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改变了传统思维

作者: 少士心 日期: 2018-08-28 来源: 红歌会网

  高清海《马克思对“本体论思维方式”的历史性变革》一文摘自中国社会科学网。高先生作为我国自己培养的哲学家,对西方哲学和马克思哲学都有深刻的认识与研究。他从本体论角度来分析马克思哲学,说明其新在何处,令人受到启发。笔者上一篇介绍的崔唯航先生的文章,从欧洲传统哲学到马克思哲学,具体到唯灵论,唯心论,唯物论的渊源,哲学特征。而高先生这一篇是论述欧洲传统哲学的整体特征,马克思是怎样打破传统思维,超越以往哲学的。目的是体会马克思哲学新在何处?(读了多篇“本体论”文章,觉得这篇条理清晰能读懂,又与理解马克思哲学相关,所以推荐出来以飨读者。原文较长,笔者进行了缩略和删减。有兴趣者最好读原文,载于哲学中国网马克思主义哲学版块。)

  我个人以为,1.欧洲哲学传统是贬低感性认识,把理性认识当做本真。2.脱离现实生活去追求终极存在、永恒原则和绝对真理。3.从初始本原、预设本质去解释并推论现存世界的前定论和先验论思维。4。从两极观点追求单一绝对本性的单极化。

  马克思即注重人的感性认识,也注重人的理性思维。​他在物质生产的劳动创造上,解析出身体的直接感性活动,人的力量物化,思维的对象化,外化。因而马克思的辩证法不只是思辨式,而是具有感性的人体活动,直接作用到物质对象。这种以客观物质为改变对象的思维与身体行动结合的唯物辩证法,构成了马克思哲学的核心内容,他具有物质与思维双重否定意义。对比欧洲哲学传统,马克思颠覆了思维模式。是哲学与现实生活的结合,与当代工业、科学发展紧密结合的模式,相互实证。哲学与历史经验结合,相互佐证。终极论,单一绝对化的传统思维妨碍我们对马克思哲学的理解。

  (一)

  西方哲学是以“本体论”为核心的理论。由柏拉图奠定基础的本体论哲学构成了西方哲学的历史传统,理论的问题、难点、困境。传统本体论在黑格尔哲学中达到了它的最高形态,如何走出由逻各斯统治的宿命论的传统哲学建构的“本体论世界”,以便使人和哲学回到现实的人和人的真实生活世界,是那时的时代性课题。马克思、马克思创立的哲学根本改变旧有的哲学传统,实现了哲学理论的历史性变革。这就是马克思哲学的伟大意义。

  (二)

  本体论是“纯粹理性主义”的理论形态。古希腊哲学家一开始就把哲学这种最高“智惫”定位于追求感官对象背后“存在”的认知性理论。那时的人们相信,人有一个思想,外界必有一个对象与之相对应,叫做“思维与存在是同一的”(巴门尼德)。在现实中感性存在与思想存在属于两种不同的存在,它们存在的形式各有不同,前者以感官对象形式存在,后者以概念形式存在。它们虽然都是现实的存在,却只有后者即超感性的存在才是实在的,哲学的任务就是要摆脱和超越前者(称为“意见”)去认知后者(称为“真知”)。大家知道,这一思想的延伸、发挥,最后便形成了柏拉图分裂为两个世界(可见世界—影像;可知世界—实体),本体世界(理念世界)决定实物世界(意见世界)的理念论哲学。这就是最初奠基性的“本体论”。按照这种理论,理念(本体)世界、特别是它的最高理念隐藏着整个存在的奥秘,现实世界的一切事物都只有从它的理念才能得到理解,哲学如果破译了这一本体的密码,那就没有什么不能解释的事了。

  这种理论的问题是明显的:最早亚里士多德已有觉察,他就提出过这样的疑问:本体与本体的所在两离,它怎样去决定存在的事物? 重要的还在于,本体作为超感性实体,完全脱离开了经验,人们怎样能够认识和把握这种本体?再有,本体的本性属于前定本性,如果一切都由它事先规定好了,“人”的存在和活动还有什么作用、意义?前定论、独断论、预成论、宿命论、先验论、被动论,这些构成古代本体论基本思想前提的性质,同时也就成为它的致命的弱点和难题。经过中世纪的神学统治(它是本体论的极端形式)之后,到了近代人们就逐渐醒悟了,其实这种本体论理论与神学并没有什么分别。近代哲学对“上帝”的否定.“上帝人本化”、“上帝自然化”的过程,实质上也就是对传统“本体”的消解、转型过程。

  我们可以说,近代哲学的整个发展,在深层都与传统本体论的内在矛盾有关,或是为了回答、解决它的难题,或者为了弥补它的矛盾,或者为了跳出难题另寻他路。例如:近代的“认识论转向”,其直接的原因就是由本体论的“问题”而引发、衍生出来的,如笛卡儿的“我思故我在”命题表明的,理解“存在”的前提,应当先弄清我们能够“认识”什么。这一转向的深层原因还涉及“人”的定位问题,只有把认识提到首位,“人”才可能由从属地位上升到主体地位。近代哲学具有的普遍思想倾向,如反“独断论”、反“宿命论”、对自由的追求、试图限制“纯粹理性”的霸权等等,也都是针对本体论的“问题”而发的。然而这一切,在近代还仍然是在传统本体论的圈子里面展开的活动。

  (三)

  必须走出传统哲学,是马克思时代的历史趋势,许多哲学家为此都做出了努力,为什么只有马克思解决了这一历史性课题,马克思是怎样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这里没有必要做全面论述,我们把问题简化一点,仅从哲学理论自身来说。从哲学自身来说,这就是因为马克思不同于以往的哲学家,他也没有采取他同时代其他哲学家(如叔本华、尼采等)所采取的做法,即仅仅去否定传统理论某些方面的特征、改变“本体论哲学”的某种理论形态。马克思所做的,是从传统哲学的思想要害人手,从根本上否定了传统本体论借以立论的那种“绝对化”的基本思想原则和思维方式。例如:传统本体论的(l)追求终极存在、永恒原则和绝对真理的哲学妄想;(2)与现实相脱离、由概念建构起来并加以实体化的所谓独立的本体世界;(3)从初始本原、预设本质去解释并推论现存世界的前定论和先验论思维;(4)从两极观点追求单一绝对本性的单极化、绝对论的认识方法;等等。一句话,马克思解决的不是哲学中的某种具体观点和理论形态问题,而是哲学的思维方式和哲学观问题。哲学思维方式的转变,意味着哲学理论的根本性质(包括哲学的对象、内容、功能)发生了变化,也就是哲学观的改变。

  转变了哲学思维方式,否定了绝对化的哲学传统,由此,才使哲学找回了“人”(也就是找回了具有双重生命本性的现实的人),找回了“人的世界”(也就是找回了由人参与开拓的现实生活世界);同时,人也才由此找回了属于人自己的“哲学”(也就是找回了关注人的生存发展、现实命运的那种哲学理论)。

  这就是哲学理论的根本变革。马克思创立的新哲学面对的已不是传统哲学的问题和领域,而是以新的思维方式所开辟的新的领域和问题,这样也就为从传统哲学转向现代哲学奠定了思想理论基础、开辟了进一步发展的广阔道路。

  这就是马克思对哲学对人类思想史做出的巨大贡献。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黄卫东预测中美关系(一)】美方对中国的定位是战略对手

稀缺图书有更新,书店处理库存等您来淘(11月21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