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爱兰口授: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司承志执笔

作者: 司承志 日期: 2019-01-10 来源: 察网

  【郭松民按】今年1月12日,是刘胡兰烈士就义72周年纪念日!本公号编发烈士妹妹刘爱兰口述回忆姐姐刘胡兰,司承志执笔的文章,让我们从一个更亲近的角度了解烈士,也让我们更加珍惜烈士抛头颅、洒热血建立的新中国!

  

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

刘爱兰口授    司承志执笔

 

  【“每当回忆起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我就无比的自豪,这一生姐姐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刘爱兰口授 | 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司承志执笔

  

01

 

  1939年我们的亲生母亲王变卿去世后,迫于家里的贫穷;奶奶就让8岁的姐姐带着我出去挖野菜、割草、拾麦穗、给在地里干活的大人们送饭;这样我俩就有了出门的机会。

  那时我们家里人口不多,爷爷、奶奶、大爷、大妈、和爹爹加我们姊妹俩,一共七口人。大爷在外面见多识广,家里的大事都是由他做主。

  我们的大爷刘广谦生于1898年,他17岁就到交城县“福庆成”杂货店当店员。大爷唸过书,人勤快,能写会算。

  1938年2月日本鬼子占领了文水城,到处烧杀掠抢。在交城学徒时的大爷认识了本村也在交城学徒的石世芳,他们时常在一起议论打鬼子的大事。

  1938年5月我大爷和石世芳在开栅镇,听过文水县第一任抗日民主政府县长顾永田的讲话,明白了抗日打鬼子的道理。受到鼓舞的石世芳很快就回到了村里给八路军筹军粮,动员青年参军打鬼子;并且很快加入了共产党。

  日本军占领了交城后为非作歹,大爷在交城的活计也丢了,他只好回到了村里躲避。回来以后他很快就接触了石世芳领导的抗日活动。在共产党抗日救国的感召下,他积极参加了村里给八路军送粮、送信的任务。平时他经常去石世芳家里做抗日救国的事情。我和姐姐也时常跟着大爷到石世芳家里玩耍,慢慢的和石世芳家里就熟悉了起来。

  石世芳看姐姐机灵,稳重;就给她讲革命道理。我们在他家里接触到了许多共产党的领导和八路军战士,还懂得了不少抗日救国的道理。

  石世芳是村里第一任党支部书记。他根据党的指示,在残酷的斗争中,不断地培养和壮大我党的队伍;他见我们俩年龄小,不容易引起敌人注意,就把给八路军跑腿送消息的事情经常交给姐姐去做。

  

02

 

  1938年秋后县长顾永田率领县游击大队,在离云周西村5里地的大象村南和日本鬼子打了一仗。游击大队大获全胜,打死打伤不少日本鬼子,大大鼓舞了文水人民的抗日士气,群众无不拍手称快。我和姐姐都听到这个消息,虽然年龄小但是从大人们的言谈中我们也知道了抗战是老百姓的大事。

  云周西村在1937年时晋绥公安总局文水情报站就设在我们云周西村。情报站的站长刘芳就是我们的小伙伴金仙的舅舅。他的穿着很洋气,骑着洋车;穿着白洋布衣服。戴着墨镜经常去日本人的炮楼侦查情报。他总有许多打鬼子汉奸的故事,经常讲给我们听。

  文水县的抗联主任米建书也住在我们村,还给我们儿童团的小伙伴们教识字、读书。他还给我们发过写字的小本本,给姐姐的本子上还写有姐姐的名字,姐姐生前一直保存着它。

  

刘爱兰口授 | 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司承志执笔

  由于云周西村处于交通要道,是八路军、国民党、日本军队活动转移的必经之路,在我们村子里住的八路军和共产党的干部和过往的游击队比较多,姐姐见过不少的大首长、大领导、接触过许多坚强不屈的优秀共产党员;姐姐就是在和他们的接触熏陶下由一个懵懂无知的农村小姑娘成长为一个敢于和鬼子斗争的儿童团员。

  1939年8月17日,在云周西有一场和日本军的战斗,正在非常激烈战斗时,阎锡山军队失约撤退;使游击队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由于寡不敌众,文水县游击大队第二支队大队长周文斌在掩护部队撤退时不幸中弹,就牺牲在云周西村。

  1940年2月11日,文水县抗日民族政府第一任县长顾永田为了粉碎日伪扫荡,率兵转战交城一带,在田家沟伏击敌人时,因寡不敌众,突围时壮烈牺牲。牺牲时仅24岁。

  这些抗日英雄的光荣事迹深深地刻在了我和姐姐的脑海里。

  抗日战争的枪炮声一直炸响在我们的耳边,姐姐和我就是在这样的斗争环境中成长、觉醒。

  

刘爱兰口授 | 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司承志执笔

  

03

 

  1944农历腊月十四日黑夜,姐姐出门时被我发现了,姐姐说去大庙一趟,马上就回来。我央求和姐姐到大庙里看看就回来。

  姐姐领着我走到村西的观音庙门口,她就进去集合了。

  黑暗中我看到庙门口排起了长队,听说大家是和八路军、武工队到日本人的据点夺粮;我也就跟着挤了进去。姐姐怕我跟不上队伍,就叫我回家,我执拗的不肯离开姐姐;紧紧地站在姐姐身边。

  出发前领队的武工队长明确向大家宣布:

  【“要服从命令听指挥,要守纪律,不准带‘良民证’和任何字条,免的暴露村庄和个人身份。”】

  大队人马在黑暗中走了7里地,隐藏在距西社镇仅一里的杨乐堡村东护村堰待命。

  文水县武工队、县大队、游击队和民兵,配合八路军六支队主力,向鬼子碉堡开火,把日本鬼子打的龟缩到碉堡内,不敢露头。

  在这次激烈的战斗中晋绥八分区六支队战士穆生金冲锋在前,打掉了鬼子的几个哨兵,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压倒了鬼子炮楼的火力以后,群众如千军万马,在炮火中涌进了西社街头。

  我们云周西村去了二十辆大车,二百多人,夺粮约五万多斤。

  黎明时分,夺粮的大队人马熙熙攘攘地回到村子里。姐姐担着两个口袋粮食,一路上指挥群众赶回村子。我背着一袋粮食和大队人马一起回到村子。姐姐见到我时看到我满头大汗,就把我交给了一起夺粮回来的爹爹,爹爹看到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拉起我就往家里跑。

  

刘爱兰口授 | 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司承志执笔

  回到村子后石世芳、李光明组织村里的老百姓抓紧安排,隐藏好夺来的粮食。

  当时有四万多斤粮食堆集在地主石廷璞家里的外院中间,上面盖上秫秸和柴草作为伪装。

  各家的粮食布袋,有的藏在羊圈里,有的藏在柴草堆里,有的埋在院子里。刚刚把粮食藏好,大约上午十点;大批的日本鬼子就开进了云周西村,并驻扎下来。

  石廷璞家的院子里正巧住着鬼子大队部,烧饭取暖就用院中麦堆上的秫秸和柴草。眼看就要露馅、出岔子;附近的群众急中生智,送来了一大堆劈好的木头干柴,这样骗过了日本鬼子。日本兵在村子里挨门逐户搜查,折腾了二天,结果一无所获,于次日傍晚灰溜溜的撤离了。

  这两次‘夺粮’斗争,对于缺粮少衣的群众真是雪里送炭。群众有了粮食吃,粮袋子又缝了衣服,过了个好春节。当时民谣有:“西社一仗,救了文水一半”之说。

  

04

 

  最难忘的是1945年,我十岁,长我三岁的姐姐高出我一头;那一年是抗战打的最激烈的一年,因为那一次八路军和日本人的交锋就在我们村的村东头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我记得那年4月26日,当时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地里的野菜刚刚冒头。一大早姐姐和我到村外去挖野菜,路过石世芳大爷家;我们从院门外看到里面停了一辆崭新的洋车,姐姐看我好奇,就拉着我走进到了他家院子。

  一个穿着洋布褂子的人从屋里走出来,直接推着洋车出了门。姐姐和我都出认识他,他是伪装成商人的敌工站长刘芳。随后石世芳和石世辉兄弟俩也出了大门。我和姐姐闪在一边看着他们都往外走也跟出了院门,看到他们骑着洋车向不同的方向已经飞奔而出很远。

  村外静悄悄的,田野上一望无边,冷风吹着单薄的衣服;我感觉有点冷,仰头看着姐姐想回家。姐姐看着我说:

  【“奶奶还等我们挖的野菜蒸菜团子呢,爱兰子和姐姐一起在挖一些野菜吧。”】

  她蹲下来在田埂上挖着野菜,寒风中我哈哈冻得通红的手,不情愿的东张西望的找野菜。

  中午我们回到家里时奶奶忙着烧火做饭。我跑出大门外,看到村子里的小伙伴石虎仁和唐区长往东走去。

  看看四周街道都没有人,各家的的大门都紧闭着。我就跑去问他们去哪里?他们俩小跑着跑走了,跑了老远才对我招招手;让我回家。

  我回去就和姐姐说了刚才的事,姐姐听着急忙扒拉了几口饭就把我拉到院子里说:“你帮奶奶烧火,我出去一下。”不等我回答,姐姐就跑出了院子。

  其实那天石世芳到鬼子炮楼去了。他穿着洋布大褂,戴着礼帽和他哥哥石世辉佯装阔气商人,到信贤鬼子的炮楼和鬼子喝酒、抽大烟、赌博、胡混到了下半夜才往村子里赶。他们那是在迷惑日本人,掩护另一面的八路军、武工队抢了日本鬼子的军火库。

  这些都是后来,抢了鬼子军火库的消息不胫而走,老百姓高兴的奔走相告时;我们才知道的;姐姐听到后只是高兴的笑。什么也不说。

  

刘爱兰口授 | 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司承志执笔

  

05

 

  第二天早上,姐姐借着挖野菜的借口,和我一大早就来到了石世芳家,一进院子就看到了热热闹闹的场面。院子里已经站满几十个刚刚抢了鬼子军火归来的八路军,他们有的在洗脸、有的在吃饭,有的在擦枪。大家说说笑笑很高兴。

  姐姐放下篮子就帮着去收拾碗筷,烧火,给八路军战士盛饭

  突然村里的刘焕川老人在街门口大声的喊:“八路军都回来了吗?村子外面来了黑压压的一胡片人,看不清是什么人。”

  石世芳说:“八路军全回来了。”他跑出去往村外田野看去,几十号日本兵的军服已经看清楚了,他们全幅武装往村子赶来了。

  石世芳一声大喊:“日本人来了!”

  吃饭的、擦枪的、整理绑腿的八路军立即放下手中的东西,操起身边的枪就朝院子外面跑。

  战斗在村外打的很激烈,空旷的田野上子弹嗖嗖的穿梭,姐姐把我拉到院子里的柴禾堆里藏好;她就忙着给伤员清洗、包扎伤口了。

  我看到院子里有个伤员挣扎着要出去打鬼子,我急忙给他找来一根棍子,他柱着棍子拐着腿一跳一跳的又冲了出去。

  看到情况危机,敌工站长刘芳给在南胡家堡驻扎的阎军带信,让村里的交通员陈德礼前去胡家堡国民党据点送信。陈德礼骑着自行车从南面绕道去了胡家堡。

  村外的枪声一直不断,还有手榴弹、机枪的声音。双方打了一个时辰,不时有伤员抬回院子。

  八路军占据着石世芳家院墙和房屋做掩护,他家在村子东头的最边上,不经过他家鬼子就进不了村庄。在有利地形的掩护下八路军一发子弹、一发子弹的射向鬼子兵,但是能听到鬼子机枪的扫射声,压住了八路军的三八枪的声音。鬼子有机枪掩护,八路军一直冲不出村子,还有两个排长牺牲了。

  院子里的空气也紧张了起来,伤员又增加了几个,姐姐忙前忙后的照顾伤员。

  

刘爱兰口授 | 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司承志执笔

  大约半上午时,枪声突然密集起来,枪声仿佛从四面八方传过来,喊“杀”声和“缴枪不杀”的声音从村外传来。原来陈德礼领来了增援队伍,从东面的保贤村过来,抄了日本鬼子的后路,除了一个日本队长逃出外,鬼子兵全部被歼灭。

  这次战斗结束后村里的小伙伴石虎仁跟着他父亲石世芳打扫战场时,一个日本鬼子趴在地上,石虎仁踢了他一脚,他抬了一下身子,举枪瞄准了石虎仁,石虎仁跳上他的背,捡起石头砸死了这个日本鬼子。

  第二天我们村子东面的邻村一大早就响起了枪声。原来鬼子昨天吃了败仗,以为是邻村保贤村里的游击队抄了他们的后路,为了报复,日本鬼子一大早就杀到了保贤村,他们烧杀掠抢,血洗了保贤村,杀害了许多无辜的村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中午县长李魁年带着游击队隐蔽在云周西村准备解救保贤村村民,由于得到情报晚,日本鬼子杀人放火后跑回了炮楼。那天我们的力量损失惨重。

  

刘爱兰口授 | 姐姐刘胡兰在抗日战争中成长——司承志执笔

  

06

 

  姐姐和我的童年就是在抗日战争的炮火中度过的,日本侵略者的炮火给我们的童年烙上了血与火的创伤。是共产党、八路军给了我们赶走日本侵略者的力量,我们也是在这场打败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中成长起来。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军宣布无条件投降了。我们终于打败了入侵我们国家的日本军队。

  今天又逢寒冬姐姐忌日。

  今年一月十二日是姐姐刘胡兰牺牲七十二周年。

  在这个寒冷的日子里我仿佛又看到姐姐从抗日前线回来,喜悦从眼睛里抑制不住的洋溢出来;她用必胜的信心完成了党交给的每一项任。她所献身事业是伟大的,她人生的历程是光荣的。

  每当回忆起和姐姐在一起的日子,我就无比的自豪,这一生姐姐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2019年1月9日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天津考察 参观南开大学校史展览一个叫卖鸡鸭蛋的女人何新博客: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共济会已形成家政工:颠沛流离,家在何处?

热门文章

何新博客: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共济会已形成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私人老板的狂欢节,劳动人民的屈辱日!

火荣贵被双开,睡出来的女干部更值得警惕

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