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的统治、股份制和食利者阶层——《帝国主义论》导读之二

2022-04-13
作者: 沙漠骆驼 来源: 纪卓阳

  银行作为一种特殊的企业,也会在逐步的竞争走走向集中和垄断。在20世纪初期德国9家大银行集中了差不多一半的存款;分支机构书目庞大。而中国目前也是这样,2020年前6家大型商业银行吸收存款100万亿元,占全国存款总量220万亿元的45%。截至2020年末,我国38家商业银行总资产规模208万亿元,占据中国商业银行资产总规模的80%;创造利润1.7万亿元,贡献A股上市公司净利润的40%。

  2020年大型商业银行吸收存款排行榜

  (单位:亿元)

  银行的垄断,导致工业企业能够申请贷款的银行越来越少,工业对大银行的依赖越来越多。同时,银行作为一种特殊的企业,它有其特殊的作用。现代经济活动中,所有公司都在银行开户办理收付业务,通过银行,分散的资本主义经济就紧密的联系成了一个整体。银行掌握了客户企业所有的产供销数据,知道其经营状况,了解其上下游客户,于是企业在银行这里就是透明的。少数垄断者,即大银行或大工业家(有银行的或与银行关系密切的)就能通过购销账目或其他金融业务了解整个社会经济领域的基本情况,了解不同产业的需求情况,以至于了解单个企业的情况,进而就能通过收放信贷等各种方式来支持或打击某些企业,控制这些资本家的命运。

  上述种种,必然导致垄断的银行集团与工业企业结合,直接干涉工业企业的运行,以便获得最大的利润。随着银行业的发展及其集中于少数机构,银行就由中介人的普通角色发展成为势力极大的垄断者,它们支配着所有资本家和小业主几乎全部的货币资本,以及本国和许多国家的大部分生产资料和原料产地。

  银行与工业的结合首先表现在对工业的积极干预上,积极进取的银行家不满足于仅仅是信贷业务,而是通过交叉任职开始积极干预工业,即银行和工商业互任董事或者监事等。在此基础上,银行分工开始细化,当时的德国各银行已经有了更细化的分工,“某个经理专门管德国工业,甚至专门管德国西部的工业〈德国西部是德国工业最发达的区域〉,另一些经理则专门负责同外国和外国工业联系,了解工业家等等的个人的情况,掌管交易所业务等等。此外,银行的每个经理又往往专管某个地方或某个工业部门:有的主要是在电力公司监事会里工作,有的是在化学工厂、啤酒厂或制糖厂里工作,有的是在少数几个孤立的企业中工作,同时又参加保险公司监事会”。银行为了更好的盈利,需要更好的把握市场。于是银行成立专门的研究部门,利用其掌握的数据进行研究,以支持其决策。当时法国三家最大的银行之一里昂信贷银行,就设立了一个专门的金融情报收集部。“在那里工作的经常有50多个工程师、统计学家、经济学家和法学家等等。这个机构每年耗资60—70万法郎。它下面又分8个科:有的科专门收集工业企业情报,有的研究一般统计,有的研究铁路和轮船公司,有的研究证券,有的研究财务报告等等”。

  在这里,银行就变成了一个信息的中枢,一方面汇集了大量的企业经营数据,另一方面利用这些数据深入的研究市场。哪些行业过剩,哪些行业发展前景好,不同企业之间的交易往来是怎么样的,不同行业之间上下游的关系是怎么样的,银行都能够进行较深入的研究。这必将使得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更加具有计划性,社会发展到了这样一个程度,只要推翻了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度,就能够在既有的基础上开展更有计划的生产。银行的垄断和工业的垄断为向更高阶段的发展打下了物质基础。

  股份制是大资本统治小资本的有效途径。帝国主义论中指出:“领导人控制着总公司〈直译是“母亲公司”〉,总公司统治着依赖于它的公司〈“女儿公司”〉,后者又统治着‘孙女公司’,如此等等。这样,拥有不太多的资本,就可以统治巨大的生产部门。事实上,拥有50%的资本,往往就能控制整个股份公司,所以,一个领导人只要拥有100万资本,就能控制各孙女公司的800万资本。如果这样‘交织’下去,那么拥有100万资本就能控制1600万、3200万以至更多的资本。”实际上,股份制完全不代表着民主,而代表着少数垄断资本对中小资本的统治,代表着对小股东的独裁。股份制不仅不能消灭阶级,甚至还会加剧整个社会的分裂,使一小部分寡头成为全社会的统治者。帝国主义论这样总结:只要占有40%的股票就能操纵股份公司的业务,因为总有一部分分散的小股东实际上完全不可能参加股东大会等等。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并享受实际垄断权的金融资本即金融寡头。

  帝国主义论接着指出:1900年6月7日,德国最大的工业家和“金融大王”之一西门子,在帝国国会中声称:“一英镑的股票是不列颠帝国主义的基础。”这个商人对于什么是帝国主义这一问题的理解,同那位被认为是俄国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不光彩的作家比起来,显然要深刻得多,“马克思主义”得多,那位作家竟把帝国主义看成是某个民族的劣根性......

  为什么西门子把一英镑的股票看作不列颠帝国主义的基础?就是因为英国的金融制度比较发达,允许很小的资本进入股市,扩大了资本融资范围,也有效的将全社会的闲散资金都吸收进来。而德国不准许发行1000马克以下的股票,就起不到将闲散资金集中起来的作用,对工业、国民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就弱得多。

  目前各国的股权结构中,美国是最分散的,往往不到5%的资本就可以控股;日本相对居中,一般15%-30%的资本控股;德国相对比较传统,很多大企业还是50%以上资本控股。美国是金融制度最发达的地方,也是吸收社会闲散资本最有效的地方。美国公司以高度发达的个人产权为主体,公司的股东数目众多,极为分散,往往一家公司有数百万个股东,且大多数股东持股数量很低,单个股东占公司总股本份额低,公司最大股东持股份额很少超过5%。例如美国最大的企业通用汽车公司,股东多达200多万,股票总数4亿股,平均每个股东只持有200股。从母公司到子公司、到孙子公司,假定每级控股的比例都是5%,那么母公司这一级1亿元就可以控制全社会20亿元的资本,到子公司一级,20亿元就可以控制400亿元,到孙子公司就可以进一步控制8000亿元的社会资本。通过1亿元核心资本,控制全社会8000亿元的资本量,这就是股份制对促进和巩固垄断组织的重大作用。

  希法亭说:“愈来愈多的工业资本不属于使用这种资本的工业家了。工业家只有通过银行才能取得对资本的支配权,对于工业家来说,银行代表这种资本的所有者。另一方面,银行也必须把自己愈来愈多的资本固定在工业上。因此,银行愈来愈变成工业资本家。通过这种方式实际上变成了工业资本的银行资本,即货币形式的资本,我把它叫作金融资本。”由此希法亭得出结论,认为金融资本就是由银行支配而由工业家运用的资本。

  希法亭把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的融合,看成银行为工业资本提供便利,仅仅视为借贷资源,这与金融资本的历史作用是不相符的。实际上金融资本已经变成了统治全社会的金融寡头。

  金融资本不能只被视为一种金融资源。金融资本是一种社会力量,是银行与工业资本融合的结果。列宁给出了金融资本的科学界定:“一方面是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日益融合,或者用尼•伊•布哈林的很恰当的说法,日益长合在一起,另一方面是银行发展成为具有真正“包罗一切的性质”的机构。”“生产的集中;从集中生长起来的垄断;银行和工业日益融合或者说长合在一起,——这就是金融资本产生的历史和这一概念的内容。”

  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并且享有实际垄断权的金融资本,由于创办企业、发行有价证券、办理公债等等而获得大量的、愈来愈多的利润,巩固了金融寡头的统治,替垄断者向整个社会征收贡赋。事实上,就连希法亭也承认,金融资本已经成为榨取全社会的吸血鬼,希法亭举了一个例子:“1887年哈夫迈耶把15个小公司合并起来,成立了一个糖业托拉斯。这些小公司的资本总额为650万美元,而这个托拉斯的资本,按美国的说法,是“掺了水”的,竟估定为5000万美元。这种“过度资本化”是预计到了将来的垄断利润的,正象美国的钢铁托拉斯预计到将来的垄断利润,就购买愈来愈多的蕴藏铁矿的土地一样。果然,这个糖业托拉斯规定了垄断价格,获得了巨额的收入,竟能为“掺水”7倍的资本支付10%的股息,也就是为创办托拉斯时实际投入的资本支付将近70%的股息!到1909年,这个托拉斯的资本为9000万美元。在22年内,资本增加了十倍以上。”在工业高涨时期,金融资本获得巨额利润,而在衰落时期,小企业和不稳固的企业纷纷倒闭,大银行就“参与”贱价收买这些企业,或者“参与”有利可图的“整理”和“改组”。在“整理”亏本的企业时,“把股份资本降低,也就是按照比较小的资本额来分配收入,以后就按照这个资本额来计算收入。如果收入降低到零,就吸收新的资本,这种新资本同收入比较少的旧资本结合来,就能获得相当多的收入。”

  利西斯说:“法国人是欧洲的高利贷者。”“代表800万法郎资本的50个人,能够支配4家银行的20亿法郎。”我们谈过的“参与”制度,也造成同样的结果:最大银行之一的总公司为女儿公司埃及精糖厂发行了64000张债券。发行的行情是150%,就是说,银行在每一个卢布上赚了50个戈比。后来发现这个女儿公司的股息是虚拟的,这样就使“公众”损失了9000万至1亿法郎;“总公司有一个经理是精糖厂的董事”。难怪这位作者不得不作出结论说:“法兰西共和国是金融君主国”;“金融寡头统治一切,既控制着报刊,又控制着政府”。

  帝国主义论中指出:“资本主义的一般特性,就是资本的占有同资本在生产中的运用相分离,货币资本同工业资本或者说生产资本相分离,全靠货币资本的收入为生的食利者同企业家及一切直接参与运用资本的人相分离。帝国主义,或者说金融资本的统治,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时候,这种分离达到了极大的程度。金融资本对其他一切形式的资本的优势,意味着食利者和金融寡头占统治地位,意味着少数拥有金融“实力”的国家处于和其余一切国家不同的特殊地位。至于这一过程进行到了怎样的程度,可以根据发行各种有价证券的统计材料来判断。”

  随着股份制的不断发展,资本的占有和资本的使用日益分离。这是资本主义的一个特点。在帝国主义时代,这种分离达到了极致,以至于虚拟资本甚至变成了能独自运行的主体,股票、债券、外汇、房地产(指其虚拟部分)和金融衍生品形成了完全独立的市场,他们按自己的逻辑运行,而不论实体资本情况如何。这就产生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发达国家中一产、二产从业人数比例非常低,相当多的人都集中在不创造价值的金融行业当中,通过炒股、炒房各种办法瓜分全世界劳动人民创造的剩余价值。而股市、房市等金融市场都遵从正反馈规律,也即多数人都是涨的时候买进、跌的时候卖出,也必然造成涨的时候越涨、跌的时候越跌,就形成了不可控的金融市场。而当这种金融泡沫实在膨胀不下去的时候,大崩溃和大萧条就开始了。从金融领域蔓延到生产领域,由于大批人债务违约、失业激增,金融危机必然形成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于是在金融资本的时代,经济危机往往不再从实体经济领域产生,而是从金融市场产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