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长保为掩护毛主席而牺牲,主席亲自为他盖被,葬在荒山上55年

作者: 鉴史文学社 日期: 2021-09-03 来源: 今日头条“鉴史文学社”

1.webp (13).jpg

  毛主席(左一),陈昌奉(左三)。

  1958年毛主席来到济南军区视察,在得知自己之前的警卫员陈昌奉也来参加会议后,毛主席很是高兴,随后吩咐手下的人将他叫来,陈昌奉得到消息后立刻前往。

  陈昌奉看到毛主席后先是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后两人聊起天来。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但毛主席仍然记得陈昌奉的名字和老家,他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的分离而忘记自己的警卫员,这让陈昌奉很是感动,甚至泪流满面。

  陈昌奉家里太穷,14岁就去找红军参军,15岁在朱德的推荐下做了毛主席的勤务员,主要负责毛主席的饮食起居和安全保卫。

  在毛主席的眼中陈昌奉就是一个小孩,所以在陈昌奉照顾毛主席的同时,毛主席也在照顾着他。陈昌奉生病的时候,毛主席将自己的棉衣给了他,陈昌奉不认字,毛主席就亲自教他。

  陈昌奉和毛主席不仅仅是上下级的关系,更多的应该是长辈和小辈的关系,他们两个在一起生活了很久,毛主席怎么会忘记他呢?

  大家都知道毛主席是一个事务繁忙的人,有许多军政大事需要毛主席决定。陈昌奉本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人物,没想到却能令毛主席记住,这怎么能让他不激动,不泪流满面呢?

  当年是毛主席亲自送陈昌奉离开的,只为让他努力学习,好好深造。陈昌奉临行前,毛主席还在一张照片后方写下:“努力工作,忠实于人民,祝你胜利。”

  陈昌奉和毛主席分开了整整12年,两人不仅唠了家常,还说起了让他们都难以忘记的人—从前警卫班的班长胡长保。毛主席希望陈昌奉能够找到胡长保的家人,陈昌奉听后面露悲伤,连忙点头答应。

  胡长保究竟是谁呢?为什么能让毛主席牢牢记挂这么久?这一切都要从胡长保开始说起。

  成为警卫班长,时刻关心毛主席

  1930年胡长保参加红军,当时的他只有18岁,由于胡长保能力出色、办事认真,随意被安排到军委通信排,后来当了排长。

  1934年,也就是长征的前夕,上级将胡长保调到毛主席身边的警卫班当班长,这对胡长保来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紧接着便开始了大家所熟知的两万五千里长征。

  如果有了解的小伙伴就会知道,此时的毛主席虽然是政府主席,但他的地位却不是很高。胡长保对毛主席忠心耿耿,他打心里佩服毛主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毛主席,照顾好毛主席的身体。

1.webp (14).jpg

  长征的红军部队。

  1934年12月,红军来到贵州境内乌江南岸的猴场小镇,由于一次次的失败,导致领导层渐渐认识到毛主席的决定是正确的,他们无奈之下只好听从毛主席的意见,毛主席也是从这里开始有了一点发言权。

  某天吃过饭后,胡长保想要给毛主席准备一些吃的东西,随后大家准备了许多毛主席爱吃的食物,比如说醪糟、辣椒、炸豆腐等等。待一切准备完毕后,陈昌奉和小曾提着马灯去接毛主席。

  陈昌奉和小曾到的时候会议还没有开完,他们两个只好在门口等着。接近午夜会议结束,毛主席跟随陈昌奉和小曾一起回去。在路上毛主席问道:“住的地方离这里远吗?”

  陈昌奉回答:“不算远,大约有两里地左右,过一条小河就到了。”

  天气寒冷,天空中还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路上非常滑,不少人称这为“桐油凌”,意思就是遍地像浇上桐油一样滑。

  毛主席穿得非常单薄,陈昌奉看到这里很是心疼,情不自禁说道:“主席,咱们该在这里好好休息了吧?我们都准备好了!”

  毛主席听后停住了脚步:“怎么,过年的事情你们都准备好了?”

  “是啊,都准备完了,不仅有吃的,还有节目看呢!”小曾回答道。

  毛主席听完没有接话,而是陷入了沉思,毛主席的沉默也让陈昌奉和小曾有些不安,他们不知道毛主席怎么了。

1.webp (15).jpg

  毛主席

  毛主席默默在前面走,直到走过小桥后才对他们说:“我们还不能在这里休息,有比过年和休息更重要的事情啊!”

  小曾和陈昌奉有些疑惑,随后便将心中的疑惑问出。

  “我们要争取时间突破天险,打过乌江去!”

  陈昌奉和小曾听到这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们很心疼毛主席。过年的时候其他人都在想怎么过年,怎么开心,但毛主席想的却是怎样打胜仗,怎样让百姓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这也是毛主席令人敬佩的一点。

  毛主席等人到了住处,主席看到满屋充满过年气息的布置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还没等毛主席休息一会,他就打开了文件,准备接下来的工作,并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吃过饭了,不必再准备了。

  胡长保听到这里立刻说到:“我们给您准备了一些好东西呢!”

  毛主席听到满脸疑惑的问:“什么好东西?”

  “醪糟,您最爱吃的。这可是他们两个跑了好一阵子才买回来的。”胡长保回答道。

  毛主席看着面前这几位少年,自己也不免被他们的笑容给感染到了,毛主席笑着说:“好嘛,咱们一起在这里过个年吧!”

  就这样毛主席和身边的人过了一个热闹且开心的年,不过这也是胡长保和毛主席过得最后一个年。

1.webp (16).jpg

  毛主席

  舍命保护毛主席,牺牲时仅23岁

  1935年1月中旬,中央红军自遵义会议以后挥师北上,四渡赤水,转战贵州、四川、云南。

  1935年5月29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红四团先头部队成功飞夺泸定桥,红军主力随后从泸定桥上越过天险,粉碎了蒋介石想要把红军歼灭于大渡河以南的企图。

  面对敌军的尾追和堵截,红军部队夜以继日艰难地跋涉在西康省境内海拔3000多米的二郎山、泥巴山的原始森林中。这是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6月2日早上,红军中央机关从泸定化林坪进入荥经县,毛主席在化林坪住了一晚,因为有事没能赶上中央直属队的队伍,所以就和卫生部的队伍一同前进。

  长征队中的卫生部,不仅有医护人员和伤员,还有徐特立、董必武以及邓颖超等人。山路非常不好走,他们好不容易才到了荥经县的三合乡茶合岗,这里平坦开阔,所以很快就引起国民党军队轰炸机的注意。

  国民党的轰炸机疯狂地向行进中的红军俯冲、扫射和轰炸,当时场面一片混乱。据警卫员陈昌奉回忆:“之前的敌机总是转一阵子才投弹的,但那天却完全不同,冲下来没再转弯,而是直冲冲的下来。”

  第一枚炸弹下来的时候,炸伤了两位抬担架的战士,紧接着第二枚、第三枚炸弹也被扔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剧烈的爆炸声,地下的土地都在颤抖。

  毛主席大声呼喊,让全体人员进行隐蔽,除了毛主席的声音外,还有一个声音格外引人注意,那就是警卫班长胡长保的声音,只听他大喊:“陈昌奉!主席!”

  陈昌奉知道,这是胡长保让他保护毛主席,但很可惜的是陈昌奉距离毛主席太远,他来不及赶到毛主席的身旁。正在这个时候,一颗炸弹落在距离毛主席不远的地方。

  千钧一发之际,距离毛主席更近的胡长保腾空飞起,扑向毛主席。几颗炸弹带着尖锐的啸叫声在毛主席身旁爆炸,其他战士看到这里胆战心惊,生怕他们出了什么事。

  几个战士被爆炸的气浪推倒,毛主席和胡长保则被烟雾笼罩。待烟雾散去,陈昌奉立刻爬起来,飞奔到毛主席的身旁。当陈昌奉看到毛主席安然无恙后,他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毛主席虽然安然无恙,但他身边的胡长保情况却不是很好。只见毛主席满身是土的蹲在胡长保的一旁,胡长保身上有许多弹片,鲜血更是止不住的流,伤势很是严重。

  胡长保身上最严重的的还是腹部的伤口,他双手紧紧地捂着腹部,那里汩汩流着血液。

  毛主席摸着胡长保的头,仿佛是在为他擦去汗水,又仿佛是在驱走他身上的疼痛。卫生员们接到消息后立刻上前为他包扎,毛主席更是不断喊着他的名字。

  胡长保在毛主席的不断呼喊下终于醒了过来,令人意外的是胡长保醒来第一件事不是叫唤着身上的疼痛,而是转头看向了毛主席。

  当胡长保看到毛主席还在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随后询问到:“毛主席您还好吗?没有受伤吧?”

  毛主席看到胡长保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关心自己的健康,他再也忍不住了,哽咽地说:“我没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胡长保说:“主席,把药留下,你们继续前进吧!”胡长保刚说完这句话,他的脸色瞬间从刚刚的红润变得蜡黄。

  毛主席从水壶中倒出一杯水,亲自送到胡长保的嘴边,轻声安慰他:“没关系的,你会好起来的,再坚持一下,到前面水子地就可以治疗了。”

1.webp (17).jpg

  《长征》剧照

  此时的胡长保正枕在毛主席的臂弯处,他先是用两只有些失神的眼睛望向陈昌奉,后又转向毛主席,他的眼神中充满对毛主席的无限留恋。

  也许是察觉到自己快要不行了,胡长保用最后的力气对毛主席说:“主席我知道,血全流在肚子里了,我没什么牵挂,最遗憾的就是不能再和您一起走下去了。”

  胡长保说完停顿了一会,眼泪从眼眶中缓缓流出,因为身上伤口太多太深,他缓了很长时间才接着说:“我牺牲之后,如果将来有可能,请您转告我的父母,他们在江西吉安。”

  毛主席点点头表示同意,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默默地抱住了胡长保。相信此时毛主席内心深处一定是满满的自责吧,他没能保护好自己的警卫,没能让他见到自己的父母。

  其他战士看到这里也忍不住了,陈昌奉满脸悲伤的说:“班长,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会和我们一起到达抗日前线的。”

  胡长保轻轻地摇了摇头,异常吃力地对大家说:“我不能继续保护主席了,咱们的任务很重,也很光荣。你们一定要好好保护主席和中央首长!”最后胡长保用尽全部力气看了周围的战士们,嘴唇微动:“祝…革命…胜…利。”

  说完这几句话,胡长保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胡长保牺牲时年仅23岁。

  毛主席亲自盖被,多年后仍记挂着他

  毛主席看着血肉模糊的胡长保的遗体,他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毛主席将他轻轻地放在地上,随后命人将自己的被子拿来,亲手盖在胡长保的身上。

  毛主席摘下头上的红军帽,默默地站在胡长保遗体身旁许久,很长时间都难以从悲伤中走出来。

  无奈的是长征仍在继续,他们肩上的担子也没有减轻,由于时间太过紧迫,毛主席只好下了一个令他很内疚的决定,那就是将胡长保的遗体埋在这里。

  相信小伙伴们都知道“落叶归根”这个词吧,毛主席也很想将胡长保的遗体带回家乡,但现实情况却不允许他这样做。毛主席当时一定非常内疚,胡长保本就是为了救他牺牲的,没想到如今却不能将他带回去。

  为了避开敌军再次袭击,警卫营的战士们护送毛主席赶紧离开此地,朝着树林的方向走去。

  毛主席在前面走着,没想到他下一秒的举动让众多战士感到疑惑。毛主席转头往回走,直到走到目的地大家才明白毛主席的用意。

  原来毛主席又回到了胡长保的墓前,并亲手添了一把土,将随身携带的辣椒水洒在胡长保的墓上。

  有了解历史的小伙伴就会知道,辣椒水对长征的战士们来说格外重要,有些地区气候潮湿,导致部队中身体虚弱的战士们患上了疟疾。当时物资比较缺乏,药品也是很稀缺的,将士们只能用辣椒水来防御瘴气。

  毛主席是湖南人,每顿必不可少的就是辣椒,辣椒可以是美食,也可以是救命的良药。

  如今毛主席将一瓶辣椒水洒在胡长保的墓上,其中的含义相信众多小伙伴都会明白的吧,这是毛主席对胡长保的一种感情,一种不能用言语说出口的感情。

  胡长保应该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为了掩护毛主席而壮烈牺牲的警卫员战士,他值得我们大家永远记住。

1.webp (18).jpg

  胡长保的牺牲给毛主席带来的打击很大,他久久不能从这个事实中走出来,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毛主席的话变少了,也变得格外沉默。

  胡长保的牺牲给毛主席带来的打击很大,他久久不能从这个事实中走出来,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毛主席的话变少了,也变得格外沉默。

  经常跟随在毛主席身旁的陈昌奉发现,毛主席会时不时的回头张望,起初陈昌奉不明白毛主席这是在干什么,随后才明白,也许主席是习惯性地向后看看胡长保,仿佛他还跟在自己的身后。

  殊不知毛主席也有脆弱的时候,也有泪眼朦胧的时候。

  “毛主席泪别胡长保”也是长征途中最令人心酸的画面之一。

  不久后红四方面军途经此地,特意去寻找胡长保埋葬的地方,为了能在革命胜利后找到这个地方,战士们将胡长保的墓迁到两座古墓中间。

  因为当时环境比较险恶,所以战士们没有为胡长保立墓碑,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之后寻找胡长保的墓才困难重重。

  1965年1月9日,美国著名的记者,同时也是毛主席老朋友的埃德加·斯诺再度来到中国,两人谈到了国际问题,又回忆起第二次世界大战。

  当斯诺提出中美关系的改善有没有希望的时候,毛主席笑着说:“我觉得有希望,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也许我这辈子没有希望了,我快见上帝了,也许你们还有希望。”

  斯诺听后顿了会说到:“我看主席的身体还很健康。”

  毛主席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仿佛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情:“我曾遇到过多次危险,其中包括战争中的危险,把我身边的卫士炸死了,血都溅到我的身上,可是炸弹就是没打到我。”

  毛主席在这里所说的卫士就是胡长保,这么多年过去了,毛主席始终记挂着他。多年后毛主席还和女儿李敏回忆起这一画面,李敏也将这个故事写进回忆录《我的父亲毛泽东》中。

  埋葬在荒地55年,终被找到

  这么多年过去了,新中国成立了,国家富强了,毛主席从未想过耗费人力和物力为毛家牺牲的亲属们修建陵墓,也没有主动提过寻找毛泽覃和毛泽民的遗体。

  但对于胡长保,毛主席一直没有忘记他,随后便发生了文章刚开头的那一幕。

  当初毛主席的警卫陈昌奉,已经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变成了江西省军区总司令,他曾先后三次来到胡长保的老家江西吉安,翻阅了许多资料,拜访了多户人家。

  凡是姓胡的人家,陈昌奉都要亲自上门拜访,但非常可惜的是他始终没能找到胡长保的家人。当地的群众听过这个故事后也积极寻找,但往往就是这样,他们没能找到一位知情人。

  陈昌奉非常遗憾,他也只能带着这种遗憾的心情来到胡长保当年牺牲的地方,站在他倒下的山坡,一直看向远方。陈昌奉没能找到胡长保的家人,他是内疚的。

1.webp (19).jpg

  陈昌奉

  1976年毛主席逝世后,陈昌奉来到毛主席纪念馆失声痛哭,并穿上了军装,深深地敬了一个礼军礼,随后久久的注视着前方。

  也许陈昌奉这样做是在告诉毛主席:主席,我没能完成您的嘱托,没能找到胡长保班长的家人。直到陈昌奉去世前还经常对家人说起这位战友、讲述当时的故事。

  陈昌奉去世后,他的家人、战友仍在寻找胡长保的家人,荥经县的相关部门也曾派人前往江西寻找,不过非常可惜的是胡长保的家人至今都没有线索。

  1990年10月,荥经县人民政府专门派人四处调查,最终在一位老人的帮助下找到了胡长保的遗骨,此时距离胡长保去世已经55年了。

  这位老人名叫杨其寿,是三合乡建设村一位60多岁的老人,据老人回忆,当年红军来到村子里的时候,他不过10岁。

  年幼的杨其寿看到一大批陌生人来到村子里很是好奇,他本想去看热闹,没想到热闹没看上,却被敌军的轰炸机给吓跑了。

  敌军轰炸结束后,杨其寿和其他村子里的老百姓一起来到茶合岗,在这里他们看见了战士们掩埋胡长保的全部过程。

  随后杨其寿带领调查小组一起来到距离县城50多公里的深山老林,在一片满是杂树和乱草的荒山上,他们找到了胡长保的墓地。

1.webp (20).jpg

  1990年11月,为了缅怀革命烈士,弘扬革命烈士的精神,教育后代,荥经县将胡长保的遗骸从三合乡建政村生基湾迁葬荥经县烈士陵园。墓碑上刻着:中央红军毛泽东同志警卫班长胡长保烈士之墓。

  除此之外,县政府还在该县烈士陵园建设一座规模很大的胡长保纪念馆,1995年8月胡长保纪念馆竣工,建筑面积总共532平方米。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委员、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在成都亲笔为“胡长保烈士纪念馆”题词,每年都有许多百姓前去瞻仰。

  如果有去过水子地的小伙伴就会知道,这里有一个大土坑,据当地人介绍说,这个土坑就是当年国民党飞机轰炸过的地方,也是胡长保牺牲地。

  从前这里叫山王岗,之后老百姓就叫它为“长征岗”。为了纪念胡长保烈士,荥经县还将严道第一小学命名为“胡长保小学”。

  校园里有一个胡长保事迹陈列室,供孩子们观看和了解,胡长保也是当地一代又一代孩子们心中的英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