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开国少将离世:曾在开国大典驾机飞过天安门

作者: 记者 日期: 2019-02-19 来源: 军报记者

  据@中国民航大学的消息

  2019年2月16日

  102岁的开国少将方槐与世长辞

  

  爬雪山、过草地

  他曾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

  开国大典

  他率机接受检阅

  后来又为人民空军的建立

  共和国航空事业的发展

  作出了突出贡献

  

  他的传奇故事

  还得从家乡说起

  ……

  17岁话别母亲,再见已是16年后

  方槐的家乡在江西省于都县银坑圩。1917年10月,他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父亲加入农民协会闹革命,打土豪劣绅,这让他心生向往。

  12岁那年,中央苏区革命斗争如火如荼,方槐加入了儿童团。后来,他又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1年,不满14岁的方槐得知红军正在招兵,兴致冲冲去报名。接兵的同志看到,这个瘦弱的少年还没有一支枪高,劝他长大一些、长高一点,再参加红军。

  1932年,方槐的家乡于都银坑地区再次扩充招募红军。他正式参加了红军,成为一名新兵。

  1934年9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即将踏上漫漫征程。方槐所在的红一军团在行军中,来到平安塞宿营。

  

  方槐。

  此处距方槐家乡银坑圩很近,已担任军团野战医院政治处俱乐部主任的他请假回家探望。政委批准后指示:时间很紧,吃过饭还要夜行军,两个小时赶回部队。

  在两位战友的陪同下,方槐赶回家,母亲要杀只鸡煮熟给他们拌辣椒吃。3个年轻人等不及,只站在家门口和乡亲们聊了会儿天,就要匆匆归队。

  分别时母亲问:“你两三年没有回来,这次回来又不住下就要走,什么时候还能回来?”

  17岁的方槐告诉母亲:“要打仗,打了胜仗后,再回来看你们。”这一别就是16年,当他们再次团聚,已是新中国成立后的1950年。

  长征路上,和3位战友分吃一枚咸蛋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江西瑞金武阳围渡口。资料图

  在红军这所大学校里,方槐成长很快,先后担任通信员、副班长、班长、排长、干事、俱乐部主任等职。到长征出发前,已是名“老兵”了。

  长征路上,方槐担任过“收容队”的领队人,带领战士们检查各单位群众纪律,督促和收容掉队人员,将重伤员和病号寄留在百姓家中。

  在漫漫长征中,他们曾遇到过各种危险。一次行军途中,敌军的一颗炮弹在他不远处爆炸,炸起的土几乎把他埋掉。

  看似平静的草地,实际上暗藏着杀机,许多泥潭像一块豆腐,人一站上去就往下沉。

  两位战友牺牲的场景,方老毕生难忘。一位是军团政治部的炊事班长,他挑着炊事用具,先于队伍前行,待大家看到时,他已大半个身子沉入泥潭,最终被污泥腐草吞没;另一位是宣传分队宣传队员,也牺牲在这片黑泥水中。

  

  红军穿越草地。资料图

  除了凶险的自然环境,当时的条件也十分艰苦。

  方槐将军生前曾回忆,过贵阳后,部队三天三夜没吃没喝,他的包里有颗咸蛋,虽饿得发慌,但因没水喝一直没敢吃。到了云南边界遇到小溪,才拿出来和三个同志分着吃掉。

  过草地前,上级规定每人最少准备十斤干粮。方槐所在的宣传队分成几个筹粮小组,奔走在山沟、田野。

  提起这些“干粮”,方老说,有的是农民收割后遗留在地里的青稞残品,有的是在山里采集的可作食用的野菜、山果等,这些最后都成为官兵们通过水草地的保命粮。经数日艰难的采集,加上供给部门分发的部分粮食,这才完成任务。

  就是在这样艰苦卓绝的环境中,方老和战友们走完了二万五千里的长征。

  赴新疆时将党证交给好友保管,

  12年后重回手中

  

  1932年,刘伯坚为方槐签发的党证。资料图

  1933年,方槐在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中表现英勇,被批准入党,拥有了党证。

  在长征中,方槐离开家乡前随身携带的物件都相继丢弃和遗失,但一本党证始终“毫发无损”。

  1937年底,他被组织选派赴新疆学习航空技术。在此之前,他在政治部做青年工作,战友陈鹤桥是政治部的文印科长。工作中,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由于当时形势复杂,为保护好人民空军的种子,组织上要求任何红色物品都不能带在身上。

  赴新疆学习航空技术前,他与陈鹤桥约定:“这本党证跟我走过长征,现在交给你保管,如果我死了,就给你留个纪念;如果能再见面,你就把它交还给我。”

  

  方槐将军。

  1942年,就在方槐结束长达5年的航空学习训练、顺利结业之际,新疆主政的军阀盛世才开始大肆拘捕在新疆的共产党员。

  面对敌人的百般折磨,方槐和其他被捕的一百多位战友在狱中大义凛然、坚贞不屈。最后,经党中央大力营救,在1946年返回延安。方槐一直没有陈鹤桥的消息。

  1949年12月,他奉军委民航局领导指示,到刚解放的山城重庆,向二野首长请调一批干部支援新中国民航建设。巧的是,负责办理干部交接工作的正是陈鹤桥。陈鹤桥也为方槐完好地保存着党证。

  时隔12年,党证终于物归原主。

  开国大典,率机接受检阅

  

  即将接受检阅的空军飞机。

  1949年8月下旬的一天,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召集有关部门领导开会,商讨开国大典组织阅兵事宜。

  会上,当聂荣臻提出军委航空局能否组织机群编队参加开国大典分列式,通过天安门上空,接受中央领导同志的检阅一事时,常乾坤当即表示可以组织小机群受阅。

  第二天下午,接到相关指示后,方槐连夜起草受阅计划。在接下来的20天时间里,方槐和战友们抓紧时间搞训练。那时训练条件极为艰苦,一条跑道要飞三四种飞机,每天早上3点多就开始了。

  同时,方槐向聂荣臻建议:鉴于全国尚未完全解放,时有国民党飞机骚扰事件,受阅的飞机最少有4架带实弹,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突然情况。这一建议最终被采纳。

  开国大典受阅飞机带弹飞行,这在世界阅兵史上是少有的。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上,新中国空军的飞机从天安门上空飞过。新华社发

  1949年10月1日16时35分,空中纵队接到地面指挥所受阅分列式开始的命令,依次由东向西分层次进入受阅航线。P-51战斗机编队首先以整齐的“品”字形通过天安门上空,轰炸机编队接着以“一”字形通过天安门上空,随后是呈“品”字形的运输机编队,最后是由方槐率领的3架教练机编队。

  当教练机编队飞临天安门上空时,全队推、拉机头三次,代表人民空军向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致敬,向刚刚诞生的人民共和国致敬。

  受阅任务安全顺利地完成,方槐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在他看来,这是自己一生中最为荣光的事情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方槐历任中央军委民航局机航处处长,防空部队司令部作战处处长,军委民航局航务处处长兼电讯处处长,中国人民航空公司经理,空军第三航空学校校长,空军师长、副军长、军长,原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他被授予少将军衔。

  1951年,我国组建军委民航局第二民用航空学校(中国民航大学的前身),以培养我军空军军事人才,毛泽东主席任命方槐为首任校长。军委民航局第二航校在他的主持下为我国培养了众多空军人才,为我国空军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最新推荐

哈佛大学研究:喝含糖饮料,癌症死亡风险高了16%赵磊:“信马者”的试金石,试试如何?大学生流水线遭压榨:连续工作23天,崩溃要跳楼金正恩抵俄后品尝蘸盐面包 受俄罗斯传统礼遇(图)

热门文章

再出发!用26天重走长征路 顽石等三位老师授课

甘肃副省长:谁跟老板过不去,我们就跟谁过不去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教育失误的证明——马鼎盛

郭松民:刘强东的从容不迫与志在必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