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贵生:《共产党宣言》阐述的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

作者: 郝贵生 日期: 2018-05-02 来源: 红歌会网

  今年是作为共产党人圣经的《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学习会上强调,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我们重温《共产党宣言》,就是要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追溯马克思主义政党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的理论源头,提高全党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解决当代中国实际问题的能力和水平,把《共产党宣言》蕴含的科学原理和科学精神运用到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实践中去,不断谱写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同时,马克思恩格斯合写的《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讲到,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来说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那么《共产党宣言》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哪些“一般原理”呢?弄清和理解这些“一般原理”,对于掌握《宣言》的精髓、核心和实质,落实习近平同志“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是有极大帮助的。笔者认为,《宣言》主要阐述了十大“一般原理”。

  第一, 社会存在社会意识关系和社会基本矛盾原理

  整个《宣言》是马克思、恩格斯运用他们所创立的唯物史观原理具体分析资本主义社会的现状和基本矛盾做出的科学结论。因此贯穿全书的最主要的哲学的基本原理就是唯物史观关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以及社会基本矛盾的观点。这一唯物史观原理是马克思、恩格斯与历史上所有的思想家、理论家包括空想社会主义者观察、认识和研究社会历史问题的世界观、历史观的根本区别。恩格斯《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指出:“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资本主义社会能够取代封建社会不是“自由、平等、博爱”的产物,而是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矛盾运动的结果。同理,社会主义能够取代和最终战胜资本主义也是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结果。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反作用于社会存在。如《宣言》指出的“人们的观念、观点和概念,一句话,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这难道需要深思才能了解吗?”“思想的历史除了证明精神生产随着物质生产的改造而改造,还证明了什么呢?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

  第二, 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革命思想

  恩格斯谈到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首先是经济生产是一个时代政治和精神的基础的基本观点后,紧接着就说:“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我们知道,发现人类社会生活中存在阶级和阶级对立现象,不是马克思的功劳。马克思之前的资产阶级思想家已经发现了人类社会客观存在的阶级和阶级斗争,但他们不懂得阶级和阶级斗争只是一种历史现象,没有科学解释这种现象产生的客观的经济根源,更没有找到消灭阶级的物质途径和手段。马克思恩格斯正是发现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和社会基本矛盾的唯物史观原理,而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过程在阶级社会里就突出表现为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因此《宣言》第一章第一句话就是,自原始社会解体以来“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资本主义社会取代封建社会是历史的进步,但并没有消灭阶级对立,是用新的阶级对立取代旧的阶级对立。《宣言》的根本内容就是具体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矛盾的运动过程,揭示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否定因素社会主义与作为肯定因素的资本主义对立斗争的客观过程、规律及其发展趋势。只要世界上还存在资本主义和剥削制度,存在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立就始终存在。这种对立不仅表现在经济领域,思想文化、政治领域也同样存在。《宣言》第一章就具体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从单纯的经济斗争逐步发展到要求夺取政权的政治斗争的客观事实。《宣言》所揭示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对立的阶级斗争的观点仍然是今天中国共产党人观察、认识世界和中国的最重要最根本的方法。

  第三,“两个绝大多数”思想

  马克思恩格斯所创立的唯物史观不仅揭示了历史发展存在着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而且从物质生产活动的主体出发,揭示历史发展归根结底是以劳动者为主体的人民群众创造的。“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这是1844年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神圣家族》一文中阐发的群众史观的极其重要思想,是对以往哲学占统治地位的英雄史观思想的彻底批判。《宣言》第一章阐发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区别于历史上其它任何运动的显著特征时讲到: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运动。”这段论述正是对马克思恩格斯之前所阐发的一系列群众史观思想的最集中最高度的概括和凝练。它不仅揭示历史发展的主体是以劳动者为主体的人民群众,而且明确指出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价值目标也是最广大的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这个基本观点就成为无产阶级政党的阶级属性和党的根本宗旨的最重要的哲学依据,也是毛泽东群众观点、群众路线的最重要的理论来源和依据。

  第四,“两个必然”思想

  《宣言》第一章从阶级斗争观点作为逻辑的起点,阐述奴隶社会的阶级斗争、封建社会的阶级斗争以及封建社会为资本主义社会代替的历史必然性,高度评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产阶级的历史功绩。这里明确指出,资本主义社会取代封建社会是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结果,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适应生产力和经济基础发展的结果。但资本主义社会同样存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19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资本主义已经出现不相适应的状态,已经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以及工人阶级反抗资产阶级从经济斗争发展到政治斗争的客观事实,说明资本主义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现在却对准资产阶级了,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而且产生了运用这种武器的人即无产阶级及其物质手段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资产阶级“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1882年马克思恩格斯合写的俄文版序言中再次重申《宣言》这一极其重要思想。“《共产党宣言》的根本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的必然灭亡。”

  第五, 无产阶级政党思想

  《宣言》第二章的标题是“无产者和共产党人”,是在第一章阐述资本主义产生、发展和灭亡的客观规律基础上阐发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中诞生的共产党人的阶级属性、理论基础和最高纲领等基本思想。一开始就明确指出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代表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阶级组织,“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这种无产阶级的阶级属性是共产党人的首要的最显著的属性。共产党也有与其它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主要表现在一是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二是坚持目前利益服从长远利益,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三是由无产阶级中最先进的成员和最坚决的部分所组成。四是有科学的共产主义理论所指导。“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第思想、原则为根据的。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共产党人的最低纲领即“最近目的是和其他一切无产阶级政党的最近目的一样的: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共产党人的最高纲领就是消灭私有制最终实现共产主义。最低纲领必须服从最高纲领。

  第六、 “消灭私有制”思想

  唯物史观揭示了人类社会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社会划分的本质特征不是生产力,而是生产关系,是所有制问题。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所有制尽管不完全相同,但本质都是私有制度。封建社会否定了奴隶社会的所有制,资本主义社会否定了封建社会的所有制,但这种否定没有根本废除它们的共同特征即私有制度。“资本主义生存和统治的根本条件,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增值;资本的条件是雇佣劳动。”这种所有制关系问题上的私有制度正是阶级对立、阶级斗争存在的深层次的经济根源。或者说“现代的资产阶级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完备的表现。”因此共产主义、共产党人的最终目标决不是像以往社会那样用一种私有制取代另一种私有制,而是根本否定和消灭私有制度。所以《宣言》非常明确指出:“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宣言》第四章谈到这一问题时再次重申,无产阶级的所有革命运动中“他们都强调所有制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的发展程度怎样。”因此,任何离开所有制问题,离开“消灭私有制”去奢谈社会主义的本质及其与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奢谈共产党人的追求目标都是偏离和背叛《宣言》的表现。

  第七,“两个决裂”思想

  《宣言》一开始就指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欧洲一切反动势力联合起来对共产主义进行神圣的围剿。发表《共产党宣言》就是向全世界公开说明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和共产党人的根本目的、目标。如果说,《宣言》第一章是在阐发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资本主义产生发展的客观规律的基础上阐明共产主义作为一种历史发展进程中的客观因素就是资本主义社会内部成长起来的对资本主义的否定因素,并宣布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定要战胜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制度。正是建立在这种客观发展规律基础上产生的共产党人就把“消灭私有制”作为自身的最高纲领和终极目标。那些围剿和诋毁共产主义的反动势力一方面歪曲共产党人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个人的一切财产,是消灭一切个性和自由,是助长懒惰之风,同时污蔑共产党人还要消灭教育、消灭家庭实行公妻、消灭祖国和民族,要废除哲学、宗教、道德、法、自由、正义等永恒真理。《宣言》对这些极其荒谬的观点逐条进行了深入揭露和批判。资产阶级在上述攻击共产党人的谬论中主要是围绕要消灭私有制和私有观念这两个方面展开的。《宣言》总结这场争论后在阐述“消灭私有制”的思想后,进一步明确阐明共产主义的本质含义和历史任务:“共产主义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这两个“彻底决裂”高度概括了共产主义的本质含义,同时也指出共产党人在社会经济方面和精神方面的极其重要的历史任务。它是建立在唯物史观关于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辩证关系基础上的科学结论,也是《宣言》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又一个极其重要的原理。不讲“两个决裂”就绝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和科学社会主义。

  第八,无产阶级专政思想

  马克思1852年致魏德迈信中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其中就包括无产阶级专政思想,指出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专政不过是消灭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的过渡。其实4年前的《宣言》已经阐述了这些思想,尽管没有直接使用“无产阶级专政”概念。正如书中所说:“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任务第一步就是“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第二步就是“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和”,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第三步就是消灭阶级对立和阶级差别,“消灭阶级对立的存在条件,消灭阶级本身的,从而消灭了它自己这个阶级的统治。”第四步就是建立“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的社会联合体。

  第九,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原理

  唯物史观认为,人们的实践活动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最终源泉和动力。实践活动有实践的主体和客体。作为实践的客体一是表现为自然环境的改变即生产力的物质成果,另一方面就是社会环境的改变即社会生产关系、精神成果和政治关系。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改变就是社会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过程。但马克思恩格斯从社会基本矛盾揭示历史发展的过程和规律之外,还从作为实践主体的人的发展角度揭示历史发展的客观过程。他们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就多次揭示了人的发展思想。他们认为,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和实行“两个决裂”,最终实现共产主义不仅是物质生产产品的极大丰富,公有制度的确立、阶级的消灭和国家的消亡,同时还表现为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恩格斯晚年曾经突出强调这段论述在《宣言》一书中的极其重要的地位。

  第一十零, “无产者联合”思想

  《宣言》全书结尾中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思想,它实质也是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无产者联合”思想的延续。他们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真实的共同体,是“各个人的这样一种联合(自然是以当时发达的生产力为前提的),这种联合把个人的自由发展和运动的条件置于他们的控制之下,而这些条件从前是受偶然性支配的,并且是作为某种独立的东西同单个人对立的。这正是由于他们作为个人是分散的,是由于分工使他们有了一种必然的联合,而这种联合又因为他们的分散而成了一种对他们来说是异已的联系。”无产阶级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只有通过联合才能实现,由于无产阶级本身固有的本性,这种联合又只能是普遍性的,而且占有也只有通过革命才能得到实现,在革命中,一方面迄今为止的生产方式和交往方式的权力以及社会结构的权力被打倒,另一方面无产阶级的普遍性质以及无产阶级为实现这种占有所必需的能力得到发展,同时无产阶级将抛弃它迄今的社会地位遗留给它的一切东西。”结合《宣言》中的其它基本原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思想包含许多内容。首先无产者联合起来的经济条件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其次,无产者联合起来的理论依据是群众史观。再次,无产者联合的政治条件是无产阶级政党及其领袖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党的本质是就是把本阶级的力量最大限度地调动、组织和凝聚为一个更大的力量。没有政党的领导,人民群众就是一盘散沙,就没有无产阶级真正的革命运动。而政党必须有无产阶级的领袖。最后,无产者的联合也要求每一个无产者都应该从自身做起,做团结和联合的模范,由此才能凝聚为最大的物质力量,实现共产主义的近期和最终目标。

  笔者这里概括《宣言》的十大“一般原理”并不否定《宣言》还有其它基本原理,但相对而言,这十大原理更为基本和一般。《宣言》发表已经170年了,整个世界和《宣言》发表时相比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极其巨大的变化,但我们完全可以说,170年的实践特别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仍然充分证明《宣言》所阐发的这十大“一般原理”也完全是正确的,是颠扑不破的客观真理,是共产党人永远遵循的基本原则和指导思想。任何怀疑和否定这十大“一般原理”或者其中的一条几条原理的真理性,都是对《宣言》的偏离和背叛。同时笔者还认为,这十大基本原理是有内在逻辑联系的完整的系统的整体。我们学习掌握这些基本原理时,绝对不能把它们割裂、对立起来,或者以某一个几个原理否定其它一般原理。必须正视的客观事实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包括我们国家近几十年尤其是最近几年的《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研究中这种现象还是非常严重的。

  毛主席要求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一定要“精通”它,我们今天学习和研究《共产党宣言》,就必须“精通”这十大基本原理丰富的内涵、实质及其内在逻辑联系。这是我们响应党中央号召,学习、掌握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的首要和最重要的前提和条件。

  2018年4月28日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孙锡良:对改革和开放做全方位总结(长文)这位80后对世界洞若观火,妙招频出,人们刮目相看是谁,让这么多女孩丧失了尊严?

热门文章

老田:柳传志的“冲天一怒”引人深思

顽石:揭露黑暗与讴歌光明

郭松民:重温毛主席对“压制批评”的批示

师伟:联想是个好企业

百富挺柳,何去何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