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资本论》的伟大意义——评《王茂阴是何种货币专家》


  吴铭的《王茂阴是何种货币专家》一文说:“据百度说,王大人是马克思《资本论》提到的唯一中国人。王大人的货币论,我看大致就是与白银挂钩、钞票可兑换论。似乎,从几位专家的表述看,马克思关于货币的思想,应该来自于王大人,而不可能王大人的货币思维来自马克思。那么,文章说天朝货币处于幼儿园阶段,是自相矛盾的。”

  “马克思关于货币的思想,应该来自王大人,而不可能王大人的货币思维来自马克思”。按照这个论断,反复宣传马克思的《资本论》,宣传马克思的货币理论,是不是崇洋媚外?

  那么就从《资本论》的伟大意义说起。

  一、《资本论》把历史唯物主义由假设变成为科学

  《资本论》是马克思的主要著作之一。它不是一般的经济学著作,更不仅是有关货币理论的著作,而是颠覆人类社会学的著作。把过去“头足倒置”的社会学,改变成为科学,把历史唯物主义的假设成为科学。

  我说的可能有些人不信,就搞点“本本主义”,搬马克思、列宁。马克思、列宁既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又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一般毛派对他们的信任度高。列宁说:“社会学中的唯物主义思想本身已经是天才的思想。当然,这在那时暂且还只是一个假设,但是是一个第一次使人们有可能极科学地对待历史问题和社会问题的假设。”“现在,自从《资本论》问世以来,唯物主义历史观已经不是假设而是科学地证明了的原理-------唯物主义历史观始终是社会科学的别名。”(《列宁选集》第一卷 第7、10页)

  在人类历史发展的过程中,人们一直认为社会发展是由长官意志决定的,只要长官制定政策,指明方向,社会就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马克思(包括恩格斯)则发现了历史唯物主义,把这种“头足倒置”的社会学颠倒过来,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上。按照马克思的话说,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发展是“自然历史过程”,而不是人们的意志决定社会发展的方向。列宁说:“唯物主义历史观始终是社会科学的别名。”

  二、《资本论》是研究生产关系的科学

  列宁指出:“马克思究竟怎样得出这个基本思想呢?他所用的方法就是从社会生活的各种领域中划分出经济领域来,从一切社会关系中划分出生产关系来,并把它当做决定其余一切关系的基本的原始的关系。”“马克思在四十年代提出这个假设后,就着手实际地研究材料。他从各种社会经济形态中取出一个形态(即商品经济体系)加以研究,并根据大量材料(他花了不下二十五年的工夫来研究这些材料)把这个形态的活动规律和发展规律做了极详尽的分析。”马克思的货币理论,就是这个“极详尽的分析”的一个组成部分。

  三、《资本论》是研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科学巨著

  马克思指出:“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本论》第一卷第8页)恩格斯说:“《资本论》在大陆上常常被称为‘工人阶级的圣经’。”(《资本论》第一卷第36页)列宁则指出:《资本论》是分析商品货币和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公认的无与伦比的模范”。(《列宁选集》第一卷第11页)商品货币生产关系是资本主义经济发生的基础。

  四、马克思货币理论揭示了货币的本质和规律

  马克思说:“货币 作为价值尺度并因而以自身或通过代表作为流通手段来执行职能的商品,是货币。”“金的铸币存在同它的价值实体完全分离了------在纸币上,这种性质就暴露无遗了------这里讲的只是强制流通的国家纸币。这种纸币是直接从金属流通中产生出来的------纸币流通的特殊规律只能从纸币是金的代表(或银)的实际流通的数量。”等等。(《资本论》第一卷 第149、146、147页)

  可见,马克思的货币理论,是历史唯物主义、生产关系、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揭示了货币与纸币之间的本质区别,揭示了纸币流通的规律等等。能够说“马克思关于货币的思想,应该来自于王大人,而不可能王大人的货币思维来自马克思”吗?王大人有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吗?能够产生生产关系、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科学概念吗?王大人有对于货币、纸币本质的科学认识吗?都没有!

  我已经写了好几篇文章和吴铭争论货币问题了。其实我们在反对“外向型”经济的倾向基本上是一致的,本不想写文章争论了,也不想要“让读者观众相信自己的观点”,“提高威望”,只是事关毛主席的教导:“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多看马列主义的书”,批判修正主义,不得不写这些文章。

  最后,希望年轻人读一读列宁著的《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我认为这本书对于《资本论》的论述非常精辟,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很好的入门教材。

  附录:

  吴铭:王茂荫是何种货币专家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媒体人、写手、专家、学者、智库之类,都想让读者观众相信自己的观点。为此,他们通常会采取两处路线:一种,把读者、听众都弄清醒了,人家就相信你了,粉你了,自己的威望也就提高了。另一种,把人家都弄糊涂了,人家就相信你了,粉你了,自己的威望也就提高了。

  就我本人一讲,主观上,我努力让你明白;实际效果,也可能让你更糊涂。明白,还是糊涂,都是你自己的事,不是我的事。内因才是决定因素。

  一点感想。

  ……………………………………………………………………

  正文:

  据百度资料,王茂荫(1798年-1865年),安徽翕县人。字椿年,号子怀,历任监察御史、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党事务等职,是清朝的货币专家。

  有文章说,“货币理论?天朝上国对这一领域似乎还处于幼儿园阶段,但凡大清懂一点也不至于被洋人坑的团团转了。但王不同,他对大清既不货币也没有理论的货币理论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与超前的眼光。”

  这句话的前半句,我认为是很荒谬的。后半句呢?更加荒谬。

  据百度说,王大人是马克思《资本论》提到的唯一中国人。王大人的货币论,我看大致就是与白银挂钩、钞票可兑换论。似乎,从几位专家的表述看,马克思关于货币的思想,应该来自于王大人,而不可能王大人的货币思维来自马克思。那么,文章说天朝货币处于幼儿园阶段,是自相矛盾的。

  天朝上国是货币理论的发明者、老祖宗!最迟在西汉时,中国货币理论就非常成熟了,知道了政权垄断货币发行,知道了货币必须防盗铸(即垄断发行权的一个重要方面),知道了用国有企业(盐铁铜专营)、国有商业体系(常平、均输)回收货币以稳定市场物价(系防止货币沉淀于民间、形成私有资本的手段之一),知道了用税收限制私有资本(此外还有打击商人、禁止开发自然资源、禁止迫害家奴等政策),这应该是全部货币理论的要点。货币实践也非常成功,保障了汉武帝几十年的东征西讨。我的体会,中国共产党的人民币(包括其前身苏币、北海币、翼南币、边币等)理论,即来自于《管子》《盐铁论》。愚见:西方直到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时,才理解这些货币理论的要点——应该是向新中国学习的结果,但,已经被王茂荫大人的奏折误了二百年。

  说“天朝对货币理论处于幼儿园阶段”,这是把一个饱经沧桑、经验丰富、智慧超群的老人,误当作小孩子,置管子、秦始皇、汉武帝、桑弘羊等法家先贤于何地?注意,我这里没有提到王茂荫大人。

  应该说,西方在货币理论方面,直到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前,还是幼儿园水平,直到今天,顶多是学龄前。为什么学龄前的西方货币,却能够欺负今天的中国?因为中国的货币理论,已经照搬了西欧转来的王大人当年的货币理论,真的回到了幼儿园水平,甚至还不如当年的王茂荫。

  学龄前殴打幼儿园,是有极大的优势的。

  看一下王茂荫的货币论。

  咸丰年间,太平天国起义,导致朝庭财政危机加剧,当时有铸大钱和无限制发行不兑换银钞等各种主张,实际上都是用通货膨胀的方法来缓和财政危机。王茂荫持异议,建议发行可兑换银钞,提出,“极钞之数,以一千成两为限”。纸币要能流通顺利,必须注意和防止无限制发行货币而造成通货膨胀这一弊端,以便“无累于民”而“有益于国”,被驳回。皇上采取了另一位大臣户部尚书肃顺的意见,就是铸大币,就是“量化宽松”,说白了,就是今天中国流行的“滥发”货币。

  如何看待这个公案?是王大人的与白银挂钩发行货币的意见正确对,还是皇上的“量化宽松”的意见正确?

  我看是皇上正确,王大人荒谬。

  封建王朝,在大家心目中,似乎皇上是地主阶级的总代理,似乎,皇上和诸权臣是一伙的,没有矛盾。实则不然。请大家看看中国历代王朝更替,是农民起义、外敌入侵导致的多,还是权臣篡位的多?

  权臣、地方豪强,都想发国难财。有国难,要发国难财;没有国难,制造国难也要发国难财。

  皇上的意见,当然代表了皇上的利益。而王大人的意见,恰恰代表了地方豪强、大商人的利益,即官僚资本、私有资本的利益。官僚资本、私有资本,我称之为“财阀”,而财阀,就是要发国难财的,没有国难制造国难,也必须发国难财。

  王大人提出以发行可兑换白银的钞票,“以一千万两为限”。我相信,当时的大清朝国库里,根本没有一千万两白银,所以,就是发行可兑换白银的钞票,也不可能真的为这些钞票兑换白银。也说是说,王大人的发行可兑换白银的钞票论,完全是个骗局。

  骗的是谁?谁会受利?骗的当然是皇上,受利的呢?当然是官僚资本、资本势力。因为,能够赚取大把的钞票、并手拿这些钞票向大清要求兑换白银的,必然是这些人!

  大清朝要打仗,要打仗就得动员人力物力。而在当时大清朝国有工商业企业不够强大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发行货币,则是动员人力物力的关键手段。肃顺的意见,可以以最小的代价,为大清朝动员人力物力,而且,不必受国库存银量的制约。实际上,大清国库里肯定是没有足够的银子了,所以才出此下策。如果有足够的银子,直接用银子动员人力物力就可以了。

  肃顺关于发行货币的当然会导致通货膨胀,但可以在短时间内动员人力物力。王大人的意见,表面上是发行和白银挂钩的钞票,就不会导致通货膨胀了吗?同样会。而且,在造成“通货膨胀”的同时,还会造成货币信用崩溃——考虑到大清朝实际上没有足够的存银,只要这种货币一发行,就必须造成“挤兑”!而一旦造成“挤兑”,则在太平天国起义的情况下,国家会陷入新的更加严峻的经济危机。王大人的发行与白银挂钩的可兑换钞票的意见,在保证官僚资本可以兑换白银的同时,限制了国家对人力物力的动员能力,又埋下了货币信用崩溃的隐患。王茂荫大人,的确居心险恶。

  对于王茂荫大人的观点,咸丰皇帝大怒:“王茂荫由户部司员,只知以专利商贾之词,率行渎奏,竟置国事于不问,殊属不知大体。复自请严议,以身天下,尤属胆大。如是欺罔,岂通逃朕洞鉴耻?”

  我非常赞同咸丰皇帝的这个判词!

  但是,那些支持王茂荫的人,却很为王大人惋惜。其实不难理解,王茂荫的发行与白银挂钩的可兑换钞票的意见,最符合官僚资本、私有资本甚至是外资的利益。

  王茂荫的货币观点,与管子、秦始皇、汉武帝、桑弘羊的观点一样吗?完全不一样!甚至是尖锐对立!

  据百度,“(王茂荫的)这些奏折被当时俄国驻北京布道团的马拉第收录在1857年出版的《帝俄驻北京布道团人员论著集刊》里。1858年,德国人卡尔·阿伯尔和弗·阿·梅克伦堡将巴拉第的《帝俄驻北京布道团人员论著集论》翻译成德文出版,并更名为《帝俄驻北京公债馆关于中国的论述》。马克思正是看了这本书,注意到了王茂荫及其货币观点,并把这些写进了《资本论》。这就是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中编号为83的附注里出现‘王茂荫’三个字的原因。”

  当然是对王茂荫推崇备到。

  我读书不多,我不知道马克思对王茂荫的这个货币发行观是赞成还是反对。我想,应该是反对的。

  据说,找到这个王茂荫,还是郭沫若的贡献。

  我却认为,安徽省除了李鸿章,原来还有个王茂荫。

  居然还有人吹捧此王茂荫这种人,难道不知道,布雷顿森林上世纪70年代初就瓦解了,美元早就不和黄金挂了。吹捧王茂荫,是想误导中国人民吗?

  你拉《资本论》为其站台,也没用!

  顺便说一下,肃顺大人的货币政策,也只能是权宜,真正解决人力物力动员能力,还要靠公有制,至少是国有制。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