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主义世界观问题

作者: 朱天明 日期: 2019-12-09 来源: 红歌会网 点击:

  作者按:

  近期在贵网读到《全力迎接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革命》一文,立刻引起了我的重视。这篇论文的导向,正好切合了我的研究途径,我要做的,就是要实现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革命和创新。作者文中指出:“完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关系到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前途命运,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唯一出路,也是马克思主义学者们的唯一出路,是意识形态的巨大革命。”正因如此,作者发出呼唤:“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革命到来了,是支持它,还是反对它,这是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重大事件,也是摆在世界共产党工人党面前的重大事件,这是中国四十多年的争论和四十多年的安全稳定造成的,这场革命不是独立的,是完善性的,是联续性的,是完成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未完成的伟大革命事业。”

  感觉不足的是,作者已经高调指出:“这场革命虽然是完善性的,但它是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未遇之革命,是继‘十月革命’后影响最大的思想革命,这场革命必然会统一中国的思想界,从总体上终结中国学界四十年的纷争。如果站在世界思想史上看,这场革命也将终结西方思想界‘现代’和‘后现代’的混乱局面。”然而,直到文章结尾,也没有说清楚“这场革命”的最基本要点和核心内容究竟是什么?这令人不可捉摸!作者的署名zxc,不知该如何称呼?请编辑能给以联系。

  不管怎样,作者发出的信息是属正能量。为了使“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革命”真正在中国成为现实,现将拙作《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体系研究--论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主义世界观问题》一稿寄呈,请在贵网发表,以引发人们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革命”切实重视起来!

  这里特别指出:要“完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实现“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革命”,关键在于确立劳动产品价值论(劳动产品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二因素)和劳动时间价值观(劳动时间是价值的唯一合适的尺度)。最根本问题就在于:如果不全面认识人类创造的对象物劳动产品,也就不能真正认识人类自己。马克思名著《资本论》的根本问题就在于:名义上是“分析商品”,其实是不自觉地分析了劳动产品;马克思虽然说过“一边是人及其劳动,另一边是自然及其物质”,但从来没有阐明过人与自然的‘中介物’是劳动产品。人及其劳动(价值)与自然及其物质(使用价值)的有机结合,不正是劳动产品吗?!我国目前的政治经济学教材中,虽然都提到了“劳动对象”,然而都没有讲清楚“劳动对象”就是指劳动产品。

  以劳动产品为认识基础,我们就会得知:人与自然的矛盾,是支配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最基本矛盾;价值规律是支配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最基本规律。马克思原先发现的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性质规律,是在价值规律起作用的基础上形成的,是物质生产力对人类劳动力的反作用规律;马克思原先发现的所谓“剩余价值规律”,是价值规律在流通领域的转化形式,即交换价值规律或平均价格规律。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体系研究

——论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主义世界观问题

  内容提要: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论,就是传统教科书所讲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体系,它实际上是对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和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的穿凿,因此,既丢弃了马克思哲学,又降低了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理论水准。马克思哲学是以实践人本主义为表征范式的辩证唯物主义,其要义是彻底地贯彻唯物主义和在唯物主义基础上恢复辩证法的思维方式,其本真精神是揭示人的生命活动的性质和科学意义,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主要由马克思开创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是对马克思哲学的“消灭”或“实现”。历史唯物主义是取代实践人本主义的科学范式。初创历史唯物主义科学范式把物质生产仅片面地归结为生产方式,片面地归结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因此很不完善,需要进一步深化,进一步拓展。人和自然的矛盾是支配人类社会的最基本矛盾,本义上的价值规律(劳动的物化规律或劳动时间的凝结规律)是贯穿全部人类社会历史的最基本的发展规律。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性质规律是在价值规律起作用的基础上形成的,是物质生产力对人类劳动力的反作用。主要由恩格斯开创的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的研究,证明了“辩证法的规律是自然界的实在的规律”,论证了自然界普遍存在的三大辩证法规律,不但对马克思哲学作出了有力的证明,而且对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提供了旁证和打实了基础。人类劳动的创造物劳动产品,是自然物质和劳动物化的有机统一,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完美结合。人就是通过对劳动产品的创造把自然规律转变成了社会规律。社会主义事业在当今时代的发展,已经对创立新型教科书原理体系提出了现实要求。新型教科书原理体系应是“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主义世界观”递升论。新型教科书原理体系,事实上也就是贯穿全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本科学体系。

  关键词:传统教科书原理体系马克思哲学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

  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新型教科书原理体系

  作者简介:朱天明(1948—),男,河南省荥阳市人,原河南省荥阳市第三高级中学教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现已退休在家。

  一、关于传统教科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体系问题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论。就是传统教科书所讲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体系,据说这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原理体系最早出现于前苏联出版的教材《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原理》一书。有学者考证,前苏联教科书模式是以《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第四章第二节“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蓝本的;“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由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亲笔写就。(见杨耕《马克思:现代西方哲学的开创者》,载《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意义》,第229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随着《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被定为一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论这一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前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原理体系,就一度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一形式或正统形式。

  我国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曾是依据前苏联教科书模式编纂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论这一传统的教科书体系被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也是我们党的文件规定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模式和教育部规定的大学必修课程。

  自我国进行社会主义改革和开放以来,随着人们思想的放开(而不是解放),对传统教科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体系已提出质疑。如有学者所指出的那样:“从总体上看和根本上说,这种体系或模式没有反映出马克思哲学的本真精神,相反它在很大程度上曲解了马克思哲学。具体地说,在前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模式中,辩证唯物主义是一种研究自然界的方法和解释自然界的理论,历史唯物主义不过是这种所谓的辩证唯物主义即一种自然观在社会历史中的推广和运用。”(见杨耕《马克思:现代西方哲学的开创者》,载《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意义》,第229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

  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也正是这样说的:“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党的世界观。它所以叫做辩证唯物主义,是因为它对自然界现象的看法,它研究自然界现象的方法,它认识这些自然现象的方法是辩证的,而它对自然现象的解释、它对自然界的了解、它的理论是唯物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就是把辩证唯物主义的原理推广去研究社会生活,把辩证唯物主义原理应用于社会现象,应用于研究社会,应用于研究社会历史。”(见《斯大林选集》下集,第424页,人民出版社,1979。)可见,斯大林的解释较为牵强附会,也就是说,斯大林的解释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真实关系不是一码事。斯大林实际上是把恩格斯研究自然科学的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和马克思研究社会科学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进行穿凿。这样地把两种不同领域不同性质的世界观硬连在一起进行阐释,长此以往,就势必要造成人们思想认识的混乱。

  我们把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的内容同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相关著述进行系统比较,就会发现,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事实上是把主要由恩格斯开创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和主要由马克思开创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直接称作“马克思主义哲学”来进行讲述的。像这样把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和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都冠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名号,无意地就把马克思哲学的要义和本真精神给遮蔽了,不仅如此,并且无意地也把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理论水准给降低了。这是一个潜在的非常严重的问题,因此需要引起我国学术界的密切关注和慎重对待!

  我们通过全面考察和认真分析就会发现,不少学者对马克思哲学和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所发生的种种误解,差不多都是由于对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原理体系的误解而引发出来的,常常是把小错铸成大错。例如有学者说:“在这种所谓的辩证唯物主义中,自然是脱离了人的活动的自然,是从历史中抽象出来的自然,实际上就是马克思在批判费尔巴哈时所说的那种‘开天辟地以来就已存在的始终如一的东西’”。“这样一来,马克思哲学从社会存在到自然存在的逻辑方向被颠倒了,人的存在方式——实践的本体论意义以及人的主体性被遮蔽了。这是向以‘抽象物质’为本体的近代唯物主义的复归,是一次惊人的理论倒退。”(见杨耕《马克思:现代西方哲学的开创者》,载《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意义》,第229、230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可以看出,该学者在批判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原理体系时,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马克思哲学等同看待,因此无意地就把主要由恩格斯开创的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给否定了,并且还错误地把马克思哲学的逻辑方向理解为“从社会存在到自然存在”,甚至更错误地把马克思哲学说成是“实践的本体论”,这显然是在向着脱离历史唯物主义的道路下滑。该学者没有弄清,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方向实际上“是从自然存在到社会存在”。历史唯物主义要阐明的正是人类如何由自然存在提升为社会存在的,而恩格斯开创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只是为了要对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作旁证。

  再如有学者说:“这种‘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论’不仅使马克思哲学二元化了,而且磨平了它与一般唯物主义的本质差别。有人也许会说:辩证唯物主义不同于一般唯物主义,因为辩证法已经溶入到唯物主义中去了。但众所周知,辩证唯物主义仍然是以抽象的物质作为自己的基础的,只要它不更换这个基础,即使给它穿上辩证法的外套也是无济于事的。”“……马克思所说的‘社会’本质上就是‘社会关系’。这就启示我们,应当把马克思对一切哲学问题的思索都恢复到社会关系的框架中去。我们这里之所以用‘恢复’这个词,因为它始终内在于马克思的全部哲学理论中,只不过马克思哲学的阐释者把它完完全全地遗忘了。也就是说,在现代社会中,社会关系的生产是具本质性的生产形式,因为它像一只看不见的手,不仅贯通在物质生产、人的生产和精神生产的整个过程中,也贯通在马克思所探索的一切哲学领域和哲学问题中,并深刻地透显出马克思哲学的基本倾向和革命态度。要言之,在现代社会中,哲学本质上是社会哲学,因此,应充分认识社会关系的生产在全面生产中前提性的地位和作用。”(见俞吾金《作为全面生产理论的马克思哲学》,载《马克思的本体论思想》,第163、164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

  可以看出,该学者在批判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原理体系时,同样是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马克思哲学等同看待,因此无意地也把主要由恩格斯开创的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观给否定了,并且还错误地把马克思哲学说成是“全面生产理论”,甚至更错误的把“社会关系的生产”视为“最具本质性的生产形式”,具有“前提性的地位和作用”,这显然是已经滑向了脱离历史唯物主义的道路。该学者忽略了这一点,即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中,所谓“社会关系”是指人与人之间所结成的各种关系的总称,其中具有“前提性的地位和作用”的则是直接同“作为更基础的生产方式”即“物质生产”相关联的生产关系。把抽象的“社会关系”说成是“最具本质性的生产形式”,已不自觉地陷入了唯心主义。

  通过对以上事例的分析可以说明,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原理体系,已经给人们的思想认识造成了非常沉重的负面影响。为了要摆脱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原理体系的束缚,不知还会有多少学者在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