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王忠新:诗歌小道必须服从“天道”——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作者: 王忠新 日期: 2020-02-19 来源: 察网 点击:

辽宁王忠新:诗歌小道必须服从“天道”——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近日,一首《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的诗篇,让多少国人泪湿青衣。与感动之中,更引起人们深入的思索:诗歌的第一性是什么?谁是文学艺术的主人?中国作协咋为防疫前线送“军粮”?

  一、这首诗歌在“血与火”中产生

  2月14日,浙医二院向武汉派出由171名精兵强将组成的医疗队伍,一名97年出生的小护士主动请缨。浙医二院消化内科的护士长吕敏芳心中不忍,又无法拒绝这个年轻姑娘的坚毅决心,几番心理挣扎,终于同意了她的请战。看着年轻姑娘跟随171人的医疗队远去,吕敏芳百感交集,写下这首诗。

  这首诗引发社会共鸣,并被各媒体相继转发,杭师大人文教授周少雄看后感言:

  【“这是真正的诗。这样的诗,岂敢点评,任何点评都是无力的。”】

  作者就是战士,战友同心,情真意切,泪水中涌动大义,牵挂中昂扬毅然。小护士稚嫩又英气的形象,护士长不舍又祝愿的内心,送别时拥抱低语的情节,都写得很感人,有画面感,令读者读得内心炽热发烫。

  二、诗歌的第一性是什么?

  吕敏芳与作协绝缘,但她为什么能写出这样感人诗篇?

  1.诗歌必须负载天道。

  语言的本质就是思想,无论用什么语言表达,第一性的都是表情达意。作为第二性的是用什么形式去负载?若讲故事,就产生小说;若吟唱,就产生诗歌等。中国历史上浩如烟海的诗歌,真正能滋养国人形成性格的,不过几百首,其它,不是无病呻吟,秋虫唧唧,就是风花雪月。而无论什么华丽诗篇,若不负载“天道有常”,怎能不被尘封湮灭?

  诗评,本是诗坛的旗帜,可当今中国诗坛的诗评,只注重评论诗歌的韵脚,诗歌的形式,诗歌的技巧等,就是不论诗歌的天道。诗评越评,诗歌被误导的离人民越远,离生活越远,离时代越远,诗歌成了“花边文学”!

  尽管文学艺术创作有自己的规律,但任何文学艺术的第一性,都是“文以载道”,这是不可动摇的铁律!无论诗道,艺道、书道,甚至医道,都是小道,都必须服从天道。《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不仅反映了生活,记录了时代,更表达了天道!

  2.人民是文学艺术的源泉。

  《诗经》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的311篇诗歌,负载了反映周朝500年间的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的信息,无疑是一部史诗。

辽宁王忠新:诗歌小道必须服从“天道”——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相传周代设有采诗之官,每年春天,摇着木铎(铜铃)深入民间收集歌谣,把反映人民欢乐疾苦的作品,整理后交给太师(音乐之官)谱曲,演唱给周天子听作为施政参考。

  【“男年六十、女年五十无子者,官衣食之,使之民间求诗。乡移于邑,邑移于国,国以闻于天子。”】

  但这311篇诗歌,民间佚名作者占据作品多数。这充分说明,人民创造了民谣,人民才是诗歌主人,作家可搜集民谣,可编辑民谣,可创造民谣,但人民是诗歌创作的源泉却不能改变。

  3.人民应夺回文学艺术的话语权。

  文学艺术的创作权,实际也是一种特殊的话语权,但这种话语权长期被公知精英垄断,却不表现人民,也不替人民发声。

  当举国驰援“武汉防疫”大战,湖北省作协前主席方方在干什么?她在专门写给别人看的“武汉日记”, 只字不提解放军和全国各地慷慨奔赴武汉前线的白衣战士,也看不到武汉人民的奋勇不屈……,专注于发布道听途说,又恶意影射的内容,

  【“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不说了。”】

  这是把武汉描绘成了纳粹的集中营!

  新任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又在做什么呢?他口述一篇文章《我的心是乱的,现在没法写作》,“本来确实打算写点东西,但实际上根本做不到。”每天坐困愁城,除了吃菜,就是疑神疑鬼,听任恐惧像慢慢涨起来的潮水把自己淹没。

  相比诸如此类的这些文坛大腕,每天都在制造恐慌,《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更重要的意义是在争夺文学艺术的话语权。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最伟大之处,就是科学总结出文学艺术的主体是谁?文学艺术到底为什么人服务!针对这些年以来文学艺术界的种种乱象,“北京文艺座谈会”再次强调了坚持人民文学艺术不能动摇。而《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无可辩驳地证明:人民不仅是文学艺术服务的基本对象,也是文学艺术创作的主体!

辽宁王忠新:诗歌小道必须服从“天道”——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三、中国作协应该有行动

  近三万医护人员驰援“武汉防疫战”,这是共和国前所未有的医疗驰援,面对这样的防疫大战,中国作协应该有行动,中国作协应该在行动!中国作协至少有4点可行动!

  1.应积极批判文坛的丑恶现象。

  当举国驰援“武汉防疫”大战,这本来能激发创作激情,作家与人民共患难。可看看湖北省作协前主席方方用“武汉日记”制造恐慌;新任湖北省作协主席李修文,已经自我恐慌成一位精神上完全垮掉的人;再看看云南彝良县文联主席陈衍强用诗歌侮辱湖北人等等。对于在这场防疫中文坛中显影的种种丑恶现象,中国作协应该旗帜鲜明的及时进行批判,积极地把握文坛的前进方向。

  2、积极组织人民为主体的创作活动。

  举国驰援“武汉防疫战”,人员和物资源源不断,但为“武汉防疫战”提供精神食粮,中国作协责无旁贷。但必须跳出以往组织作家就“东北振兴”、“98抗洪”、“汶川地震”等,集体采访的写作模式。实践证明,这种集体采访的写作模式,作家走马观花,蜻蜓点水,根本写不出像样的东西,其时效性也差,基本是“喝凉水拿筷子—摆设”。

  这次中国作协要动员参战的将士记录生活,进行创作。中国作协要像周代的采诗之官摇着木铎,迅速深入民间收集来自火线,来自基层创作的优秀文学艺术作品。

  3、积极总结“武汉防疫战”的文学现象。

  最危急的时刻,才有最高昂的战歌!在举国体制的“武汉防疫战”,从基层创作出大量感人的文学作品,人民文学在凝聚人心,人民文学在激励作战,人民文学没有缺席“武汉防疫战”!

  正如杭师大人文教授周少雄感言:“这是真正的诗。这样的诗,岂敢点评,任何点评都是无力的。”阅读《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就像在圣洁和神圣面前,你只能被对照,只能被洗礼,你不敢站在局外,也不敢居高临下的指指点点。

  那么,中国作协的重要使命,就应结合贯彻“北京文谈会”的精神,积极对这场防疫大战中出现的文学现象进行总结。

  4.积极开展专题文学作品评奖。

  对“武汉防疫战”中产生的文学作品,中国作协不能任其自生自灭,应积极组织一个围绕有关防疫战的文学作品评比,重点从群众创作中遴选,让全国人民公开参与评比!

  要让《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之类的作品登堂入户,要让吕敏芳这样的基层创作者成为评比主角,要让有真情实感的作品获奖!《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就这一句,就是诗眼,就是诗魂,就是诗意,就是经典,就是号角,就是诗歌创作的方向!

辽宁王忠新:诗歌小道必须服从“天道”——中国作协为“防疫战”应该在行动

  总之,近几十年来,文学艺术领域某些人长期排斥工农兵,文学艺术领域被资本垄断的不良苗头必须打破,“人民文学”的金字招牌必须擦亮!人民文学不容颠覆!

  (文中配图,选自网络,特此鸣谢!)

  【辽宁王忠新,察网专栏作家。】

  相关阅读:

  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

  吕敏芳(浙大二院消化内科护士长)

  视频来源:浙江经视新闻

  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

  党旗在胸中飘扬

  我为人先的誓言在回响

  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

  报名的那刻,你的坚定,我的忧虑

  确认名单的那刻,你的果断,我的迟疑

  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

  娇小的身躯,庞大的行李箱

  负重前行的身影,如此壮美

  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

  稚嫩的肩膀需要学会担当

  风雨的世界需要去搏击翱翔

  武汉需要天使

  而你就是那个天使

  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

  送别你的那刻,你扑上来拥抱

  我佯装冷静,内心汹涌

  两次“阿长,我走了”

  我泪如雨下,却无声

  隔着口罩,恣意流淌

  送上温热的早餐,尽管你已吃饱

  给你安顿好行李,尽管你已放置妥帖

  我不敢说离别的嘱咐

  用目光关怀,用挥手鼓舞

  我知道,穿上战袍,你就是战士

  没有年龄,只有战斗

  我知道,踏入禁地,你就是勇士

  没有经历,但有底气

  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

  用年轻的身躯,担负起这个时代的重任

  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

  逆风飞行,披荆斩棘孩子,等你归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