己的新医学的。中国人口能达到六亿,这里面中医就有一部分功劳嘛。西医到中国来,也不过百把年。当然,西医是近代的,有好的东西。但什么都是“舶来品”好,这是奴化思想的影响。看不起中国的东西,不尊重民族文化遗产,这是极端卑鄙恶劣的资产阶级的心理在作怪。”(《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258-259页》 1954年,毛泽东作出重要批示尖锐指出,听任中药这一祖国极宝贵的财产衰落下去,“将是我们的罪过”。他说: “中药应当很好地保护与发展。我国的中药有几千年历史,是祖国极宝贵的财产,如果任其衰落下去,将是我们的罪过;中医书籍应进行整理……如不整理,就会绝版。”同年,他又指示:“即时成立中医研究院。”于是,在全国范围内调集名医,于1955年12月成立了中国中医研究院,毛主席还接见了第一任院长鲁之俊(转引自《人民日报》2019年5月20日《给民间医一片天》)     

  (五)看不起中医这种思想很坏,很恶劣的,整理中医文化遗产,“我可以当卫生部长,也可以把这项工作做起来。”

  新中国成立后,社会上从上到下有一种轻视、歧视和排斥中医药的恶劣倾向。西医看不起中医,说什么“中医不科学”,“西医学中医是开倒车、向后看”,更有甚者,连卫生部的个别领导人在公开发表的文章里竟把中医称之为“封建医”,中医药知识视为应当消灭的封建上层建筑。在此种中医药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毛主席坚决批判和纠正了这种错误倾向,使我国中医走向所未有的蓬勃发展的新时代。

  1954年6月5日,毛主席在与北京医院院长周泽昭谈话时尖锐指出,看不起中医药是一种“很坏的、很恶劣”的思想作风;研究、整理中医文化遗产“卫生部没有人干,我来干”。他是这么说的:

  “对新来的外国东西重视了,对自己本国的东西倒轻视了。按摩,连剃头的、修脚的都能做,就看不起,不叫按摩疗法。看不起本国的东西,看不起中医,这种思想作风是很坏的,很恶劣的。”他还说,中医这一悠久历史的文化遗产应当尊重,应当学习,应当研究,甚至提出,如果“卫生部没有人干,我来干”。他说:“第一,思想作风要改变。要尊重我国有悠久历史的文化遗产,看得起中医,才能学得进去。第二,要建立机构。不尊重,不学习,就谈不上研究。不研究,就不能提高。总是有精华和糟粕嘛。这项工作,卫生部没有人干,我来干”(《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册,第245页)

  1955年4月15日下午,毛泽东派汪东兴到去针灸专家朱琏住处看望和传达的指示中,更是尖锐提出,中医问题,卫生部的行政领导不支持,“我可以当卫生部长,把这项工作抓起来”。他的指示是:

  “中国医学的经验是很丰富的,它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要有同志去整理它。这项工作是难做的,首先是卫生部行政领导上不支持,去年七月以后可能好一些,但还没有具体行动。我是支持的,我可以当卫生部长,也可以把这项工作做起来。不要以为我不懂医就不能做,这不是懂不懂医的问题,而是思想问题。”(《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365页》

  (六)中西结合,创造中国新医学

  建国后,毛主席反复倡导,我国的中西医要好好结合起来,创造“中国新医学”。

  1953年12月,毛主席指出,中医西医,各有所长,也都有所短,要辩证地看待,不要肯定一切,或否定一切。这就是他在听取卫生部副部长贺诚等汇报工作时指出的:

  “中医是在农业与手工业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这是一大笔遗产,必须批判地接受,把其积极的一面吸收过来加以发挥,使它科学化;另一面,对不合理的要研究,分析批判。中医的金、木、水、火、土是不合理的,西医说大脑、小脑、细胞、细菌是科学的。什么是科学?有系统的、正确的知识,这才是科学。西医也有不合理的部分,不合理的要批判。中西医要团结,互相看不起是不好的,一定要打破宗派主义。中医学习一点西医是好的。”(《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205页》

  1956 年8月24日,毛主席在《同音乐工作者谈话》中,又从“马列主义的基本原则要在实践中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这一党的指导思想原则出发,响亮地提出,要把中西医好好结合起来,“发展中国的新医学”。他是这么说的:

  “要把根本道理讲清楚:基本原则,西洋的也要学。解剖刀一定要用中国式的,讲不通。就医学来说,要以西方的近代科学来研究中国的传统医学的规律,发展中国的新医学”。又说:“要把外国的好东西学到。比如医学、细菌学、生物化学、解剖学、病理学,这些都要学。也要把中国好东西学到。要重视中国的好东西,否则很多研究就没有对象了”。“应该学习外国的长处,来整理中国的,创造出中国自己的、有独特的民族风格的东西。这样道理才能讲通,也才不会丧失民族信心。”(《毛泽东文集》第6卷,第78、81页)

  1954年7月9日,毛主席明确指出,现在中西医结合不好,矛盾主要方面“是西医有宗派作风”。他说:

  “团结中西医是卫生工作的方针之一。中西医团结问题没有做好,原因是西医存在很大问题,主要是西医有宗派作风。西医传到中国来以后,有很大一部分人就把中医忽视了。必须把中医重视起来。把中医提得过高也是不正确的。……对中医的‘汤头’不能单从化学上研究,要与临床上的研究结合起来,才能提高中医。中国古书上这样说:‘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这意思就是强调人的整体性,和巴甫洛夫学说是一致的。中医在几千年前就用了新的技术,如‘体育’、‘按摩’等,里面虽有些唯心的东西,但我们可以将其中好的提炼出来。中医要进大医院,中医要进医科大学,中医还要出国。中药要发展,要建立研究机构,要出版中医中药书籍。西医要跟中医学习,具备两套本领,以便中西医结合,有统一的中国新医学、新药学。这些工作一定要制定出具体措施。”(《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258-259页)

  1958年10月11日,毛主席在给杨尚昆的信中进一步提出实现中西医结合的一大“具体措施”,就是各省都要举办西医离职学习班,“这一件大事,不可等闲置之。”他说:

  “我看如能在1958年每个省、市、自治区办一个70-80人的西医离职学习班,以两年为期,则在1960年冬或1961年春,我们就有大约2000名这样的中西结合的高级医生,其中可能出几个高明的理论家”。毛主席还交待杨尙昆与卫生部替中央写一简短指示,要各地遵照办理,指示中要指出,“这一件大事,不可等闲置之。”(《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3卷,第452页)

  事情还真是这样,正如毛主席的预料,屠呦呦就是“这样的中西结合的高级医生,可能出几个高明的理论家”的杰出代表’。她就是1959年参加了为期2年半的卫生部全国第三期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系统地学习了中医药理论,研制成青蒿素,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中医造福了中国,也造福了世界,让主席九泉之下也倍感欣慰!

  (七)针灸是中医精华之精华

  1955年4月15日下午,毛主席派汪东兴看望针灸专家朱琏时传达他的指示提出,“针灸是中医里面的精华之精华”。他说:

  “针灸是中医里面的精华之精华,要好好地推广、研究。有些同志坚持努力,是有成绩的,也证实了中医政策的提出是正确的。中国医学的经验是很丰富的,它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要有同志去整理它。”(《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365页)

  当天晚上,毛主席在杭州刘庄接见针灸专家朱琏深刻指出,针灸是科学,将来世界各国都要用,巴甫洛夫的高级神经活动学说对针灸治病的神秘提供了解释的钥匙。他说:

  “巴甫洛夫的高级神经活动学说的理论,对针灸治病的神秘提供了解释的钥匙,反过来针灸又能够给它提供丰富的实际材料,如进一步研究,一定可以发挥更大的效果,丰富与充实现代的医学。研究针灸对医学理论的改革将发生极大的作用。你们不要以为针灸是土东西,针灸不是土东西,针灸是科学的,将来世界各国都要用它。中医的经验要有西医参加整理,单靠中医本身是很难整理的。” (《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第365页)

  总上可知,毛主席是从我国的国情客观实际出发,高瞻远瞩,指明了中医中药在我国几千年发展中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中国人口能达到六亿,这里面中医就有一部分功劳”。中医问题,实际上既关系到几亿劳动人民防治疾病的问题,又关系到我们中华民族的尊严和民族自信;“我国的中药有几千年历史,是祖国极宝贵的财产,如果任其衰落下去,将是我们的罪过”;看不起中医是一种“很坏的、很恶劣的”思想;要毫不动摇地坚持中西结合的方针,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创立“中国新医学”。中医中药进入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发展和繁荣新时期,造福了中国,也造福了世界。这次全国防疫“新冠”的战斗实践再一次证实,毛主席的“中医论”是真理,丢不得!

  (2020年2月22日星期五)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