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科学——学习《资本论》收获之三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社会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科学的经济学,特别是《资本论》,更是“公认的无与伦比的模范”。

  列宁在《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中指出:“马克思说:‘我的观点是: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历史过程。’------马克思究竟怎样得出这个基本思想呢?他所用的方法就是从社会生活的各种领域中划分出经济领域来,从一切社会关系中划分出生产关系来,并把它当做决定其余一切关系的基本的原始的关系。”“唯物主义提供一个完全客观的标准,它把‘生产关系’划为社会结构,使我们有可能把主观主义者认为不能应用到社会学上来的一般科学的重复率应用到这些关系上来------就有可能把各国制度概括为一个基本概念:即社会形态------进而极科学地分析社会现象,比如说,划分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和另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不同的东西,研究出一切资本主义国家所共有的东西。”“唯物主义历史观始终是社会科学的别名。唯物主义并不像米海洛夫斯基先生所想的那样,‘多半是科学的历史观’,而是唯一的科学的历史观。”(《列宁选集》第一卷 第4、6、8、10页)这是列宁对于马克思唯物主义历史观的评价。

  列宁对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结论是:“马克思的经济学说就是马克思理论最深刻、最全面、最详细的证明和运用。”(《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14页)他对于马克思经济学的代表作《资本论》的评价更高:“---《资本论》-----是大家公认的无与伦比的模范。”(《列宁选集》第一卷 第11页)

  事实正是这样。科学著作、特别是社会学、经济学的著作,哪些能够达到《资本论》这样逻辑严密、符合实际的呢?我对于自然科学完全没有发言权,不知道有什么著作达到了《资本论》这样的水平,但是,从接触到的社会学著作,还没有看到有《资本论》这样水平的著作。所以,列宁说:《资本论》是公认的无与伦比的模范。

  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对象是一种具体的生产关系。《资本论》是研究商品经济、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著作。按照列宁的话说:“马克思-----把这个形态的活动规律和发展规律做了极详尽的分析。这个分析仅限于社会成员间的生产关系。马克思一次也没有这些关系以外的什么因素来说明问题,但他使我们有可能看出商品生产的社会经济组织怎样发展,怎样变成资本主义组织而造成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两个对抗的(这已经是在生产关系范围内)阶级,怎样提高社会劳动生产率,并从而带进一个与这一资本主义组织的基础处于不可调和的矛盾地位的因素。”(《列宁选集》第一卷 第9页)政治经济学主要是揭示生产关系质的本质与发展变化规律的学科,因此,基本上不表现生产关系的量。数学在政治经济学中基本上不发挥作用。只是在论述物质生产两大部类的关系中有所涉及。而现代西方经济学为了掩盖资本家剥削无产者的剩余价值,掩盖客观存在的阶级斗争,则采用大量的数学模型、图表,抹杀生产关系的性质以及不同生产关系之间的本质区别,抹杀存在着阶级斗争的客观事实。

  《资本论》所揭示的商品经济的价值规律、资本主义经济的剩余价值规律,是商品经济、资本主义经济内在联系的客观反映,在现实生活中不断反复出现,这还不能够证实马克思经济学的科学性吗?不用追述历史事实,看看当前的俄乌战争,可以清楚地显示出资产阶级、军火资本家的身影,特别是美国大军火资本家追逐利润在战争中所起的作用。俄乌战争也证实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有关货币、纸币之间的区别和联系的科学性。

  列宁还进一步指出:“《资本论》的骨骼就是如此。可是全部问题在于马克思并不以这个骨骼为满足,并不以通常意义的‘经济理论’为限;他专门以生产关系说明社会形态的结构和发展,但又随时随地探究适合于这种生产关系的上层建筑,使骨骼有血有肉。《资本论》所以大受欢迎,是由于‘德国经济学家’的这一著作把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作为活生生的东西向读者表明出来,将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资产阶级政治上层建筑,将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之类的思想,将资产阶级的家庭关系和盘托出。现在可以看出,把马克思和达尔文相比较是完全正确的:《资本论》不是别的,正是‘把堆积如山的实际材料总结为几点概括的、彼此紧相联系的思想’。”(《列宁选集》第一卷 第9页)

  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学,必然存在着两种以上对立理论的斗争。

  在资本主义以及各类私有制社会,存在着利益根本对立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对于社会现象、特别是经济现象始终存在着不同的对立观点、理论,所以,社会学和经济学一直存在着两种以上对立的观点、理论的斗争。自然科学的发展过程,基本上没有经济利益的干扰,斗争不如社会科学、经济学。社会学、经济学每前进一步都要经过激烈的斗争,更何况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作为无产阶级的科学理论,必然要与资产阶级学说进行激烈斗争。当前我国的经济学领域正在进行的斗争,主要就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斗争。

  我就写过大量批判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文章,指出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什么是生产,不懂什么是经济,不懂什么是货币,不懂什么是资本等,是“一盆浆糊”,以至于把“看不见的手”这种形象的比喻作为经济理论的圭臬。我除了正面宣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并运用这种科学理论研究实际经济问题外,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批判现代西方经济学。

  自从《共产党宣言》、《资本论》问世以来,至今一百多年了,世界发展的历史已经证明了、并将继续证明马克思的经济学是科学!让我们一起来学习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吧!

  【文/迎春,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