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赵磊商榷历史唯物主义

作者: 少士心 日期: 2018-07-12 来源: 红歌会网

  赵磊《“唯心”的历史唯物主义》导言:“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方法论。什么是历史唯物主义?简单说,就是:用唯物主义去解释人类历史!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存在决定意识”!正如恩格斯说:“自从历史也得到唯物主义的解释以后,一条新的发展道路也在这里开辟出来了”,这条新的道路就是:“用人们的存在说明他们的意识”。”

  “存在决定意识”只是马克思历史观的起点。个人从出生开始,需要物质维持,也需要意识传承。后者包括语言文字,生活认知,人类知识传承。成人从年龄上,从物质维持的角度是一个标志,而另一个是获得生存的自然与社会规则认知。从传承的物质与意识条件看,个人接受的历史环境属于社会存在。进入社会参与活动,社会环境与关系、伦理规则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对于个人而言是预置的。存在的环境决定了个人的意识,只是对个人进入社会实践之前而言。马克思用了五个字“环境创造人”来阐述这个状况。这是马克思历史观,人的辩证法的起点。“成人”进入社会后,在生产劳动及其衍生的社会实践中自我意识起了变化,改造了自然改造了社会,又成为新的个人成长的前提条件。前人创造的物质与意识成为后人的环境,马克思也用了五个字“人创造环境”来阐述这样的结果。

  这样生生不息的循环构成了人类历史,从起点的“环境创造人”到过程的“人创造环境”【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王羲之兰亭序】从事物过程辩证法到人创造环境的辩证法,说明了历史发展的本质。存在决定意识只说明“人”在起点上的状况,没有过程没有发展的状况只能说是环境的重复,甚至不能清楚地说明何以为“人”,人的意识从哪里来的,它与动物意识的区别。光说物质维持需要,不说物质生产不行,这个存在就不能是静止的观点,还必须说到人的存在方式-生产方式。从这个角度看,人的存在是动态。从“人”的构成看,物质与意识同时存在,起点上存在的传承意识,是新的个人成长的条件之一。这是内在的,不是由于哲学探讨赋予“人”有意识的概念,不是如何看人之“构成”的外在问题。

  如果把存在决定意识理解为整个人类历史的起点,这就要追踪存在的本质问题,回归传统哲学本源论或本体论。而这不是马克思的主要关注点,在他历史观奠基之作《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扬弃了这种追踪:【2014版单行本88-89页】

  ​“但是你会回答说:我承认这个循环运动,那末你也要承认那个无限的过程,这过程使我不断追问,直到提出谁产生了第一个人和整个自然界这一问题。我只能对你做如下的回答:你的问题本身就是抽象的产物。请你问一下自己,你是怎样想到这个问题的;请你问一下自己,你的问题是不是来自一个因为荒谬而使我无法回答的观点。···

  但是,因为在社会主义的人看来,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说来的生成过程,所以,关于他通过自身而诞生、关于他的产生过程,他有直观的、无可辩驳的证明。”

  在后继的《形态》,马克思也是用人的存在方式-物质生产劳动创造来解析“人”的历史发展。而且不是经济学与哲学的分别叙述,而是用过程辩证法的形式,从物质维持需要到物质生产劳动,把人的创造辩证法含在其中,使得历史观中的唯物辩证法更加成熟。马克思哲学以存在论的方式摒弃了唯物论的本源追踪,人之辩证法超越了唯物的本体论。“存在决定意识”只说出了马克思历史观的起点,没有描述成“人”之后的活动过程。

  按赵先生历史观点的七个命题,有了存在的动态方式,物质生产经济活动。但这依然是按照物质先在性的物质维持解析方式,按照本体论的追踪方式去探讨人的存在,实践的本质,环境与人的相互关系。命题有七个,但主题没有按照其列出的命题依次探讨,却追踪起物质本源问题,想说明物质先在性的统摄性。这与马克思历史观的存在论方式有差异,赵先生重点是马克思历史观的“环境创造人”,而不是“人创造环境”的阐述。

  其中一个观点令人非常遗憾​,赵先生把人的意识从人的存在剥离出来,论述环境决定意识。在五、人与环境,谁创造谁?首段“ 如果我们把命题中所说的“人”,不是理解为“人类”自身的存在,而是仅仅理解为“人的观念”,那么,马克思恩格斯的这句话与“存在决定意识”显然是有矛盾的。问题的症结在于:命题中的“人”,究竟是指“人类”自身,还是指“人的观念”?

  ·····如果就人的观念与环境做一个比较,那么,人的观念显然属于意识的范畴,而环境显然属于存在的范畴。换言之,观念与环境不是“平级关系”,而是“父子关系”,环境决定观念。因此·因此我认为,在“人创造环境,同样,环境也创造人”这个命题中,其中的“人”并不是指“人的观念”,而是指“人类”这个客观存在。这个客观存在固然包括了物质和精神、客观和主观两个方面的统一,但它首先应当指的是物质意义上的客观存在;与精神意义的存在(意识、意志、主观能动性)相比,人类物质意义的存在无疑是第一性的“存在”,而“精神意义的存在”则是建立在“物质意义的存在”的基础之上的。虽然人类自身的改变不仅指人类物质和生理的改变,而且也包含精神和意识层面的改变,但是,在这样的改变过程中,精神和意识层面的改变毕竟是第二性的东西。”

  把人作为​“物质和精神、客观和主观两个方面的统一”​来理解无疑是正确的,这是存在论的方式,马克思历史观原初的论证起点。马克思用物质生产劳动解析二者关系,二者的相互运动。进一步用生产力,社会状况与意识三者矛盾说明历史的发展。起点上承认物质先在性,作为前提,过程中兴趣却不是本源方式的追踪。赵先生的论述方式显然受本体论的传统影响,对本源的追踪胜过对人类发展本质的追踪,把人的主观能动性阐述追踪成“唯心论”,因而形成《“唯心”的唯物主义》批判主题。

  如果把逐源方式的本体论追踪置换成存在的物质生产劳动,把这个当本体去探讨人的存在,就不会把“人的观念”​实际为“人的意识”从人的存在中撕裂出来,独立的去探讨,变成形式逻辑的思辨,形成“环境决定观念”的怪异结论。这环境指自然环境,还是人文环境,有明确定义吗?马克思的环境是特指的,人怎样生产,他就是怎样存在的。这样的环境是人类自身组织与物质先在性的统一,物质自然成为人类改造的对象,环境里包含人类改造过的结果与痕迹,并不是与自然的简单对立。笔者提出的人造物就是人类活动的结果,面对这样的对象说成与人是平级的,评述这种人化自然就不准确,甚至是错误的。马克思在《形态》中批评了这种费尔巴哈式的自然观。

  实践只有具体化,回到与人的存在方式的联系,回到社会历史中才有意义,否则是传统哲学的思辨,对人类历史的解析​提供不了帮助。马克思在《形态》历史观的论述中,把实践具体到物质生产劳动上,在历史观的结论基础上,把实践定义为共产主义者的行动。马克思此时的实践已经不是传统哲学上的思辨概念,而133年后人们依然追踪马克思抛弃的东西,对思辨范畴的概念胜过对人类发展本质的兴趣。传统的本体论思考方式,173年后依然占据许多哲学家和经济学家的思维。

  把实践置换成本体,与马克思原初的物质生产劳动有差距。实践如果不具体到生产劳动上,与创造人类需要的物质不发生直接的联系,不能确切地说明人的存在,不能说明改造物质的同时改造意识。脱离了人的辩证法,就无法说明人类历史的发展,说明不了人类运动的本质。衍生的人类行为,对人类生存有可能是不必要的,或者是反人类发展的实践,实践哲学或“实践唯物主义”有可能成为反马克思主义的哲学。马克思人的辩证法-唯物辩证法才是历史观的灵魂,揭示了人类发展的本质和趋势。历史唯物主义的解释由于发展路线的曲折,常被人抽取灵魂,造成对马克思历史观的歪曲。这是笔者中意唯物辩证法或者叫辩证唯物主义名称的原因,他时刻提醒我们注意人的辩证法,而不让事物过程辩证法遮蔽我们的视野。

最新推荐

姜文新片《邪不压正》:小人永远成不了君子习近平会见连战:坚决遏制“台独”习近平出席中阿合作论坛并发表重要讲话我国乡村振兴战略全面开局

热门文章

震撼,历史教科书竟然是中国最大的国粉培养教材

“毛泽东”这三个字已成为伟大的精神符号

李旭之:秦桧的案翻不掉

郭松民:对左翼电影的期盼

访谈曹征路:他用公众号为我们讲述真实的中国革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