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士心:公有制形式与内容

作者: 少士心 日期: 2018-06-11 来源: 红歌会网

  看了郭建波文章:第二卷《理论曙光(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及编者按,受到启发,也谈谈个人看法。主题为公有制形式与内容,就郭文编者按捎带讨论一下真理认识问题。首先就次要题目说一点看法,然后再谈主题。

  真理由实践证实问题。这是以共同阶级利益、认知、价值选择为基础的前提条件,并非具有普世观,这个观点是次级标准,就像数学中的定义从公理推断而来。社会真理比科学的定义推导过程更长、更复杂,不光是认知问题,还牵涉到认识主体-人的阶级利益,价值抉择。编者按第一句:“文革结束后,虽然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及其实践文化大革命经受住了社会实践的检验,但是却仍然笼罩着重重迷雾,难睹其本来面目。”这种矛盾的表述,正是对笔者观点的证明,各个阶级对真理具有不同的衡量标准,在无产阶级看来经过历史检验的真理,其他阶级也不会给予认同。

  真理由社会实践来检验:这个标准对共同阶级立场、共同的价值观的人群是成立的。无产阶级的真理不能希望其他阶级归于认同,现实生活与历史也不会出现这种认同。社会真理、真知在现实生活中不是一个认知问题,而是阶级价值抉择问题。而当无产阶级把真理当成客观认识问题,首先是希望其他阶级都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期望其他阶级认同自己的利益、价值抉择,这本身就是一种祈求心态,丧失了自己的立场与价值抉择。装睡的人无法唤醒,膝软的人难以站立。那些机械唯物主义者,把人类运动视同物质运动,把阶级斗争看做适者生存。他们已经成为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资产阶级的同盟军,他们把森林里的动物法则当成人类的客观规律,引诱无产阶级走实用主义的道路。无产阶级难道要把他们鼓吹的公理当成真理的标准吗?难道久在鲍鱼之肆,真的不觉其臭吗?

  关于公有制的形式与内容

  进入阶级社会后,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革,首先是造​舆论,然后是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改变生产关系确立生产资料所有制。这样的经济革命以政治革命成功为前提,以舆论-文化意识革命为先导。这是经济、政治、文化意识三位一体的革命,从资产阶级革命到无产阶级劳动者革命都经历了同样的过程。资产阶级革命经历过封建的复辟,他的稳固来自于三方面的继续革命,使得资本私有制从形式到内容获得统一,无产阶级革命要获得稳固也必然如此。

  我们回顾东方社会主义阵营的坍塌,都觉得是意识形态出了问题。这是从唯心角度去认识问题,认为意识形态可以改变社会形态。就笔者个人看法这是结果,而不是起因。​我们要问: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怎么会变成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有人答,是资本主义的影响,在世界内阶级斗争格局造成的。这有部分道理。哪为什么无产阶级意识没有变革西方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为什么没有和平的变革资本主义所有制?资产阶级堡垒比较坚固吗?

  如果从经济政治文化三方面分析社会主义公有制,公有制存在诸多问题,形式到内容存在着重要的不一致。生产资料公有制应该是劳动者共同占有,东方是在落后的生产力基础上建立的,夺取政权后,集中生产资料建立工业是共同特征,行使管理权的少数人。这与阶级产生后的统治在形式上是一致的,在内容上如何使得具有管理权的少数人能够代表众多的劳动者利益和价值抉择?这是首先必须考虑的问题,毛泽东就苏联政治经济问题发表过看法,劳动者的管理权是最重要的权利。

  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精神与物质劳动的根本分工是阶级产生的重要原因,所有制就劳动成果分配而言,分工就活动而言,二者说的是一回事。反过来说,私有制说明了所有制决定了分配的权力,决定了​精神与物质劳动分工的权力。公有制如果不能解决劳动者分配的权力,存在着管理与劳动的分工壁垒,就只能说明它只是形式上的、意识形态上的意义,与事实存在着较大差距。苏联1936年宪法,认为实现了公有制就是进入了社会主义,今后的矛盾是先进的社会制度与落后的生产力的矛盾。这个观点是把形式当成了内容的实现,没有认清形式与内容的差距,认为先锋队天生的、一成不变的代表了劳动者的利益与价值选择。毛泽东关于《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批判的就是这种机械的观点和认识。党的八大政治报告决议是苏联1936年观点的翻版,重复了这种错误的政治经济与哲学认识。毛泽东从赞同到疑问,也有一个认识过程,1958年到1959年逐渐认识到其严重性,以《谈话》为标志,显示了毛泽东对此有了清醒明确的政治经济学和哲学认识。这是理论学习结合1957年后的现实生活的结果。

  只有内容实现才使得形式丰满,否则只如同墙头草山中竹​,腹中空空摆不定。1956年到1966年的中国历史是重要时段。以党的领导层斗争,或者与自然灾害的斗争都不足以说明这段历史,只有放在整个社会主义运动和现实生活中,剖析公有制形式与内容的矛盾才能接近历史发展的本质。

  阶级斗争存在历史格局,这是正确的观点,其主要体现在意识形态的传播。​但阶级斗争绝不单是意识形态的定义,否则单进行意识文化的斗争就可以消融现实的矛盾,这显然与现实和历史不一致。从苏联看,政治与经济的管理层精英蜕化为生产资料的拥有者,说明管理与劳动的分工产生了对立的阶级,产生了剥削阶级。因此说阶级的概念是确定的政治经济学概念,毛泽东所说资本主义复辟存在政治、经济基础才是现实与历史的正确观点。概括起来就是政治、经济、文化要继续革命,实现公有制内容的落实,消灭精神与物质劳动分工,管理与劳动的壁垒。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