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来意:毛主席——中国妇女解放的急先锋

作者: 耿来意 日期: 2020-03-09 来源: 乌有之乡思想

  最近看了一个视频,有个潜水爱好者在一个风光秀美的深潭下面,发现了十几具骸骨,用铁链锁着,直把这个人吓得魂都没了,后经周围上了年纪的人讲,这些人骨大都是清末民初那些不守妇道的人被沉了潭的,当地人叫“浸绿窟”,因为这个潭的名字叫绿窟潭嘛。

  听起来是不是会感到头皮发麻?是不是会感到脊背上冒凉气?这不会是编出来的鬼片吧?

  还真不是,在那万恶的旧社会,这样的事是会发生的,要不怎么叫“万恶”呢。有文为证: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内党外都有人对当时的农民革命看不顺眼,说是糟得很,毛主席便到湖南做了三十二天的考察,写了一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对农民运动进行了正名和赞扬,就是在这个报告里,他写道:“农会势盛地方,族长及祠款经管人不敢再压迫族下子孙,不敢再侵蚀祠款。坏的族长、经管,已被当作土豪劣绅打掉了。从前祠堂里‘打屁股’、‘沉潭’、‘活埋’等残酷的肉刑和死刑,再也不敢拿出来了。女子和穷人不能进祠堂吃酒的老例,也被打破。衡山白果地方的女子们,结队拥入祠堂,一屁股坐下便吃酒,族尊老爷们只好听她们的便。”

  可见,沉潭这样的酷刑,是那个年代里是不鲜见的,统治阶级用这种惨无人道的刑法,给人们心理造成强大的恐惧感,借以维护旧的封建宗法体制。据毛主席分析,中国的男人受政权、族权、神权压迫着,“至于女子,除受上述三种权力的支配以外,还受男子的支配(夫权)。这四种权力——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看看那些沉入绿窟潭的女人,沉就沉吧,又用铁链锁着,永世不得翻身,何其狠毒啊。“鉴湖女侠”秋瑾曾作《勉女权》歌,歌中道:“旧习最堪羞,女子竟同牛马偶。”妇女的地位,竟如牛马一样。

  是可忍,熟不可忍?年轻的毛泽东,拍案而起!

  他高喊:“穿耳包脚为肉刑。学校家庭为牢狱。痛之不敢声。闭之不敢出。或问如何脱离这罪?我道,惟有起女子革命军。”

  他急呼:“诸君!我们是女子。我们更沉沦在苦海!我们都是人,为甚么不许我们参政?我们都是人,为甚么不许我们交际?我们一窟一窟的聚着,连大都门〈门都〉不能跨出。……什么‘贞操’却限于我们女子!‘烈女祠’遍天下,‘贞童庙’又在那里?我们中有些一窟的聚着在女子学校,教我们的又是一些无耻无赖的男子,整天说什么‘贤母良妻’,无非是教我们长期卖淫专一卖淫,怕我们不受约束,更好好的加以教练。苦!苦!自由之神!你在那里!快救我们!我们于今醒了!我们要进行我们女子的联合!要扫荡一般强奸我们破坏我们身体精神的自由的恶魔!”

  他热情地为北京大学草拟问题研究会章程,光女子问题就列了十七项:女子参政问题、女子教育问题、女子职业问题、女子交际问题、贞操问题、恋爱自由及恋爱神圣问题、男女同校问题、女子修饰问题、家庭教育问题、姑媳同居问题、废娼问题、废妾问题、放足问题、公共育儿院设置问题、公共蒙养院设置问题、私生儿待遇问题、避妊问题。

  长沙赵五贞女士因父母包办许给富商品古斋少老板吴凤林为继室,抗婚不成,用剃刀自杀于花轿内,引起社会强烈反响,也引起毛泽东强烈愤怒,当时他被湖南《大公报》聘为馆外撰述员,他愤笔疾书,在《大公报》、《女界钟》上连续发表10篇评论文章。

  他痛斥:“赵女士而竟求死了,是环境逼着他求死的。赵女士的环境是:(一)中国社会,(二)长沙南阳街赵宅一家人,(三)他所不愿意的夫家长沙柑子园吴宅一家人。这三件是三面铁网,可设想作三角的装置,赵女士在这三角形铁网当中,无论如何求生,没有生法。生的对面是死,于是乎赵女士死了。”

  他呼吁:“全中国的青年男女诸君!你们都不是些聋子瞎子,眼见着这么一件‘血洒长沙城’的惨事,就应该惊心动魄,有一个澈底的觉悟。你们自己的婚姻,应由你们自己去办。父母代办政策,应该绝对否认。恋爱是神圣的,是绝对不能代办,不能威迫,不能利诱的!我们不要辜负了他,不要使他白白送了一条性命。”

  他希望:“盖我国因数千年不正当的礼教习俗,女子在任何方面,都无位置。从政治、法律、教育,以至职业、交际、娱乐、名分,一概和男子分开做两样,退处于社会的暗陬。于不得幸福之外,还领受着许多不人道的虐待。当此真理大明,高呼‘女子解放’时候,还有这被逼杀身事件出现,也可知我国社会罪恶的深固程度了。于今我们也不必替死人多加叹惜,还是研究一个拔本塞源的方法,使今后不再有这样同类的惨事发现为好。”

  然而,无论年轻的毛泽东怎么奔走呼号,又怎么能触动“社会万恶”呢?

  他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说:“政治界暮气已深,腐败已甚,政治改良一涂,可谓绝无希望。吾人惟有不理一切,另辟道路,另造环境一法。”

  他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要用革命的利刃,割除中国社会肌体上的顽疾。他要用革命的手段,打造另一个新中国。

  他给革命队伍定下了“三大纪律”,定下了“八项注意”,要求革命军人注意“洗澡避女人”,注意“不调戏妇女”。

  他在《土地法》中规定,土地分配以人口为标准,男女老幼平均分配。

  他实行婚姻自由,解除妇女的人身枷锁,得到妇女们满心欢喜。他在《寻乌调查》中发现,妇女地位提高了,她们敢提离婚了,害得男人们直发牢骚:“革命革割革绝,老婆都革掉了!”

  在陕甘宁边区的《民主政府施政纲领》里,规定凡居住边区年满16岁的人民,无男女、宗教、民族、财产、文化的区别,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实行男女平等,提高妇女在政治、经济、社会上的地位。

  《中国妇女》杂志在延安创刊发行的时候,他欣然命笔,以“四言诗”的形式为该刊题词:“妇女解放,突起异军。两万万众,奋发为雄。男女并驾,如日方东。以此制敌,何敌不倾?到之之法,艰苦斗争。世无难事,有志竟成。有妇人焉,如旱望云。此编之作,伫看风行。”

  中国女子大学成立的时候,他在开学典礼上讲道:“要与轻视妇女运动的观念作斗争,因为他们看不出妇女的作用,忽视妇女在革命中的伟大力量。”

  在延安“三八”纪念大会上,他讲道:“妇女的力量是伟大的。我们现在打日本要妇女参加,生产要妇女参加,世界上什么事情,没有妇女参加就不能成功。”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月,国共两个阵营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国民党团长张灵甫的杀妻案,一件是共产党的黄克功杀人案。

  1935年,在国民党胡宗南部队任职团长的张灵甫,因生活琐事将妻子吴海兰射杀于自家庭院,之后扬长而去,逍遥地继续当他的团长。后来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到南京投案自首,被南京军事法庭判刑10年。1937年抗战爆发后,蒋介石以“戴罪立功”为名,将张灵甫释放归队,并一路加官晋爵,一路由团长、旅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最后升至全副美式装备的整编74师中将师长,直至在孟良崮战役中被我华东野战军击毙。蒋介石对张灵甫之死悲痛不已,老泪纵横,称其“杀身成仁,为党尽忠”,并在南京玄武湖畔建碑纪念,炳其功绩。

  1937年,共产党抗日军政大学第六队队长黄克功,因恋爱不成,将陕北公学学员刘茜枪杀在延河边。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经过审理,判处黄克功死刑,立即执行。黄克功历经井冈山的斗争和万里长征,战功赫赫,毛主席对长征中留下来的战士极为珍惜,把他们当成宝贝疙瘩和撒播革命的火种。然而毛主席却给审判长雷经天写了一封措词严厉的信,信中说:“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赦免他,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红军,无以教育革命,根据党与红军的纪律,处他以极刑。……当此国家危急革命紧张之时,黄克功卑鄙无耻残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处死,是他自己的行为决定的。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战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为前车之鉴。”

  这两件事,别看在洪大的历史叙事面前算不了什么,却意义深远,蒋介石的一放,国民革命的本质立刻现了原形,虽名为国民革命,也不过是旧制度穿着一件漂亮的外衣。而毛主席的一枪,却是向世界表明了一切为了人民的立场。

  国共两党的命运其实早在这一放一枪中注定了的。

  而毛主席的一枪,也让遗留在人们思想、行为上的那些藐视妇女的封建残余轰然倒塌,它在中国妇女前面划了一道凛然不可侵犯的防线。

  早年,毛主席曾在《民众的大联合》中预言:

  “我敢说一怪话,他日中华民族的改革,将较任何民族为彻底。中华民族的社会,将较任何民族为光明。中华民族的大联合,将较任何地域任何民族而先告成功。诸君!诸君!我们总要努力!我们总要拚命的向前!我们黄金的世界,光华灿烂的世界,就在前面!”

  一九四九年,那才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迎来了一个春天。

  那一年,中国妇女有了自己的组织,妇女联合会。

  一九五○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利益的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

  中国妇女从来没有过的激情奔发地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中去了。

  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党组曾给毛主席及中央写过一个报告,报告提出了多项意见:要解决互助合作组织中男女同工同酬问题,批评轻视妇女的封建观点;解决妇女参加农业生产与家务劳动的矛盾;通过精耕细作、兴修水利、发展副业等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问题;妇女劳动模范应发挥专长,减少兼职,少参加一般性会议等。毛主席随即起草了发至县委一级和各级妇委及妇联党组等的批语,指出:“全国妇联党组在其关于当前妇女参加农业生产的情况和存在的问题的报告中所提各项意见,中央认为是正确的,应予批准,并在全国农村中予以施行。除在党刊上发表外,还应印成小册子发到农村中去。

  他给《妇女走上了劳动战线》一文写下按语:“为了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社会,发动广大的妇女群众参加生产活动,具有极大的意义。在生产中,必须实现男女同工同酬。真正的男女平等,只有在整个社会的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才能实现。”

  他给《发动妇女投入生产,解决了劳动力不足的困难》一文按语:“中国的妇女是一种伟大的人力资源。必须发掘这种资源,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要发动妇女参加劳动,必须实行男女同工同酬的原则。”

  贵州的堡子村是第一个实现男女同工同酬的村子,他们的经验被贵州民族妇女联合会《通报》第99期发表,题目叫《在合作社内实行男女同工同酬》,这篇报道被编入由毛主席主持编辑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毛主席题写了“这一篇文章不长,容易看,建议各乡各社普遍照办”的批示。同工同酬焕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个村的妇女们编了一个顺口溜:“姐妹们,快出来,不信命,不信邪。而今妇女解了放,快快出来把身翻,生产劳动大舞台,要与男人比比干,看谁还在门缝看。”1958年5月25日,毛主席到十三陵水库参加义务劳动,他在接见参加建设的“燕子工作组”时说:贵州堡子的妇女提出“男女同工同酬”,你们今天的行动就是在践行同工同酬,现在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妇女能顶半边天了!

  “妇女能顶半边天”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

  毛主席曾说:“妇女的权利在宪法中虽有规定,但是还需要努力执行才能全部实现。我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女同志占百分之十二,在基层人民代表大会中女同志占百分之十七,将来女同志的比例至少要和男同志一样,各占百分之五十,超过了男同志也没有坏处。”

  他说:“应当提倡妇女当权,英国就有女王,女的应当可以当总统、副总统、部长、副部长。”

  他说:“社会主义建设中,要充分发动妇女,好比一个人有两只手,缺少一只也不行。缺少妇女的力量是不行的,两只于都要运用起来。”

  他为女民兵题照:““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1975年,周恩来总理在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各级领导班子要提高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自觉性,更加密切地联系群众。积极培养青年、妇女干部和少数民族干部,着重从工人、贫下中农中选拔优秀分子到领导岗位上来。”

  毛主席时代的大舞台上,中国妇女群星灿烂,英雄辈出。

  有救护集体羊群的“草原英雄小姐妹”,有治沙育林的农村妇女带头人申纪兰,有发奋图强建设农村的“邢燕子突击队”,有战天斗地的铁姑娘郭凤莲,有勇于创新的“郝建秀小组”,有中国赤脚医生第一人的王桂珍。

  毛主席是中国妇女解放的急先锋,他砸碎了她们的锁链,他唤醒了她们的智慧,他激发了她们的潜能。

  他,为新中国的建设和崛起释放了一倍的人力资源。

  他曾说:“人类谁不是女子所生?女子的生育,乃人类所赖以不绝的要素。”

  因此,他解放的是中华民族赖以繁衍的最决定和最核心部分,因此也极大地改善了我们民族延续的质量和数量,是为我们民族血脉流长立下的无可替代的功勋。他解放了中国妇女,也就是解放了中华民族。

  男女并驾,如日方东。

  以此制敌,何敌不倾?

  毛主席是中华民族的拯救者,是中国妇女的拯救者,他丝毫也无悔于“人民救星”这样的赞誉。

  据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刚上任不久,几十万民众走上街头,要求新总统他尊重女性权利、支持民权、反对歧视和停止族群分裂。最晃动人们眼球的是,游行的人们以各种方式喊出的一句话:“Women hold up half the sky”。

  听明白了吗?

  “妇女能顶半边天!”

  这句话来自中国,来自毛主席,来自毛主席那个令人难以忘怀的时代。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