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毛泽东诗词的新感觉:5·举世无双、万古流芳的史诗

作者: 老报人 日期: 2020-02-26 来源: 红歌会网

  七律·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1934年,中国工农红军为突破蒋介石的围剿,保存实力,中央红军10月从江西瑞金出发,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大转移。途经广东、湖南、广西、贵州、四川、云南、西康、甘肃等省,行程二万五千里。

  中央“最高三人团”做出大转移的决定时,毛泽东的军事指挥权已被解除,只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没有参与军事决策的资格,他不知道随军转移的名单上没有自己。贺子珍回忆当时的处境说:“由于王明路线的执行者给毛泽东加上的种种罪名,一直到长征时都没有勾销,在离开中央苏区前,任何人都不敢同毛泽东说话,他也不去找任何人。” 伍修权后来说:“如果毛主席最终被留在苏区,结果就难预料了。我们党的历史也许会成为另一个样子。”伍修权是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的翻译,“最高三人团”决策时,他在场,可见“李德、博古最初留在瑞金,不让毛泽东随军转移”的说法是可信的。

  从遵义会议开始,毛泽东由长征的跟随者变成了长征的指挥者。中央红军在385天的征途中,平均每天奔波70多里。期间与围追堵截的数十万敌军作战380多次,历时一年多,谱写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军事传奇。1935年九月下旬,红军到达甘南小镇哈达铺时,毛泽东从报纸上得知陕北确有革命根据地,觉得那里就是红军的希望所在之地,决定去那里落脚,10月如愿抵达刘志丹开创的陕北革命根据地。毛泽东诗兴大发,在给红军干部大会讲话时,即席吟诵了这首空前绝后的史诗——《长征》。

  《长征》是世人看到的毛泽东的第一首七律诗。1965年7月21日,毛泽东在给诗友陈毅元帅的信中说:“我偶尔写过几首七律,没有一首是我自己满意的。”我倒觉得,这首《七律·长征》和《沁园春·雪》是他反映长征的5首诗词中分量最重、意义特别深远的传世之作。只要人类的文化还存在,这些惊过天动过地的划时代的史诗,就不会因岁月的变迁、时代的变化而磨灭。

  在谈到自己长征题材的几首诗词时,毛泽东说:“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利少于困难不知有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过了岷山,豁然开朗,转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这是一句大实话,没有丝毫矫揉造作,明明白白,朗朗上口,引人入胜。这是全篇的基调,全诗的意义所在。后边的6句你忘记了都不要紧,记住这一句,也就这首诗的全部意义。“不怕”是全诗的灵魂,“只等闲”进一步佐证了“不怕”。“远征难”难到了什么程度?中央红军在385天的征途中,有252天行军和作战,一路翻越了18座高寒山脉,横渡了24条江河,穿越了九死一生的泥泞草地。12个月中,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上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与数十万敌军作战380多次。对内还战胜了差点毁灭了红军的张国焘分裂主义。这是这一段空前绝后的求生之难。“万水千山”既是“难”的总括,又是“五岭”、“乌蒙”、“金沙”、“大渡”、“岷山”的总纲。承上启下,统帅全篇。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毛泽东自解:把山比作“泥丸”是“等闲”之意。连绵起伏的五岭山脉,像细微的波浪在涌动翻滚;气势雄伟的乌蒙山,像小小的泥疙瘩在跳着走动。“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描写金沙江两岸的悬崖峭壁,被江水拍打撞击得发烫了,激起的水雾像热腾腾的蒸汽;大渡河上的泸定桥的铁索,寒光冲天,寒气四射。

  这四句,想象神奇,夸张独特,继续补充说明什么是“只等闲”。而实际上是,巧渡金沙江和强渡大渡河,都是凶险未卜、背水一战的决斗。金沙江宽阔湍急,汹涌澎湃,蒋介石决意将红军歼灭在这里。没想到,被红军巧渡了金沙江,逃过了一劫。1935年5月,红军来到了大渡河,这里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被灭的地方。1865年,石达开被清军追到这里,全军覆没。蒋介石非要毛泽东成为第二个石达开不可。敌人拆掉了泸定桥的木板,只剩下十三根光溜溜的铁索。但二十四个敢死队战士,硬是冒着枪林弹雨,抓着铁索爬到了对岸,用手榴弹将躲在掩护体后面的敌军炸跑了。蒋介石得知他的官兵如此贪生怕死,气得暴跳如雷,大骂不已。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从开始的“不怕远征难”,到最后的“尽开颜”,全篇一气贯通,环环相扣,非常圆满。毛泽东曾把唐僧师徒的西行说成是长征。他们一路降妖除魔,战胜九九八十一难,为的是实现自己的崇高理想——取得真经,普度众生。红军长征也是如此,“远征难”的“难”,是一字两义,既是“远征很困难”,也是“远征中遇到的灾难”。一路战胜了“五岭之难”、“乌蒙之难”、“金沙江之难”、“大渡河之难”、“千里雪之难”、“无人草地之难”之后,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三军官兵才“尽开颜”——终于逃出了邪恶的巨大的魔掌。

  唐僧一行只有活着,才能普度众生。毛泽东一行也一样,只有生存下来,才能追求和实现自己的理想——推翻黑暗腐朽的统治阶级,夺取政权,为天下穷苦老百姓谋幸福。所以,远在上海的鲁迅,得知红军胜利到达陕北,感到十分欣慰,立即发电祝贺:“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中国与人类的希望!”

  一定要明白,毛泽东的《长征》,不是歌颂“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更不是歌颂战争,而是讴歌他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为实现崇高理想而英勇无畏、义无反顾、一往无前的奋斗精神!

  毛泽东对这次长征做过这样的评说——

  长征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12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尾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个人的两只脚,长驱2万余里,纵横11个省。请问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没有,从来没有的。长征又是宣言书。它向全世界宣告,红军是英雄好汉。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走狗蒋介石等辈则是完全无用的。长征宣告了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围追堵截的破产。长征又是宣传队。它向十一个省的两万万人民宣布,只有红军的道路才是解放他们的道路。不因此一举,那么广大的民众怎么会如此迅速地知道世界上还有红军这样一篇大道理呢?长征又是播种机。它散布了许多种子在十一个省内,发芽、长叶、开花、结果,将来是会有收获的。总而言之,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的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的。

  将红军长征的伟大意义归纳得如此精妙绝伦,除了毛泽东还有谁?此言出自他1935年12月27日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这段文字被世人一代代地引用。因为它太豪迈了,太大气磅礴了,太动人心弦了!我还遐想:如果按红军长征路线,修一条原生态的“红军万里长征路”,其政治效益、经济效益和历史意义,将远远超过万里长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