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战士:马恩列斯毛论无产阶级专政(语录选编)

作者: 前卫战士 日期: 2018-02-10 来源: 红歌会网

  编者按

  我们是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竟然在长达四十年的时间里,没有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中开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学习。所以,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基本原理、基本观点都淡忘了,把毛主席说的:“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 ……,也忘得一干二净了。不讲政治,就没有了判断是非,判断对错的标准。致使我们对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国际发生的许多问题,看不清,分不清,弄不明白。譬如,农民工讨债因屡屡拿不到钱而出现的过激行为,属不属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公开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公开反党、反毛、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公知分子,属不属于无产阶级专政要过问的对象?私人企业中,工人与资本家之间发生的劳资矛盾,强拆强迁中引发的群体事件……,警察、武警立即介入。警察是国家机器,动用国家机器对付工人、农民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在社会主义初级段还有没有阶级、阶级矛盾、阶级斗争?还要不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的专政对象是什么?我们和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是属于什么性质的矛盾?我们国家还要不要坚持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

  为了搞清楚上述问题,提高我们全民族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坚持“四个自信”,更好地跟着习总书记步入新时代,我们特汇编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论述,以供大家学习。

下载.jpg

  马恩列斯毛论无产阶级专政(语录选编)

  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

  马克思:《致约·魏德迈》(一八五二年三月),《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集》一九六二年版第六十三页

  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问断革命,就是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把这种专政作为必经的过渡阶段,以求达到根本消灭阶级差别,消灭一切产生这些差别的生产关系,消灭一切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社会关系,改变一切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观念。

  马克思:《一八四八年至一八五○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一八五○年<论我们党内的社会民主主义倾向>一~十一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七卷第一○四

  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一八七五年四——五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九卷第三十一页

  我们一直认为,为了实现这一点(即“国家的政治组织的逐步消灭”——编者注)和未来社会革命的其他更重要得多的目的,工人阶级必须首先夺取有组织的国家政权,并利用它来镇压资本家阶级的反抗和改组社会。

  恩格斯:《致菲·范一派顿》(一八八三年四月),《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集》一九六二年版第四○三~四○四页

  既然“国家”只是在斗争中、在革命中用来对敌人实行暴力镇压的一种暂时的机关,那末说“自由的人民国家”就纯粹是废话了:当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之所以需要,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就不再成其为国家了。

  恩格斯:《致奥·倍倍尔》(一八七五年三月),《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集》一九六二年版第三二五页

  实际上,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这一点即使在民主共和制下也丝毫不比在君主制下差。

  恩格斯:《“法兰西内战”一书导言》(一八九一年三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十二卷第二二八页

  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一八四七年十二月~一八四八年一月),一九六四年版第四十七页

  军队是国家为了进攻或防御而维持的有组织的武装集团。

  恩格斯:《军队》(一八五七年八~九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四卷第五页

  通过把一切劳动资料转交给生产者的办法消灭现存的压迫条件,从而迫使每一个体力适合于工作的人为保证自己的生存而工作,这样,我们就会消灭阶级统治和阶级压迫的唯一的基础。但是,必须先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才可能实现这种变革,而无产阶级专政的首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的军队。工人阶级必须在战场上争得自身解放的权利。国际的任务就是把工人阶级的力量组织起来、团结起来,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斗争。

  马克思:《纪念国际成立七周年》(一八七一年九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七卷第四六八页

  获得胜利的政党如果不愿意失去自己努力争得的成果,就必须凭借它的武器对反动派造成的恐惧,来维持自己的统治。要是巴黎公社不依靠对付资产阶级的武装人民这个权威,它能支持一天以上吗?反过来说,难道我们没有理由责备公社把这个权威用得太少了吗?

  恩格斯:《论权威》(一八七二年十月——一八七三年三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八卷第三四四页

  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结果,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一八七一年四——五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七卷三六一页

  即使公社被搞垮了,斗争也只是延期而已。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是消灭不了的;在工人阶级得到解放以前,这些原则将一再表现出来。

  马克思:《关于巴黎公社的发言记录》(一八七一年五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七卷六七七页

  谁要是仅仅承认阶级斗争,那他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可能还没有走出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政治的圈子。用阶级斗争学说来限制马克思主义,就是割裂和歪曲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只有把承认阶级斗争扩展到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同庸俗小资产者(以及大资产者)之间的最大区别就在这里。必须用这块试金石来测验是否真正了解和承认马克思主义。

  列宁:《国家与革命》(一九一七年八——九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三卷第一九○~一九一页

  一个阶级的专政,不仅对一般阶级社会是必要的,不仅对推翻了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是必要的,而且,对介于资本主义和“无阶级社会”即共产主义之间的整整一个历史时期都是必要的,只有了解这一点的人,才算领会了马克思国家学说的实质。资产阶级国家虽然形式极其繁杂,但本质是一个:所有这些国家,不管怎样,归根到底一定是资产阶级专政。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当然不能不产生非常丰富和繁杂的政治形式,但本质必然是一个,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国家与革命》(一九一七年八~九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三卷第一九二页

  国家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施用暴力的机关或者机器。在国家还是一个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施用暴力的机器的时候,无产阶级的口号只能有一个:破坏这个国家。而在国家成了无产阶级国家的时候,在它成了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施用暴力的机器的时候,我们就要完全地和无条件地主张坚强的政权和集中制。

  列宁:《布尔什维克能保持国家政权吗?》(一九一七年九~十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三卷第三一八页

  国家机关首先指的是常备军、警察和官吏。

  列宁:《布尔什维克能保持国家政权吗?》(一九一七年九——十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六卷第八十二页

  任何国家都意味着使用暴力,而全部区别就在于:这种暴力是用来反对被剥削者还是反对剥削者。这种暴力是不是用来反对劳动者和被剥削者阶级的。

  列宁:《俄共(布)第十次全国代表会议》(一九二一年五月),《列宁全集》第三十二卷第四○九~四一○页

  无产阶级专政同其他阶级专政相似的地方,在于它同任何专政一样,必须用暴力镇压那个失去政治统治权的阶级的反抗。无产阶级专政同其他阶级专政(中世纪的地主专政,一切文明的资本主义国家中的资产阶级专政)根本不同的地方,在于地主和资产阶级专政是用暴力镇压大多数劳动人民的反抗。相反地,无产阶级专政是用暴力镇压少数地主资本家剥削者的反抗。

  列宁:《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一九一九年三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四四一页

  巴黎公社表明,工人阶级只有经过专政,用暴力镇压剥削者,才能达到社会主义。这是巴黎公社表明的最重要的一点。这就是说,工人阶级要走向社会主义,不能通过旧的议会制的资产阶级民主国家,而只有通过彻底粉碎议会制和官僚制度的新型国家。

  列宁:《在全俄工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一九一九年一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三九四页

  考茨基带着饱学的书呆子的博学神情和十岁女孩的天真态度问道:既然拥有多数,还要专政干什么呢?马克思和恩格斯解释说:

  ——为了粉碎资产阶级的反抗。

  ——为了使反动派恐惧。

  ——为了维持对付资产阶级的武装人民这个权威。

  ——为了使无产阶级能够对敌人实行暴力镇压。

  列宁:《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一九一八年十~十一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三卷第六五九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保护劳动者免于资本压迫、免于资产阶级军事专政的暴力和免于帝国主义战争的唯一手段。只有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才能达到真正的平等和民主,达到实际生活中的而不是写在纸上的平等和民主,经济现实中的而不是政治空谈中的平等和民主。

  列宁:《向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的共产党人致敬》(一九一九年十月),《列宁全集》第三十卷第三十八页

  只要还存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例如,农具和耕畜的私有制,即使土地私有制已经废除)和自由贸易,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也就存在。而无产阶级专政是同这个基础进行胜利斗争的唯一手段,是消灭阶级的唯一办法。不消灭阶级,就谈不到个人的真正自由(不是私有者的自由),就谈不到人与人之间在社会政治关系上的真正平等(不是私有者和穷人,饱食者和饥饿者,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的虚伪的平等)。

  列宁:《论意大利社会党党内的斗争》、(一九二○年十二月),《列宁全集》第三十一卷第三五五~三五六页

  社会主义导向一切国家的消亡,因而也导向一切民主的消亡,但是社会主义不经过无产阶级专政是不能实现的,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资产阶级即对少数居民实行镇压,同时,它又充分发扬民主,也就是使全体居民群众真正平等地、真正普遍地参与一切国家事务,参加对消灭资本主义的一切复杂问题的处理。

  列宁:《答皮·基也夫斯基(尤·皮达可夫)》(一九一六年八——九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三卷第十四页

  谁指望不通过社会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来实现社会主义,谁就不是社会主义者。专政是直接凭借暴力的政权。在20世纪(以及在整个文明时代),暴力不是拳头,不是木棍,而是军队。把“废除武装”列到纲领中去,也就是意味着我们反对使用武器。这也和我们说我们反对使用暴力一样没有一点马克思主义的气味!

  列宁;《论“废除武装”的口号》(一九一六年十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三卷第九十三页

  为了保证劳动群众掌握全部政权和根除剥削者的政权复辟的一切可能,特命令实行劳动者武装,建立社会主义工农红军,解除有产阶级的全部武装。

  列宁:《被剥削劳动人民权利宣言》(一九一八年一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六卷第三九九页

  工农联盟——这是苏维埃政权给我们的东西,也是苏维埃政权的力量所在。这是我们取得成就、取得最后胜利的保证。

  列宁:《“贫农报”创刊四周年纪念》(一九二二年三月),《列宁全集》第三十三卷第二一八页

  专政的最高原则就是维护无产阶级同农民的联盟,使无产阶级能够保持领导作用和国家权力。

  列宁:《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一九二一年六——七月),《列宁全集》第三十二卷第四七七页

  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主要条件之一,就是工人阶级要取得和实现本阶级在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统治。全体被剥削的劳动人民的先锋队即无产阶级,必须在这个过渡时期实行统治,来彻底消灭阶级,镇压剥削者的反抗,把被资本主义折磨、压迫和分散的全体被剥削的劳动群众团结在城市工人的周围,同他们结成最紧密的联盟。

  列宁:《给无产阶级文化教育组织代表会议主席团的信》(一九一八年九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七十八页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在这一方面,无产阶级专政已做了它能做的一切。但消灭阶级是不能一下子办到的。在无产阶级专政时代,阶级始终是存在的。阶级一消失,专政也就不需要了。没有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是不会消失的。

  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一九一九年十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四卷第九十四——九十五页

  无政府主义否认在从资产阶级统治到无产阶级统治的过渡时期有国家和国家政权的必要。而我则用丝毫不会引起误会的明确态度,坚决主张在这个时期要有国家,不过根据马克思的意见和巴黎公社的经验,这种国家不是寻常的资产阶级议会制国家,而是没有常备军、没有同人民对立的警察、没有站在人民头上的官僚的国家。

  列宁;《论策略书》(一九一七年四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四卷第二--十九页

  历史证明,从来没有一个被压迫阶级,不经过专政时期,即夺取政权并用暴力镇压剥削者的最猛烈最疯狂的反抗,就取得了统治,就能够取得统治。

  列宁:《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一九一九年三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四三五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新阶级对较强大的敌人,对资产阶级进行的最奋勇和最无情的战争,资产阶级的反抗,因为它被推翻(哪怕是在一个国家内)而加强十倍,它的强大不仅在于国际资本的力量,在于资产阶级的各种国际联系的牢固有力,而且还在于习惯的力量,在于小生产的力量。因为,可惜小生产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而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量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不进行长期的、顽强的、拚命的、殊死的战争,不进行需要坚持不懈、纪律严明、坚韧不拔和意志统一的战争,便不能战胜资产阶级。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九二○年四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四卷第一九二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劳动者的先锋队——无产阶级同人数众多的非无产阶级的劳动阶层(小资产阶级、小业主、农民、知识分子等等)或同他们的大多数结成的特种形式的阶级联盟,是反资本的联盟,是为彻底推翻资本、彻底镇压资产阶级反抗并完全粉碎其复辟企图而成立的联盟,是为最终建成并巩固社会主义而成立的联盟。

  列宁:《“关于用自由平等口号欺骗人民”出版序言》(一九一九年六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九卷第三四三~三四四页

  要完成这个社会革命,无产阶级应当夺取政权,因为政权会使他们居于主人盼地位,使他们能够排除走向自己伟大目的的道路上的一切障碍。在这个意义上说来,无产阶级专政是社会革命必要的政治条件。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草案》(一九○二年一~二月),《列宁全集》第六卷第十一页

  要消灭阶级,就需要一个阶级的专政时期,一个被压迫阶级的专政时期,这个阶级不仅能推翻剥削者,不仅能无情地镇压剥削者的反抗,而且能在思想上与全部资产阶级民主观、与市侩的一般自由平等空谈断绝关系……。

  列宁:《向匈牙利工人致敬》(一九一九年五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九卷第三五二——三五三页

  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换句话说,就是已被打败但还未被消灭的资本主义和已经诞生但还非常脆弱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

  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一九一九年十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四卷第八十七页

  除了空想社会主义者以外,没有人会武断地说:不遭到抵抗,不经过无产阶级专政,不用铁腕来对付旧世界,就可以获得胜利。

  列宁:《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关于银行国有化问题的发言》(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六卷第三六三页

  社会主义是不能“制定”的;社会主义是在激烈的、你死我活的最紧张最尖锐的阶级斗争和内战的进程中成长起来的;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有一段很长的“阵痛”时期;暴力永远是替旧社会接生的稳婆;同资产阶级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过渡时期相适应的,是一个特殊的国家(这就是对某一阶级有组织地使用暴力的特殊制度),即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被旧事物的破产吓坏了的和为新事物而斗争的》(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六卷第三七五页

  这个专政必须采取严酷无情和迅速坚决的暴力手段来镇压剥削者、资本家、地主及其走狗的反抗。谁不了解这一点,谁就不是革命者,谁就没有资格当无产阶级的领袖或顾问。

  列宁:《向匈牙利工人致敬》(一九一九年五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九卷第三五一页

  对人民的这些敌人,社会主义的敌人,劳动者的敌人不能有任何宽恕。必须同富人和他们的食客,即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作殊死的决战,同骗子、懒汉、流氓决战。

  列宁:《怎样组织竞赛?》(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列宁全集》第二十六卷第三八五页

  专政就是社会上一部分人对整个社会实行统治,而且是直接用暴力来统治。为了推翻资产阶级、击退资产阶级反革命的尝试,就必须建立无产阶级这个唯一彻底的革命阶级的专政。

  列宁:《论对马克思主义的讽刺和“帝国主义经济主义”》(一九一六年八~十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三卷第六十四页

  专政是一个重大的、残酷的、血腥的字眼,这样的字眼表示出两个阶级、两个世界、两个世界历史时代的你死我活的无情斗争。

  列宁:《政论家的短评》(一九二○年二月),《列宁全集》第三十卷第三二二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进行的顽强斗争,流血的和不流血的,暴力的和和平的,军事的和经济的,教育的和行政的斗争。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没有铁一般的和在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党,没有为本阶级全体忠实的人所信赖的党,没有善于考察群众情绪和影响群众情绪的党,要顺利地进行这种斗争是不可能的。战胜集中的大资产阶级,要比“战胜”千百万小业主容易千百倍;而这些小业主用他们日常的、琐碎的、看不见摸不着的腐化活动制造着为资产阶级所需要的,使资产阶级得以复辟的恶果。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九二○年四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四卷第二一二页

  人类只有经过无产阶级专政,才能达到社会主义。专政,这是一个残酷的、严峻的、血腥的、痛苦的字眼,这样的字眼是不能随便乱讲的。社会主义者提出了这样的口号,是因为他们知道,除非进行殊死的无情的斗争,剥削阶级是不会投降的,它将用各种好听的字眼来掩盖自己的统治。

  列宁:《全俄社会教育第一次代表大会》(一九一九年五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九卷第三一八~三一九页

  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

  列宁:《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一九一八年十~十一月),《列宁选集》一九六五年版第三卷第六四三页

  向前发展,即向共产主义发展,必须经过无产阶级专政,决不能走别的道路,因为再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他道路能够粉碎剥削者资本家的反抗。

  列宁:《国家与革命》(一九一七年八——九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五卷第四四八页

  无产阶级专政应当把剥削阶级(地主和资本家)和使群众愚昧的宗教宣传组织之间的联系彻底摧毁。无产阶级专政应当坚持不懈地使劳动群众实际上从宗教偏见中解放出来,为此就要进行宣传和提高群众的觉悟,同时注意避免伤害信教者的感情,避免巩固对宗教的盲目信仰。

  列宁:《俄共(布)党纲草案》(一九二九年二月),《列宁全集》第二十九卷第八十八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工具,是这个革命的机关,是这个革命的最重要的据点,它的使命是:第一、镇压已被推翻的剥削者的反抗,巩固自己的成绩;第二、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使革命达到社会主义的完全胜利。没有无产阶级专政,革命也能战胜资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可是,如果革命不在自己发展的一定阶段上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这个特设机关作为自己的基本支柱,那末它就不能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不能保持胜利并向前进展到社会主义的最后胜利。

  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一九二四年四月),《斯大林全集》第六卷第九十六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一)对资本家和地主使用不受法律限制的暴力,(二)无产阶级对农民实行领导,(三)对整个社会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无论除去专政的这三方面中的哪一方面,都不免有曲解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的危险。

  斯大林:《问题和答复》(一九二五年六月),《斯大林全集》第七卷第一五五页

  无产阶级专政不是在资产阶级制度的基础上产生的,而是在破坏资产阶级制度的过程中,在推翻资产阶级以后,在剥夺地主和资本家的过程中,在把基本的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社会化的过程中,在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的过程中产生的。无产阶级专政是以对资产阶级使用暴力为凭藉的革命政权。

  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一九二四年四月),《斯大林全集》第六卷第一○一页

  无产阶级专政不是目的本身。专政是走向社会主义的手段和道路。什么是社会主义呢?社会主义就是由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向无国家的社会的过渡。

  斯大林:《问题和答复》(一九二五年六月),《斯大林全集》第七卷第一三三页

  我们主张国家的消灭。而我们同时又主张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加强这个至今存在的一切国家政权中最强大最有力的政权。高度发展国家政权是为了给国家政权的消灭准备条件――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公式。

  斯大林:《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向第十六次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一九三○年六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二卷第三二○页

  阶级的消灭不是经过阶级斗争熄灭的道路,而是经过阶级斗争加强的道路达到的。国家的消亡不是经过国家政权削弱的道路,而是经过国家政权最大限度地加强的道路到来的;只有最大限度地加强国家政权,才能彻底铲除垂死阶级的残余,并组织国防去抵御还远没有被消灭掉而且还不会很快就被消灭掉的资本主义包围。

  斯大林:《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总结》(一九三三年一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三卷第一九○页

  党,共产党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工具。一个党的领导(这个党不与其他政党而且不能与其他政党分掌这种领导权)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条件,没有这个条件就不可能有任何巩固的和发展的无产阶级专政。

  斯大林:《再论我们党内的社会民主主义倾向》(一九二六年十二月),《斯大林全集》第九卷第四十三页

  无产阶级专政体系中的领导者是一个党,即无产阶级的党,即共产党,这个党决不而且也不能和其他政党分掌领导。

  斯大林:《论列宁主义的几个问题》(一九二六年一月),《斯大林全集》第八卷第二十七页

  无产阶级专政并不是自流地实行的,它首先是依靠党的力量,在党的领导下实行的。在现今资本主义包围的情况下,要是没有党的领导,无产阶级专政就不可能实行。只要把党动摇一下,把党削弱一下,无产阶级专政马上就会动摇和削弱。

  斯大林:《联共(布)第十四次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的政治报告》(一九二五年十二月),《斯大林全集》第七卷第二八四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和劳动农民群众在以无产阶级为领导力量的条件下,为推翻资本和取得社会主义的最后胜利而结成的阶级联盟。

  斯大林:《十月革命和俄国共产党人的策略》(一九二四年十二月),《斯大林全集》第六卷第三一四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工具。无产阶级专政问题首先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内容问题。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革命的进展、规模和成绩,只有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具体实现。

  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一九二四年四月),《斯大林全集》第六卷第九十六页

  国家政权的工具,主要集中于军队、惩罚机关、侦察机关和监狱。国家的活动表现为两种基本的职能:内部的(主要的)职能是约束多数被剥削者;外部的(非主要的)职能是靠侵略别国领土来扩大本国统治阶级的领土,或者是保护本国的领土不受别国的侵犯。从前的奴隶占有制度和封建制度下的情形就是这样。现在的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情形也是这样。要推翻资本主义,不仅必须打倒资产阶级的政权,不仅必须剥夺资本家,而且还必须彻底粉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粉碎它的旧军队,粉碎它的官僚机关,粉碎它的警察机关,而代之以新的无产阶级的国家制度,新的社会主义的国家。

  斯大林:《在党的第十八次代表大会卜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一九三九年三月),《列宁主义问题》一九六四年版第七五二页

  无产阶级专政所以需要,是为了对资本主义分子进行不调和的斗争,是为了镇压资产阶级和根除资本主义。

  斯大林:《论联共(在)党内的右倾》(一九二九年四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二卷第二十八页

  坚强有力的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我们现在为粉碎垂死阶级的最后残余并打破其盗窃勾当所必需的东西。

  斯大林:《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总结》(一九三三年一月),《斯大林全集》第十三卷第一八九页

  总结我们的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工人阶级(经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个专政必须和国际革命力量团结一致。这就是我们的公式,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经验,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纲领。

  毛主席:《论人民民主专政》(一九四九年六月),《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一四八五页

  我们的国家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这个专政是干什么的呢?专政的第一个作用,就是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抗社会主义革命的剥削者,压迫那些对于社会主义建设的破坏者,就是为了解决国内敌我之间的矛盾。例如逮捕某些反革命分子并且将他们判罪,在一个时期内不给地主阶级分子和官僚资产阶级分子以选举权,不给他们发表言论的自由权利,都是属于专政的范围。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对于那些盗窃犯、诈骗犯、杀人放火犯、流氓集团和各种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坏分子,也必须实行专政。专政还有第二个作用,就是防御国家外部敌人的颠覆活动和可能的侵略。在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专政就担负着对外解决敌我之间的矛盾的任务。专政的目的是为了保卫全体人民进行和平劳动,将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和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国家。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人民出版社版第三——第四页

  人民民主专政需要工人阶级的领导。因为只有工人阶级最有远见,大公无私,最富于革命的彻底性。整个革命历史证明,没有工人阶级的领导,革命就要失败,有了工人阶级的领导,革命就胜利了。

  《论人民民主专政》(一九四九年六月三十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一四八三页

  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联盟,而主要是工人和农民的联盟,因为这两个阶级占了中国人口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推翻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主要是这两个阶级的力量。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主要依靠这两个阶级的联盟。

  《论人民民主专政》(一九四九年六月三十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一四八三页

  人民民主专政有两个方法。对敌人说来是用专政的方法,就是说在必要的时期内,不让他们参与政治活动,强迫他们服从人民政府的法律,强迫他们从事劳动并在劳动中改造他们成为新人。对人民说来则与此相反,不是用强迫的方法,而是用民主的方法,就是说必须让他们参与政治活动,不是强迫他们做这样做那样,而是用民主的方法向他们进行教育和说服的工作。

  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的闭幕词(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三日),一九五零后六月二十四日《人民日报》

  为了正确地认识敌我之间和人民内部这两类不同的矛盾,应该首先弄清楚什么是人民,什么是敌人。……在现阶段,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时期,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围;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都是人民的敌人。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人民出版社版第一——二页

  在我国现在的条件下,所谓人民内部的矛盾,包括工人阶级内部的矛盾,农民阶级内部的矛盾,知识分子内部的矛盾,工农两个阶级之间的矛盾,工人、农民同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同民族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民族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等等。我们的人民政府是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但是它同人民群众之间也有一定的矛盾。这种矛盾包括国家利益、集体利益同个人利益之间的矛盾,民主同集中的矛盾,领导同被领导之间的矛盾,国家机关某些工作人员的官僚主义作风同群众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也是人民内部的一个矛盾。一般说来,人民内部的矛盾,是在人民利益根本一致的基础上的矛盾。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人民出版社版第二页

  在我国人民的政治生活中,应当怎样来判断我们的言论和行动的是非呢?我们以为,根据我国的宪法的原则,根据我国最大多数人民的意志和我国各党派历次宣布的共同的政治主张,这种标准可以大致规定如下:(一)有利于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而不是分裂人民;(二)有利于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而不是不利于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三)有利于巩固人民民主专政,而不是破坏或者削弱这个专政;(四)有利于巩固民主集中制,而不是破坏或者削弱这个制度;(五)有利于巩固共产党的领导,而不是摆脱或者削弱这种领导;(六)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国际团结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国际团结,而不是有损于这些团结。这六条标准中,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人民出版社版第三零页 肃清反革命分子的问题是敌我矛盾的斗争问题。在人民内部,有些人对于肃反问题的看法,也有一些不同。有两种人的意见,和我们的意见不相同。有右倾思想的人不分敌我,认敌为我。广大群众认为是敌人的人,他们却认为是朋友。有“左”倾思想的人则把敌我矛盾扩大化,以至把某些人民内部的矛盾也看做敌我矛盾,把某些本来不是反革命的人也看作反革命。这两种看法都是错误的,都不能正确地处理肃反问题,也不能正确地估计我们的肃反工作。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人民出版社版第一三页

  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持的方法才能解决。例如,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用社会主义革命的方法去解决;人民大众和封建制度的矛盾,用民主革命的方法去解决;殖民地和帝国主义的矛盾,用民族革命战争的方法去解决;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用农业集体化和农业机械化的方法去解决;共产党内部的矛盾,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去解决;社会和自然的矛盾,用发展生产力的方法去解决。……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不同的矛盾,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严格地遵守的一个原则。

  《矛盾论》(一九三七年八月),《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二九九页

  凡属于思想性质的问题,凡属于人民内部的争论问题,只能用民主的方法去解决,只能用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服教育的方法去解决,而不能用强制的、压服的方法去解决。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人民出版社版第六页

  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他们的思想意识是一定要反映出来的。一定要在政治问题和思想问题上,用各种办法顽强地表现他们自己。要他们不反映不表现,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应当用压制的办法不让他们表现,而应当让他们表现,同时在他们表现的时候,和他们辩论,进行适当的批评。毫无疑问,我们应当批评各种各样的错误思想。不加批评,看着错误思想到处泛滥,任凭它们去占领市场,当然不行。有错误就得批判,有毒草就得进行斗争。但是这种批评不应当是教条主义的,不应当用形而上学方法,应当力求用辩证方法。要有科学的分析,要有充分的说服力。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人民出版社版第二九页

  对于人民的缺点是需要批评的,……但必须是真正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用保护人民、教育人民的满腔热情来说话。如果把同志当作敌人来对待,就是使自己站在敌人的立场上去了。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四二年五月),《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八七四页

  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反动派同帝国主义者互相勾结,利用人民内部的矛盾,挑拨离间,兴风作浪,企图实现他们的阴谋。匈牙利事件的这种教训,值得大家注意。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人民出版社版第八页

  

最新推荐

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 听取雄安新区规划编制汇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启示录总书记的牵挂·一枝一叶总关情:发展 在您坚实的足迹下中国为不安的世界注入正能量——写在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闭幕之际

热门文章

北大教授:为什么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都交给了资本家?

勒马:又上当了

郭松民:中国应恢复在朝鲜半岛的存在

曹征路:文革实践是世界性命题

顽石:同一个世界,不一样的梦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