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军本色——根据父亲老红军叶富轩自传和生前报告整理

作者: 叶新军 日期: 2018-09-14 来源: 红歌会网

360se_picture (12).jpg

  1928年夏,家乡遭了水灾,田里颗粒不收,全村人都无法过活,我娘给了我条破被子,让我跟着乡亲们背井离乡外出讨饭、做苦工,讨条活路。我离家后碾转多时成了修铁路的工人。1935年修粤汗铁路,红军长征经过这里时我参加了红军。那时不懂得多少革命道理,只知道这支队伍是为了我们穷工人好,为了解救大多数穷苦百姓的。

  参加红军数月,班长崔桂龙知道了我是铁路工人,多次找我谈话,使我有了点觉悟。谈到共产党组织时,句句说到了我的心坎里。他进一步解释说:这个组织就是为了解放像我们这样受苦的工人,并且再由我们去解救更多的受苦人。想起我们的苦难,想起我的父母、兄弟和一起逃荒的乡亲们,一起干活的穷工人,我觉得我应该加入这个组织。我也要为解放他们去斗争。所以我去找李水清指导员问:“我能当共产党吗?”他说,“当然能,我们就是工人阶级的先进组织。不过你要有为解放人民而奋斗终身的决心,要经的起各种考验。你们班长是共产党员,他找你谈话就是这个意思。”这时我才知道我们班长是共产党员。所以从那以后,我也像班长那样,每到宿营地就先给班里战士们拣柴草烧洗脚水,然后学班长给班里过于疲劳的战士们挑脚上的泡,让他们多休息一会儿。行军途中主动替其他战士背东西。打仗时跟着班长往前冲。

  1935年10月,行军途中,在甘肃三村堡地区的一间柴房里。我和陈哨武同志由政治指导员李水清同志领誓,向党旗宣誓,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宣完誓后我们激动的没有睡觉,和指导员说了一晚上话。我记得他说的话:“从今天晚上起我们就成了党内真正的革命同志,要处处带头做事。要时刻准备为革命、为解放劳苦百姓牺牲。要为革命事业,为推翻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长征途中,沿途的老百姓其实不知道共产党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共产党的纲领、旗帜。他们都是从路过村子的红军队伍、从身边的共产党员的表现来了解共产党的,知道共产党是好人。是可以指望、可以信赖的,所以他们对我们格外亲切。

  战争年代,大家每天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是共产党员的,每次战斗打响时,总是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冲锋时跑在前面,撤退时走在后面。平时做到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我们在党小组会上发言时常说:“是党员,就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让大家能看出来,打仗时要能顶上去。”每次战斗打响时,共产党员都争先恐后往前冲,特别是在危机时刻,总有人振臂高呼:“共产党员跟我上”,呼啦就能上来一群人,许多还不是党员的战士都能跟上来。

  1937年9月,平型关大战,我们在驿马岭打阻击,我们连长牺牲了,指导员带三排在侧翼。这时我们麻排长(其实他姓黄,因为他脸上有麻子,所以大家喊他麻排长。)站出来高喊:“共产党员跟我上!”大家都跟了上去。他带领我们一个半排冲了上去。他冲在最前面,战斗快结束时,他牺牲了,手里紧握着断了刺刀的枪,战士们都掰不开它的手,枪膛里一颗子弹也没有了。他是瑞金苏区的老党员、老红军,死的很壮烈。战斗结束安葬他时,我们在他的身边放了个完整的刺刀和两粒子弹,大家都哭了。朝天放枪含泪高呼:向排长学习!为排长报仇!之后我代理了副排长。

  平型关大战后,我们跟随聂荣臻副师长(政委)挺进晋察冀。第一仗打浑源城,我是共产党员,主动要求带领突击队打第一枪,我争上了这个任务!我们突击队的人当时就说好了:为了打开城楼,我们准备牺牲我们自己,为后续部队开道!我带领突击队,腰里围了两捆手榴弹,端上了连里仅有的一挺机枪,带头第一个登上城楼,打哑了日本人的机枪,把突击队全部拉了上去,消灭了火力点。然后用几捆手榴弹炸开了城门,我被爆炸掀起的气浪推下了城楼,摔的晕过去了,部队冲进来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不过我没有死,挂了彩。我醒过来时,我们团的总支书记魏洪亮同志来看我,对我说:“老百姓说,‘红军,厉害,比日本人的武士道还厉害!’你们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我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那次战斗后,我被提升为排长。我们突击队牺牲了9个同志,其中肖伢子(作者注:姓名不准确)班长身上中了数颗重机枪子弹,肚子被打穿了,肠子也流了出来,两腿站不起来了。他是忍着巨疼,一步一步爬到了敌人的机枪附近,拉响了围在身上的一捆手榴弹,炸掉了这个火力点的。战斗结束后,没有找到他的遗体。这9个同志平时和我的关系很好,到今天我也很想念他们。

  抗日战争时期,毛主席有一篇著名的文章,其中说道:“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的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当时,几乎每一个共产党员都能理解其中的意思,都能化作自觉的行动,并且能够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改正不足。1944年秋季抗战年间,日本人大扫荡后,老百姓生活很艰苦,物资供应不上,部队生活也很艰苦。当时我在冀察军区养伤休息,兼给刘道生政委当警卫连长。冀察军区某团的一个首长缴获了日军一个行军(钢丝)床,留下自己用了。被刘道生政委知道后好熊(批评)了一顿,说:“前方的战士在流血牺牲,你在后面睡钢丝床享受。你的战士在军区医院躺在门板上做手术,他们知道你在睡钢丝床会怎么想,你知道吗?亏你还是共产党员!”我们还没见过刘政委发那么大的火,吓的都躲出去了。最后一句话当时分量很重。无论是谁,只要提到是共产党员时,都会上升一个角度看自己的。觉得只要自己是共产党员,就应该起到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模范带头作用,这应该是每个党员的自觉行为,没有人觉得这是小题大做。刘政委当时也没有个象样的床,如果军区转移号房时,老百姓家炕满了或炕小,刘政委就让我们给他在地上铺上草,再铺个单子当床。刘政委让他马上把床送到军区医院让伤员用。并且要求他到司令部党小组会上作检讨。我当时是司令部党小组组长,负责组织开党小组会。他做的检讨很深刻,检讨中多次提到自己是共产党员。检讨后,他把检讨书交给了我,我转给了政治部。

  全国解放后,1954年至1955年全军评级、评衔,我们学习了有关文件,党中央号召共产党员都要起到让级让衔的模范带头作用。我们追忆了许多牺牲的烈士,特别是回忆了我们身边牺牲了的战友们,这些战友们没有过上一天平静的日子,他们没有过上我们今天的生活,也没有看到五星红旗。他们什么“级”也没有得到。我们今天的“级”其实是他们流血牺牲换来的呀!五星红旗就是他们的鲜血染红的。长征时,许多牺牲战友的坟都找不到了,或者根本找不到具体埋在什么地方了。说着说着,我们都流泪了---- 想念他们呀!和他们比起来,我们享福了。评到最后自己报级别时,都按原职务或资格主动把自己降格上报。有个资格很老的老红军干部也把自己的级别报的很低。他赴朝作战(抗美援朝)时被炮弹炸掉两条腿,马上要转地方休养。他是我们后勤部的党小组长,立过大功,是功臣。大家和政治部首长都没有同意他这样报。最后由大家讨论评定、政治部首长批准,把他自己报的正营级定为副师级。想想那些牺牲的战友,没有人在乎自己评什么级,有什么待遇。都觉得我们是在为人民服务,党号召我们终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们就一定要做到!应该无愧于“共产党员”这个光荣的称号。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黄卫东预测中美关系(一)】美方对中国的定位是战略对手

稀缺图书有更新,书店处理库存等您来淘(11月21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